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事件啟示錄: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






黑君夠黑,慎關注!

中興事件啟示錄: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

編者按:今年內發生的中興被美國「封殺」的事件,激起了國人的極大關注和討論。盡管最後美國商務部發布公告,暫時、部分解除對中興的禁售令,但是中興「痛定思痛」的標語也讓我們反思,中國企業必須進一步提高創新,盡快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里,同時心有餘悸:如果這次美國制裁升級,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新近出版的《「芯」想事成:中國晶片產業的博弈與突圍》一書,從專業視角為讀者剖析了這起事件背後的深層邏輯,前瞻中國「芯」如何突圍。

中興通訊公開表示,美國的「禁令」可能會讓其休克,這讓許多人想起了愛立信手機當年的遭遇。這是一個風險控制失敗的經典案例:愛立信手機里的幾塊重要晶片全部由飛利浦公司提供,後者又把這些晶片放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一家工廠生產。2000 年3 月,這家工廠意外發生火災,至少半年無法供應晶片,導致愛立信手機被迫停產。受此打擊後,愛立信最終退出了競爭激烈的手機市場。

中興遇到的麻煩,遠比愛立信當年嚴重。更關鍵的是,正值中美貿易摩擦愈演愈烈之際,美國政府同時揮舞著「301調查」的大棒,釋放出一個明顯非同尋常的信號,讓中國IT 行業的許多公司感到寒意襲人。

「命門」失守

由於發達國家對大陸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嚴加遏制,大陸自主研發的安全可靠的晶片和軟件技術水平落後,無法大規模使用,各行各業的計算機系統和中國人的手機大多在「裸奔」。「命門」失守,安全隱患十分嚴重。

如果美國制裁升級,中國IT 行業會癱瘓嗎?

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從某種程度上來看,中興是中國IT 公司的一個縮影。雖然中國有著「世界工廠」的美名,許多暢銷全球的科技產品都貼著「中國製造」的標籤,但是在中國IT 行業中,大量企業的核心源技術和核心元器件嚴重依賴進口。通信、互聯網、醫療設備、高端製造業、水電、交通……在許多涉及信息技術的領域,進口晶片無處不在。

國內有人因此悲憤地喊出:沒有「外國芯」,就沒有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例如,根據美國方面的統計,2017 年中國對美國出口最多、也是順差最大的兩項商品分別是「電話機等通信設備」和「自動數據處理器」,通俗來講其實就是手機和電腦。這兩個項目分別占中國對美國出口額的13.8% 和9.7%,總額約1200 億美元。

如果從世界範圍內來看「中國製造」在手機和電腦產量的比例,這個數字更加驚人:中國目前生產了全球80% 的手機和95% 以上的電腦。

但在這些「中國製造」中的大部分產品,嚴格來說,應該叫作「中國組裝」。中國每年海量進口晶片、顯示面板、基礎電子元器件,再加上自產部件,通過「富士康」們組裝為成品,再海量地出口供應全球。

說到富士康,這家誕生在寶島台灣、壯大於祖國大陸的全球最大代工廠商,是中國IT 行業近30 多年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親歷者,也是中國IT 行業轉型重塑的親歷者。

1974 年,郭台銘成立的鴻海塑膠企業有限公司,還只是一家生產黑白電視機旋鈕的小工廠。他恐怕不會想到有一天這家工廠會負責生產全球40% 的電子產品,而自己會培育出人類歷史上首個擁有百萬名以上員工的企業。

1988 年,郭台銘在深圳開辦的工廠只有百來人,這里日後發展成為享譽世界的富士康龍華基地。有人說,如果把喬布斯稱為「蘋果之父」,那麼郭台銘是當之無愧的「蘋果之母」——蘋果手機從2007 年面世以來,總共賣出了20 億部,有一半是富士康代工生產的。

