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飄飄、新金融和救贖:高曉松的區塊鏈酣夢

台上的高曉松,每說100個字就要下意識地搖一下扇子。就像他一如既往的搖頭晃腦和老炮兒烙印的海淀口音一樣,這個微動作也已經變成了個人符號——當然,不知道這是為了耍帥,還是單純想要遮一下肚子。

白衣飄飄、新金融和救贖:高曉松的區塊鏈酣夢

(內參君拍攝)

他每一次在鎂光燈下亮相,都能勾起現場的青春緬懷,令人不由自主地蕩漾起來。不管他在自嘲自黑的娛樂道路上一騎絕塵多遠,你仿佛還是會追溯到詩和遠方的源頭。

即使有阿里全球戰略主席的冠冕加身,依然沒有媒體人指望能從他那裡得到一套關於錢的世俗邏輯。

白衣飄飄、新金融和救贖:高曉松的區塊鏈酣夢

昨天原本一切也都不例外。

內參君隔著半迷妹迷弟半記者身份的人潮,在媒體席遠眺這位白衣胖書生。他依舊旁如無人地插科打諢,甚至將話筒從為他的付費音頻節目《矮大緊指北》提供舞台的蜻蜓FM老板手上搶過來。

他難以自抑地一遍遍揮灑著從白衣飄飄年代就開始構建的情懷口號,傾訴他怎樣在半夜無人的房間錄音時追思起曾經的信仰而潸然淚下,直到,直到——

一個詞匯從高曉松的齒間脫落:區塊鏈。

咦?高老師也對時髦的Fintechfinance+technology,指金融科技)感興趣?內參君不禁正襟危坐。

白衣飄飄、新金融和救贖:高曉松的區塊鏈酣夢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怕台下的大量娛記不知所雲,他特意為區塊鏈加了一個「比特幣」的註腳,好拉近認知的距離。

他挺了挺停靠在圓沙發海綿裡的渾圓腰身,對台下說道:「不久的未來,區塊鏈技術可以改變音樂人的生態。」

很動情,是一種文藝人過盡千帆終得顧盼的動情。

講真,曉松君在種種場合都表達過他對國內音樂缺少版權保護的憤怒和唏噓。

所以,這一次高曉松的動情很有科技含量。他興奮地透露了一個消息,MIT(麻省理工學院)最遲在本月底會發布一套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新系統,會讓一直遊離在正規版權機制之外的音樂人煥發新生。

48歲的高曉松目前擁有90首原創歌曲的版權,這個產量對於他的音樂生命周期來說顯然是偏少的。

「我見過創作過幾千首甚至上萬首歌曲的音樂大師,基於這個區塊鏈平台,聽眾可以自由購買音樂人作品的版權,未來版權還可以升值,而一切都是加密的。」

區塊鏈+音樂,將是金融技術最陽春白雪的場景。

白衣飄飄、新金融和救贖:高曉松的區塊鏈酣夢

內參君現在就來為這個稍顯簡單的介紹多增幾分解釋:什麼是區塊鏈?怎樣應用在音樂市場上?它的場景世界有沒有邊界?

我們先想像一個居住著大量音樂人和樂迷的音樂王國,國內只有一家唱片超市。所有買賣唱片的交易記錄都被這家超市列印和保存。它有一整面牆,切割成大量信箱,專門用來封存這些記錄。

於是每一張唱片的版權交易記錄都是一條信息鏈,二手交易的信息也會按照時間順序為鏈條增加環節。每份記錄都被鎖在一個獨立的信箱裡,一旦形成便不可修改,只有擁有者持有打開信箱的鑰匙,所有信息添加的過程都是永久不可逆的。

這些信箱所組成的生態就是一個非數字化的區塊鏈,購買唱片版權的人也就成了密鑰持有人。市場上的買賣雙方形成音樂王國,而MIT要搭建的正是唱片超市。

可以想見,如果未來唱片交易依托於區塊鏈平台,盜版侵權將無處安生。因為利用區塊鏈技術,音樂整個生產和傳播過程中的收費和用途都是透明且真實的。衍生開來看,音樂人也可以跨過出版商和發行商,自主管理作品。

難怪仗劍走天涯的高曉松也會激動。

白衣飄飄、新金融和救贖:高曉松的區塊鏈酣夢

「我想說……」他停下搖擺扇子的手,從主持人那裡搶過話頭,聲音聽起來竟有幾分激動造成的顫動。他的身影越來越大,變成舞台中央的一顆恒星。

「我想說,一個能讓讀書人賺得起錢的社會,是一個進步的社會。」

這時內參君從正襟危坐,變成肅然起敬。

白衣飄飄、新金融和救贖:高曉松的區塊鏈酣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