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sha 的新衣服,蠻適合穿去「夜店」…

不要誤會了,不是現在你經常去的那些,但很有可能,是你爸媽那年代去的那些。

Gosha 2018 S/S(圖片來源:HYPEBEAST)

這兩天,相信你已經從不少資訊平台裡得知 Gosha Rubchinskiy 2018 春夏走秀的最新消息,以及和 adidas Football 、 BURBERRY 、RETROSUPERFUTURE® 的那些合作…

Gosha 2018 S/S(以上圖片來源:VOGUE)

你現在大概又多看了一遍(很不要臉地走個套路)。實話實說,和 BURBERRY 的合作確實帶來點驚喜,但 Gosha 的衣服…你也是知道的,每個季度都是相差無幾的俄羅斯風味,不會有什麼太多花拳繡腿的奇裝異服。

Gosha 2018 S/S(圖片來源:theblueprint)

但這場秀還是一如既往的「能扯」,畢竟一直以來, Gosha 的每個季度系列及每一場秀,其完整度都是極高的。換句話講,衣服只是表達季度主題下的一個載體,像秀場、造型師甚至是模特,實際上都能單獨抽出來,為季度主題補充各種關於俄羅斯青年文化的故事。

Gosha 2017 F/W(圖片來源:HYPEBAE)

回顧上一次, Gosha 把走秀重新帶回俄羅斯舉辦的那事,一個俄羅斯飛地(加裡寧格勒)、加上 adidas Football 的合作,以及很有 Gosha 色彩的 zhèng zhì 意味,串起來之後…造就出一場「最能扯」的走秀,關於這些,我們之前有聊過,不再重復了。

Gosha 2018 S/S(圖片來源:theblueprint)

可是這一次呢?為什麼說新系列是用來穿去「夜店」的?因為…這次不僅是一場走秀,還是個「銳舞派對」(Rave Party)

DJ Zhit Vredno 和 Gosha(圖片來源:DAZED)

好幾年前, Gosha 就曾將俄羅斯的銳舞文化帶給過全世界,還和自己的好朋友 DJ Zhit Vredno 推出過一首 90 年代的銳舞舞曲 Mixtape 。

這一次的 Gosha ,別說舞曲,甚至連場子都準備好了。就在聖彼得堡,而且…還是蘇俄 80 年代末期的那種「野之舞廳」…

蘇俄時期,竟然還有銳舞派對?

(圖片來源:Диспут)

歌劇、交誼舞會之類的活動,一直是蘇俄官方允許的公眾娛樂方式,然而蹦迪文化從 70 年代起流傳到蘇俄地區,但這樣的迪廳絕大部分都是共青團員們的文娛主場,甚至是裡面播的每一首歌,都需經過「上傳審核」的程序…一般蘇俄民眾,是少有接觸的。

(圖片來源:modny)

多虧了 1980 年的莫斯科奧運會,蹦迪舞廳隨著城市改建變得隨處可見,逐漸地,這種從西方傳來的舞曲文化取代了那些生硬的交誼舞,一下子也從莫斯科蔓延至整個蘇俄地區,甚至傳到那些偏遠的鄉村。

聖彼得堡(圖片來源:Visit Petersburg)

按以往的套路看, Gosha 每次走秀的選址都可謂是意味深長的,這次也不例外,選了俄羅斯最西北的城市聖彼得堡。在亞文化還是通過耳口相傳的日子裡,聖彼得堡成為了西方文化陸續往東歐地區輸送的入口,各種在黑市搞到手的稀奇玩意從這裡湧入俄羅斯,像音樂這種被稱為解救無聊的特效良藥,在這固然是必不可少的。

蜜汁舞步(圖片來源:Google)

當蘇俄群眾還沉迷於俄式蹦迪的蜜汁快樂時,聖彼得堡的一些藝術家、音樂家卻要出來「搞事情」了。社會制度的逐漸寬鬆,也亂入了一些外來文化,因此這裡的舞曲音樂,也區別於官方認證的那些意識形態。蘇俄時期的銳舞文化,便慢慢起源於此

聖彼得堡 Fontanki 145 公寓內部,下文會提及到這個地方(圖片來源:daily.afisha)

從聖彼得堡入境的外國人帶過來了各種新鮮的玩意(什麼都有,其中有些是顆粒狀的東西,自己腦補),外出的藝術家、音樂家也從西方地區帶回來了他們在當地一些寶貴的派對、夜總會經驗,以至於這些「見過世面」的人都覺得,以前在蘇俄地區蹦的那些…都是假的迪斯科。因此,這些人決定搞點事情,逐漸發起了真正在聖彼得堡的初銳舞派對, high 到俄羅斯的盡頭…

