關停傳聞背後,比特幣交易平台正加速轉戰海外






關停傳聞背後,比特幣交易平台正加速轉戰海外

文/騰訊科技 張帆

「一切來得太快。」 創業者Susan感嘆道,她的項目——一家比特幣交易平台剛剛完成了A輪融資、估值達到1億美元,72小時之後,監管政策就如約而至。

9月7日晚間,北京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主管小組辦公室發布《關於配合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平台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下發比特幣交易平台,並於9月8日要求平台做出全面清理整頓工作。據騰訊財經報導,監管層已經決定關停註冊在國內的所有比特幣交易所。

火幣網、OKCOIN、比特幣中國等大型場內交易所連夜發表聲明,表示目前尚未收到相關通知,一切運轉正常。據騰訊科技了解,一些中小平台成了首批調整目標。

以目前的形勢看,轉戰海外成了各平台共同的「復生」路線,海外牌照可能將成為彼此相逢的新戰場。

普通投資者仍流露出謹慎的樂觀,與央行七部委聯合發文時的「哀嚎」略有不同,他們開始嘗試捕捉希望的幻影,期待翻盤。

項目方和投資人更實際。跳開了「投機」的觀望,他們撥開了殘存的ICO泡沫,開始探尋區塊鏈未來變革中的機會。

交易平台押註海外牌照

Susan的交易平台接到了相關監管通知。

作為一名創業者,susan剛剛開創了自己的比特幣交易平台。今夏尚未走遠,susan 「凜冬將至」的預感就應驗了。

「我們海外用戶多,昨天開始已經讓中國用戶有序撤離,只能提幣。」Susan告訴騰訊科技,自己擔憂幣圈的恐慌會蔓延,「繼續斷崖。」

而對於投資人來說,也與創業者承擔同樣的風險。

「聊了十分鐘就決定投資了」,這家平台的天使投資人David,在融資公布當天對騰訊科技表示,Susan所在的團隊是做實事的,「很快就被打動了。」

David告訴騰訊科技,過去14年他踩準了三次機會,SNS、Flash技術以及移動互聯網。「很興奮參與區塊鏈技術的未來。」之前他相信這一次的變革也會像前三次一樣歷經質疑,落地監管,走向成熟。

但這一次他賭錯了。

央行聯合七部委下文之時,Susan就在盤算,自己的平台未來以海外用戶為主,而就在傳出關閉所有中國境內交易平台的9月8日晚上,okcoin的CEO徐明星做出了同樣的決定。

在給員工的微信中,徐明星表示:「公司會重點發展海外法幣業務和純幣交易業務,我們在日、韓、美的牌照都在推進中,純幣業務在很多國家都可以合法經營。」

徐明星還提到,「加速推進手頭工作,與時間賽跑。

獲得盡可能多的海外牌照(BitLicense:在國外某地經營比特幣相關業務的許可證)成為現有交易平台的共同目標。

今年1月中旬,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獲得了紐約州金融服務部(NYDFS)正式授予的該州第三張經營業務許可證BitLicense。

2014年9月13日,火幣網的海外市場BitYes開始進入試經營階段。2015年火幣網海外項目負責人公開表示,執照申請的便捷度、地方性的資金通道、對社區核心話語權的掌握等資源壁壘是國內交易所進軍海外市場的難點之一。

騰訊科技詢問火幣網的海外牌照的推進情況,但並未得到官方正面回答。

相比海外之路上的以小博大,Susan的困局仍在眼下。她告訴騰訊科技,自己的平台項目本身進行過ICO,這是目前的擔憂。

相比之下,大型交易平台普遍不存在這個顧慮。火幣網負責人就告訴騰訊科技,火幣網本身從未涉及過任何ICO的相關內容。

投資者樂觀幻覺

關閉傳聞出現後,比特幣盤面跌勢整體緩於前幾日的震蕩,這讓投資者有了不同於平台方的

樂觀想法,玩家老T也不能免俗。

他在自己所在的數字貨幣投資人微信群裡拋出個沒鏈接的新聞——「央行:未發布任何取消比特幣交易平台的公告,但嚴禁一切ICO眾籌平台(新京報)」但是很快這條新聞就被證偽,並沒有任何出處和來源。

9月8日晚,也有投資者逆勢而動,嘗試抄底。

「沒信仰賺不了大錢。」在同一個微信群裡的投資者李明見多了監管的消息。過去幾年,每次因政策波動而產生的比特幣價下跌都是他抄底的機會「平時每次掛個腰斬買單,等新聞就行了。」

但投資者Larry已經是不同心境了。在央行7部委公告的前一天,他進行了空倉。此前,他善炒短線。

「我是買短線,掛兩單,差值5-10元,這種波動期很容易產生這個價差。」Larry賭心不大,幾年間,他投進去的幾萬塊錢,已經翻了一番。

Larry告訴騰訊科技,很少看到身邊有人一夜暴富,「投這麼多錢不如北京買房安全穩健。」

2013年進入比特幣圈,歷經幾次跌落後,Larry對這次的局面保持謹慎的樂觀。「暫時不看好,不過價格足夠低的時候,應該還會買一些。」

在銀行工作的老林始終按兵不動。他賭上了全部的比特幣,不屑新聞內容,「覺得是假的」。他說, 「就算國內不行了,還有場外交易,還有海外平台,根本攔不住。」

「比特幣交易關停也擋不住,未來不會一刀切。」老林堅信這一點。

連遭打擊的區塊鏈何去何從?

在ICO被取締、比特幣交易關停等一系列監管措施衝擊下,很多區塊鏈項目方和投資人依然相信區塊鏈的未來。

投資人David支持監管層打壓ICO。他期待這樣的動作趕走投機者與騙錢者,用相對完善的制度發展區塊鏈產業。

央行七部委下文後,賈紅宇團體的區塊鏈項目「借貸鏈」尚未進入交易所,團隊決定回購代幣。賈紅宇對騰訊科技表示,ICO的亂象是要管一管,不過區塊鏈的未來是樂觀的。

「對區塊鏈的投資沒有影響。」監管層面決定關閉中國境內虛擬貨幣的交易所的傳聞出來後,David告訴騰訊科技,「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什麼阻擋過技術的發展」,David依然對區塊鏈的未來存有信心。

9月5日,由工信部等機構聯合發起的賽迪(青島)區塊鏈研究院落戶青島,項目首席專家、北航數字科技與區塊鏈實驗室主任蔡維德表示,應用場景越大、越豐富,區塊鏈技術及產業發展就會越快。「大陸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應用市場,因而區塊鏈產業具備走在世界前列的眾多有利條件。」

David擔憂的是,ICO和虛擬貨幣趨嚴監管後,沒有代幣會將掣肘區塊鏈的未來。他舉了一個形象的比喻:沒有代幣(價值計量)的區塊鏈,就好比沒有數據的互聯網。

智鏈科技CEO,前IBM亞太區IT經濟學高級顧問董寧不擔心代幣的問題,他認為當前企業級區塊鏈平台和很多應用場景是不需要代幣存在的,「ICO作為一種代幣募集的活動,已經脫離了技術范疇,本身和區塊鏈技術並沒有直接關係。」

前花椒CEO,showone的創始人胡震生也堅信區塊鏈的變革,他告訴騰訊科技,區塊鏈技術對直播行業的改革將是顛覆性的。

「ICO不過是一種募資形式。」胡震生看來,即使採用傳統的購幣形式,也不影響區塊鏈技術的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