中興事件啟示錄: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

富士康科技集團總裁郭台銘

雖然頭頂光環,但是郭台銘的代工廠卻生存於產業鏈最低端,利潤極為微薄。生產一台零售價499 美元的蘋果平板電腦,富士康僅拿到11.2 美元的代工費。

「代工」,就是為跨國大企業打工,按人家的設計,用人家的技術製造產品,然後貼上人家的品牌。由於跨國公司控制著產業鏈條的關鍵環節,代工者能賺取的大多數只有人力成本差。富士康,濃縮了代工者的酸甜苦辣和成敗得失。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以外向型為主導的勞力密集型代工企業一路「高歌猛進」,扮演著主力軍和突擊隊的角色,為解決數億人的就業和擴大出口等問題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歷史上的貢獻,並不能掩蓋其自身存在的缺陷。雖然經濟的總量與日俱增,但是倚重勞力力成本的發展方式卻轉型艱難。

「規模經常世界第一、利潤總是薄得像紙」,成為轉型時期代工企業面臨的尷尬處境。縱然竭力縮減員工成本,代工者的利潤仍呈下降趨勢。如果企業的業績始終建立在員工超負荷的勞力上,企業的生命力和競爭力將貶損殆盡,發展也會難以持續。

「代工之王」並不喜歡外界給自己貼上的這個標籤,富士康近年來一直力圖轉型再造。例如,收購諾基亞手機業務部分資產,吞並全球頂級顯示面板製造商夏普,投資滴滴出行和自動駕駛汽車創業公司,試圖收購東芝晶片業務等。生產自主品牌產品也是富士康多元化策略的重要一部分。

中興事件啟示錄: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

蘋果CEO 蒂姆·庫克在富士康鄭州科技園工廠的iPhone 生產線

2018 年初,富士康工業互聯網決定在國內A 股IPO 的前夕,郭台銘在股東會上明確表示,「鴻海不只是個代工廠,將從硬件轉型成軟件公司」。

富士康的轉型,預示著「代工之王」要在全球產業分工中尋求更大的話語權。這是全球產業體系的本質所決定的,體現了一個成功企業家對市場趨勢的精準判斷。

相互依存,是工業社會與信息社會的最大特點。原材料、設計加工、市場銷售等上下遊各環節都是分工合作,互相依存的。這樣的「依存」,如果我們身處一個理想化的全球市場,或許不是什麼問題。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全球化不可逆轉,高技術產業的國際合作早就是一種常態。各國在產業鏈條上互相分工,各取所需,普遍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但在實際運行的全球市場中,先發者往往占據了產業分工的高附加值部分,也就是「活少錢多」的那部分,占據壟斷地位的企業更是會動用一切手段阻止後來者「分一杯羹」。這時候,對核心技術、設備甚至市場的「依賴」,就很容易成為後來者的軟肋。

如果全球市場還會受到霸權主義的干擾,那麼,這種缺少話語權的「依賴」,就容易成為一個國家的軟肋。

美國再度制裁中興的消息傳來,中國IT 行業突然感到寒意襲人,一些骨幹企業的負責人惜字如金,不願在媒體上發聲。他們私下解釋,自己企業的產品和技術都與美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如果美國執意採取定向打擊,企業肯定要蒙受損失,希望能盡量低調,多做少說,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定向打擊」一時間成為中國IT 行業聞之色變的詞語。

「刺眼」的差距

2018 年4 月18 日晚,中興事件後不久,北京中關村舉辦了一場特別論壇。論壇的主題單刀直入,說出了許多人心底的困惑和擔憂——「生存還是死亡,面對禁‘芯’,中國高技術產業怎麼辦?」

在這個論壇上,主持人展示了一張看起來有些「刺眼」的圖:根據一份分析報告,在計算機系統、通用電子系統、通信設備、記憶體設備和顯示及視頻系統等多個領域中,國產晶片占有率為0。

雖然這份分析報告對國產晶片的空白有「誇大」嫌疑,但是大陸晶片產業鏈在多個關鍵環節中存在不足,是業內的一個廣泛共識。

如果用產業鏈條來為晶片分類,我們可以更精確地看出中國「芯」的差距。

晶片從產業鏈條劃分,可分為設計工具、指令集體系、晶片設計、製造設備、晶圓代工、封裝測試6 個主要環節。業內多位專家分析:總體來看,在晶圓代工、封裝測試等技術要求相對不高的環節中,大陸大陸企業如果路線得當,憑借勞力力優勢,有望用3—5 年的時間趕上世界先進水平;但在指令集、設計等技術壁壘較高的環節中,大陸基礎非常薄弱,與國外領先的晶片企業存在10 年以上差距。