(圖片來源:DAZED)

然而 Gosha 為什麼要選在聖彼得堡辦他的「派對」,具體原因我想我已經盡力地為各位濃縮了,再多再詳細的,留給 Google 親自給你們講吧…

Gosha 重現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青年烏托邦

(圖片來源:DAZED)

聊回這次的走秀吧,當大家的焦點,都放在 Gosha 與 BURBERRY 、 adidas Football 的合作上之時,很可能就忽略了…

這是封底(圖片來源:a_kazimirov / instagram)

擺在地上的這本書…這是 Gosha 與在線文化平台 INRUSSIA 合作推出的主題小冊,據聞只有 500 冊,這也是第二次發布了(對上一次是加裡寧格勒的走秀),封底上同樣的標誌也出現在本季的服飾之上。

內頁(圖片來源:Alexey_osipchuk / instagram)

哦對了,這是一本俄羅斯的銳舞指南,其中部分內容出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人類學教授 Alexei Yurchak 的文章《Gagarin and the Rave Kids》……長得連我自己都有點暈菜,不過沒關係,我先替你啃掉這一本。實際上,大部分的內容都在清晰記錄一件事而已:銳舞文化在聖彼得堡的整個衍生過程

Fontanki 145 的私人派對

在蘇聯晚期流入聖彼得堡的銳舞文化,在硬體配套方面,肯定是沒法跟西方國家媲美了。那個時候,這種派對只能在城市那些丟空了的舊建築內「無證舉辦」。然而這些殘磚敗瓦本來也是被政府納為修葺對象的,但你要知道,晚期的蘇聯幾乎是要什麼沒什麼的,連 zhèng quán 都自身難保,別說修葺房子了,基本上都處於丟空棄置的狀態。但好在,仍然是水電照舊的。

藝術家在 Fontanki 145 公寓裡創作

Fontanki 145 的私人派對

在這樣的制度過渡期間(也就是俗稱的沒人管),那些聖彼得堡的藝術家、音樂家,就在豐坦卡河邊上的 Fontanki 145 (就是 145 號)公寓內自建出一個「野之娛樂中心」。裡面有人在創作藝術,舉辦展覽,有人甚至還打通了牆面,辦了一個大型的私人迪廳 — Tanzpol ( Dance Floor),名字也是夠粗暴直接的,從字面上看,就是一個打算要「蹦穿地板」的場子…

Tanzpol 的 DJ

當時,一些 DJ 也開始進駐這裡,播著那些從黑市搞過來的 techno 音樂,各種打扮的人就在同一個舞池裡幹著同一件事,像剛才所說的: high 到俄羅斯的盡頭…

(以上圖片來源:colta / Alexei Khaas)

雖然,這些公寓的內部環境可能都是 low 到地心的(混亂,很多東西都是自備的),但勝在有免費水電,辦個展覽開個 home 趴還是穩穩妥妥的。況且從當時的局勢來看,這裡也可算是年輕人能夠自由放縱的現實烏托邦了,至少相對其他地方來講,是體驗不到的

Gosha 的小冊子(圖片來源:minishopmadrid / instagram)

這一切的一切,都記錄在 Gosha 與 INRUSSIA 的小冊上。而在聖彼得堡舉辦的這場秀,也正是 Gosha 想要重現的,在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銳舞文化在聖彼得堡的衍生過程…

Pre Show 又是個什麼鬼?

Pre Show (圖片來源:theotermignon / instagram)

值得留意的是,在走秀之前, Gosha 還特意在 Au Pont Rouge 內舉辦了一個 Pre Show ,環境大概就像上圖這樣,一個到處都用封條圍著的空間,裡頭也像是正在修葺的狀態,一個不留神的話,還以為自己看的是 OFF-WHITE 的秀…

但這地方並不是最終的秀場,而是一個秀前的小型展覽(大概是喝酒聊天的地方)…

(圖片來源:commedesgarconsberlin / instagram)

除了中部的空間,其他一些角落其實也被封條圍起來了,雖然 Gosha 並沒有解釋這地方是幹嘛用的,但感覺卻很接近蘇聯解體前不久俄羅斯的那些 TAZ (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s,臨時自治區)。

這人背後的房子就是 Fontanki 145 (圖片來源:Google)

這個詞出自 wú zhèng fǔ 主義者 Hakim Bey 《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s》的一本書,TAZ 就像是剛剛提到的 Fontanki 145 公寓那般,是一個不受約束的空間,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發揮,甚至…能夠改變這個空間的結構,情況就像 Gosha 所說的:「每當談到聖彼得堡的時候,更多的是關於自由的東西」。

