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太大意,把手機忘在了家里…






我很鬱悶,剛睡醒就被眼前這個女人一頓爆揍。

原因是她嫌棄我不認識她。

可我真的不認識她。

她爹叼著一桿旱煙,冷冷的望著我:「想不起來,給你看病的四十萬也別想抵賴,明天就跟我出去幹活去!」

女人剛剛給我看了很多東西:結婚證,戶口本,還有我們旅行的相冊……

結婚證上,她長髮飄飄,笑靨如花,而我笑的也很開心。

我照照鏡子,女人是她,男人是我沒錯!

可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仿佛遺漏了一些東西!

回頭看了看女人,只見她坐在沙發上,身穿深黑色的OL套裙,光潔的小腿在白熾燈下閃爍著炙熱的光芒,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根女子香煙,煙霧繚繞中,她目光如炬,絕美的臉上寫滿了失望。

說真的,我有些怕她,剛才她已經在我心里烙下了陰影。

她下手可狠了,差點沒把我打殘……不知道為什麼她對我有那麼大的火氣!

她爹用煙桿敲了敲我的頭,對我說:「既然醒了,也算好事……還是那句話,明天就給我去幹活……不把欠我的錢還上,別想出這個家門……」

房門被關上。

女人朝我招招手。

我膽怯的望著她,心想難道她還要打我?

女主見我露出膽怯的模樣,氣的一跺腳,直接將她手里的香煙甩到我的臉上:「劉樺,過來,你怕什麼?」

「哦,好的!」

我走過去,看到她坐的沙發旁邊有一個位置,猶豫著要不要坐上去。

女人更氣惱了,她一把抓住我的領子,將我拽到了座位上。

緊挨著她坐下,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夾雜著巧克力香煙的味道便撲鼻而來。

真好聞……我不敢看她,只是偷偷的用鼻子嗅著。

「抬頭!」她冰冷的道。

我應了一聲,她便抓著我的頭髮將我的腦袋拽了起來:「我叫你抬頭……」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英氣逼人的臉頰,只見她面如美玉,眉若遠山,目似明星,俏麗的臉上帶著一分失望一分期盼,剩下的八分,全是恨鐵不成鋼的火氣。

她壓抑著自己的火氣,把她的俏臉湊的更近了:「你好好看看,還記得我嗎?」

一股香熱的氣體噴在我的臉上,異樣的感覺讓我滿臉通紅,我張張嘴,不敢和她對視:「不記得了!」

「那你聞聞!」她突然做了一個讓我目瞪口呆的動作。

只見她把我的頭強行按到了她的身上。

「劉樺,聞出來了麼?你曾經說過,這是你最喜歡的香水味……」

是挺好聞的,可是我還是什麼也不記得了。

終於,當得到我否定的答案之後,女人苦苦的笑了:「劉樺,你是我何雅瓊的男人啊!你怎麼可以變成窩囊廢!」

良久,女人動了!

她把本來床上的被子扔到了地上:「以後你睡地下……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動床上的東西……聽懂了沒?」

「聽……聽懂了!」

跟著她關上了燈!

雖然關了燈,但月光下,她妙曼的身姿還是很美。

她開始在廁所里邊洗漱!

我很好奇,女人不是晚上要卸妝的麼?為什麼她反而打扮起來了!

搗鼓了好一會兒,她從廁所出來。

一股誘人的香味撲鼻而來,是香水味夾雜著沐浴露的味道!

只見她將原來OL套裙褪下,然後換了一套比較嫵媚的衣服。她走到鞋櫃的地方,取出一雙黑色高跟鞋。

她本來就很高,穿上高跟鞋之後,恐怕要和我一般高了。

她最後又照了一遍鏡子,回頭看了我一眼,我趕緊假裝睡覺。

「別裝了,劉樺,為了給你看病,花光我們所有的積蓄,你一毛都別想賴……」

我幹咳一聲,忍不住問道:「這麼晚了,你……你要出去?」

「廢話,四十萬,我不出去工作,你一個人還的起嗎?我回來以後,你把家里給我打掃乾淨了,知道沒?廢物!」

說完,只聽砰的一聲,門被狠狠的關上了。

高跟鞋嘎達嘎達的聲音越來越遠。我卻越來越鬱悶!

