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我在考慮做360辣椒水,女性出門伴侶,超強刺激感






作為安全屆的「笑話手」,老周有一批忠實粉絲。還沒到 ISC 現場時,朋友圈就有一堆「教主粉」在花式播報教主行程:

「驚現教主!大步流星往前走。」

「和紅衣教主同框了好激動。」

「還是熟悉的樣子,熟悉的臉龐。」

……

總之,這位笑話手毫不意外拿下了2018 ISC互聯網安全大會的實力吐槽MVP,經典語錄如下:

No.1不解決問題的產品都太虛!

No.2只要能解決安全問題,辣椒水甩棍我們都會考慮做

No.3現在只有朋友沒有對手

No.4所有最後看來天大的安全事件,歸根到底都是從一個很小的終端攻擊開始

No.5大安全時代肯定會出現很多個人安全消費的(商業)機會,這樣的機會也可能不一定是免費的服務,我肯定不能免費給你提供辣椒水。

No.6希拉蕊郵件服務器就像公廁一樣,全球黑客可能都去過了。如果不是他們違背安全規定,就完全可以避免這個情況。

好的,老周可能真的要做辣椒水了,於是我們圍著他問了幾個問題,滿足一下求教(八卦)之心。

老周:我在考慮做360辣椒水,女性出門伴侶,超強刺激感

十問老周

問:最近出現了一系列安全事件,您做安全的初心是什麼?

周鴻禕:我覺得做安全最關鍵的是要能夠解決問題,無論提大安全時代、從0開始還是安全大腦等概念,最後一定要切切實實解決用戶問題。

現在安全問題不僅要考慮信息安全問題,還有國家安全,比如李顯龍個人醫療記錄遭到竊取就對新加坡國家安全有影響,甚至會對其政治帶來影響;國防安全,現在網路戰層出不窮;金融安全,比如今年發現的EOS區塊鏈漏洞,如果不修改,可能很多人的身家就沒有了。

還有個人安全,最近網約車平台順風車出事情,我們也在關注。我們工程師或其他同行也做了一些一鍵報警系統,後來被我罵的狗血噴頭,因為等到真的某位女士坐車出事時,哪有時間一鍵報警,或者功能很複雜、很難用、很難找,可能來不及報警就被壞人幹掉了。我覺得不解決問題的東西都是有點太虛了。

公司內部討論來、討論去,發現一個解決女士安全痛點的產品——辣椒水,我們計劃推出360辣椒水,辣椒水一噴,立馬讓對方喪失一切行動能力。有人嘲笑說360是做網路安全的,怎麼去賣辣椒水?我說只要能解決乘客安全感問題,甩棍我也考慮是不要打造一柄。

所以我們覺得光是解決網路信息領域安全問題可能不夠,作為網路安全公司真的要考慮如何解決個人安全問題。未來360在大安全指導思想下,可能還會推出跟信息安全無關的產品。

如果推出辣椒水,各位女士會買嗎?現在的辣椒水很不好用,就像髮膠、香水一樣,我覺得要做成像手槍一樣,一扣板機就能制服對方的。(編輯小聲嗶嗶,大概是會買的)

問:最近有很多廠商都提到了安全大腦,您的安全大腦和其他大腦最本質的區別是什麼?(大腦哪家強?)

周鴻禕:最近很多公司不提「大腦」都不好意思在互聯網行業里混。我覺得大家對大腦的理念是對的,大腦是一個概括,可以將很多技術名詞,比如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傳感器等都囊括在內。大腦需要利用各種傳感器技術采集數據,將實時大數據放在雲端,再加上人工智能各種算法,從中做自動學習、推理,也就是大家出發點是一致的。

但大家解決的問題不一樣,比如有的人用大腦想解決醫療問題,也有人想給你推薦更好吃的飯食、更好玩的餐廳,而我們要解決的是在未來眾多網路設備中發現未知的攻擊、未來的威脅。

但是今天安全的複雜程度很大,因為面對的不是十幾億部手機,有了物聯網、工業互聯網之後,不可能每個設備都打補丁,都裝防火牆。任何一個設備有漏洞,只要有漏洞,這個就可能成為攻擊者的跳板,作為防守者非常被動,完全是信息單方面不透明。

這時候只能把所有設備工作情況,整個網路流量海量數據采集到一起,但這些數據很難用人工方法進行識別,必須要用機器學習、機器自動處理的方法。

我感覺我們提安全大腦對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需求更為迫切。計算機跟人打交道比較費力,再優秀也很難模仿一個真人跟大家聊天,讓人不發現你是一個機器人。現在很多機器人炒得很熱,但離真正智能還有點距離。解決安全問題,人工智能在未來兩三年里可能會有大的突破。

問:安全大腦目前沒有太多實質性的成果,您覺得這個過程中有哪些困難?

