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到一個手機,裡面全是我英語老師的私密照片






撿到一個手機,裡面全是我英語老師的私密照片

001:手機裡的照片

  上個月,我從收廢品的老頭那淘來一部二手的蘋果,原本以為空空的相冊裡竟然有上百張照片,相片裡那個熟悉的人,前凸後翹限制級的照片讓我差點鼻血飚飛。

  那居然是我們的英語老師蘇月,平日裡冷眼都不瞧我一下的女神!

  因為我家裡困難,父母一個月薪水加起來都不過兩千塊,穿的普通,用的東西更普通。

  所以我平時比較自卑,只能看著各種老師的動作片,幻想著和蘇月產生青春期的碰撞。

  可現在不一樣了,我居然有了女神的私密照,就好像蘇月出現在我面前,讓我血脈膨脹,差點就光榮了。

  我了個去,要不要這麼誇張,明裡的高冷女神,骨子裡居然是這種人?我當時就激動得擦了擦口水,一張張翻過去,點擊放大,看著照片的某些地方,讓我一陣呼吸急促,獸血沸騰起來,有些地方膨脹起來,一只手很是自覺的放下去開始了罪惡的生涯。

  那居然是我們的英語老師蘇月,平日裡冷眼都不瞧我一下的女神。

  我看完一遍,趴在床上又看了一遍,有些捨不得,連忙把這些照片傳到了我的不知道幾手的電腦裡,然後拷到優盤上,最後套了十來個文件夾,弄成壓縮包,傳到了我的電子郵箱裡,生怕丟了。

  這些照片,將會陪伴我往後的每一天,我可以躲在被窩裡配合著動作片老師的叫聲,慢慢欣賞。

  我腦袋裡想著,要是那些把蘇月看成女神的人知道了,會怎麼樣?要是蘇月知道我有她這些照片,她會怎麼樣?

  我意識到這是絕好的東西,自己欣賞也好,還是當做把柄!

  把柄?是不是我有些太齷齪了,怎麼能對美女老師這樣子?我腦袋裡不斷轉動,半小時過去,我突然間才意識到,自己弄來的這只手機,不會是蘇月的舊手機吧?

  我猛然間從床上坐起來,意識到另一個問題,讓我冷靜下來:這些照片是誰幫蘇月拍的?

  一開始胡思亂想,作為一個正在成長髮育中的男人,看到這樣的照片,想到每天看到的那樣的美女,可能是被其他的男人看著,然後拍的這些照片,我就開始不爽了。

  夜裡我夢到了在桃花盛開的地方遇到了蘇月,然後早上起來褲襠裡黏黏的,開始了每天洗內褲的生涯。

  我等不及打開手機看了看那些照片,嘿嘿的笑起來。

  跑到教室,我還沒來得及和王胖子說我弄到了一只手機,他已經拿出了一只新手機。

  驚艷的大屏2K屏,不是我的720P碎屏可比,我嘀咕著這小子哪來的錢買?

  賣血?賣腎?

  我猜測著,王胖子低聲告訴我,如果我要一只手機,他可以幫我介紹一下,說是那些富婆、富姐遇到童子雞會封一個大紅包,買個新款的手機是肯定夠了。

  賣身?

  尼瑪,我腦子裡閃過這兩個字,想到在一個幾十歲的老太太婆身上動作,太惡心了!

  我告訴王胖子,像我這種守身如玉十六年的好少年,是不會幹那種事的!

  我狠狠地鄙視了王胖子,拿著他的作業抄起來。

  才動手呢,隔著兩個位置的英語課代表宋鐘站起來叫道:「王小明,上早讀課了,你還在抄作業?」

  這一聲,全班都轉過頭看我,對於這個霸道的宋鐘,我是真心恨死他了,可又不敢反抗,這家夥家裡開個小廠,一年賺好幾十萬呢,我老媽就在他家的廠子裡上班,他每次都變著法羞辱我,誰敢管他他就用錢砸。

  「還在抄,你在家做作業會死啊?我還沒吃早飯呢,先幫我去買早飯!」

  說著宋鐘就像喂狗一樣,一張二十的票子扔過來落在我地上。

  我緊緊握了握拳頭,還是要忍著,我鬥不過宋鐘,我全家都鬥不過宋鐘,我剛要彎腰把錢撿起來,一陣香風從後面過來。

  「蘇老師,王小明還在抄作業!」

  我站起來低著頭,有些不敢看蘇月,這個宋鐘,你狠!

