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腦不等於看進腦,紙媒逆襲機會或在碎片學習






看電腦不等於看進腦,紙媒逆襲機會或在碎片學習

數據來源:國民閱讀調查(2008-2018)

從2007年到2016年,在網媒的衝擊下,報紙接觸率下跌了50%,而圖書的接觸率卻逆勢提升20%,而且人均每天接觸時長增加30%以上。

同為紙媒,需求一漲一跌,我在《紙媒10年兩重天:報紙雜誌掉下懸崖,圖書一直向上爬》推測了原因:

紙媒因為沒有交互,於是能提供一種閱讀沉浸感。盡管互聯網環境也能看電子書,但閱讀沉浸感的缺失,讓一些消費者者感到難以體系化消化資訊,轉而選擇圖書來深度閱讀。

也就是說,圖書作為互聯網的補充品,分享了互聯網快速發展的紅利。而報紙雜誌雖然也是印刷媒體,但二者主要用於消磨時間,資訊體系化的屬性很弱,於是市場被互聯網蠶食。

這個解釋能成立的關鍵,是紙媒的資訊吸消化率更高。華南師范大學教育學院的一項新聞閱讀效果實驗提供了事實證據。

閱讀效果:紙質全面碾壓螢幕

這項實驗邀請廣州的大、中、小學生參加。被試學生分別通過電腦螢幕和列印紙閱讀相同的新聞,研究人員通過問卷了解他們認識的準確性、理解的深度和記憶狀況。

ps:國內新聞學者們負責高談闊論報業集團升級轉型,現在由教育學者替他們做新聞產品的基礎研究

實驗發現,不論大、中、小學生,紙質閱讀組的閱讀成績都高於螢幕閱讀組的閱讀成績,且差異都屬顯著(前者比後者平均高16%)。

研究人員由此得出結論:對於同樣的材料,紙質文本的閱讀效果顯著優於螢幕文本的閱讀效果

看電腦不等於看進腦,紙媒逆襲機會或在碎片學習

閱讀成績:紙質閱讀比螢幕閱讀高14%(小學)、20%(中學)、14%(大學)

