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視利劍》第三集:醋泡手機虞海燕,瘋狂斂財王三運,「安徽股神」陳樹隆……他們都被回馬槍挑下馬!






由中央紀委宣傳部、中央巡視辦、中央電視台聯合製作的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於9月7日至11日在中央電視台綜合頻道晚8點首播。

專題片共4集:《利劍高懸》《政治巡視》《震懾常在》《巡視全覆蓋》。

《巡視利劍》第三集:醋泡手機虞海燕,瘋狂斂財王三運,「安徽股神」陳樹隆……他們都被回馬槍挑下馬!

9月10日晚8點,《巡視利劍》第三集《震懾常在》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醋泡手機的虞海燕,瘋狂斂財的王三運,人稱「安徽股神」的陳樹隆……這些在巡視「回頭看」中落馬的腐敗分子現身說法。

△《巡視利劍》第三集影片:《震懾常在》

從十八屆中央第九輪巡視開始,出現了一個廣受關注的新詞:回頭看。一些十八大以來已經接受過巡視的省區市,要再一次迎來中央巡視組的巡視。目前,已經對北京、天津、重慶、遼寧等16個省區市殺出了回馬槍。

回頭看是十八屆中央巡視的重大制度創新。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就首次提出了巡視回頭看的設想。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聽取巡視匯報時明確指出:「巡視過的31個省區市,不是一巡視了就完事,要出其不意,殺個回馬槍,讓心存僥幸的感到震懾常在。」2015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要對省區市開展‘回頭看’,特別是對那些整改不力、查案不夠、震懾不大的地區,要優先安排,決不能讓他們覺得巡視是‘一陣風’。」

習近平

要經常殺個回馬槍,只要過去的問題沒有見底,沒有徹底解決的,還是要殺回馬槍。

《巡視利劍》第三集:醋泡手機虞海燕,瘋狂斂財王三運,「安徽股神」陳樹隆……他們都被回馬槍挑下馬!

巡視回頭看實際上就是再巡視,它釋放出了不是巡視一次就萬事大吉的信號,彰顯的是黨內監督的嚴肅性與韌勁。一些第一次巡視後本以為僥幸過關的腐敗分子被回馬槍挑落馬下。

虞海燕:找退休警察「培訓」 對抗調查

虞海燕,甘肅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長。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中央第三巡視組對甘肅開展巡視「回頭看」,巡視結束後第五天,虞海燕被中央紀委帶走審查。他的落馬背後有著漫長的較量……

2014年第一次巡視時,虞海燕是甘肅省委常委、蘭州市委書記。此前他曾經擔任酒泉鋼鐵集團的一把手,巡視組接到了不少對他在酒鋼任職期間的問題舉報,巡視結束後,中央紀委對巡視移交問題線索展開調查。

不過,虞海燕從很早就開始有計劃地拉攏紀檢幹部,目的就是一旦出現問題時能派上用場。早在2010年,虞海燕就想辦法接觸上了中央紀委第九紀檢監察室的原副主任明玉清。明玉清也有私心,想利用虞海燕的權力,為經商的兒子在甘肅拉項目,兩人一拍即合。2014年巡視之後,明玉清不僅把中央紀委的調查內容向虞海燕通風報信,甚至最終膽大妄為地幫助虞海燕抹平問題,將他的線索作了了結處理。

當明玉清告知虞海燕問題已經了結,虞海燕如釋重負。他並沒有想到,中央巡視組會再一次來甘肅,並很快將他確定為重點關注對象。

在巡視「回頭看」期間,虞海燕自然心神不寧,而另一件事則加劇了他的擔心。就在巡視回頭看進駐甘肅的前一周,曾經幫助虞海燕抹平問題的明玉清被中央紀委立案審查,虞海燕很自然地把他的落馬和自己聯繫了起來。

忐忑之中,虞海燕決定做好能做的一切掩蓋工作。他安排自己在各部門的親信,想方設法打探巡視回頭看動向,同時著手轉移家中的貴重物品,聯繫和自己有利益往來的多名老板,商量對策,統一口徑。

在虞海燕家的桌子上,曾擺著一排手機,一個老板一個專號。和老板們商定口徑後,虞海燕把這些手機用醋浸泡後扔進黃河。那段時間虞海燕經常到黃河邊散步,他扔到黃河裡的除了手機,還有砸碎的名貴手表等不少物品。

《巡視利劍》第三集:醋泡手機虞海燕,瘋狂斂財王三運,「安徽股神」陳樹隆……他們都被回馬槍挑下馬!

但是,他多年來違紀違法留下的各種痕跡,是無法一一銷毀的。隨著回頭看的進行,虞海燕的嚴重問題越來越清晰地浮出水面。不久,中央紀委對明玉清的審查有了突破,明玉清說出了和虞海燕的交往。因此,巡視期間紀檢監察機關就啟動了調查,很快先對曾給他擔任秘書多年的金晉哲採取了措施。

到這時候,虞海燕明白大勢已去,但他仍不準備放棄對抗。他找到當地一名自稱在中紀委工作過的退休警察,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訓」,演練如何對抗調查。

虞海燕

他自己自稱是中紀委的人,我把我愛人叫去,跟他(見面)實際上是叫他培訓一下,看看就是以後如果人家要調查,看她怎麼說。後來人家專案組調查完以後,跟我說,說這個人就是蘭州市公安局退休的幹部,我聽了以後,我都覺得丟人。

