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金融轉手 重度污染的血管還有什麼價值?






樂視金融被倒了一趟手,要被變相注入樂視的上市公司之中了。

36氪獨家獲悉,2017年8月25日,樂視金融的主體公司,樂視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視投資),其工商資料中的單一股東已經由樂帕行銷,已經變更為樂視致新,由後者持股100%。

而樂視致新注入上市公司的重組正在進行中——目前上市公司樂視網,在樂視致新為第一大股東,持股40.31%。也就是說,並入樂視致新,成了樂視金融注入上市體系的第一步。

9月22日,一位樂視金融內部人士亦對36氪透露稱,「最近樂視金融會有一些大動作,下周一(9月25日)會在樂視網公告進行正式披露。」

還有接近樂視金融的人士對36氪透露,大概一個月前,已經有樂視網的人到樂視金融進行盡職調查。樂視金融的薪水已經由孫宏斌這邊發,進一步佐證了樂視金融的轉手。現在是9月底,不是發薪水的時候,也就是說,孫宏斌已經開始給樂視金融的職工發放8月份薪水。

同時,36氪發現,早在9月9日,掌握在賈躍亭、賈躍芳姐弟倆人手中的樂視投資前股東樂帕行銷的全部股權,就已經質押給樂視網,當時的樂帕行銷正是樂視投資唯一的股東方。

如果說樂視這場危機,像是一場橫掃樂視供應鏈以及投資者的颶風,樂視金融似乎正在暴風眼裡,看似風平浪靜。有樂視內部人士對36氪稱,目前在樂視體系中,樂視金融業務現金流算是最穩定的,沒有主動裁員,也沒有大面積的人才流失。

但是危機已經近在咫尺,作為融合整個樂視生態圈的血脈,從樂視金融自身的P2P通道,旗下的商業保理、資產管理公司,到此前對外投資的P2P平台,它的血管已然遭到了關聯融資的重度污染,這種污染造成的金融風險也許是致命的。

樂視生態體系內部所發生的關聯交易,積累下來的應收帳款,集中了整個樂視生態的金融風險,把這些應收帳款放到樂視金融這個有著多個融資通道的平台上,出讓債權,提前收回現金,等於把樂視盲目擴張這筆糊塗帳的風險,轉移到了遍布互聯網的理財小白身上。

樂視金融的商業價值幾近崩壞,這場交易能達成,孫宏斌看中的恐怕並不是樂視金融,而是樂視金融主體公司手裡的、具有重大增值潛力的重慶核心區域的地塊。

孫宏斌能從樂視金融獲得的,除了重慶的地塊,還有幾塊含金量有限的金融牌照,但樂視金融身上天生的關聯融資原罪,也等著孫宏斌去償還,處理不好,很可能還是要投資者來承擔,只是這一次的主角,不是二級市場的投資者,而是理財小白。

為什麼這麼說?

通過P2P,賣關聯資產?

36氪獨家獲悉,最近樂視金融已經從P2P平台多贏金融正式退股,4個月前,樂視金融已經宣布退出懶財網,至此,除了自身的P2P業務,這家公司手裡不再擁有任何對外投資的P2P平台股份。

在冒險的大擴張時代,野心勃勃的樂視投資了兩家P2P平台懶財網和騎士貸。

樂視金融剛開始運作的時候,也在找人對接P2P平台,擴充自己的融資管道,但都是通過品牌背書入股,並沒有正式註資,包括對騎士貸和懶財網都是。

2016年10月,騎士貸與多贏金融合併,以多贏金融為單一品牌進行經營,樂視在騎士貸的投資,也隨之轉到多贏金融。

多贏金融背後的股東已經正式變更了股權結構。多贏金融最近更新的工商資料顯示,2017年5月24日,在多贏金融持股25%的北京樂騎樂聯法定代表人,已經由樂視控股變更為宇馳瑞德,樂視控股的相關股份也由後者接盤。

