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的故事






手機是大家喜愛的東西,無論男女老少。正因為如此,才引發了無數的悲喜故事。

小A今年上初三了,比初二的時候努力多了,月考成績也比以前有了大幅度的進步,他可高興了,家長也很高興,可是這一高興引發了手機大戰——母子手機戰。

媽媽說:到周末就要先寫作業,寫完作業才能看手機,這樣一來,小A回到家,不管對錯,不管會不會,忙著趕作業,不如說趕著早點拿到一周沒玩的手機,幾周過來都是這樣,作業寫得像飛的,書寫極潦草,錯的更不用說了,起不到復習鞏固的作用。還好這時候,媽媽看到了作業寫完了,孩子拿到手機了。

後來,老師檢查作業反饋情況,媽媽下了狠心,不再給孩子手機,理由是沒好好寫作業,孩子看不到一點希望了,就與媽媽理論上了,不依不饒地要手機,媽媽更是一肚子的苦啊,母子兩就吵吵起來,誰也不理誰,甚至媽媽都哭啦,可是孩子照樣拿走手機,玩自己的。

不談手機母慈子孝,一談手機雞飛狗跳。

一個月吵了三回……

這樣的故事,發生在不少的家庭:媽媽極負責地把學校搬回家,越界了媽媽的身份,做起了老師,道理比老師講的多,作業比老師布置的多,做不完不許玩手機。孩子就不依不饒地哭鬧,只為了手機。最後媽媽和兒子每周都重復這個可悲的故事。這麼痛苦的事情,媽媽和兒子都沒進行過反思:為什麼這樣的矛盾一直以這種模式存在?我只想說:重復舊的做法只會得到舊的結果。

手機看似是矛盾的焦點,其實它只是個道具,映射了媽媽操控孩子的欲望和孩子不受控制的反抗。在這個過程中媽媽好委屈,孩子也好苦惱。其實這個故事的節點在於:媽媽和兒子沒進行有效溝通,只是互相自我地指責。媽媽想幫兒子管理自己,拿手機做籌碼,把學上好,才給手機。兒子想有個人的主見,拿手機做象徵,拿到手機就等於戰勝了媽媽。

手機僅是個故事。

故事告訴我們的是:做好自己的角色、不越界,就不會有煩惱。溝通有效比有道理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