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矽谷Live /實地探訪/ 熱點探秘 / 深度探討

大家還記得 2016 年夏天橫空出世,號稱「世界首款移動 AR 遊戲」的《Pokemon Go》嗎?

雖然這款風靡全球的遊戲,在兩個月後淡出媒體關注,但其實直到今天,《Pokemon Go》都活得好得很。據科技媒體 CNET 報導,該遊戲最近總營收突破了 20 億美元大關。僅憑這一款遊戲,其研發公司 Niantic 就賺了個盆滿缽溢。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這家由Google內部孵化而出的公司,毫不滿足於這一款遊戲的成功,正在著手做到更為雄心勃勃的目標。緊跟科技動向的小探,於最近專訪了 Niantic 公司的首席科學家張寒松博士,他在矽谷華人圈內赫赫有名:不僅曾在數家獨角獸公司擔任創始人和高管;而且自己創業也很成功,Google、微軟、英特爾和 AMD 都是其公司客戶;更神奇的是,身為理工科生,卻還擔任中國美術學院的客座教授。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張寒松不僅向小探分享了他對遊戲行業的未來趨勢展望,也詳細講述了他的事業發展路徑和心得,雖然外人看起來像是「開了掛」,他卻認為:其實成功是有明晰可踐行的路線的。

張寒松本科就讀於西安交通大學計算機專業,碩士畢業於中科院,隨後赴美讀博,師從圖靈獎得主 Fred Brooks,只花了三年時間就拿到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的博士學位。小探周圍一群同學都苦苦掙扎六年了還沒博士畢業呢,張博士卻謙虛地說:「我其實就是運氣好,短時間內就找準了研究的課題」。他的博士課題,是關於計算機圖形學的「消隱」問題的。

什麼是「消隱」?當我們觀察空間任何一個不透明的物體時,只能看到該物體朝向我們的那些表面,其餘的表面由於被物體所遮擋我們看不到。如果把可見的和不可見的線都畫出來,對視覺會造成多義性。消隱算法,是使用計算機生成立體三維圖像和環境時,一塊極為重要的研究內容。

張寒松此後的工作經歷,都和他的博士研究課題緊密相關,卻又在此基礎上向外擴散;此外,在讀博期間,因為廣泛的興趣愛好,他結識了一眾好友,network或者「朋友圈」,在他的擇業和創業經歷中有著很重要的影響。

AR:首先理解現實,才能擴展現實

正如前面所說,Niantic 推出了轟動全球的《Pokemon Go》,但其實,Niantic 真正想做的,其實是一個遊戲平台。比如該公司即將推出的下一款遊戲是「Harry Potter:Wizard Unite」,遊戲本身的客戶端和內容、建模等是由華納兄弟旗下的工作室完成,而 Niantic 則提供開發環境,為這款移動端 AR 遊戲做技術支持等。

從2017年 10 月起,張寒松加入 Niantic,擔任首席科學家,主管 Niantic 的 AR 開發技術,該職位的主要職責是引領和主導公司技術發展方向和趨勢。身處 AR 前沿的張寒松告訴密探,人們常常把 AR 和 VR 相提並論,但 AR 其實和 AI 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我們知道,AR 技術的目標是在螢幕上把虛擬物體套在現實世界並進行互動。然而當下的 AR 遊戲並不足夠吸引人,關鍵原因在於:虛擬物體和現實世界無法進行有意義的互動。很多人看到蘋果發布會上演示的 AR 槍戰遊戲,覺得索然無味,就是因為雖然你玩遊戲的時候能在手機螢幕上看到現實中的桌子,但遊戲本身和桌子無關,它完全可以在其它背景乃至虛擬背景中進行。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而張寒松認為,下一個階段的 AR 技術,關鍵是對「R」(Reality)的做到,即計算機能「理解現實」,比如下圖中,它能「意識」到拍攝的現實場景包括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那麼一個虛擬物品「花瓶」,就應該放在桌子上,皮卡丘可以站在椅子上,並且體型要和椅子相吻合;又比如,計算機能「理解」牆壁上某一塊地方是窗戶,這樣在一款僵屍遊戲中,僵屍會從窗戶中進來而不是直接遁牆而過,這才是有意義的和現實互動的方式。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這里面涉及到的計算機視覺和機器學習技術,都屬於「理解現實」。理解現實,才能擴展現實;缺少理解,就無法進行深層次的擴展。

目前 AR 技術的研究,已經基本到了「理解現實」這麼一個層次,移動端 AR 遊戲也是遊戲行業中一個潛在的風口,而它若能飛躍,那麼就應該是基於對現實的理解。

如何建立 Network?

很多來美國學習並希望留下工作的中國留學生,往往對美國文化極為強調的「networking」感到很棘手。在國外交朋友和「建立人脈網路」,看起來是項非常艱巨的挑戰。

但是,作為早在兩千年初赴美的中國留學生,張寒松坦言:自己並沒有感受過太多異國他鄉求學求職和交朋友的艱難。因為好奇心強烈愛好廣泛,他在求學期間就和很多人聊得來並成為好友。此外他認為:美國的科技圈是一個比較客觀、公平的地方,只要你確實「有兩把刷子」,自身能力出眾,就能獲得很多人的敬佩,自然而然就有了自己的人脈圈(network)。

以他自己為例,他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叫做 Silicon Graphics 的公司,是受到該公司一位管理者邀請;後來這位高管創立了一家公司 Intrinsic Graphics,因為一直欣賞張寒松的能力,就力邀他的加入,隨後他去了這家公司,擔任圖形架構師。