周鴻禕:安全大腦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概念,但已經落地了,我們已經把所有安全大數據的處理進化成安全大腦1.0版。1.0版也許是剛剛開始,但已經可以工作。

在過去幾年里,安全大腦已經幫助我們發現了很多未來的攻擊。我們可以協助FBI破案,我們可以預言到會有某個攻擊發生,但可能不夠全面,比如預言到攻擊發生在美國,但具體地點不得而知。最近有一個電影里面幻想在未來有一個大腦可以預測人類的犯罪,這個很荒唐,人的行為很難預測,但機器的攻擊是有蛛絲馬跡的,可以預測。

這里最大的兩個難點是:

  1. 光說不練是假把式,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解決了,所以我們還在不斷進化,不斷演化,不斷學習。

  2. 提出安全大腦,大家可能說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安全是一個整體戰,中國網路安全來說,過去網路安全被分割,市場被切得很碎,甚至被切成很多行業。但如果某一個人、某一個網站被突破,意味著更多企業,甚至國家某些要害部門都會被突破,網路是一個整體。

    我們希望把安全大腦理念和很多同行去合作,很多同行肯定會有顧慮,跟我是否是競爭對手?

    360未來和所有網路安全行業,特別是做企業安全和國家安全的企業都不會是競爭對手,我們投資了一家做企業安全的公司,還會投資更多做企業安全的公司。只要願意,360都可以把安全大腦能力賦能給他們,數據輸出給他們,他們未來也可以回饋數據。

    如果我們用這種心態,變成很多安全公司背後一個技術和數據的賦能者,這樣有可能在國內真正把一個大的生態做起來,從過去同行是冤家變成現在同行在產業鏈里有不同的鏈條的位置,大家可以合作打造安全大腦。

問:最近華住酒店和順豐快遞信息泄露事件引起了大量關注,安全大腦是否可以對此發揮作用?

周鴻禕:某酒店信息泄露有兩種可能:一是有APP後台數據庫接口有安全漏洞,這個漏洞可能被別人利用。二是內網出了問題,數據庫被脫庫,一定是別人針對內部某個員工或網管,在這個人電腦上做了手腳,侵入了他的電腦,並通過其電腦拿到了服務器口令。

我們研究過所有安全事件,歸根到底天大的事件都是從攻擊一個很小的終端開始。

如果有了安全大腦,就能提前預警。因為在確定目標後,黑客組織一定準備了很久,期間有多次攻擊,比如第一次攻不了網管可能會攻他們前台,前台發郵件給網管說今天晚上約你看電影,網管一看有漂亮妹妹給自己發郵件,肯定要點開,可能就中招。這些東西通過網路安全大腦、大數據監控都可以感知到。

為什麼要提前預警?等到數據都被人扒走了,事後再去處理是沒有意義的。

這兩天山東各地不動產登記中心被攻擊,也是一個病毒變種。很多單位依然不修補他們的漏洞,都被我們監測到,但是沒辦法,這就是人的漏洞。如果安全大腦提前預警,提前告知,他不採取行動,確實我們也沒有辦法。所以為什麼今天講到人的漏洞也是很大的問題。

問:360會不會認為個人消費安全時代到來?

周鴻禕:從狹義來講,信息安全領域,既然說了要殺毒免費,個人安全免費,包括在手機上攔截詐騙電話免費,這個商業模式不用再想,一定免費到底。但從大安全來講,真正要解決個人安全,不能局限在手機和電腦上,這些領域一樣有很多安全的機會,這樣的機會也可能不一定是免費的服務,我肯定不能免費給你提供辣椒水。(老周真的很愛提辣椒水)

問:如何評價未來硬件端帶來的安全隱患?軟件商需要做什麼?