中興事件啟示錄: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

2017 年中國核心集成電路的國產晶片占有率

以晶片設計環節為例,雖然處理器部分有海思、展訊初步做到了突圍,但多偏向於手機終端領域。在個人電腦、服務器等應用領域,大陸企業仍不具備話語權。目前知識產權模塊仍依賴ARM 等國際巨頭,設計端使用的軟件工具完全靠Synopsys、 Cadence、 Mentor 等國外廠商提供授權。賽迪研究院的有關報告顯示,中國大陸的晶片設計公司仍局限在特種領域、農業發展等小眾細分領域。

以晶圓代工為例,大陸大陸與世界先進水平差距2—3 代,落後5 年左右。產能最大的自主晶片代工廠中芯國際,此前其最高工藝為28 奈米。2018 年8 月,中芯國際宣布14 奈米制程研發成功。而台積電在2011 年底就推出了28 奈米工藝,目前正在主攻7 奈米工藝。在美國的幾大晶片巨頭中,除英特爾自產,高通、博通和英偉達大多在台積電流片(像流水線一樣通過一系列工藝步驟製造晶片)。大陸自主設計的大多數商業晶片,如華為海思麒麟系列,也是在台積電流片。

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數據顯示,2017 年中國大陸共有集成電路晶片設計企業約1380 家,普遍規模較小、研發實力較弱。在全球排名前20 的半導體廠商中,沒有中國大陸企業的身影。

關鍵環節空白,還呈現出以下幾個特點。

3

產業鏈上遊有大量「隱形冠軍」,一旦斷供就能讓下遊停工。

例如,晶片設計需要一種關鍵的集成電路輔助軟件,基本被美國Synopsys、Cadence 這兩家「小公司」壟斷。此次中興事件後,Cadence 一度對中興封鎖。此外,高端電子材料國產率明顯不足。國外企業在矽晶圓、光罩、光刻膠、陶瓷板、焊線等多種重要材料上占據大多數市場份額,假如很小一家「隱形冠軍」企業斷供,就能讓大陸很長一段產業鏈停工。

4

缺少「撒手鐧」,無法用對等威懾達到平衡。

晶片產業涉及的電子元器件成百上千種,少了一種,產品就造不出來。中國電子學會國際合作部主任王桓表示,即便是美國也無法占領所有門類,而要依托國際分工。但國際巨頭之間通常持有交叉專利許可,「你有壓箱寶,我也有獨門絕技」,相互制約、相互離不開。像這樣在晶片技術上有一定壟斷優勢的企業以及「撒手鐧」產品,中國目前還非常缺少。

以上內容選摘自《「芯」想事成:中國晶片產業的博弈與突圍》,2018年8月出版。

中興事件啟示錄: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

書名:《「芯」想事成:中國晶片產業的博弈與突圍》

作者:陳芳 董瑞豐

出版時間:2018-8

本書以國家通訊社記者的專業視角,將太平洋彼岸「一劍封喉」的制裁事件,還原到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長周期和多國在高技術領域激烈博弈的坐標系上,深刻、主動、客觀地再現中國創 新髮展的艱難歷程與艱苦卓絕的努力,多維度解讀中國晶片困境,不僅是對晶片之路道阻且長的冷靜評判和剖析,更是對創 新髮展規律的總結提煉與再認識。本書主要分析中美貿易摩擦的實質,研判晶片被「卡脖子」的風險,透過集成電路的世紀變遷,對比晶片在美、日、韓等國的崛起之路,追溯中國晶片產業從無到有的發展歷程,填補晶片技術與公眾認知之間的鴻溝,前瞻中國「芯」如何突圍。

中興事件啟示錄:中國IT行業會癱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