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亂像 越來越像翻版的娛樂圈





劉通原本是一個在瀋陽經營五金店鋪的個體戶,隨著從新聞中不斷了解到比特幣的造富神話,2017年11月,他開始以均價6萬一枚,買入了30.5個比特幣。為了更大的杠桿回報和特斯拉抽獎誘惑,劉通開始把全部身家壓在OKEx上。結果短短的3個月時間,截至2018年1月5日,劉通在OKEx平台上投入的近200萬元人民幣變得血本無歸。

在「一夜暴富」、「一幣一別墅」的造夢口號中,區塊鏈給大多數普通人帶來的印象就是:零門檻,只要敢想,就去做。無數懷揣夢想的散戶,猶如那些奮不顧身的北漂、橫漂一樣,紮進了區塊鏈泥潭。

忽悠人的「白皮書」

在《證券日報》最近發布的一篇文章中,揭露了代寫「區塊鏈白皮書」的價碼:收費標準20頁1.5萬元,45-50頁4萬元,僅限中文版。英文版增加7000元-10000元不等,一般7天-10天交貨。

區塊鏈亂像 越來越像翻版的娛樂圈
(部分淘寶商家甚至打出10元一份來吸引客流)

而大多數找人代寫區塊鏈白皮書的目的,無一例外都是為了融資圈錢。

白皮書中所列的那些知名投資機構、商界大佬多為代寫者隨意杜撰:要的就是忽悠不明真相的新進韭菜。

知乎更有一篇點讚無數的文章《10分鐘搞定ICO》,其中介紹,以價值數十美元的以太幣即可在十分鐘內擁有自己的ICO合約。任何人只需登陸以太坊官網下載以太坊錢包,復制一段代碼在以太坊錢包中,填寫發行數字貨幣數量、名字以及代號即可發布ICO項目。

雷人的ICO項目

區塊鏈亂像 越來越像翻版的娛樂圈
(嫩模鏈杜撰的「名人站台」)

如此簡單的操作,催生了一大批令人震驚掉下巴的ICO項目,如「嫩模鏈」、「顏值鏈」等。「嫩模鏈」號稱由一群「嫩模」發起,希望通過去中心化的方式解決嫩模產業鏈中信息不對稱的問題。發起人還曾公開打出了「一幣一嫩模」的頗具吸引力口號。

而顏值鏈則號稱是「全球首個基於區塊鏈技術打造的專注於美容大健康產業的資產數字化服務平台」,最能體現其數字資產價值的就是發行顏值幣。截至目前,上述兩家ICO項目官網已暫時無法登錄。

區塊鏈亂像 越來越像翻版的娛樂圈

為了調侃這些雷人的ICO項目,還有人惡搞出了一個「傻瓜鏈」,並像模像樣的做了官網展示,白皮書中直言「傻瓜鏈將從傻瓜們通訊的協議層,智商的生物層出發,為整個傻瓜鏈行業提供健壯的傻瓜資源。追求騙光傻瓜們最後的血汗錢。最終目標是使得所有人都成為傻瓜,即做到共同傻瓜」。

可想而知,如此多巧立名目的ICO項目,最終的目的無外乎去騙取廣大散戶口袋中的真金白銀。

瘋狂的區塊鏈大會

區塊鏈亂像 越來越像翻版的娛樂圈

有了「好項目」,就需要搭個平台大肆宣傳。一時間,五花八門的 x ×區塊鏈技術大會粉墨登場。一些所謂的區塊鏈會議全程其實就是一些所謂「幣圈大佬」的演講或論壇,沒有任何相關成果展示,大多數參會人員的目的都是奔著「與幣圈大佬換名片」來的。

區塊鏈亂像 越來越像翻版的娛樂圈

更早之前,由三點鐘社群主辦的世界區塊鏈大會·三點鐘峰會上,更是出現了一大群熱情高漲的大嬸們,紛紛與巨幅背景板合影,成就了大會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背景板上「技術重構世界」的英譯中,世界還給一不小心翻譯成了「Word」。