周鴻禕:大家現在談晶片,光談到了晶片設計和晶片製造,當然我們一定要有國產晶片,但只有晶片是不夠的,有兩個理由:

  1. 晶片本身也可以被人做手腳。今天中國有晶片設計能力,但流片和生產拿到海外,在流片過程中一樣可以被做手腳。在英特爾晶片里都有後門,甚至美國很多安全專家也剛剛發現。即使不談後門問題,在今天ARM體系和X86體系里都有好幾個漏洞,會導致CPU嚴重的問題,如果這個漏洞封堵上的話,它的能力退70%。晶片產業要大力發展,但同時要注意如何能打造相配套的安全防護體系。

  2. 即使晶片沒有問題,其他層次出現問題依然很致命。今天的安全是多層次結構,有操作系統層面,有網路層面,也有應用程序層面。所以今天很多人做一個釣魚網站、做一個虛假簡訊,跟晶片沒關係,一樣可以做惡劣攻擊。晶片是重要的IT基礎我們要承認,但安全是多層問題。

我們認為在打造晶片同時也要重視網路安全產業發展,這兩個要雙輪驅動。也就是在打造晶片產業的同時,在自己設計國產晶片同時,應該提前未雨綢繆考慮到配套安全體系。

問:目前對於一些集中平台個人信息泄露沒有問責制,您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周鴻禕:我們也提出過建議,但真的挺難落實。所以國家現在雖然有《網路安全法》,將個人信息保護作為重頭,但缺乏執行細則。

  1. 對於用黑客手段盜竊個人隱私數據,國家絕對要重點打擊。現在的問題是因為互聯網到了雲時代,今天用任何互聯網服務,不得不把自己的信息交出去,不交信息用不了服務,不是互聯網公司怎麼樣,是互聯網服務先天的特點。

    很多互聯網公司手里有大量用戶數據,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國家應該出台相應規定,比如在安全上要作出相應規定,掌握用戶數據之後,應該如何處理用戶數據,不能私下轉賣,不能隨便跟別人做交換,這應該有相應規定。

  2. 要有相應技術能力,保證這些數據至少不是明文存放,是加密存儲,至少不會被人攻破。

  3. 如果被人攻破,現在每次一發生事件,企業似乎都是受害者,其實應該問責。

    美國很多政府和大的國防企業建立IT系統時,政府強制要求必須IT投資10%-15%做安全。比如美國薩班斯法案,所有上市的公司都要接受這個法案,除了防止貪污受賄、行賄,還有一個很嚴格的規定,要符合薩班斯法案,對IT安全、信息安全的投入做非常嚴格的規定,如果出現用戶信息泄露,就違反了薩班斯法。

    美國過去幾大會計師公司,像安永、普華永道、德勤等,本來都是做會計師審計的公司,現在都成了收入很高的網路安全咨詢公司,因為他們要給他們的客戶提供網路安全信息咨詢服務。甚至安永這樣的公司一年收入超過中國所有網路安全公司,可以看得出來美國在重視信息安全的投入方面是有法律法規的。要不投入,出了事就是重罰,你的CEO要坐牢。現在我們有法律,已經有法可依了,但需要執行的細則。

  4. 盡管很多互聯網公司都自信說我有安全的能力,但哪怕是BAT這樣的巨頭公司,有幾萬員工,那麼多網路設備、那麼多服務器,投入很多安全設備,也不排除哪一天有一個員工的疏忽帶來安全漏洞,可能就導致整個系統被攻破。安全是一個整體戰,某一家互聯網公司被脫庫,其他家也要去做檢查,因為他的用戶也可能是你的用戶,沒準用了一套口令。所以在安全面前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所有人都可能是受害者。

問:您如何看待整個信息安全從業人員普通晉升通道較少或沒有晉升通道,導致人員流失問題?

