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置平台若何從頭界說二手價值

閒置平台若何從頭界說二手價值

投稿來源:翟菜花

引言

拍拍也被當做二手商品拍拍了。

6月3日,京東旗下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拍拍」宣布與電子產品回收平台「愛回收」戰略合併,京東將領投愛回收新一輪超過5億美元的融資和戰略整合交易,本輪融資後,愛回收估值將超過25億美元。合併後,京東集團將成為愛回收最大的戰略股東, 京東拍拍二手總經理王永良將出任愛回收合夥人&聯席總裁職位。

同對手阿里、騰訊一樣,京東看好二手市場。

隨著拼多多式的消費入侵一二線城市,消費降級早已是個事實,一線城市用戶#嘴上瞧不上,身體很誠實#。

消費升級和消費降級同時存在並不矛盾,斷舍離正慢慢成為一種生活方式,進入第四消費時代的人們,其消費觀念並不會發生倒退,反而會更加注重產品本身的品質,剝離了行銷光環,在生活需求的物品上,開始追求性價比。

根據央視財經的報導,截至2017年底,大陸閒置物品交易規模已達5000億元,並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長,預計到2020年可以達到1萬億元。

數據顯示二手市場的足夠大,但二手交易市場總體仍處於用戶習慣培養階段,拍拍易主,究其原因,是因為二手物品電商想要吃到循環經濟帶來的紅利也沒想像中那麼容易。

一、買買買到賣賣賣,第四消費主義時代

中國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已經改變了。

低欲望的下流社會,正是日本社會當前的現狀,在三浦展的著作《第四消費時代》中,日本全民缺乏奮鬥的欲望,生活態度輕佻隨意,是日本經濟所要面臨的難題。

而中國的年輕人也正在發生著變化,從買買買到賣賣賣,及時處理冗餘的物品,理性稍微觀念回歸,輕欲望成為國內年輕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展開全文

不過據2019年4月麥肯錫中國發布的《2019年中國奢侈品消費報告》顯示,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背景之下,2018年奢侈品市場的增長勢頭反而強勁。

中國的年輕人撐起了中國奢侈品的半邊天,但中國的年輕消費者並不忠於品牌本身,消費傾向當紅的爆款單品。有錢任性的年輕群體,隨時隨地都在被種草,也可以隨時無情拔草,將它們二手出讓。

二手物品LOW貨屬性,正在被新一代的消費群體重新定義。

消費降級和消費升級同時存在,二手市場爆發,陸續出現了閒魚轉轉、愛回收、回收寶等二手電商。

閒魚採取的思路是社區+內容+電商,弱化電商屬性,通過魚塘等功能,強化社區交流和內容分享,核心目的是刺激人們進行更多閒置物品分享。在支付環節,閒魚與支付寶合作。

轉轉則在標準化服務上下功夫,促使交易標準化,核心目的是提高交易效率和建立第三方信用體系。支付環節,轉轉與微信合作,已加入微信九宮格。

愛回收主打二手3C領域,通過線上與線下流量打通的方式提供手機回收和以舊換新服務。

回收寶也是從二手手機回收起家,如今已構建覆蓋收、租、買、賣的循環經濟生態。

人們消費觀念由奢侈到質樸,閒魚轉轉等二手電商飛速發展,二手市場進入門檻低,可是二手利潤並不高。

二手閒置經濟,跟剛需有很大不同之處,比如閒魚可能價格白送,賣家佛系,買家鬼畜,年輕人更多是將其作為吐槽娛樂的方式,交易意願低。

閒魚諶偉業曾在採訪中表示,用純商業的眼光去看待閒置交易是很大的誤解,即使它是一筆生意,也是很小的生意。

二手市場盈利還是如此艱難,主要還是因為不成熟的二手市場,存在著諸多痛點。

二、一戳就破,二手市場的信任危機

人與人之間基本的信任呢?這是一句疑問,也是自嘲。

二手交易市場歷史悠久,從古早的半熟人社區、跳蚤市場到二手電商的轉變,二手交易中最重要的體驗基礎依賴國內移動支付的爆發與物流的便捷,但閒置交易存在的信息不對稱,用戶之間信任度不高的特點,仍沒有得到實質性的改變。

筆者認為閒置交易本身屬於低頻場景,在非剛需的二手閒置交易市場上,閒魚通過主題帖交流、平台帳號等級大小、芝麻信用高低所建立的信任如同泡沫,一戳就破。而憑借微信生態完成二手交易場景搭建的轉轉,交易效率或許不如朋友圈的二手轉讓信息效率高。

目前,二手電商存在的問題主要集中在供求不平衡,供需關係混亂等方面,一手電商只需少數商家便可滿足絕大多數用戶的需求,二手電商卻是大量SKU對單一用戶。淘寶網紅一場直播可以賣掉幾千萬,放在閒置交易市場並不現實。