一位接近上述平台合併事件的知情人士於今年9月對36氪透露,多贏金融已經在辦理股權變更,現在已達成一致,樂視控股將會退股,已經在走程序。在樂視出事之前,多贏金融希望通過樂視的入股,擴大自己的品牌影響力,「沒想到這麼倒霉」。

9月中旬還掛在多贏金融官網的樂視品牌背書的宣傳資料,最近也已經撤下。

在另一家P2P平台懶財網,樂視的退出也是發生在今年5月份,接盤者也是宇馳瑞德。

據接近上述交易的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的時候,P2P行業整體口碑很差,很難融資。懶財網就找樂視過來背書,以品牌入股,不用投錢。當時懶財網還走了樂視大概兩三個億的供應鏈資產,應該已經走完。多贏金融倒是沒有走過樂視的資產,因為它做的都是贖樓貸或者車貸。」

對此,懶財網回應稱,自己並沒有直接給樂視發放借款,只是在2016年年初,有PE機構向懶財網推薦了韜蘊資本的項目,該借款項目是懶財網向韜蘊資本發放的借款,而韜蘊資本也將自己持有的對樂視的債權質押給了懶財網,且相關借款已經在2016年11月全部歸還本息。

但也正是因為這個項目,懶財網與樂視結緣,之後樂視參與了懶財網的B輪融資。

樂視金融自身的P2P業務,也飽受關聯融資的質疑。

上述人士透露,樂視金融自身也走了一些樂視供應鏈資產,具體多少不好統計。樂視對供應商欠款沒有結的時候,會通過保理的方式走了一些應收帳款。

樂視金融主打理財產品「樂享其成」的底層資產,其中有不少來自樂視商業保理轉讓的應收帳款收益權,但相應應收帳款的資料並沒有披露,投資人很難判斷這些應收帳款的風險程度,只能盲投,風險不可小視。

樂視金融另一款主打的活期理財產品「樂樂高」,也存在資產不透明問題,並且還有涉嫌拆標、拆期限的風險隱患,如果確實是通過把大額資產標拆小,把長期標的的期限拆短,做到活期理財,將高風險的不良資產,分配給風險承受能力低的投資者,會造成嚴重的風險錯配。

樂視金融現在正處於動蕩期,狀況不佳。據包括內部人士在內的多名知情人士對36氪稱,前任CEO王永利走後,新任CEO楊新軍也走了,大約是今年七八月份的事情。

而樂視金融還沒有做多久,樂視就出事了。有知情人士評估,樂視金融的累計成交量應該不多,大概在十多個億左右。目前樂視金融的融資能力已經比較弱,現在可能也銷售不了太多資產。

