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近年來,安防行業得到一致的看法,在人工智能產業不斷發下,「安防+AI」被視為具發展潛力的產業,但對於傳統行業企業而言,經歷了高清、網路的重大變革後,市場的集中度已經走向新的高度,更多的產業價值是來自「血淋淋」的競爭壓縮,更多的企業翹首企足地期待智能安防時代的到來,除了技術之外,更多是對產業良性發展的期待

但要打破當前格局,樹立行業新的秩序,面臨的阻力一點都不小,技術能變革產業,但卻無法真正讓產業發展軌道如人所願,「決定世界未來的不是技術,而是技術背後的人、理想和價值體系。」簡單地說,要改變目前的困局,除了技術,仍需新的理念或價值觀。

在2018年3月,華為對外提出「軟件定義,重構安防新視界」的決心,如同在安防產業平靜的湖面投入一枚重磅炸彈,帶給行業全新的視頻監控理念衝擊。事隔半年,華為在廣州安防新品交流會上,已經做到將這些理念轉化為產品。在這次活動上,a&s專訪了華為視頻產品線總裁石冀琳女士,圍繞智能時代華為的戰略布局及對產業生態的發展,石冀琳女士分享了全新的看法。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將軟件定義錄影機理念變成現實」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距離青島發布軟件定義錄影機已經過去將近半年時間,請您談談今天發布會的重點?  

石冀琳:今年3月份我們提出了軟件定義錄影機的概念,這是基於我們對安防行業的理解,對智能監控解決方案做出的全面闡釋。今天的發布會更多的是將之前的一些理念變成現實——將軟件定義錄影機、視頻雲解決方案進行產品化。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這次發布的產品有哪些特色?  

石冀琳:以手機的發展歷程為例,它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功能手機,第二個階段是以蘋果為代表的智慧型手機。前者主要做到一些簡單功能,比如電話、簡訊,但卻很難支持靈活的應用。後者擁有自身的操作系統,並支持靈活多樣的軟件,讓手機跟電腦一樣能不斷迭代更新。回顧安防市場的發展歷程,兩者擁有驚人的相似度。

從模擬到IP時代,錄影機雖然支持更多的網路級應用,解決了聯網問題,但在智能化的命題中,卻無法交出好的答卷。尤其是在軟件的可定義上、在功能的持續迭代上、面向多場景需求仍無法通過IP錄影機得以滿足。因此,華為參考手機的發展歷程,嘗試技術的創新與變革——將錄影機當成一台電腦,讓它擁有自己的操作系統,讓更多的軟件應用在它之上,做到軟件按需定義,即賦予其不斷演進的生命力和持續根據場景不斷優化的能力,使錄影機不再是傳統的沒有感知生命力的網路產品

各行各業都擁有自己的行業特徵,但是技術驅動所帶來的變革與創新是相似的,因此我們把這樣的變革從個人市場引入到行業市場,從家用市場引入到安防市場,軟件定義錄影機的理念就是這樣誕生的。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輕量雲的核心理念便是把「高高在上」的智能功能可以按需分配到邊緣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現在許多安防企業都在講雲,可以給我們介紹下,華為輕量雲的特點嗎?  

石冀琳:當前所講的雲主要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基礎設施的雲化,第二類是應用的雲化。華為的視頻雲,是我們基於安防業務理解的產物,是更偏重軟件的。華為認為未來安防的應用需要更多的系統能力來支撐,過去這種能力依托於某類專用硬件,但是在未來它應該與軟件定義錄影機一樣,是一個開放的生態系統,可以讓客戶根據需要不斷升級軟件,因此華為做視頻雲,無論是中心雲還是輕量雲,我們都更看重能夠幫行業客戶做到各種業務需求的應用、軟件的持續生命力。

業界也有一些廠商在談雲,目前更多指的是基礎設施雲化,即用戶買的設備可以組成資源池,雖然這是雲的一個基本屬性,但還不是雲化最精髓的地方。雲化的核心是基於通用的硬件、可共享的資源,通過軟硬件解耦的靈活架構,做到軟件生命力的長久和可持續。眾所皆知,通用硬件的生命周期都很短,它跟傳統的電信級硬件不太一樣,後者生命周期大概是8-10年,但IT硬件它的生命周期一般是「2+n」年,例如兩年的銷售期,後面跟著有1-2年的服務期,然後產品便會快速迭代到下一代硬件。在這樣的狀態下,如果軟件的生命周期跟硬件綁定,那麼每隔2-3年出現新的產品就需要不斷去重復建設。因此華為做視頻雲是希望軟件的生命周期不再依賴硬件的變化,做到軟硬件同時在線迭代。如果硬件的生命周期結束,更新硬件即可,軟件仍然可以保持獨立的生存和發展,這是華為做視頻雲的設計理念。