周鴻禕:這種情況現在很少了。未來網路安全產業應該會有爆炸性增長,比如現在國與國之間傳統戰爭打得可能性不大,未來是貿易戰、金融戰、網路戰,近幾年美國在網路戰上投入非常巨大。對於大陸來說,網路安全從業人員薪資比之過去幾年都漲了很多倍,雇傭一個高水平網路安全人員薪水很高,百萬年薪都不算高。

未來全球五百強企業,中國國企、民企在安全上投入都遠遠不夠,即使有了安全大腦、人工智能、大數據,能夠發現一些趨勢、發現一些苗頭,最後解決問題還在上面。現在中國網路安全人員至少有100萬人的缺口,最後能不能找到好的工作,能不能拿到好的投資,有沒有高薪的身價,還是取決於網路水平,所以趕快到360的網路安全學院來培訓吧。(這個廣告插入一點都不生硬)

問:如何降低企業安全人為因素的影響?

周鴻禕:安全制度肯定是要定的,但人性跟制度總是矛盾的,人性圖方便、圖省事,明明隔離網不讓連接,偏偏弄一個路由器接進去。希拉蕊郵件門最近又被提起,希拉蕊郵件服務器就像公廁一樣,全球黑客可能都去過了,因為完全打破了美國政府網路安全的規定,在自家網路里立了一台服務器收發政府相關郵件,都不用國家級黑客力量,可能全世界有興趣的黑客都進去看了一遍,連前國務卿、總統候選人都違背安全規定,對這個問題真的是防不勝防。我的一個想法是未來用機器來監督。

如果美國政府定期給希拉蕊發郵件時,在郵件里放一個探針,發現發送目的服務器不在美國政府IP網路里,就應該提出警告,應該報警,或把發送郵件IP關閉,就完全可以避免這個情況。所以還是要靠技術的力量。

例如,現在安全大腦里有一套系統,很多單位私搭亂建WiFi,包括把你的手機跟電腦連上,都是相當於把單位網路打開了一個缺口,我們能夠通過定期掃描,發現突然出來了WiFi,把WiFi給幹掉。

有一個真實故事,原來我在辦公室里買了一台新的音響,需要路由器連我的網路硬碟,我自己拿著路由器設了一個WiFi,沒幾分鐘就被隔斷了,我以為WiFi出了問題,我說你們產品質量怎麼這麼差,折騰半天,最後問了一下他們,他們說這是我們天巡系統在工作,發現有未經授權的WiFi,不知道,你應該報備一下。我相信用技術的力量發現這個問題。

演講實錄:

周鴻禕:2018年ISC大會已經是我們的第六年了,從最早的一個中等規模的會場到今天全場據說有八千名的嘉賓,我們看到了這六年來安全理念不斷的變換。

ISC互聯網安全大會是由中心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國家保密局聯合指導,由中國互聯網協會、中國網路空間安全協會、中國友誼促進會、中國密碼學會、360互聯網安全中心共同主辦,這里我對大家的支持表示誠摯的感謝。我還要特別感謝我們辦會的很多同事,大家都知道這兩天正好碰上中非論壇盛會召開,中非論壇昨天的會議也在這個會場,所以等到會議結束之後我們才能連夜布置會場,我們很多的同事一直布置到今天早上才給大家創造了這樣一個不錯的開會的環境,我也代表公司對我們這些勤奮的同事表示感謝。

感謝完了我吐兩個槽,我去美國開ISC大會的時候,他們都發衣服,我也很高興的穿上。但是很奇怪,好像全世界所有的安全大會都發黑衣服,其實我最不喜歡黑衣服,我希望下次ISC大會能像我一樣發紅衣服,我希望我們中國的安全大會滿場都是紅色。

然後說主題,去年的主題是人是安全的尺度,但是我講的是大安全,今年的是從「0」開始,我覺得這些理念都很對,但是它所描繪的是現狀。

我覺得每年的安全大會更應該給大家期望,不只是描述現狀,更應該提出未來的方向,至少這個方向拋磚引玉,讓我們所有與會的專家來共同討論。所以我覺得從「0」開始是一個現狀,確實意味著我們今天的安全面臨更多的挑戰和威脅。

但是我想說如何解決呢?所以我今天提出一個概念,就是未來一定要靠大數據加上人工智能構成新一代的「安全大腦」,用「安全大腦」成為未來五年到十年,來解決面臨的越來越多的安全威脅的一種技術思路或者一種技術方向。