  蘇月穿著很簡單,外面是淡色的風衣,可我能看到她裡面還是穿的裙子,高跟鞋之上的絲襪露了出來,我腦袋裡想到了照片裡的嬌軀,就在這裙子之下,一陣激動。

  我和王胖子都被蘇月叫走了,她訓了一頓王胖子,這才開始面對我。

  蘇月的頭髮及肩,似乎她不喜歡頭髮太長。

  我站在辦公室裡低著頭,正好看見蘇月分開的風衣下面,一抹白皙,腦袋裡想到了那些照片,吞了口口水。

  蘇月一陣皺眉問道:「王小明,你成績一般,我平時也不關注你,可沒想到你居然抄作業?!你這樣子對得起你父母,對得起老師,對得起你自己嗎?」

  我我面上點頭認錯,心裡卻感嘆著,這些話又是老一套,從小學開始,一直到高中,老師換了那麼多,說的話都一個鳥樣,真是沒新意。

  蘇月冷著臉,或者說她的臉一直都很冷:「全班五十個人,上次月考……」她拉長了聲音,在一邊抽出一張紙來,「排名三十三,還真是個好名次!」

  三十三啊,我心裡感嘆著,三十三重天,都是穿著薄紗的仙子啊,想著我就不由得笑起來。

  「還笑!」蘇月砰地一聲,小手拍在桌子上。

  我都生怕她的手拍疼了。

  「現在才高一,想要考個好大學還來得及,王小明,人的一生不是抄作業能夠獲得成功的,那些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做人要靠自己,懂嗎?」

  「恩!」

  我點著頭,蘇月聲音柔和了點:「那和老師說說,你到底為什麼沒做作業?」

  「這個……」

  我勒個去,難道我張嘴就說,老師,我昨天是在看你限制級的照片,看的熱血沸騰,沒心思做作業?

  「什麼這個那個的,婆婆媽媽像個女人,有話就直說!不會做還是忘了?」

  「我……我沒忘,也不是不會做!」

  「那是為什麼?」蘇月一陣好奇地看著我。

  我有些緊張,很是難以啟齒的道:「蘇老師,我要是說了,你不能生氣!保證不生氣,更不能打我,不能請家長!」

  蘇月更是好奇的看著我:「這麼多要求,看來很嚴重,說吧,請家長是個無能的表現,老師還不至於動不動就請家長!」

  我滿臉通紅的低聲道:「老師,我只是集中不了思想,腦袋裡老是出現……出現……女人!」

002:悶騷的蘇月

  「你說什麼?」蘇月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又低聲說了一遍,蘇月臉色一紅,砰的一聲拍著桌子,把辦公室另一側的老師嚇了一跳,以為我犯了什麼大錯讓蘇月惱火,紛紛指責我起來。

  最後蘇月都不好意思了,把我叫出了辦公室

  外面秋風浮動,樹葉飄零,讀書聲朗朗。

  我跟在蘇月背後走著,不知道她要把我帶到哪去,可在她身後,看著她屁股一扭一扭的,覺得很是過癮。

  「好看嗎?」冷不防蘇月停下來,我差點一頭撞在她屁股上。

  我連忙低下頭不說話,蘇月瞪了我一眼,繼續向上走著樓梯,最後到了辦公樓的天台。

  我以為蘇月要發怒,誰知道她只是告訴我,青春期的心理,男女都一樣,總會有些好奇,看到異性會有些衝動,可這些一定要控制好,不能影響學習,把我帶到天台上,也是不想讓其他的老師聽到了,用有色眼睛看我。

  我心裡還是很感動的,大學生就是大學生,在外面上的是名牌大學,見過大世面,也不像表面上那麼冷傲,我甚至有衝動想要把照片都刪了。

  「蘇老師,謝謝你!」

  蘇月拍拍我肩膀:「好了,這種事不要放在心上,你主要任務,是上學,念書,考個好大學,知道嗎?」

  「可我要是還……還想你怎麼辦?」

  我這是作死的節奏,說出口了,才想要抽自己一巴掌,真是沒事找事。

  蘇月啞然失笑,我這是第一次看到她笑出來,美得我神魂顛倒,我幻想著不知道把她抱在懷裡會是什麼感覺!

  「小屁孩,還真是什麼都說得出來,前段時間,我還看到被宋鐘逼著去買飲料,你性格有些懦弱,不像一個男人,怎麼,對著我就膽子大了?」

  「蘇老師,是你太美了!我不想對你說謊!」

  反正都是要死了,蘇月也沒有責怪,我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的說著。

  蘇月嬌媚的看了我一眼:「老師真的美嗎?」

  「嗯嗯嗯!」我點著頭。

  「小小年紀就有色心,看來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蘇月說著就拍拍我頭,「回去上早讀課,昨天的作業等課間補起來,我會和其他的老師說,記得好好念書,以後才能找和老師一樣漂亮的馬子哦!」

