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的故事:人工智能開始協助小說家寫作了






電腦的故事:人工智能開始協助小說家寫作了

電腦的故事:人工智能開始協助小說家寫作了

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羅賓·斯隆的新小說有一位合作者:電腦。

一般人認為,小說家是一個獨自在房間里掙扎的人,靠的只不過是自己的決心和靈感,但這個想法很快就會過時了。斯隆先生正在自制軟件的幫助下撰寫他的書,通過按Tab鍵來完成他的句子。

將「小說家」添加到人工智能將會替代的工作列表中,可能為時尚早。但如果你看斯隆先生的工作,很快就會發現程序正處於重新定義創造力的邊緣。

斯隆先生因首次發表《半影先生的24小時書店》而獲得好評,他撰寫一些文本片段,然後將其作為信息發給自己,最後組合起來進行更長篇幅的創作。他的新小說,仍然沒有起標題,描寫的是在不久將來的加利福尼亞州,大自然的復蘇。有一天,作者寫了這樣一句話:「野牛回來了。牧群長50英里。」

在他這個工業園區雜亂無章的辦公室里,他現在正在擴展這個細長的概念。他寫道:「野牛聚集在峽谷周圍。…」 接下來寫什麼呢?他點擊了tab鍵。計算機發出了一些噪音,分析了最後的幾句話,並加上「在光禿禿的天空下」這句話。

斯隆先生喜歡它。「這太棒了,」他說。「我自己會寫’光禿禿的天空’嗎?也許,也許不是。」

他繼續寫道:野牛已經來回旅行了兩年。 …… Tab。計算機建議「在城市的大部分範圍之內。」

「這不是我想的,但它很有意思,」作家說。「有趣的語言剛剛彈出,我馬上覺得,’對了!’」

他的軟件並沒有像人工智能技術那樣宏偉。它是一種機器學習,幫助促進和擴展自己的語言和想像力。在某種程度上,它只是幫助他做了初學者一直以來所做的事情-讓自己沉浸在想要效仿的作家的作品中。例如,亨特·湯普森(Hunter Thompson)努力模仿弗·司各特·菲茨傑拉德(F. ScottFitzgerald)的寫作風格,所以他以多次重寫《了不起的蓋茨比》,以此作為做到目標的捷徑。

電腦的故事:人工智能開始協助小說家寫作了

畢竟作家也是讀者。斯隆先生說:「多年來,我已經閱讀了不計其數的書籍和文字,這些書籍和文字全都進入我的大腦,並以未知和不可預知的方式混合在一起,然後就出現了某些靈感。」「輸出只是能是輸入的一種函數。」

但輸入可以在某些方向上進行推動。四分之一世紀以前,一位名叫斯科特·弗倫希的電子監視顧問使用超動力的Mac來模仿傑奎琳·蘇珊(Jacqueline Susann)性感的故事。他的做法與斯隆先生不同。弗倫希先生寫了數千條計算機編碼規則,這些規則表明蘇珊女士的作品中某些特徵類型可能會合理地相互作用。

弗倫希先生和他的Mac花了八年時間才完成這個故事-他本來可能他可以自己一個人一年內完成這個故事。《就這一次》(「Just This Once」)商業出版了,本身就是一項重大成就,盡管它沒有像蘇珊女士的《迷魂谷》那樣進入暢銷書榜單。

作為一個改造者和實驗者,斯隆先生開始走上了計算機輔助創作的道路,其動力僅僅是「基本的,討厭的好奇心」。許多其他人也一直在嘗試由人工智能創作小說。

Botnik工作室使用預測性文本程序製作了四頁相當瘋狂的哈利波特粉絲小說,其中包括以下幾行文字:「他看了到哈利,並立即開始吃赫敏的家人。」在更正式的層面,阿里巴巴集團——這一中國的電子商務公司,1月份表示,其軟件首次在全球閱讀理解測試中表現優於人類。 如果機器可以閱讀,那麼他們也可以寫。

斯隆先生想親眼看看。他從網上的文本數據庫獲得了一些的文章:來源於Galaxy和If,這是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的兩本科幻雜誌。經過反復試驗,該程序得出了一句令他印象深刻的句子:「緩慢的拖船穿過翡翠港。」

斯隆先生說:「這句話會讓你想回答,’告訴我更多吧’。」

然而,那些原始雜誌太過限制,充滿了陳詞濫調和刻板的印象。所以斯隆先生用他稱之為「加州語料庫」的方式擴充了語料,其中包括約翰·斯坦貝克,達希爾·哈米特,瓊·狄迪昂,菲利普·狄克等人的小說的電子版。約翰尼·卡什的詩;矽谷的口述歷史;舊的電報文章;加州魚類和野生動物部的魚類公報,以及更多。「文章是一直在增長和變化的,」他說。

與十五年前的弗倫希先生不同,斯隆先生可能不會將他的計算機合作者用作成品書的賣點。A.I.在小說創作中只是一個電腦的角色,這意味著大部分故事都將是他自己的靈感。雖然他沒有將軟件商業化的衝動,但他對這種可能性很感興趣。像約翰·格里森姆和史蒂芬·金這樣的出版者可以相對容易地推出一種市場活動——授權粉絲們利用他們的許多出版作品來仿制寫作。

電腦的故事:人工智能開始協助小說家寫作了

至於更遙遠的前景,另一位舊金山灣區的科幻作家很久以前就預料到小說家會把寫作轉交給一個叫「wordmills」的計算機。在1961年出版的弗里茨·萊伯的「TheSilver Eggheads」中,人類的「小說家」「把時間花在改進機器和自己的聲譽上。當他們試圖脫離「wordmills」時,他們發現自己已經忘記了如何寫作。

斯隆先生寫完了他的那一段:

「野牛的隊伍綿延了五十英里,在並不涼爽的陽光下,它們聚集在光禿禿的天空下,峽谷的周圍。它們一直在這個城市的大部分範圍內,來回徘徊了兩年。它們包圍了最外面的郊區,咕嚕咕嚕地叫著,然後再次回到起點,一個被摧毀的循環,現在已經重建了。」

「我喜歡它,但它仍然是初始的,」作家說。「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將使它看起來像一個世紀前的晶體管收音機。」


作者:DAVID STREITFELD

時間:2018.10.19

翻譯:迥譯

電腦的故事:人工智能開始協助小說家寫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