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柳青:全球共享出行革命仍處於起步階段






美國當地時間9月20日,由布隆伯格與馬雲等聯合創辦的首屆彭博全球商業論壇在紐約召開。滴滴出行總裁柳青在主旨演講中向全球創新產業發出呼籲:通過政企合作、國際合作,將技術創新投入切實的社會進步,共同消弭城市粗放型發展的瓶頸,做到可持續的現代化。

柳青希望,未來的城市應當是做到空間、時間和可持續理念的和諧發展。而要做到這一願望,需要各個利益相關方同心協力: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學者還是管理者,東方還是西方。

具體到滴滴公司,柳青稱,滴滴出行是一個出行服務提供者,公司正在創造各種基於共享的出行產品以提供便捷、高效的交通服務。

演講中,柳青還強調了深度學習和創新在共享出行領域的重要性。

柳青認為:「共享出行的革命仍處於起步階段,在中國,共享出行的滲透率只有1.5%,在全球範圍內只有1%。滴滴也將通過廣泛合作,推動行業更快發展」。

「我們堅信,跬步能致千里,漸進的創新能幫助我們獲得更多時間、空間,甚至挽救生命,保護環境」,柳青表示,共享出行產業創新也重新定義汽車生態。

目前滴滴已經經營著全世界最大的電動汽車網路,而這一數字還在強勁增長。未來,汽車形態不再圍繞個人擁有,而會基於共享的需求,這也會讓交通更環保、更安全。

以下為柳青發言摘要(來自新浪科技):

很高興再次回到紐約。我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來紐約了。但每次來到紐約,我都可以立刻與這座城市的活力、氛圍和蘊含的無限可能性產生共鳴。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城市停留在自己的靈魂深處。對我而言這座城是北京,生我養我的地方。在我小時候,馬在中國首都依然是交通體系的一部分。有時甚至還有騾子。30年後,我們看看現在繁花似錦的北京,與全球其他大都市一樣,在幾代規劃者和建設者的不懈努力下,這座城市已發展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每個大洲,每個國家,都有這樣的城市傳奇。

然而,隨著城市越來越大,樓建得越來越高,人們能支配的空間和時間卻在變少。當我們看到城市社會差距拉大,當我們困在擁堵的道路,當我們望著孩子們在污染的空氣中玩耍,我們變得越來越焦慮,以至於似乎正在失去與自己內心的聯繫。

未來的城市應當做到空間、時間和可持續理念的和諧發展。當我想到未來,未來城市的價值在於賦能給我們,讓未來世代做到更豐富的生命,而不是日益逼仄和緊張。更多空間用於綠樹和水面,而不是無窮無盡的機動車道和停車場。

為了解決這個複雜的問題,我們需要各個利益相關方同心協力: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學者還是管理者,東方還是西方。我們有探索前沿的科學家,在設計飛行汽車,考慮怎樣把人運上火星。但也有年輕的初創企業,正從點滴做起,通過每天切實的努力,讓我們的城市一天天變得好一點,更好一點。

作為一家剛剛成立5年的企業,滴滴堅信跬步能致千里。漸進的創新能幫助我們獲得更多時間、空間,甚至挽救生命,保護環境。

滴滴是一個出行服務提供者;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有權利享有便捷、高效的交通服務。三年前,一個很有才華的女工程師走進我辦公室要求辭職。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熱愛自己的工作,但她最近懷孕了,實在無法每天再經受早晚高峰兩三個小時通勤換車的奔波。這就是激勵我們不斷前行的原因。中國有近8億城市居民,每天的出行需求大概是14億次,可以想像有很多普通人面臨這樣的難題。我們覺得,不應該有人因為通勤困難而不得不放棄夢想。

同時,中國乃至整個新興市場的汽車保有量也不能無限擴張。我們已經沒有足夠的空間和土地,讓人人都要做到目前美國高消耗、重資產的傳統汽車經濟發展方式。因此,我們必須創造出各種基於共享的出行產品。不僅是私家車叫車,更包括智慧巴士、計程車、拼車和共享單車。每天,滴滴平台上會完成2500萬個訂單。這是全球所有其他市場總量的兩倍。

隨著展開這樣規模的服務,我們看到很多效果令人欣喜。

2016年,超過1750萬司機在這個平台上找到了靈活的工作機會並獲得收入。技術創新正減低擁堵,節約時間。中國有20座城市與我們合作,使用人工智能交通技術,重新設計信號燈系統和行車道。在短短兩個月時間裡,測試區域內的交通擁堵時間改善的幅度高達20%至40%。

深度學習技術能讓我們不斷精進算法,把更多的人放進更少的車輛。目前,每天我們的平台上有400萬人使用拼車服務,每年因此節約的碳排放以數百萬噸計。在更大的範圍內,「超級拼車」最終將使公交系統發生革命性變化。

創新能挽救生命。在全球範圍內,道路交通事故死亡率為每1億英里1.6人。利用基於人工智能的安全駕駛系統,我們將這個數字下降至每1億英里0.6人。

共享出行產業創新還將重新定義汽車生態。滴滴已經經營著全世界最大的電動汽車網路,而這一數字還在強勁增長。未來,汽車形態不再圍繞個人擁有,而會基於共享的需求,這會讓交通更環保、更安全。

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偉大的出行革命仍處於起步階段。在中國,共享出行的滲透率只有1.5%,在全球範圍內只有1%。我們每天都提醒自己需要更努力,做到廣泛合作,推動行業更快發展。因此,我們投資於全球七大同行。從東南亞到南美,從歐洲到中東,我們共享最佳實踐、技術和產品,為更廣大的人群帶來更多便利。由於這些挑戰往往在發展中國家表現得最為嚴峻,因此,下一輪突破也許發生在紐約和矽谷,但也更可能發生在北京和里約熱內盧。

放眼交通出行以外的領域,在思考城市的未來時,我們還面臨很多紛繁複雜的問題。城市規劃者如何平衡個人需求和城市效率?如何確保技術始終服務於人,而不是針對人?當自動化時代到來時,我們如何保護就業,並做好準備迎接變化?如何在城市擴張的同時遏制貧困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我們還沒有完美答案,但這些挑戰令我們充滿鬥志。這也就是為什麼今日這樣的國際交流與合作特別珍貴。城市的未來什麼樣?未來的城市,歸根結底不是立足在炫酷的技術,不是立足於飛行汽車和超級隧道。歸根結底,城市是立足於人,立足於人與人之間強韌的紐帶。今天我們站在這樣一個重要時刻,大家必須挺身而出,通力合作。我們會將高速路和停車場還給公園和學校;將平靜還給繁華都市中的心靈;將城市還給人。為了這樣的未來,我期待和各位一起努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