在 Intrinsic Graphics,張寒松負責 Scene Graphic System(場景圖形系統)的設計和應用,並申請了兩項專利。這是 Intrinsic Graphics 的核心技術,並且直到今天也仍然是業內最為領先的架構系統。Intrinsic Graphics 其後被收購,現在屬於 EA 即藝電公司所有;而 Scene Graphic System 已被用於數十款遊戲當中,還有Google地球(Google Earth)。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接下來,又因為「老東家」 Silicon Graphics 一位創始人的邀請,張寒松再次回到這家公司擔任高級技術主管,此後的職業生涯便開始擔任管理職務。

此後,張寒松受邀去 Roblox 擔任技術副總裁,成為該公司的第五名員工,現在 Roblox 員工已經有數百人之多。該公司主打的是一款由用戶自己設計和生產遊戲的 UGC 平台 Roblox,和《Minecraft》玩法有相似之處。張寒松任職期間,該平台技術由其一手主管。目前平台月活用戶已經超過 7000 萬,估值超過 25 億美元,是一家廣為人知且備受關注的遊戲領域獨角獸公司。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要找到所從事工作的核心亮點

「不論年齡和行業,都要找公司里核心亮點的業務部門崗位,尤其工程師更該如此。」

談到從大公司到 startup ,再到獨角獸的工作經歷,張寒松深有感觸。在科技公司從事價值鏈末端工作,和從事核心技術的開發,最終結果可能大相徑庭。

張寒松以自己為例表示,無論是幾個人的 startup 還是獨角獸,他都從事或負責公司最核心的技術研發,這給他帶來很多技術之外的價值,也直接促成了他的創業選擇。處於核心業務部門能讓人保持更強的競爭力,成為市場上的搶手人才。還有一個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前者從普通員工到 CEO 可能隔著十個層級節點,後者可能只有三個,後者會讓你的事業起步點更高。

早在 2008 年,他就創辦了 ScalableVision 並擔任公司 CEO 和董事長。這是一家用於高級視覺計算,計算機視覺和Web技術的研究實驗室,至今仍在運轉,並且為世界著名的技術公司提供服務,包括Google、微軟、英特爾和AMD,以及諸多創業公司。

張寒松透露,開這個公司屬於「不得不開」,因為有兩個項目同時找上門來需要他提供服務,其中一個是Google,另一個則是為軍方提供飛行模擬服務。客戶的來源,正是朋友和認識的人推薦介紹。

而另外一次擔任「聯合創始人」的經歷,則是一家由洛克希德·馬丁拆分出來的公司 Wearality Company。洛克希德·馬丁的 CIO(Chief Innovation Officer)找到他,和Google地圖的 CTO Michael Jones,三人本來就是朋友,於是一拍即合,張寒松成為 Wearality Company 的聯合創始人。該公司希望尋求 VR 技術的商業應用,雖然隨著 VR 的風口退卻,這次商業化不算成功,但張寒松希望強調的是,「從事核心技術」,加上「自己有貨」帶來的好人緣,會給你提供很多拓展事業的機會。

保持對其它領域的好奇心

從 2017 年 8 月份起,張寒鬆開始在中國美術學院擔任客座教授,在其國際研究生項目(學生全部為外籍人士)教授「數字生成藝術」,並且在學期末由學生打分的課程評比中拿到第一名。

此前毫無任教經驗,又是一名具有理工背景的工程師,為什麼突然成為國內最權威的美術學院之一的客座教授?還受到學生廣泛好評的?

張寒松說,其實這都是因為他自己的「好奇心」。拿到這個職位,是因為他對一位在舊金山美術學院任教的朋友最近做的工作非常好奇,聊起來發現:很多藝術作品想要做到的目標,完全可以用計算機視覺技術做到,比如一滴墨水滴入清水中的擴散過程,能通過計算做到和現實過程極為接近,並且可控。

聊得開心了,倆人就合作了「水墨交互」系列作品,並進入一系列在中國舉辦的國際藝術畫展。展覽從上海美術館到中國美術學院,張寒松認識了很多藝術圈的朋友。後來,國美對這次展覽的作品印象深刻,便邀請他來擔任客座教授。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在上課過程中,張寒松結合自己在計算機視覺領域的前沿研究成果,和對哲學、藝術的觀察思考,給學生帶來了很多視野和思考方式的啟發,因此課程大受好評。

他自己認為:保持對其他領域的人事物的好奇心和溝通欲望,有助於讓自己始終保持對新技術的學習和探索能力,防止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目光逐漸狹隘;此外,還能幫助你拓展新的事業領域。

小探本人極為期待 Niantic 接下來推出的「哈利波特」 AR 遊戲,看看 AR 技術是否真能在「理解現實」方面做出重要突破,以及這會給遊戲行業帶來什麼新的亮點和風口。

而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如果有志於在美國科技圈發展,那麼小探再幫你總結一下採訪張寒松博士後的心得:第一,無論去什麼公司,一定要找到這家公司的核心亮點,並爭取進入核心部門工作;第二,朋友和人脈對事業發展至關重要,而人脈的建立和維護,根本上取決於自己的實力和能力;最後,要在本職工作外培養其它興趣,關鍵是保持對其它領域的好奇心和求知欲,這往往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事業機遇。


推薦閱讀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

區塊鏈報告|腦機接口報告

矽谷人工智能|史丹佛校長

衛哲|姚勁波|胡海泉

垂直種植|無人車

王者榮耀|返老還童


從三年博士畢業到兩家獨角獸高管,這個華人留學生如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