阻撓二手交易市場發展的,還是在於用戶信任度。

首先貨品驗真難,山寨產品多。幾萬元的大牌正品,二手電商平台上僅售幾十元並不少見,一部分買家收入低又想要大牌產品,在對25塊包郵隨機挑選一件奢侈品贈送的宣傳動心後,最終買到山寨大牌。商品審核方式並不理想,被淘寶拒之門外的三無小商家則趁機大肆掠奪平台資源,消耗用戶的信任和熱情。

其次交易過程難監管,詐騙現象突出,一些二手平台淪為中關村騙子的釣魚網站,買家被騙點擊虛假交易鏈接,賣家遇到專業到手殺的買家,到處都是套路,筆者嘗試註冊各個二手交易平台,發現註冊方式簡單,登錄只需要手機號碼或者微信,買賣東西發布內容門檻低,買賣自由,爭對買家和賣家的審核機制不夠成熟,芝麻信用750的騙子也依舊是騙子,真正的賣家和買家深受其害,平台價值被無限拉低。

另外不少二手電商平台還存在灰色交易,在監管力度稍微松懈的地方,總存在一些藏污納垢的角落。原味絲襪、大尺度自拍、上門服務等等不良交易充斥其中。

當暴露出問題,二手電商著手解決的方式,是盡可能讓用戶之間建立更高的信任度,二手平台將自己更多視為中介第三方,其的監管責任被悄悄淡化,二手平台不能「既要又要」,想要成就用戶美好生活的希望,就要具備相應的實力。

三、以價值背書,二手市場謀求混亂中建立秩序

有人認為國內的二手電商應該將目光放到更遠的地方,比如借鑒日本的Mercari(煤爐),這家二手物品電商在上市前後頗受業內關注。

Mercari(煤爐)是首個上市的二手物品電商,在日本有3500萬下載量。Mercari的成功,在於日本國內二手交易市場發達,閒置市場對總零售的滲透率高,經濟持續下行刺激二手交易,成熟的社會信用體系保障了交易的公平性。

除了日本以外,歐美髮達國家的閒置交易也非常活躍。瑞典二手交易占GDP10%以上,美國二手市場對總零售的滲透率接近1%。

觀察日本和歐美國家二手交易市場,不難找出兩者的相同之處:產品質量的剩餘價值可供交易、服務標準化、社會體制內的信用體系相對成熟。

國內二手交易仍處於萌芽時期,創業公司尋求創新,頭部公司也積極布局。以魚塘社區的形式促進用戶之間的交流,依托微信觸達熟人社交圈,還有大大小小專注垂類商品的二手交易平台,競爭激烈造成二手市場擁擠混亂的現象。

另外,國內二手市場爆發,同日本二手市場有極大的區別。

日本曾是奢侈品消費大國,奢侈品消費從占據全球份額近三分之二到份額不足十分之一,《2019年中國奢侈品消費報告》提到,中國的年輕人已經越來越多習慣奢侈品消費,追求品牌卻並不迷信大牌,更注重產品質量、設計等生產工藝。

一邊是省錢過日子,一邊是大家學會了該怎麼花錢,少交點智商稅,國內消費者從追求奢侈品到追求性價比,消費意識變得更加理性實用。

但在盈利困境、信任危機下,二手物品電商在中國要發展起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因為國內的二手文化不夠發達,二手商品等同是別人不需要的殘次品,國人消費總是對全新的東西更感興趣。

近年來,自然、環保、簡單的生活方式開始被更多人接受,歐美閒置市場人氣很高,舊貨店、跳蚤市場很受歡迎,瑞典還擁有世界上首個「二手商城」,這個商城已經運行快兩年了。深度體驗美國人的二手文化和去歐洲逛舊貨市場已經登上不少人的出國遊日程。國內二手電商可以適時作出調整,開發規模合適的實體店供人參觀選購,提升消費場景化服務體驗。

二手電商還需為產品質量背書,將平台操作依托大數據,售賣的商品需要經過專業的策展,經過精心編輯後商品才會出現在熱門推薦里。最大程度解決消費痛點,提高交易效率。

用戶之間的信任也需要平台來積極建設,嚴控信息質量,成立多人團隊審核賣家身份,禁止三無小商家破壞二手交易氛圍。

虛心學習別人的長處,取其精華,處在用戶消費培養階段,二手物品電商應徐徐圖之。

但最關鍵、最核心:產品質量的剩餘價值是否值得被交易,還需等待中國製造的成長。

距離上一代,新一代的消費者對商品質量要求越來越高,Made in china到今天還未完全脫掉廉價、工藝粗糙等標籤,中國製造的產品本身質量經不經得不起二手交易,中國製造能否在外部技術逐漸收緊的時代產出高價值,才是一手電商和二手電商能否走出混亂建立秩序的終極。

您也可以參考:致中國的中產階級:就喜歡你努力假裝在瑞士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