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軍事皇榜

百萬血性男兒必備

關注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傳統電腦,


從未像今天這般惶恐不安!


剛剛,華為突然扔出一顆重磅炸彈:華為雲電腦,橫空出世!


何為「雲電腦」?就是不需要你再買硬件,掏出華為手機就能順暢運行,和電腦一模一樣的Windows系統。


從現在開始,華為P20、Mate10、Mate RS、M5平板已全面上線這一黑科技,將逐漸擴展到華為全系。


你看桌面: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客車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導遊在一邊介紹著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觀:奇峰、怪石、野泉、深澗……坐旁邊的曦突然抓著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魚!」曦是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山坳里的東西她無一不覺得新奇。

  望著那蔥翠的山嶺,我不禁想起那條山里的路。

  我十歲時,便跟著外公到山里去打獵。當我們躲在樹叢中等候獵物時,我便環視周圍高大的樹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樹,說不上名,也說不出美在哪里,當時我只是純粹地覺得美,感到這片樹林很親切罷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氣里,也能上樹,在參天大樹的軀幹上一呆就是一整天。總之,春天的氣息總是在森林里蕩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隨者。

  我有一年沒有回家鄉了。山上的大樹還茂密嗎?路旁的河流還清澈嗎?

  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見到了很多人,經歷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滅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那連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遊的山,山里的親情。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網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觀:狹窄的兩車道公路,兩側的水泥護欄外,一片片綠茵簇擁著星星點點的小樹。有些許的小白花、小黃花,叫不出名字來,卻在這和煦的太陽下自信綻放笑臉。公路沿河而建,若鳥瞰去,如一綠一灰兩條絲帶相互呼應,甚是動人。

  「大驚小怪。」雖然話這麼說,我卻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鄉村,都是這麼一番如畫的景致呢!也難怪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之說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纖柔的生機。

  也是像現在這樣蔥蘢的綠色,那條兩山之間的溪流,蜿蜒盤旋地流向山外,那時,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媽沿著這條路回鄉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處石灘,曾是我年少時娛樂嬉戲的去處。那時天高雲淡,鄉下幾個夥伴聚集起來,便是一隊小小撈魚人。我們通常會選一名眼力好的「指揮官」站在高處往下尋找魚,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圍住那條可憐的魚,用撈魚用的網手忙腳亂地撈起它。我們還在水里打水仗,個個光著膀子在水里遊著,活像一條條矯健的魚。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應有的樣子吧。

初一:吳可奕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題記。

王國維說人生有三種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樹,獨上西樓,斷腸人在天涯」的無奈;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人生,大概也是如此這般吧!

我們總是感嘆時光飛逝,韶華易老,總是在每一次傷心難過的時候回憶那初見的美好。無論是愛情也好,親情也罷,抑或友情,總有那麼一段過往的回憶,不管時間怎麼變,歲月如何催人老,我們依舊記得那初相見的「鍾情」。

當我們伴隨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時,父母總是百般疼愛,那時候的喜悅無關其他,只是對這個來臨的小生命的呵護與疼愛,但後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會叛逆,惹得父母生氣與寒心,可能這時父母也會感嘆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不經意間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這樣的愛情吧!納蘭容若對所愛之人的一種鍾情,會否也是我們所向往的呢?納蘭容若也曾感嘆:人生若如初相見,我定不再放手。這是他對所愛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與爾康的「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或許這更像是至純的人生初相見的追求吧!

曾經幾時,翻開書的扉頁,一片銀杏葉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夥伴的真摯與美好,打鬧與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說:還記得我們的十年之約嗎?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約「,早在那場矛盾與分別的時候被我遺忘了吧?突然的回憶從前,那樂此不比的許諾,那信誓旦旦的堅定,到現在也只能感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該多好啊!