1.小學組:紙質閱讀識錯水平更高

小學組的閱讀材料約為1100字,節選自《錢江晚報》,主要內容為某小學嘗試讓一年級學生「以掃地代替文化課考試」。

實驗發現,在小學生群體內,紙質閱讀組比螢幕閱讀組發現更多別字,且兩組的識錯水平差異顯著。

看電腦不等於看進腦,紙媒逆襲機會或在碎片學習

對被試提問:材料內有無錯別字

當別字類型為形近別字時,紙質材料閱讀組的優勢更加明顯。

例如,當文本中「修剪草坪」的「坪」字被替換成形近字「評」時,紙質閱讀組有 30人發現這個錯誤,而螢幕閱讀組僅12人發現。

2.中學組:紙質閱讀記憶細節更多更準確

中學組的閱讀材料約為1300字,主要報導海口市美蘭區學校開展青春期教育的情況。

對中學生的實驗發現,螢幕閱讀組容易在閱讀時遺忘或漏掉材料的細節,導致在答題時,答錯有關細節的判斷題。

這表明,閱讀螢幕文本不利於讀者回憶材料的內容,人們在閱讀螢幕時更有可能遺忘和漏掉文章中的細節。

3.大學組:紙質閱讀較慢,但出錯少

大學組的閱讀材料由兩篇新聞組成,共2733字,一篇是關於癌症的過度治療問題的報導,另一篇是某屆諾貝爾物理學獎獲獎者的簡要介紹。

在對大學生的實驗中,螢幕閱讀組和紙質閱讀組都記錄自己閱讀的時間。

結果顯示,螢幕閱讀組平均用時約6分23秒,紙質閱讀組平均用時約10分12秒,閱讀螢幕組的平均閱讀速度比閱讀紙質組快37%。

但是,螢幕閱讀組的平均得分為12.5分,而紙質閱讀組的平均得分是14.6分,前者的答題正確率比後者低14%。

紙質閱讀組比螢幕閱讀組更能準確理解文章原意。這表明,人們在閱讀螢幕時,更有可能忽略閱讀材料的內容,導致閱讀準確度和深度下降。

4.紙媒的閱讀參與度更高

實驗結束後,有參與者認為,在對螢幕文本翻頁和回看時,會導致頁面滾動,使得其視線不得不隨之跳躍,分散了自身的注意力,干擾了對文本內容的理解和回憶。

此外,而閱讀紙質材料,讀者可以運用標識、劃線等方法,對文本進行深加工。即紙媒的閱讀參與度更高,這就是閱讀沉浸感的來源

知識付費或成報紙機會

1.紙媒的資訊消化效率更高

研究顯示,無論是小學生、中學生還是大學生,同樣的內容,紙質閱讀的效果顯著優於螢幕閱讀。

小學生紙質閱讀比閱讀螢幕識別出更多別字。中學生紙質閱讀能回憶的細節更多更準確;大學生閱讀螢幕速度稍快,但理解和回憶文本內容的準確性大打折扣。

這個實驗證實了我的推測,即紙媒的資訊消化效率更高。因此,在對理解內容有較高要求的內容消費場景中,紙媒是更為理想的選擇

這解釋了圖書市場最近10年的蓬勃。

2.越是體系化內容,紙媒優勢越明顯

為進行跨文化水平的實驗,華南師范大學的研究者使用了新聞作為實驗材料。新聞是一種為迎合大眾閱讀興趣而生的碎片化內容,在這種內容中,紙媒已經顯現出其對螢幕的優勢。

有理由相信,如果是體系化的內容,紙媒在幫助記憶、理解信息方面優勢越加明顯。因為這種優勢,互聯網即使有海量電子書,卻不能蠶食圖書市場,反而讓圖書獨特價值更凸顯。

3.碎片化學習是報紙轉型機遇

今年1月,果殼網和網易雲課堂發表《2016知識青年付費報告》。報告顯示,2015年,只有26%的知識青年為在線學習付費;而到2106年,比例增長至70%。

2016年,除了知識付費頭部玩家,各個細分領域下的知識付費產品相繼上線。2016年被認為是知識付費元年。

文化資本是中間階層賴以立足的根本。為了獲得更高的社會站位,中產階層有強烈動機投資於知識。有強烈學習動機和付費能力的中間階層,是為知識付費的中堅。

有真實需求,加上移動付費的習慣養成,知識付費成為機遇。各類主打「碎片化學習」的知識付費應用紛紛面世。

實驗表明,螢幕並不能很好地幫助用戶學習,更多只能讓人們產生一種「我在學習」的感覺。知識付費應用培育了一群希望碎片化學習,但需求未被很好滿足的痛點人群。

如果存在一種知識型報紙,它比圖書更便攜,主題更具新聞時效性和更豐富,但內容又比新聞資訊更成體系。相比知識付費應用,這種報紙提供比手機高得多的內容消化效率,而且可以在版面上提供筆記欄,進一步提升閱讀參與度,從而進一步提升學習效率。知識型報紙可以讓碎片化學習者更好學習,而不僅僅是產生學習的幻覺。

如果說互聯網為圖書培育了深度學習者,那麼近年大熱的知識付費應用可能為知識型報紙培育了碎片化學習者。圖書可以伴隨互聯網起飛而蓬勃,學習型報紙或許也可以重演圖書的勵志故事

16%

閱讀成績:紙質閱讀比螢幕閱讀平均高16%

在對理解內容有較高要求的內容消費場景中,紙媒是更為理想的選擇

資料來源:《看螢幕不等於讀書——文本呈現方式對學生閱讀效果的影響》(袁征、白雪松),《教育發展研究》20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