涉嫌大批量關聯融資

可以明確的是,樂視網確實曾經通過樂視金融旗下的資產管理公司,以及商業保理公司進行融資,並且曾經給這些關聯公司放貸。

樂視商業保理公司本身的定位就是為樂視生態鏈服務,從這個方面看,樂視金融會走自己供應鏈的資產,並不奇怪,但其中的金融風險隱患不容忽視。

2017年3月,重慶市江北區政府的招商引資資料介紹稱,樂視商業保理,以商業保理業務為核心,以樂視生態為助力,沿生態上下遊為生態夥伴提供保理融資服務。

樂視生態鏈的上下遊客戶之間產生的天量應收帳款,確實是一個巨大的保理業務富礦。

截至2017年6月底,樂視網應收帳款帳面價值為95億元,關聯方應收帳款餘額還有約52億元。

單單樂視網就有著大量的應收帳款,都有著非常饑渴的現金回籠需求。

一方面,樂視網是樂視金融相當重要的債權資產供應商。

2017年上半年,樂視網通過橄欖樹資產借入資金近2408萬元,通過樂視商業保理借入資金近1.19億元。

2016年上半年,樂視網還曾通過橄欖樹資產借入資金近3.22億元。

據36氪統計,這兩年,樂視網透過樂視金融獲取的資金至少有4.64億元。

可以看到,樂視網與樂視金融旗下的各個子公司,都存在著緊密的金融關聯交易。

同時,樂視網也曾是樂視金融舉足輕重的資金來源。

2016年年報顯示,樂視網給樂視投資、樂視商業保理以及樂信(北京)網路分別放貸3000萬元。

2017年上半年,樂視網從樂視鏈服財務獲得利息收入138萬元。

其中,樂視鏈服財務、樂信(北京)網路以及樂視商業保理,都是樂視金融主體公司樂視投資的全資子公司。

樂視網和樂視金融在資金上的互通有無,已經是一種常態化的關聯業務。

除了深挖樂視網這個富礦,樂視商業保理還為眾多樂視體系供應商提供保理業務。

2017年2月與2016年12月,TCL多媒體分別公告了它的全資子公司TCL海外電子,與樂視商業保理的兩筆生意,單筆金額分別約為6346萬元、1.49億元。

樂視網間接持有TCL多媒體20.09%股份,為第二大股東。2016年,TCL海外電子還是樂視網前五大供應商之一。上述交易為關聯融資。

除了以自家的P2P平台為融資通道,樂視商業保理以及橄欖樹資產,也在定位為「創新供應鏈金融」的招銀前海金融資產交易所,頻繁掛牌發布債權收益權項目,以出讓債權收益權的方式,提前收回現金,為樂視生態供應鏈「供血」。

由此看來,樂視金融對樂視網而言,確實還是一個不錯的融資管道。

這大概也就是樂視網管理層在半年報所提及的,「此次投資(注入樂視金融)對於樂視網在融資管道、資金籌劃、管理等方面經驗及資源積累」的重大戰略意義。

但是,P2P平台關聯融資,一直是行業大忌,利益關聯方對P2P平台方內控施加壓力,很容易衝擊P2P平台自身的風控體系,風控的門檻一旦因此而降低,高風險不良資產持續進入,就會讓普通投資者承擔其無力承擔的巨大風險。

真正的價值是土地?

樂視金融對於上市公司的真正價值在哪裡?牌照?融資管道?還是土地?

關於將樂視金融注入上市體系,樂視網管理層在半年報中是這樣表述自己的期望的:「若交易達成,將良好解決公司的部分關聯應收款問題。」

2017年上半年,樂視投資此前的全資控股股東樂帕行銷,欠了樂視網兩筆錢,總計2.99億元,壞帳準備897萬元。

父債,兒子賣身來還,似乎也是天經地義?

此外,樂視非上市體系對樂視網還有著花樣百出的欠條。比如前面所述,樂視網的關聯方應收帳款餘額還有約52.41億元。

要賣身還債,樂視金融什麼比較值錢?土地。

此前,樂視投資旗下的重慶樂視界置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重慶樂視界),在重慶兩江新區擁有兩塊土地。根據兩江新區官網介紹,國務院對其功能定位是內陸重要的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基地,以及長江上遊地區的金融中心和創新中心。

今年3月份融創旗下的重慶融創基業公司從樂視投資,第一次分割了重慶樂視界50%的股權。幾乎同時,樂視投資將另一半的股份,也質押給了重慶融創基業。

2015年10月30日重慶樂視界才剛註冊。彼時樂視正如日中天,在重慶有多個項目落地,為了招商引資,重慶政府在地價方面給了樂視不少的優惠。

從兩江新區龍興區域土地出讓成交價看,樂視拿到這兩塊土地的成本低了不止一半,如今商業價值已經不止翻番。

重慶樂視界2015年11月以約4.21億元拿下位於重慶兩江新區龍興組團一塊商務用地和一塊居住用地,樓面價分別為673元/平方米、1408元/平方米。

同樣是2015年11月,重慶兩江新區龍興組團另有兩宗地商業用地樓面價分別為3058元/平米、3199元/平米。這兩塊商業用地的土地成本,是樂視拿到的商業用地的4至5倍。

有接近樂視的人士表示,孫宏斌此前並不看好樂視金融的主營業務,注入樂視金融有變數。

以精明進取的形象聞名業內的地產梟雄孫宏斌,在不看好樂視金融主營業務的同時,依然拿下了樂視金融,大概是在看上重慶這兩塊土地後,就已經決定了的事情。

融創的區域布局戰略,是要覆蓋中國所有一線、環一線及核心城市,重慶可以說是融創的必爭之地。地產研究機構克而瑞的數據顯示,2016年,融創中國以116億元的銷售金額位居重慶房企第一。