2017年1月10日,虞海燕被組織審查。幾年來他機關算盡,最終都毫無意義。

王三運:假立購房合同 偽裝斂財款

甘肅因這次回頭看而落馬的,不只是虞海燕。中央巡視組還發現了時任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的違紀問題線索,2017年7月11日,剛剛調職全國人大的王三運也被正式立案審查。

王三運先後擔任過貴州、四川、安徽、福建四省的省委副書記,不少在這些地區和他就聯繫密切的老板,在他任職甘肅省委書記後隨即來甘肅發展,王三運也利用職權為他們在獲取項目、通過審批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到甘肅任職後,王三運感到仕途不會再進一步了,開始把全部心思用在為退休後打算,貪腐行為變本加厲,達到高峰。他縱容甚至授意親屬在甘肅承攬工程以權謀私,還為多名老板辦事,收受錢財、房產以及玉石、字畫等貴重物品,獲取了大量的非法利益。

中央巡視組對甘肅回頭看,王三運擔心問題被發現,讓親戚從貴州等地趕來,幫忙四處藏匿、轉移財物,並和相關人統一口徑,把老板們出的購房款對外說成是「借款」,還訂立假合同進行偽裝。

《巡視利劍》第三集:醋泡手機虞海燕,瘋狂斂財王三運,「安徽股神」陳樹隆……他們都被回馬槍挑下馬!

自身有貪腐問題,在工作中必然不敢去動真碰硬,導致中央一些重大決策部署在甘肅得不到落實,造成嚴重後果。祁連山生態保護問題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王三運消極應付中央指示,不作為不落實,對祁連山的生態環境破壞負有重大責任。

2017年7月,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就祁連山保護區生態環境問題發出通報,對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進行嚴肅問責。

在懺悔錄中,王三運寫道

中央對我進行組織審查是完全正確的,自己落得如此下場絕非突然、而是必然,我心服口服、認錯認罪。雖然我現在悔恨交加、痛不欲生,但也深知錯已鑄成、為時已晚。

陳樹隆:雙倍「退還」受賄款 炒股賺分紅

2016年中央第五巡視組對安徽省開展巡視「回頭看」時發現了一些問題線索,安徽省原副省長陳樹隆就是因這次巡視而落馬的官員之一,被立案審查。

陳樹隆謀取私利的方式非常隱蔽,主要是通過股票證券市場牟利,這和他的專業出身有關。陳樹隆畢業於安徽財貿學院,到黨政機關任職前,多年在安徽的國有金融證券企業擔任一把手,對這個領域非常熟悉。

有人吹捧陳樹隆為安徽的股神,他利用自己熟悉股票、期貨交易的專長以及在金融行業積累的人脈資源作案,表面上打著招商引資、金融創新的幌子,通過給他選中的一些上市公司或者私營企業大量的政策優惠、財政扶持,在背後利用職權購買原始股、炒作股票,獲取暴利。

陳樹隆投入股市的第一桶金,就是通過權錢交易得來的。1994年到1998年,他擔任安徽國債服務中心主任期間,利用職權為私營企業主施永炒作期貨、拆借資金提供幫助,為對方帶來了巨大利益,然後向對方索取回報。

陳樹隆用這筆錢投入股市以錢生錢,他擔任蕪湖市委書記期間,在推動蕪湖市某國有企業資產重組過程中,就違規購買大量股票,獲利數千萬元。

完成原始積累後,陳樹隆回過頭來想要掩蓋當初收受施永1300萬元的痕跡。他想到了一個一舉兩得的辦法,既可以偽裝還了錢,還可以將大量資產轉移到境外。

首先,陳樹隆把1300萬本金按照年息8%復利計算,共計2600萬元還給施永。然後,將這2600萬兌換成港幣,讓施永在香港幫自己炒作港股。這筆錢掛在施永帳戶上,所有權屬於陳樹隆,陳樹隆的弟弟、侄女多年幫他擔任操盤手,他自己藏身幕後指揮下單。

《巡視利劍》第三集:醋泡手機虞海燕,瘋狂斂財王三運,「安徽股神」陳樹隆……他們都被回馬槍挑下馬!

除了炒股,他還為一些企業老板辦事,然後以親戚的名義入股這些老板的項目,從中分紅。

2016年11月,陳樹隆被立案審查。

陳樹隆

我想告訴黨政主管幹部的一個教訓就是,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從政就好好地從政,經商就好好地經商。否則的話必然是像我這樣人財兩空,後悔莫及。

本文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廣東省企業競爭力促進會是由廣東省範圍內企業界、科研院所、社會組織自願組成的非盈利地方性、綜合性的樞紐型社會組織,是廣東極具影響力的企業競爭力研究與提升的專業機構,具有社會組織法人資格。

廣東省企業競爭力促進會在廣東省相關部門的業務指導下,在全省各界的支持下,發揮橋梁和紐帶作用,以幫助廣東企業提升競爭力為己任,以溝通政府企業,銜接官產學研,促進合作對接為理念,堅持「搭建資源配置、咨詢服務、學習培訓和發展支持平台,為全面提升廣東企業的競爭力提供權威、專業、到位、有用的服務」宗旨。僅僅圍繞企業創業輔導、管理咨詢、投資融資、技術創新、人員培訓、人才引進、知識產權、內外交流、企業評價、展覽展銷、法律咨詢和企業智能化、信息化等提供多方面的智力服務。

官網 :

www.cgecpa.org(廣東省企業競爭力服務平台)

www.cnxin.org(企業信用信息公共展示平台)

《巡視利劍》第三集:醋泡手機虞海燕,瘋狂斂財王三運,「安徽股神」陳樹隆……他們都被回馬槍挑下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