除此之外,在視頻雲之上,我們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理解,想跟業界去分享或者論證——在任何一個行業,用戶都希望在業務發生的地方進行業務閉環,無論園區、交通還是公共安全場景,許多業務都發生在各個區縣的派出所甚至更小的功能單元,因此我們輕量雲的核心理念便是把「高高在上」的智能功能按需分配到邊緣,幫助基層的業務單位快速做到業務閉環

雲化架構的關鍵是做到業務的統一控制和管理,而雲計算這個概念出來之後,同時衍生了新的重要理論——分布式計算,我們的邊緣智能就是利用雲集中控制分布式計算的架構,將智能不斷推送到邊緣,從而讓最終用戶可以靈活地使用各種智能能力,而不是像傳統那樣,需要通過網路傳輸,相關的互聯互通才能享受到。

我們把雲的這種靈活、彈性的能力引入到視頻監控領域,希望通過輕量雲這個載體真正把智能部署到所有用戶業務發生的地方,做到業務分布式處理和快速閉環。這與經營商市場的成熟概念很相似,在經營商市場我們稱為MEC(多接入邊緣計算),它同樣適用於安防行業。

軟件定義錄影機、「輕量雲」與「中心雲」組成了華為完整的視頻監控解決方案,讓智能從中心到邊緣,做到智能無處不在。雖然智能應用到邊緣,業務分散處理,完成就地閉環,但系統的管理和控制仍然集中在中心雲,因此整個系統的管理非常靈活,也就是我們說的「形散而神不散」。

「賦予錄影機新的生命,賦予安防產業新的思維」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華為當前已經將這些成熟的應用導入到安防領域,是否可以理解為華為正在布局從前端錄影機到後端服務器,整個系統架構形成完整的一套解決方案,讓軟件產品相互匹配以及解耦,做到錄影機與智慧型手機一樣,支持多樣的APP應用? 

石冀琳:對,軟件定義錄影機具有獨立的操作系統、統一的業務管理框架,是承載著雲化架構的一朵「小微雲」,支持基於不同的算法做到不同的應用,這也證明華為生態開放的必然性。未來智能會不斷向前端發展,而智能錄影機充當著非常重要的角色。華為錄影機本身支持多種視頻解析、處理能力,加上輕量雲產品,能夠幫助最終用戶快速完成業務部署,同時通過上層中心雲進行業務集中管理和調度,跨區域與跨站點的業務協同。

總體而言,我們的解決方案有三層結構,每一層結構以通用雲化技術(關鍵在於軟件雲化能力,彈性伸縮、分布式處理)讓軟件依托於基礎設施的雲化,進行資源共享,做到更好的調度以及在線的持續迭代。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對於合作夥伴而言,新的選擇能更有效保證他們的利益,但對於傳統安防集成商或者合作夥伴而言,接入的技術或者消化理解的難度高嗎?

石冀琳智能時代的最核心特點一是AI技術的運用,二是雲化技術的普及,這是我們定義新智能時代的兩個標誌性技術。這兩個技術本身有一定的複雜度,但最終目標是將複雜的處理過程在內部完成,呈現給用戶靈活、簡化的界面,因此一套好的智能時代的解決方案,它的特點必然是易於最終用戶操作的。因此在技術做到的過程,可能合作夥伴會感受到更有挑戰,但其實總體的技術要求是在下降的,雲化可以讓業務呈現更加靈活與便捷,它本身在應用上便更具有彈性。

舉個例子,過去的錄影機只能完成某種功能,如果再需要另外的能力,用戶需要重新去部署、安裝、調試,但是現在我們的軟件定義錄影機,只需遠程加載所需的軟件或者算法,根據實際場景調整下參數指標便可以滿足。甚至在將來的某些場景解決方案中,軟件可以根據環境變化做到自適應,讓產品真正被賦予生命力。因此對於合作夥伴而言,產品的遠程升級和管理,它的工程難度是降低的。

目前行業最大的問題是錄影機沒有「生命」,當場景發生變化,例如道路的交通規劃或者其他工程的實施,導致錄影機位置被改變,它便會失去之前的作用。但當錄影機被賦予生命之後,錄影機的位置、工作狀態等信息都可以進行動態監控,同時可以通過軟件升級的方式應對新的需求,這其實是變相釋放產業工程的壓力,賦予了產業新的思維。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通過軟件定義錄影機,延長了產品的生命周期,這樣用戶是否能在硬件投入方面節省成本?這與傳統安防廠商的市場邏輯有點相悖,華為是如何看待的?  

