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公司要把無人值守的便利店放進社區






今年4月起,在北京市海淀區的優家公寓院子裡,多了一個集裝箱大小的便利店。

通常,這個店裡沒有店員,除了每天來補貨和時常過來檢修設備的工作人員,公寓裡的住戶在這裡消費,全都靠自助。

第一次進入小麥鋪,你需要掃描門上的二維碼,註冊成為會員,和普通店鋪的註冊程序不一樣的是,小麥鋪需要你現場自拍一張,作為人臉識別的數據。

註冊完成後,無需特別的程序,顧客走上店門口的斜坡、準備伸手去拉開門的時候,裝在門口的錄影頭就完成了人臉識別,自動開啟店門。店內的音響則會響起「歡迎小麥鋪粉絲」的聲音。

店內的布局比較緊湊,優家的這個小麥鋪有六排貨架、一排冷櫃和一組鮮食櫃台,包括微波爐、豆漿機、冷飲櫃和面點櫃,店內的商品則以食品為主,也有日常所需的少量日用品,總量在600種左右。商品定價與一般便利店相當,商品的選擇則偏年輕化,比如咖啡在罐裝、速溶之外,還有掛耳咖啡的選擇。

店鋪裡大部分空間都留給了貨架,如果有兩個人同時在過道裡就會顯得比較逼仄,不過一般來說,顧客都是一個人在店裡。

走進店內,循環播放的語音提示顧客掃描貨架上張貼的二維碼,進入小麥鋪微信商城,需要購買商品,在小麥鋪的微信應用裡掃描商品的條形碼,就可以將商品加入購物車,結算之後就可以帶上商品、離開店鋪。

整個過程裡,並不需要店員的存在。如果是第一次來,有疑問的話,也可以問同樣在店裡的顧客。我們在店裡遇到幾個優家社區的老住戶,他們對這裡並不陌生,從進店、挑選到結算、離開不過兩三分鐘。

但是,如果沒有店員和老顧客的指引,第一次見到小麥鋪的顧客,可能每一步都需要一些學習成本,進門之前需要註冊,出門需要按門邊的開關。

鮮食櫃台雖不複雜,但是使用自動豆漿機、打包、加熱食物等操作步驟,可能都需要一定的指導。完全無人,對顧客來說不一定是便利。

優家公寓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這家小麥鋪在優家公寓已經出現了五個月,最近升級成了3.0版本,也就是重新裝修、布置,我們在現場也遇到了來調試空調和香氛機的工作人員。

除了優家公寓的這一家門店,目前小麥鋪還在北京投放了12個類似的門店,分布在昌平、大興等地相對封閉的社區裡。

上周六,小麥鋪宣布獲得來自君紫資本的1.2億融資,一個月前,小麥鋪曾宣布獲得1.25億元融資,由洪泰基金、晨山資本聯合投資。在那場記者會上,小麥鋪發布了門店的4.0設計版本。

這個版本由建築師青山周平主持設計,將在通過設備集成模塊預生產。像我們在優家社區看到的這個門店,包括標品、鮮食、設備(咖啡機、蒸包機、冷櫃等)在內的布置都屬於基本模塊,能滿足一個社區最基本的需求。

加盟商如果有其他需要,可以提交給小麥鋪,小麥鋪會根據不同社區的消費偏好,將簡餐、書店、花店等擴展業態也做成可以拼接的模塊,加入現有的門店中。

青山周平告訴《好奇心日報》,因為小麥鋪的門店模塊全部都將在工廠中預生產,在設計時考慮到長距離運輸,所以門店的高度限制在2.9米,寬度也不能超過三米,因為那是卡車運輸的極限。

模塊出廠的時候,室內的貨架、設備都已經安裝好,放到社區裡之後,只需將商品上架,就可以營業。

「它的好處是不用建房子,建房子可能會遇到審批之類的問題,由於小麥鋪是模塊化設計的,而且每塊都比較小,所以它可以拼到最小,三個模塊也可以,四個也可以,十平米左右就夠了。」青山周平說。

在設計師的想像裡,小麥鋪雖然是從工廠裡批量生產的產品,但是也會像社區裡常見的小賣部一樣,每個店因為場地不一樣、業主不一樣,一兩年後擁有各自的特色。

「小麥鋪的特點是跟小業主合作,他們的設想是,小區裡面的阿姨平時白天沒有什麼事情的,她可以拿少部分的費用做這樣一個小店。」青山周平告訴我們。

從四月到現在的社區測試中,小麥鋪計算出一家店的盈虧平衡點是500元,也就是說,每天銷售額達到500元,在一年內可以收回成本。已有的門店的平均日營業額則在1500元左右。

這些便利店不一定是完全無人的,考慮到鮮食的操作和老人、小孩等消費群體的便利,小麥鋪還是需要有一位店員值守。

只是店員不一定會像社區小賣部的老板一樣,一天十幾個小時全部都在店裡。

據小麥鋪副總裁全斌介紹,在前期投放調研的社區中,他們已經簽約了幾十家門店,另外還有一些高校、醫院和商業地產的項目找來簽約,接下來他們在北京會找一些社區配套相對缺失的地方優先投放。

但是,無論是將小麥鋪放置在封閉的社區還是在城市的公共區域中,「房租」的成本能不能省下來,並不確定。小麥鋪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已經有一些省、市政府官員來參觀小麥鋪,希望能夠在城市中引入小麥鋪。但是,在每一個城市,小麥鋪都將面臨政策的不確定性,在高校、醫院等社區,也是一樣。

按照小麥鋪的計劃,按每三百戶家庭一家店的密度計算,到2020年希望輻射一萬個社區。這一萬家店鋪將以北京為中心,逐漸輻射到周圍。

據統計,全國目前一共有680萬家便利店,其中有434萬家都是社區小賣部的形式,改造它們也成了創業公司和大公司著眼的方向之一。

最近,電商巨頭也都將注意力投諸社區便利店的形態,阿里巴巴在杭州改造了三家社區便利店,打造成天貓小店,京東則宣稱要服務全國一百萬家便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