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交所風頭蓋過納斯達克 成科技股IPO首選交易所





紐交所風頭蓋過納斯達克 成科技股IPO首選交易所

騰訊科技訊 據外媒報導,自20多年前備受矚目的科技股上市突然進入公眾想像當中以來,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一直被看作是幫助定義當代社會的網路巨頭們的代名詞。但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的同城競爭對手紐約證券交易所已奪過風投,成為熱門科技公司上市的首選交易所。

紐約證券交易所在過去一年中先後迎來兩家最受外界關注的科技公司在該證券交易所掛牌:分別是2017年3月閱後即焚應用Snapchat的首次公開募股,以及音樂流媒體服務提供商Spotify本月的直接上市。這也引發了一個問題,即在企業上市時的規模更大時,哪家證券交易所是科技股首次公開募股的首選市場?

按照華爾街的預期,科技股首次公開募股在未來幾年將會提速,類似於Uber和Airbnb這樣的大型私有科技公司將會進入公開市場。

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業務全球主管約翰-塔特爾(John Tuttle)承認,該交易所過去「開竅太晚」,讓諸多如今已變得備受矚目的科技公司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掛牌,如亞馬遜和Google。但是在Facebook 2012年的首次公開招股中,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因技術失誤促成該股當日交易的延遲和混亂,並因此飽受詬病,讓許多公司選擇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

歸屬於洲際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 Inc.)的紐約證券交易所,最終明白了科技公司將成為新行業巨頭的理念,不僅修改了其上市標準,而且還在矽谷地區展開積極地招聘。金融數據服務商Dealogic提供的數據顯示,紐約證券交易所吸引科技股掛牌的比例,已從上世紀末的單位數百分比,上升至2013年至2015年的52%。

「紐約證券交易所一直是創新公司的家–科技是創新的下一個階段,」塔特爾說。「我們做到了上市標準的現代化,來滿足企業在21世紀的需求。」今年1月,紐約證券交易所招募了舊金山銀行家約什-科博斯(Jose Cobos),讓其負責科技股的上市。該交易所在2月份還修改了直接上市規則,希望此舉能為其他科技「十角獸」或估值超過100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效仿Spotify的上市方法奠定基礎。Spotify在上月通過直接上市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因為是直接上市,Spotify並未發行新股,並繞過原本由承銷商負責舉辦的路演活動。

納斯達克證券市場最近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雲存儲公司Dropbox上月就選擇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掛牌,募集到8.69億美元資金。在納斯達克的總部所在地紐約時報廣場,納斯達克已讓交易所資深人士尼爾森-格裡格斯(Nelson Griggs)負責銷售企業投資者關係和董事服務、以及上市的企業解決方案業務,以鞏固納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對部分籌備上市公司的吸引力。

格裡格斯說:「把這些結合起來的理由是,在許多情況下它們擁有同一個終端客戶:企業首席執行官、首席財務官以及董事會成員。」

盡管紐約證券交易所在2017年占據了美國科技股上市總量的51%,以及募集資金數額的80%,但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在2016年占據了美國科技股上市總量的85%,而且今年以來的比例為54%。格裡格斯表示,「數據表明我們已經從Facebook的上市敗筆中復蘇。」

通過細分數據會發現,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進行首次公開募股的企業平均規模要大於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掛牌的企業。盡管納斯達克市值自2010年至今吸引了183家科技公司掛牌,數量超過紐約證券交易所的160家,但紐約證券交易所近年一直是大型科技股首次公開募股的首選交易所。自2010年至今,科技公司通過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募集到744億美元資金,高於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的496億美元。

因為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有著不同的上市標準,這往往會影響企業的決策。紐約證券交易所每年向上市公司收取50萬美元的掛牌費,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則收取15.5萬美元。截至目前,Spotify和Dropbox對此報導未予置評,但其他科技公司的高管暗示,選擇在哪家證券交易所掛牌完全是個人決定。

如果更多的科技獨角獸上市,對吸引它們的證券交易所而言,大獎可能是更無形性的東西:品牌。(編譯/明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