石冀琳:綜合來說是的,華為堅信科技會驅動產業的變革,驅動更高效率以及更好的解決方案的誕生。回顧過往,我們不斷優化與幫助各行各業提升工作效率,或者提高產品與場景的適配度,從這個角度看,市場似乎伴隨著技術的進步在縮小,但從未來看現在,各行各業所需要的智能能力正在不斷應運而生,視頻監控本身便具有非常旺盛的生命力。隨著智能技術不斷成熟,它將會突破傳統公安、交通等應用,參與更多的工業自動化、信息交互,從這個角度而言市場非常大,幫助用戶提升效率的同時也會打開更多應用需求的大門,這是一個良性循環且持續發展的世界。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由一個廠商提供的all in one的解決方案已經面臨挑戰」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未來視頻的應用會非常的廣泛,華為的生態需要不同類型的合作夥伴共同參與,目前生態建設的狀況如何?

石冀琳:無論是華為的軟件定義錄影機還是視頻雲,我們一直在堅持與更多人共建生態。實際上隨著市場新需求的產生,由一個廠商提供的all in one解決方案已經面臨挑戰。在這個階段,市場出現了領先算法廠商、專注行業的應用廠商,這些新角色打破了傳統由一個廠商提供解決方案的局面,同時也在催生各種類型的生態合作夥伴的誕生。華為在做的事情便是進一步通過技術與平台,將這些夥伴更好地連接在一起,讓更多的算法、應用廠商可以被選擇,而不僅僅是傳統的模式。

華為希望做的事情是讓產業擁有一個好的平台,承載我們共同開放合作的夢想。我們自身並不會在意將來是否只有華為才能去做軟件定義錄影機這種事,我們在意的是好的科技是不是真正能夠成為產業升級的驅動力,這個產業是開放的,只有在技術上持續專注、不斷積累的廠商才能真正有所突破。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華為這樣的架構是否適合各種規模的系統? 

石冀琳:都是適合的。比如說我們的輕量雲,它可能不會像中心視頻雲一樣擁有大型智能解析系統,但它可以就近根據業務閉環的需要,進行輕量化的設計,因此它的系統本身就會比中心雲更加輕便。不可能全部都是大系統,因為它還受限於整個部署環境、業務需求的不同,所以它本身是有差異化設計要求的。

「真正站在如何幫助客戶解決痛點的立場上,產業才能持續繁榮」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華為這樣的設計理念是否會對「all in one」模式的廠商形成較大的衝擊?  

石冀琳:應該說一定程度上會有促進作用。在任何一個行業,只有真正站在如何幫助客戶解決痛點的立場上,產業才能持續繁榮。我們之所以認為行業未來是雲化及人工智能的時代,是因為傳統的專用硬件在適應業務發展新需求的時候遇到非常多的困難與挑戰。比如傳統的視頻監控領域,視頻管理和視頻解析是分開設計的,需要不同的硬件、不同的應用,當用戶想把業務在邊緣快速閉環,便需要堆疊更多的專用硬件,而每個專用硬件的軟件與硬件是一一對應,不可改變的。而我們現在無論是軟件和硬件還是算法與軟件,都可以按需進行靈活的應用。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用戶對於軟件定義、輕量雲的接受程度如何?  

石冀琳:這個概念從3月份我們便向客戶、夥伴去分享,很多人都非常感興趣,甚至在我們的產品出來之前,已經在很多地方達成了合作。實際上最終用戶非常期望能夠做到智能化的輕量級解決方案,這點在公安領域尤為突出。目前我們首先做到了讓區域內發生的業務可以在區域快速閉環,後面也會做到其他的授權方式,讓用戶可以調用更多資源為自己服務。

華為視頻雲的最大特點是任何節點上的數據,到中心雲的時候不需要再傳一遍,這與一般廠商所談的雲不一樣,華為的雲強調全局數據的唯一性,例如在某個區域派出所所轄的範圍,這部分數據全局不需要進行拷貝,完全是通行的,用戶在業務處理的時候,可以調用任何一個節點的唯一數據,而一般廠商的雲數據不是統一的,具有不同的算法,系統需要將所有數據提到上一級,才能進行相應的數據對比與碰撞。這也是我們與業界宣傳的雲解決方案在設計上不同的地方。

以上也是我們在經營商市場多年雲化技術的積累逐步適配到安防領域的成果。華為視頻雲是真真正正的「一朵雲」(分布式計算和存儲到相應的業務節點),無論用戶部署在任何位置,它都可以調用。並且它的管理是合一的,數據的控制和管理由一個部門來不斷的分級、分權進行授權。因為數據的全局唯一性,與傳統的數據調用相比,大大節省了存儲與網路的傳輸,也能讓數據的利用價值更高,訓練更加有效,這也是我們「統一數據湖」的理念,我們希望將所有的資源變成一個大的數據湖,無處不在並且相互調用。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在推廣這些新的理念的過程中,是否也會碰到阻力?  