這個 Pre Show ,看著就像蘇聯晚期俄羅斯那些丟空了的公寓建築,也就是各種被占領的 TAZ 吧…

在 Gosha 偶像曾經開趴的地方走秀…

(圖片來源:annibonita / instagram)

至於晚上走秀的場地,則是以前聖彼得堡的一個」工人文化宮」(Communication Workers’ House of Culture)。如果把這名字放在油管上搜的話,出來的結果基本上是一些關於搖滾樂隊的現場演出,沒錯,這裡之前的確辦過不少搖滾演出。

但在 1989 年,這裡搞了據說是聖彼得堡的第一個銳舞派對,不過根據俄羅斯的一些網站記錄,實際上這同時是一個「同志」派對,由來自聖彼得堡的藝術家 Timur Novikov 發起…

Gosha 偶像 Timur Novikov(圖片來源:colta / Андрея Безукладникова)

如果你平時有留意 Gosha 的服飾系列,那有沒有覺得這名字會有點眼熟?今年年初, Gosha 就曾經推出過一個系列致敬這位來自聖彼得堡的藝術家, Timur Novikov 曾把很多西方文化及意識形態帶到當時的蘇俄,包括 Techno 音樂等等,在一直迷戀青年文化的 Gosha 眼裡,他簡直是偶像了…

所以,能在偶像 Timur Novikov 曾經開趴的文化宮裡辦秀,大概 Gosha 也是挺興奮的吧。

(圖片來源:HYPEBEAST)

在走秀正式開始之際,一束綠色的鐳射雷射配合著 Techno 音樂等律動在不停來回掃射,留意雷射的盡頭,是一排排被毀壞丟棄的劇院座椅。

與其看劇,不如「蹦迪」…(圖片來源:bechtoli1974 / instagram)

然而 Gosha 這種安排的意圖也是十分明顯,自 90 年前後銳舞以及 Techno 音樂等各種西方文化、資本主義事物的亂入,就意味著屬於俄羅斯的青年文化即將要改朝換代了…

Gagarin Party (圖片來源:PARTYTONIGHT)

從聖彼得堡流入的銳舞文化夜一直向俄羅斯東面發展,91 年在莫斯科 cosmos pavilion 就舉辦了將近數千人參加的超級銳舞派對 Gagarin Party 。往後 2 年,聖彼得堡也開設出第一家正式的 Techno 舞廳…

(圖片來源:colta)

現在已經成廢墟了(圖片來源:Google)

名字叫 TUNNEL ,設在一個本來用於躲避核污染的地牢裡面,因此舞廳 Logo 也用了大家熟悉的那個核標誌元素。當然,這麼有代表性的聖彼得堡舞廳, Gosha 又怎麼會漏了…

Gosha 2018 S/S(圖片來源:HYPEBEAST)

所以你能在新系列服飾上看到的這個核標誌,跟核其實沒有多少直接關係,實際上只是在紀念聖彼得堡的這份回憶罷了。

如今,TUNNEL 已經變成一個充滿臭水的地下廢墟,那個曾今是俄羅斯銳舞

啟蒙地的 Fontanki 145 ,也早已被鏟平重建了。屬於 90 年代蘇聯解體前後獨特的俄羅斯銳舞文化,幾乎全都隨著那一代人的回憶遠去了 。

Gosha 2018 S/S(圖片來源:HYPEBEAST)

雖然 Demna 說(時尚圈的)東歐文化對他來講已經垮掉了,但就像他所說的,這只是對他個人來講罷了,不要忘了, Gosha 還在這條路上奮鬥著,關鍵是還有來自 DSM 的助攻…

可以這麼講,一直以來 Gosha 的魅力,都不在於服裝設計得有多破格、細節有多到位、面料有多刁鑽,而是這個品牌呈現出的完整度。從各方面呈現蘇俄時期的青年文化,也讓時尚界重新認識俄羅斯。

就像今天講了一大堆跟衣服沒什麼直接關係的「廢話」,但如果認真看下來的話…

(圖片來源:Alexei Khaas / theblueprint )

大概也會感覺到,明年 Gosha 的新衣服,還是可以穿去「夜店」蹦幾下的…

作者: DntSay.LeeD.WthMe

點擊最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其他精彩內容

點擊以下圖片查看

穿運動 Bra 上街的女生,真的只是 「混健身房」 的麼?

「搞破鞋」 成了大牌最新的時尚風向?

想買 Mars Yard 2.0 ?不是有錢就能解決的…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