重慶樂視界的法人代表、執行董事商羽,也是融創中國執行董事,執行總裁,西南區域公司總裁,是順馳時代就已經追隨孫宏斌的融創老將,可以說是孫宏斌安插在西南心臟的一把鋼刀。

重慶是孫宏斌重兵部署的戰略重地。拿下樂視投資,等於吞下了上述兩塊土地,又解決了樂視網的部分收帳問題,一箭雙雕。

生態想像力崩塌

樂視金融手中相對有含金量的小額貸款和商業保理牌照,都是在重慶獲取的。在重慶的土地與牌照資源這兩張王牌之外,樂視金融手裡所握的好牌已經很少。

樂視網2017年半年報透露,樂視投資公司正在申請民營銀行、保險、徵信等方面的牌照。這些都是金融領域的硬牌照,具有很高的含金量。很可惜,這些正是樂視金融所缺乏的。

即使收購了樂視金融,樂視網要做金融,上述牌照就是樂視網跟前的一座座高山。

2015年8月,樂視金融被確立為樂視第七大子生態,正式起步。樂視金融曾對外宣傳,「已獲得小貸、保理、私募、基金、保險等多塊金融牌照。」這些牌照含金量如何?

首先,其宣稱擁有的互聯網保險經紀牌照依然存疑。

樂視金融確實收購了一家保險公司北京文晟保險,並在2017年1月將公司名稱變更為樂視(北京)保險。

但是按規定,互聯網保險經紀資質是需要單獨備案的。在保監會的保險代理、經紀公司互聯網保險業務備案名單裡,並無文晟保險或者樂視保險兩者的身影。

小額貸款牌照是相對優質牌照,但小額貸款公司本來就是樂視網的全資子公司,並不是樂視投資的資產。保理牌照是樂視金融目前的融資利器,但是其中積累的關聯融資風險也不小。目前基金銷售牌照行情價倒有數千萬元不等。而私募牌照為備案制,牌照獲取難度不高,並且樂視控股對此主體公司深圳市樂視鑫根垂直整合生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只是持股20%,並不控股。

總體來看,這些都不是「一行三會」批復的金融牌照,含金量較低。

對於注入上市公司這一交易,一位接近樂視金融的人士評價稱,樂視金融這塊資產也沒有太做起來,也沒有含金量比較好的牌照,債權轉讓為主的存量金融是它最後的業態。要做起來只能並入上市公司了,畢竟賈躍亭的信用已經不行。

在接收樂視金融幾張分量有限的金融牌照的同時,樂視網還接手了樂視金融的種種問題,包括關聯融資風險、活期理財涉嫌資金池、信披不透明等一系列問題。

同時孫宏斌還要著手清理,樂視金融遺留下來的家族式管理問題,以及高管頻繁離職問題。

金融就像水草,交易就是水,需要在離交易近的地方,逐水而生。金融的立根之本就是交易,這大概也是樂視金融的主體公司,會設立在樂視體系中的銷售公司樂帕行銷公司旗下的原因。

樂視金融的誕生,已經錯過了互聯網金融的首班車,按照其草創者王永利的想法,他們彎道超車的機會是樂視生態體系,目前所謂生態體系早已經分崩離析,草創者也已經黯然離場。

樂視金融生存取決於樂視生態系統的閉環,如今樂視各大板塊已經分屬孫宏斌系和賈躍亭系兩大陣營,各自為政,更有部分已經成為棄子。

憑借樂視生態殘存的業務板塊中,豐富的應收帳款礦產資源,樂視金融不愁沒有生意可做,只是再提閉環無異於天方夜譚。只是其中的關聯融資風險隱患如果爆發,由誰買單。金融本身就是信用,只是賈躍亭的商譽破產之後,失去根基的樂視金融,該如何重建自己的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