策劃一場區塊鏈行銷活動的目的無外乎三個方面:一是邀請一些大佬、嘉賓站站台;二是找幾個需要宣傳的區塊鏈公司、發幣企業讚讚助;三是吸引一波新的炒幣者參會。

策劃一場區塊鏈行銷活動的目的無外乎三個方面:一是邀請一些大佬、嘉賓站站台;二是找幾個需要宣傳的區塊鏈公司、發幣企業讚讚助;三是吸引一波新的炒幣者參會。

背後兩大贏家

一個ICO項目在一切準備到位後,就剩下了最關鍵的一步:上交易所。對於那些想在區塊鏈世界「一夜暴富」的散戶而言,賺錢的門路無非兩條:買礦機挖礦,或者進交易所炒幣。

在這個遊戲鏈條中,真正笑到最後的人還是像比特大陸和OKEx這樣的礦機生廠商和數字貨幣交易所。

根據投行Bernstein的分析師估算,比特大陸在比特幣礦機和 ASIC 晶片領域擁有70-80%的市場份額,絕對「礦霸」級的存在。僅僅通過礦機生產的低成本高賣,就能賺足差價。一個粗略的統計,比特大陸吃掉了這個行業75%以上的利潤。

作為全球知名的數字貨幣交易平台之一,OKEx上面活躍著眾多ICO項目。據業內爆料,一個新的ICO想要登錄交易所,一般都要向平台放繳納數千萬元的費用。此外,交易所還能從每筆交易中抽取手續費。

另一個堪稱金手指的操作時,一旦交易所應對不當,遭遇突發的極端交易行為,還可以隨時「回滾」。今年3月30日凌晨,OKex曾在短短1小時內,多頭46萬個比特幣的期貨合約爆破。OKEx就是採用「回滾」大殺器,將合約數據重置到了異常交易之前。

維權到來

歷史證明,任何暴利行業總會導致集體維權行為的出現。今年5月份,圍繞比特大陸的維權者成立了「螞蟻B3礦機維權聯盟」群,出於對比特大陸生產的礦機,宣傳跟實際效果不符,以及性價比過低,甚至比不上同價位的顯卡挖礦,維權聯盟號召群員向比特大陸證明礦工不再是任人隨意宰割的兩腳羊,要堅決維護自身權益。

區塊鏈亂像 越來越像翻版的娛樂圈

而圍堵OKEx的大範圍維權更是進行到了第四撥。維權者指控其存在定點爆倉、回滾、拔網線、機器人交易、凍結帳戶等違規操作,要求賠償損失。從早期的寄希望於和平談判,到後面演變到喝敵敵畏、跳樓自殺等極端方式威脅。手段用盡的維權者依然未能要回損失。

在這些數字貨幣投資者維權的同時,比特大陸、OKEx上依然活躍著大量的礦工和炒幣者。就像一位在區塊鏈行業工作的人所說,「賺錢的人感謝平台,虧錢的人就說各種潛規則,這個行業感覺像個娛樂圈」。

炒幣≠區塊鏈

大家之所以熱衷於發幣炒作,趣鏈CEO在接受DoNews採訪中解釋,「這是因為區塊鏈暫時還有技術瓶頸和理念瓶頸。一方面在技術上還難以應用到更多行業場景,另一方面炒幣帶來的暴利讓部分人過度沉迷其中,不願再踏踏實實做事了。」

對於認真在做區塊鏈的公司而言,搞ICO完全就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以2016年註冊成立的趣鏈為例,選擇了目前區塊鏈應用最成熟的金融行業切入。旗下推出了四類行業應用–數字票據系統、股權登記系統、知識產權系統和國際結算系統,同時趣鏈也成為合作銀行最多的一家區塊鏈公司。

此外,包括BAT、華為等也都發布了自己的區塊鏈白皮書,希望通過打造無幣化的公有鏈平台,未來能用來做實物的防偽溯源、數據信息的安全可信等等工作。

對於那些只想用區塊鏈來炒幣的投資者們,可能需要提前明白這本身就是一場有風險的賭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