有時,我們總在時光深處回憶從前,也在歲月飛逝中遺落彼此,遺忘那些誓言。人生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總有一種已經很久了,卻還不相忘的情誼。,無論時間如何變,歲月如何老,我們依舊不變,守著那一份真摯的美好,在時光深處感嘆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見,我定珍惜如金!」

你看上網: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你看上京東: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QQ、Word、Excel、看視頻、小遊戲…..全部無壓力,如果再接入華為OTG滑鼠、鍵盤,將與電腦徹底無異。


也就是說,從今天開始,買一台手機還相當於送了一台電腦。手機與電腦之間的界限,正變得越來越模糊!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有人肯定要反駁了,運行個安卓系統,電量都嘩嘩嘩的掉。現在運行Windows系統,豈不是瞬間沒電?


真相卻是:它比用安卓系統更省電。因為Windows系統並非是在華為手機上運行,而是通過華為雲投射。

厲害就厲害在,系統雖然是雲端投射的,但卻可以操作手機上的任何文件,與本地運行沒有絲毫差異。


也就是說華為這項黑科技,不僅不用擔心發熱和電量,還沒有傳統電腦的開機時間,隨時隨地瞬間切換!



看到這里,也許有很多朋友已經迫不及待,要去找華為手機嘗鮮了,但一定有更多朋友選擇繼續看下去!


這項黑科技的背後,展示了華為強大的兩項技術:通信網路、雲計算。這是其他國產手機暫時做不到的。


華為把Windows系統運行在華為雲上,然後通過網路投射到手機。不需要什麼配置,就能運行電腦系統。


核心關鍵就在於網速!現在的4G網路,我們說「別了電腦」也許還言之過早。但馬上的5G,將重創傳統電腦!

華為5G商用晶片巴龍5G01


這一天不用等多久!

剛剛傳來喜訊:華為第一款5G手機將在明年第三季度正式發布,晶片可能將採用華為自己的巴龍5G系列!


國家也已宣布在16大城市測試5G。就在今天,杭州第一個聯通5G基站正式建成,重慶已開始實測網速。


5G之下,電腦將不再需要什麼主機,選擇性能就像買套餐,便宜一點的只能辦公,貴一點就能玩遊戲。


這個月不用,就去停了。下個月要用,再去開。家里只需要一個螢幕,一個終端,就能享受雲的各種服務!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2025年,雲數據服務中心

而這樣的信號,不僅僅是華為在釋放!


前段時間馬雲宣布的神經網路晶片Ali-NPU,並不是把這個晶片當硬件賣給你,而是通過阿里雲對外服務。


雲計算就是未來整座城市的CPU,5G就是把這朵雲與家家戶戶連接起來的超級管道,管道里跑的就是數據


正如馬雲所言:未來,我們獲得雲計算、雲服務,就像今天獲得水電煤一樣簡單,成為一項社會公共服務!

華為雲電腦是華為終端依托於華為公有雲平台和桌面虛擬化技術,將華為桌面雲服務集成到平板和手機終端設備,面向消費者推出的一種全新雲服務產品。發揮雲端協同的優勢,華為雲電腦提供給終端用戶一個便攜的、可替代傳統電腦的雲端電腦服務。目前,華為雲電腦在華為P20/Mate 10/Mate RS 手機和平板M5上提供服務。

華為雲電腦服務具備三大特點:

高可靠性:對外開放華為研發人員多年桌面雲使用經驗,可信保障;

隨時隨地:通過華為終端和網路,隨時隨地接入雲電腦,使用雲上計算資源;

原生Windows體驗:開啟華為雲電腦,華為終端可以運行Windows系統,使用所有Windows應用。

華為雲電腦服務適用於三大場景:

移動辦公場景:無論身處何處,借助華為終端可以隨時隨地接入雲電腦,使用雲上計算資源,口袋里的筆記本電腦;

統一存儲場景:集成雲硬盤、網盤、終端本地存儲,雲端電腦統一管理各類存儲;

高清制圖場景:提供2D、3D圖形處理能力,支持多種高性能圖形與視頻軟件。

今天,華為釋放的只是一個雛形,但我們應該看到一只雄鷹,看到一個各行各業將面臨巨大衝擊的新世界!

把它放到您的圈子里!請讓更多的國人知道!謝謝!


別了電腦!剛才,華為鄭重宣布一則「喜訊」!

沒看夠?更多好文在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