  最後一個哦字,帶了一絲的挑逗,尼瑪,我真是不知道蘇月是這樣的老師。

  兩個人靠的那麼近,我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幾口蘇月的香味。

  剛回到教室,王胖子剛要開口,宋鐘走過來冷冷道:「地上的錢撿起來,幫我去買個牛奶麵包,剩下的是爺今天賞你的跑路費!」

  「小明!」王胖子要拉住我。

  宋剛怒道:「死胖子,你敢多管閒事是吧?」

  「宋鐘,大家都是同學,你每天這麼一出何必呢,你要吃自己去買好了!」

  「喲,長志氣了!」宋鐘拍拍王胖子的臉,啪啪啪作響,王胖子剛要發作,被我一把拉住:「胖子,算了,幾步路而已,我就當鍛煉了!」

  宋鐘哈哈大笑,轉手啪啪啪的拍拍我的臉:「看到沒有,這才是標準的奴才樣,誰讓我有錢呢?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你……你叫誰奴才呢?」

  王胖子轟的一聲,一拳砸在課桌上,宋鐘嚇了一跳:「你以為你買了只新手機厲害了?」

  還沒輪到王胖子說話,宋鐘口袋裡抽出來一沓鈔票,看得所有人眼睛發亮:「這些錢一灑,能弄死你,信不?」

  宋鐘的幾個狗腿子也在一邊站了起來,我嚇得連忙擋在了胖子身前,生怕他想要動手。

  「宋鐘,我去幫你買早餐!」

  我不得不低頭,王胖子在強勢,幹不過宋鐘,我就更不可能了,宋鐘的狗腿子可都是不良學生。

  我把王胖子按著坐下來,看到教室外的走廊上兩個女生走過。

  「那個人真夠白癡的,拿一點錢出來顯擺,真是沒見過世面?」

  「最傻的是那兩個男生,被人叫奴才了還不敢還手,算什麼男人,以後哪個女人遇到這種人,真是倒了八輩子了!」

  我聽在耳朵裡,臉色瞬間紅了。

  班級裡的人沸騰了:「那是第一校花林筱竹啊,聽說她是富二代,老有錢了。」

  「我的女神,真不是一般的美!」

  原來是她?高二的學姐林筱竹,號稱龍門中學有史以來最美的校花!

  我愣愣的看著她的背影,都不知道我擁有著林筱竹的手機號,那當然不是光明正大得來的,那是男廁所客滿,我等不及躲在女廁所偷聽到的。

  我現在卻更想找條縫鑽進去,全校男生誰不暗戀林筱竹,沒想到我在她心裡留了這麼個印象。

  宋鐘也惱羞成怒一般,大聲吼著,要我快點去買。

  我還是選擇了屈服。

  接下來上課,我都有些魂不守舍,一只手不時地摸一下兜裡的手機生怕掉了,裡面有蘇月的照片和林筱竹的手機號。

  下午兩節英語課,我死死的盯著蘇月,看著她小嘴念著英語,在班級裡走來走去,我覺得春天來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胖子一只手捏了我兩把,這才痛得我醒悟過來,原來是蘇月叫我起來回答問題。

  我糗的全班哈哈大笑,蘇月更是怒氣沖沖的,讓我今天開始,晚自習如果值班老師不上課,就去她辦公室,把每天的昨夜寫完了才準回家。

  這聽起來是懲罰,班級裡好多人朝著我幸災樂禍,可在我耳朵裡,那就是福音啊。

  一群大傻子,有的選擇,我當然是選擇到蘇月那做作業,誰愛和你們一幫子傻子坐在一起。

  吃過晚飯,晚自習開始,我還沒有走,走進班級的是個老古董,戴著眼鏡,看看我:「王小明,你還在做什麼,給我去辦公室把每一科的作業做完!身為學生不做作業,還需要老師單獨盯著,你這種學生,學校應該問你多收一筆費用,你以為老師都很閒啊,像蘇老師才畢業,還需要每天備課,有你這種人,需要浪費多少時間?真是渣滓。」

  王胖子為我默哀,我收拾了幾樣東西,對老古董鄙視了下從後門走出教室,向著辦公室走去。

  蘇月的辦公室燈開著,門半掩著,我想要惡作劇一下,大聲叫一下,後來想想算了,嚇一個女孩子太沒風度了,我還是悄悄走進去。

  這悄悄地推開門,卻看到蘇月脫了風衣,掀著裙子正拿著紙巾在擦拭著大腿。

  我看的傻眼,蘇月一個人在辦公室做這種事,居然都不關門?

  蘇月看到我走進來也愣住了,臉紅的像是要滴血,趕忙把裙子放下去:「王小明,老師是……」

  「我知道我知道,我懂……大家都是大人了!」我也臉紅低著頭,不敢說話。

  「不是,我是……」蘇月趕忙解釋,看著打開的辦公室門,趕緊放下了裙子,我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轉頭蘇月已經把門關上了。

  我往後退了一步,腦袋裡想著,蘇老師原來是這樣悶騷型的,她關門做什麼?難道是忍不住想要和我……怎麼辦?我是接受呢,還是怎麼樣?

撿到一個手機,裡面全是我英語老師的私密照片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後續精彩)

撿到一個手機,裡面全是我英語老師的私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