去年我提出了大安全的理念,因為現在已經進到一個一切皆可編程,萬物均要互聯的時代,整個社會的運轉、政府的治理、老百姓的吃喝玩樂、衣食住行都已經架構在互聯網,也就是架構在軟件之上。而軟件只要是人做的就一定會有漏洞,有漏洞就會被人利用,而網路和軟件一旦被人利用和劫持,就會給我們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雖然這些年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包括區塊鏈,讓我們的經濟變的越來越高效,生活變的越來越方便,似乎世界變的越來越美好,但是從安全專家,從安全行業的角度來看卻未必如此。

很多專家都形成了一個共識,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已經打通,線上線下的界限正在消失,所有網路空間的攻擊都可以直接作用到物理空間,造成對物理世界的傷害。所以今天當我們談網路安全的危害,已經不能再局限在網路空間或者信息空間,它已經擴展到國家安全、政治安全、國防安全、關鍵基礎設施安全、社會安全、金融安全、個人安全以至於人身安全。

所以我們再次強調,網路安全從信息安全時代進入了大安全時代。這一年來,我們看到網路安全的形式確實也越來越嚴峻,大型的網路安全事件也更多的發生,比如說今年新加坡的總理李顯龍他的個人醫療記錄遭到黑客的竊取,8月份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商——台積電遭到勒索病毒的攻擊,導致生產線一度停產。這幾天某某酒店集團旗下的五億條用戶數據全部泄露,在暗網上被泄露售賣,當然我從來不住這些酒店。還有,就在這幾天中國某個省的不動產登記中心遭到大面積勒索病毒攻擊,導致整個公民登記不動產的工作沒法進行。

也就是,在大安全時代各種新的威脅層出不窮,網路攻擊手段更加高明,攻擊形式更加多樣化,對網路安全的挑戰只會越來越大。所以從「0」開始,描繪了我們今天面臨的一個窘境,就是過去的很多技術方法、戰略指導思想都不管用了。從「0」開始也描述了我們今天面對浩如煙海的未來幾百億、幾千億智能設備連接到網上,我們所面對的迷惑:設備不可信任,網路流量不可信任,而最近層出不窮的安全事件,讓很多人都沒有了安全感,這里面甚至很多人也是不可信任的,人會有漏洞,人編程會造成漏洞,即使你有很好的安全規則,即使你有很好的安全設備,但是很多內部的人還是會犯一些比較初級的錯誤。

比如說希拉蕊的郵件泄露,盡管她老把責任往其它國家身上摘,但是希拉蕊自己完全無視美國政府的安全制度,私設郵件服務器,給美國的政府安全打開了一個口子,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人就會犯錯誤,就會給網路安全帶來致命的傷害。

那我們就需要提出新的解決之道,在過去的幾年里面我們也曾經講過一個理念,網路是整體的,網路不是靠隔離就可以解決問題的。今天對一個國家網路的攻擊,很有可能是從對一個企業的攻擊,甚至針對一個個人的攻擊開始,所以個人安全、企業安全、社會安全和國家網路安全,可能從行業上會分成不同的產業,但是從安全的理念來說,它們實際上是一回事。

今年在美國ISC期間,美國國土安全部的部長在做安全的演講,他們現在也慢慢認同這個理念,就是在網路威脅面前大家不再區分你的我的,我們是一個整體,沒有一個人可以是幸存者,也沒有一個人可以袖手旁觀。

所以網路安全需要一個整體的作戰思維,需要一個全局的大數據觀察。從一台電腦、一個設備、一個企業甚至一個城市的數據,掌握全球的網路安全形勢究竟如何,針對中國的網路攻擊究竟在何處已經做不到,我們必須把全球、全中國的網路大數據整合起來。

從技術上來講,我們提出了「安全大腦」的這個理念。要融合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萬物互聯、移動通信、區塊鏈等新技術,通過眾多的傳感設備和軟件,把網路安全大數據傳到雲端,在雲端匯集起全球和全國的大數據,通過人工智能的算法,來做到我們講的「安全大腦」,做到更智能、整體的對安全的防護。

在今年五月份我們發布了一個1.0的版本「安全大腦」。我們認為這是未來的一個方向,在過去幾年里面我們已經成功的用「安全大腦」,預警了多次網路的攻擊。就在來開這個會的時候剛剛收到一個簡訊,我們最近用「安全大腦」發現了全球一個很大的僵屍網路,並和美國的執法機構配合,已經把這個僵屍網路徹底搗毀。

