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采】 他的手機號是群眾的「110」——記晴隆縣公安局民警吳海榮






【風采】 他的手機號是群眾的「110」——記晴隆縣公安局民警吳海榮

  進入冬季,平均海拔1600米的貴州省黔西南州晴隆縣大廠鎮,山區公路時常大霧彌漫,凝凍天氣下易發交通事故。接警、出警、現場勘查……每年這個時候,民警「老吳」更忙了。

【風采】 他的手機號是群眾的「110」——記晴隆縣公安局民警吳海榮

  「老吳」名叫吳海榮,今年49歲,不過他的工齡已有30年。1988年,吳海榮畢業後參加工作;1992年,晴隆縣公安局紫馬派出所成立,他成為第一任民警;1999年,他奉命調到大廠派出所。這已是他紮根基層的第27個年頭。

「群眾把我的手機號當成110」

  在大廠派出所工作近20年,吳海榮成了群眾的「老熟人」。吳海榮平時負責戶籍管理工作,他跑遍大廠鎮所有的村村寨寨,或是做人口普查,或是辦理案件、處理矛盾糾紛,全鎮8200多戶人家他都全部走訪過。

  「很多群眾把我的手機當成110,報警不打所里的電話,而是直接打我手機。」吳海榮說,他的手機號碼用了12年,大廠鎮很多人都有他的手機號,平均每天要接二三十個電話。有時候,村民在外地遇到事情也會給他打電話。

  大廠鎮嘎木村村支書謝忠高介紹,以前村里沒有警務助理時,村里夫妻吵架、鄰里矛盾糾紛會找吳海榮調解。「我們村很多人都跟他很熟,信得過他。」謝忠高說。

  2016年,嘎木村張氏兄弟因為土地糾紛,兄弟二人大打出手,後來經吳海榮調解確定權屬關係。吳海榮怕他們將來反悔,於是讓他們簽訂和解協議。果然,後來村里搞建設征地,此前有爭議的土地被征用,張氏兄弟再次因征地款鬧矛盾。吳海榮說:「我過來後,讓他們把協議書拿出來,理虧的一方就說不出話來了。」

  在大廠派出所工作19年以來,吳海榮先後和8任所長共事。由於工作出色,組織曾考慮將他調到局機關,但他習慣於基層工作,最終也就未能成行。「和群眾打交道慣了,他們總覺得找我辦事方便。」吳海榮謙虛地說。

為了工作把「家」安在派出所

  在大廠派出所的辦公樓里,除了辦公室,還有不少單間宿舍,其中一間就是吳海榮的「家」,他大部分時間都住在派出所里。

  起初,他住在派出所是因為工作需要,那時候交通條件差,往返很費時間。吳海榮介紹,大廠鎮自然條件比較惡劣,過去很多村寨不通公路,民警辦案只能步行。大廠鎮最遠的村離派出所有26公里,走路要4個小時,辦一件事至少花兩天時間。雖然吳海榮的老家距離大廠鎮只有20多公里,但他也很少回去。

  後來交通條件改善了,吳海榮卻習慣以「所」為家,因為這樣方便群眾辦事。今年初,大廠鎮有一個外出浙江打工的青年丟了身份證,匆匆忙忙回來補辦。趕到派出所時已經是晚上9點多,因為第二天一大早又要坐車返回浙江,於是吳海榮加班給他辦完。

  吳海榮常說,要讓老百姓來辦事時高高興興地來,高高興興地回去。不管是辦身份證還是上戶口,只要符合條件,他都會盡快辦理。「將心比心,有的老百姓走幾個小時的路來辦事,如果辦不了心里肯定不舒服。」他說。

  談起吳海榮,身邊的同事和群眾評價都很高。「‘老吳’是老前輩,也是公認的老實人,說他老實,是說他不爭名利,幾十年如一日撲在基層一線。」大廠派出所教導員蔡立說。

傷疤里藏著的往事

  基層工作幾十年,吳海榮經手過許多案件,他曾遠赴浙江打拐,多次抓捕犯罪嫌疑人,處理過各種各樣的案件和矛盾糾紛。吳海榮黝黑的皮膚和臉上的傷疤,是工作留給他的「紀念」。

  由於長期在艱苦的環境下工作,吳海榮皮膚黝黑,看起來比同齡人蒼老許多。還不到50歲的他,看起來像快60歲的人。當記者問及他臉頰上一條長長的傷疤時,不善言辭的吳海榮滔滔不絕地講起了由來。

  一次,吳海榮與3名民警駕駛警車抓捕一名盜竊黃金的不法分子,當時對方正混在一個賭場里。見警察進來,人群四處逃散,場面非常混亂。突然一聲槍響,一顆子彈從吳海榮臉頰擦過,留下一道深深的劃痕,頓時血流如註。那時,他一心想著抓人,顧不上自己的傷。

  記者和吳海榮到嘎木村走訪,80多歲的易大鵬倚在門邊,一直微笑著看「老吳」。原來,易大鵬耳朵不大好,他的老伴是聾啞人。有一回,易大鵬的老伴走失,多方打聽知道其下落後,吳海榮帶隊跑了一個星期,把她找了回來,易大鵬很是感激。

  「老吳」紮根基層數十載,把群眾的事當自己的事。晴隆縣公安局政委張淼認為,吳海榮是做群眾工作的「土專家」,是全縣公安幹警的榜樣。

來源:新華社

作者:施錢貴 汪軍

編輯:寧坤昊

【風采】 他的手機號是群眾的「110」——記晴隆縣公安局民警吳海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