石冀琳任何新的產品或者技術在市場推廣的時候都會面臨著如何與傳統的理念「和平共處」的困難,因此在我們的設計理念上也會考慮到這個問題,例如華為支持傳統錄影機與智能錄影機的混合組網,這是我們非常有特色的方案,其目的是利用當前的現網做更好的業務應用。客戶不可能一下子把之前的投資全部放棄,然而通過混合組網的方式,傳統錄影機可以充當智能錄影機的信號源,讓智能錄影機的算力充分發揮出來,為普通錄影機提供人、車的視頻結構化能力,兼顧客戶歷史投資的保護和智能化的改造。

因此華為也會堅持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通過混合組網,讓智能錄影機與現網充分融合協同,從而降低客戶的技術選擇難題,讓他們傳統的投資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內獲得保護;另一方面我們 新髮布的輕量雲在協議上會跟各種不同廠商的錄影機進行對接,讓最終用戶的組網更簡潔,讓用戶可以根據自身的需求不斷進行迭代,而不是革命式的顛覆,這是我們設計當中很重要的堅持。

「華為的文化骨子里都有‘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全球第一’的沖勁」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2018年已經過了將近四分之三,在這些新的產品與方案得到市場的認可的同時,是否也會拉高你們今年對市場的期許,從而調整戰略?  

石冀琳:華為進入到安防市場,初衷是把華為已有的優勢快速整合成能夠被最終用戶所需要的解決方案。華為希望把散落在各個領域的珍珠串成項鏈,這是我們未來1-2年最核心的挑戰,也是我們的目標。

華為在人工智能與雲化方面都有很多年的積累,在智能的時代中,能為行業提供更高起點的支持,這也是我們進入安防行業的一個原因。

華為的文化骨子里都有「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全球第一」的沖勁,雖然公司內部並沒有強制性的要求,但這些企業文化會讓華為跑得更快。

a&s對話華為:變革傳統安防思維,舊時代的結束還是新紀元的開端?

a&s人們印象中華為進軍安防只是簡單地從通信市場搬運產品到另一個行業,但從華為任總定的產品來講,沒有哪個產品沒有做到全球前三,加上您剛才的分享,是否意味著華為對安防市場的重視程度已經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石冀琳:對的,這個時代已經到了向科技要效益,向科技要戰力的時代,我們看到華為在ICT領域的技術與應用,可以快速遷移到安防行業中來,也讓華為成為行業新的設計參與者。這個行業有許多新的需求,但卻受限於技術的創新能力,需求的釋放度不夠,如果通過我們與合作夥伴的努力,一起去分享創新的成果,從而推動行業的發展,那便達到我們進入這個產業的預期了。

結語

過去30年里,中國安防走過了非常卓越的發展之路,做到了從模擬化到數字化的轉變,也做到了數字化進一步向IT化的轉變。而現在到達智能時代的路口,各行各業迎來了很多新型的智能化技術,它們正改寫著時代。在視頻監控領域,人工智能與雲化技術的出現,也讓不少企業看到了未來行業輪廓。因此在近兩年來,行業充斥著人工智能與雲的概念性產品與方案,但與實驗室的數據相比,現實場景的具體應用存在不少困難,不少業內人士表示AI就如井中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落地充滿無限的挑戰,但究其原因無非有二,一是缺乏技術攻堅的能力,二是缺乏業務場景的深刻理解的積累。

在技術上,如何通過人工智能解決傳統計算問題,如何通過雲化技術做到軟硬件解耦問題;在生態上,如何更細致分工,讓產業中的角色扮演更加專業化,共同嘗到市場蛋糕已經成為行業面臨的關鍵難題。一枝獨秀不是春,華為從ICT領域積累的經驗,正不斷輸送至安防領域,正是這些差異化的技術、文化積淀,讓行業能不斷向前發展。華為作為智能時代最前陣線的代表之一,我們期待華為的發力為安防行業譜寫一段無愧時代的華彩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