我想說的是,「安全大腦」是一個概念,也是一種思維方式,也是一個方向,它可能是360提出來的,但並不是360獨有的。我們希望把這個概念在安全大會上提出來,所有的人可以來拍磚,也希望所有的人能腦洞大開,我們共同想一想在未來我們能安全這麼複雜的威脅、這麼多變的情況,能不能找到一條技術上的解決之路,結合我們眾多的安全專家。

我相信今天也許大家在人工智能和安全的結合上,探索都剛剛開始,但是可以看到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在很多行業的威力,我們有理由相信大數據加上人工智能,一定是未來我們安全行業一個重要的解決之道。所以我們願意把我們的「安全大腦」向大家開放,歡迎大家加入到「安全大腦」的共同建設,我們也願意把「安全大腦」的能力向很多網路安全的同行,向網路安全的公司輸出,跟大家合作,共同把中國的「安全大腦」打造成信息領域的核心技術和國之重器。

今年爆發了貿易糾紛,中興事件也讓我們很多人都上了一課,我們意識到中國因為人口的紅利我們是互聯網大國,但是中國只有網路遊戲、只有網路娛樂、只有網路外賣是不夠的,我們還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核心技術除了大家感受比較深的看的見摸的著的網路晶片,網路安全也是一方面,它的戰略意義一點不亞於晶片。我們希望在網路安全這個方面,能夠攜手整個行業把「安全大腦」打造成中國自有的殺手鐧技術。

今天眾多網路安全行業的精英匯聚一堂,我們反復強調,網路安全產業是支持網路強國的基石,做大網路安全產業是我們的共同目標,產業做不大,就不會有優秀的人才流入,就不會有更多的資金流入,也不可能有真正技術的包括原創技術的研發和創新,所以我們希望國家能給予更多的對安全產業的產業支持。我們也認同在大安全時代,沒有一個企業行業或者一個單獨的政府部門,可以獨自應對挑戰,必須進行跨企業、跨行業、跨部門、跨軍民的大合作、大融合,共同建設網路安全的大生態、大產業。我們希望能夠從資金投入、長期規劃、人才培訓等方面出台促進性政策,盡快做大做強網路安全產業。

戳藍字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探索篇

暗網【上】| 暗網【下

草榴社區|女鑒黃師|以圖搜圖

心臟滴血|撞庫攻擊|潛行追蹤

刷票|人肉|勒索|內鬼

超級欺騙系統

真相篇

戰鬥民族野生聊天 App

草榴社區這類色情網站為什麼封不掉

什麼樣的漏洞買得起北京二環一套房?

上了個「假」黃網,誤入了7億黑產的大門

13歲小黑客自學一年挖到了微軟、Google的漏洞

中學教材現黃色網站 人教社回應遭網友質疑

乾貨!top白帽子 Gr36_ 手把手教你挖漏洞

我們可以用「免疫系統」對抗黑客入侵嗎?

這位叔叔要教勒索軟件一些做人的道理

有個網站叫「我知道你下載了什麼」

無線電攻擊居然還能用來打手槍

「道哥」透露從業初心

人物篇

道哥:重回阿里的29個月

黑客老王:一個人的黑客史

吳石:站在0和1之間的男人

黑客衰大:45天攻入姑娘的心

黑客笑話手「呆子不開口」

「特斯拉破解第一人」劉健皓

唐青昊:虛擬世界的越獄者

MOSEC:盤古團隊的野心優雅

讓周鴻禕「三顧茅廬」 的 黑客 MJ

美女黑客張婉橋的「愛麗絲奇遇記」

TK教主和玄武實驗室的幾個小故事

把老婆訓練成女黑客的漏洞大神黃正

「真愛」黑客 Fooying 手把手教你追女生

更多精彩正在整理中……

「喜歡就趕緊關注我們」

宅客『Letshome』

雷鋒網旗下業界報導公眾號。

專注先鋒科技領域,講述黑客背後的故事。

長按下圖二維碼並識別關注

老周:我在考慮做360辣椒水,女性出門伴侶,超強刺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