我從窗口看到她上了一輛麵包車,雖然對她比較陌生,但名義上是自己的老婆,心里還是多少有些不開心。

對了!

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搞清楚自己的身世。

我將燈重新打開,把她拿出來的證據重新翻開。

結婚證上的持證人上顯示的是何雅瓊,男方的名字是劉樺,她剛才也確實喊我劉樺,這上邊沒什麼毛病。

我又翻看了戶口頁。

只見我的戶口和她的戶口並不一樣,我的戶口頁上邊顯示我的住址是江北市黃河路88號,而她顯示的卻是河水縣某某村某某號!

從戶口頁上,我得到一個很有用的信息,我不是本地人,我的老家在江北市區。

我用心記住了自己戶口頁的地址,也許我的父母就住在那里,一定要回去看看,說不定能查清楚自己的身世。

然後就是旅行相冊了,里邊有許多我們兩個去度假的照片。

有一張我露著腰的照片吸引了我。

只見照片上,我後背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疤痕……像是被刀劈的一樣,腰間還有一處蠍子紋身特別醒目。

我趕緊將上衣脫掉,跑到鏡子跟前去看。

只是一眼,我就嚇了個半死……

尼瑪……只見鏡子里邊我的皮膚光滑沒有一點疤痕,腰間更是白白淨淨的連汗毛都沒有,更別說蠍子紋身了……

如此,我更加輾轉難眠,看著一堆證據苦思冥想起來。

到天微微亮的時候!我有了幾個發現。

第一點,屬於我的東西還少了最重要的兩件:鑰匙和手機,這是一個正常人必須具備的東西,這兩個有用的東西可能會為我提供一些非常重要的線索。比如一把多餘的鑰匙,就會帶我開向另一扇門,還有手機,我的聯繫人中,有很多我的好友,他們也許會給我新的線索!

第二點,我和相冊那個人長得一模一樣!天底下不會有這麼像的人,就算是雙胞胎也不可能!所以相片中的人也只能是我本人,腰間那個蠍子紋身應該是被洗掉了。

第三點,從相片中何雅瓊的行為舉止可以看出我的老婆對我的態度是畢恭畢敬的那種,可現實中,她對我的態度截然相反……她打我的時候下手挺狠,看我的眼神中也是滿臉的不屑。而我本人,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她,就害怕的不行,也許我的失憶,和她有著必然的聯繫。

正胡思亂想中,房門被推開。

只見滿身酒氣的何雅瓊走了進來。

我趕緊去門口扶她,只見她眼圈微紅,像是哭過。

「你……哭了?」

女人是脆弱的,哭泣的女人更加脆弱,看到她紅紅的眼圈,我心里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了。

她卻一臉厭惡的推開我:「別碰我!」

跟著她看到滿地狼藉的東西,臉迅速拉了下來:「劉樺,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嗎?我說了讓你把房間打掃乾淨,你就是這樣打掃的?早上你不用吃飯了!餓著吧!」

看著她冷冰冰的臉,我深怕她再打我一頓,可她好像是累了,一頭紮到床上,連高跟鞋都沒來得及脫,倒頭就睡著了。

我走到她旁邊,將她的高跟鞋脫掉,順便幫她蓋上被子,腳踝處黑色絲襪香水味很濃,一下子就鑽進了我的鼻腔,伴隨著她妙曼的身姿,我居然還可恥的有了感覺,我覺得自己真是太沒用了,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想這些!

我將地板上的東西收拾了一下,剛想躺下休息,外邊門被狠狠的推開了。

只見何雅瓊她爹這個老家夥叼著個煙鬥走了進來:「劉樺,你這個不真氣的東西,天都快亮了,還不給我出來……」

老婆太大意,把手機忘在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