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騰訊娛樂專稿(文/陳媛 責編/雨田)

新人介紹


姓名:白敬亭

昵稱:小白、狄仁白、白Rap

出生年份:1993年10月15日

星座:天平座

特點:少年容貌、偵探智商、老幹部三觀的北京小爺

經歷:2014年因出演網劇《匆匆那年》中「小天使喬燃」一角走紅,獲封「國民校草」。2015年、2016年接連出演青春校園題材的電視劇《旋風少女》和電影《誰的青春不迷茫》。2016年,在《跟著貝爾去冒險》中完成綜藝首秀。同年又參與了《我們戰鬥吧》和《明星大偵探》第一季的錄制,2017年參與了第二季的錄制,「註孤生」、「高智商」人設開始圈粉。2017年重返青春校園題材的《夏至未至》播出,飾演「小太陽陸之昂」。今年6月進組拍攝《凰權·奕天下》,飾演「顧南衣」一角。

導語


《夏至未至》中的「小太陽」陸之昂,是白敬亭第四次演高中生了。

三年前的網劇《匆匆那年》中「小天使」喬燃一角,為長相清秀的白敬亭帶來了「國民校草」的頭銜,也為他帶來了更多青春校園題材的片約。《旋風少女》中集學霸、運動天才與暖男於一身的初原師兄,《誰的青春不迷茫》中不服傳統教育管束的「學渣「高翔,都將白敬亭身上不同畫風的少年感,調動得淋漓盡致。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匆匆那年》中的白敬亭

然而,在這三部作品中,白敬亭卻從來沒有機會詮釋一名少年的「長大成人」。直到《夏至未至》白敬亭一直把陸之昂從男孩演成了男人,「國民校草」總算迎來了「成人禮」。

只是,採訪從頭至尾白敬亭都沒有「校草」的自覺。對於可以靠「臉」吃飯這件事,他總覺得不妥。在我們問他,「你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是個漂亮男孩……」時,他忙不迭打斷了我們,然後仿佛澄清謠言一樣急著辯解:「我沒覺得自己漂亮啊」,「誰說我帥我都沒有什麼感覺,我總覺得(他們)不是發自內心的」,白敬亭一臉嚴肅地解釋。因為相比顏值,他更在意自己的能力,當一個實力過硬的演員才是他的終極目標。

《匆匆那年》的男孩在《夏至未至》中長大了


選擇出演《夏至未至》中的陸之昂,是白敬亭被團隊說服後的結果。而在此之前,因為演了很多中學生,他一度非常抗拒青春題材。

《夏至未至》中的陸之昂本是個「韋小寶」一樣活潑的大男孩,母親的意外離世後,他變成了一個沉默寡言卻更有擔當的男人,最終為了替兄弟打抱不平,不僅毀了容,還鋃鐺入獄。當工作人員向白敬亭講述了這樣一個陸之昂時,白敬亭心動了。陸之昂在後半部劇中的境遇和性格的轉變,的確賦予了白敬亭一定的表演空間。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夏至未至》開篇,白敬亭還是少年感爆表

《夏至未至》首播當晚,因為「少年感要爆出螢幕了」,「白敬亭」和「夏至未至陸之昂」雙雙上了熱搜。隨後登上熱搜的還有「白敬亭、肌肉」。因為在劇中秀出了肱二頭肌,白敬亭在健身房各種曬肌肉的照片被網友們迅速挖了出來——很man很爺們兒的一面,如他所願,正在慢慢被大家看到。

當然白敬亭更希望大家看到的是劇中他的變化。其中他最得意的就是,陸之昂在書店看到傅小司的書崩潰的重場戲。拍攝之前,白敬亭一直憋著一口氣,也做了很多功課。直到實拍中,他放下一切包袱地嚎啕大哭,那一刻他心裡的大石頭才徹底放下。在《夏至未至》中塑造角色的目標,他自認已經圓滿達成。

當然,遺憾還是有的,比如他希望劇中陸之昂的毀容特效妝能夠更臟更慘一些,相比偶像包袱,他還是希望角色更真實。

現實中即將迎來24歲生日的白敬亭,正迫切地想告別之前「本色演出」的標籤,他最大的願望是,能夠被當做一個可以演繹複雜情緒的嚴肅的演員對待。

剛剛入行時候,白敬亭並沒有成為「演技派」的「野心」。參演《匆匆那年》時,劇組其他年輕演員都或多或少有過表演經歷,只有白敬亭在表演上是「白紙一張」,他也沒有給自己許下什麼宏願,唯一的目標就是不要拖其他演員後腿。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匆匆那年》中白敬亭青澀的模樣

開拍前幾天,他已經提前背好所有台詞,一個人在賓館房間裡想像著對手戲演員都在場,一遍一遍地練習。開拍後,即使沒他的戲,他也會整天紮在劇組裡,觀察其他演員,觀察戲到底是怎麼拍出來的。內向的他羞於開口請教,只能用默默觀察這個笨方法。

而第一次因為表演建立起自信,也是在《匆匆那年》的片場。在第一次拍攝喬燃向方茴表白時的哭戲時,白敬亭沒剎住車,哭早了。拍攝第二條的時候,他控制住了自己,直到方茴背過身去那一刻,白敬亭才把隱忍多時的眼淚無聲流下來。整個劇組都情不自禁為他鼓掌,這是他記憶裡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掌聲。這一刻,他體會到了演戲帶來的快感和成就感,也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可以演戲了。」

還沒紅,就遭「黑」


《匆匆那年》殺青後,白敬亭就趕回學校上課去了。雖然也自認拍了一部不錯的作品,但他遠遠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人生會因此改變。《匆匆那年》一經播出,白敬亭的微博粉絲數量就翻番上漲,很多素不相識的小姑娘一夜之間就成了他的迷妹。

可是白敬亭還沒來及享受被追捧的感覺,就結結實實地體會了一把「人言可畏」。在網劇《匆匆那年》播出到四五集的時候,娛樂圈的那頭,柯震東因吸食大麻被捕,這也導致他在電影《小時代4》中的戲份全部被刪。這時候,網上開始流傳白敬亭與柯震東有幾分相似的言論,而流言再經過幾輪傳遞,就變成了白敬亭將替代柯震東出演《小時代4》。短短幾個小時,白敬亭的微博就被柯震東粉絲的怒氣攻陷,而網路輿論也紛紛質疑白敬亭借機炒作。剛剛踏進娛樂圈,還沒怎麼「紅」,就險些「黑」了,新聞爆的那個早晨,打開微博的白敬亭真的一臉「懵」,最令他感到委屈的是,他「既沒動機、也沒能力去做這件事。」但幾乎沒有人在乎謠言因何而起,就給他貼上了「想紅想瘋了」的標籤。事發當日,完全不知如何應對的白敬亭,卸載了微信和微博,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亂逛,他只希望這一天快點過去。晃到中午的時候,他又終於想通,既然選擇了這個行業,就必須要面對這樣的局面,對於沒有任何娛樂圈資源的他來說,眼前的機會是多麼來之不易,無論如何都要走下去。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因為「撞臉」柯震東,還鬧出不小的風波

他把微博裝了回來,發了三張照片,其中一張是以我行我素著稱的櫻木花道扣籃的劇照,故作輕鬆地寫道「我就是我,也只能是我啦 」。不久後他又發了一篇簡短的文章解釋道:「可能自己還並不是圈子裡的人,沒想到會這樣成為焦點」,然後以克制、得體的口吻,表示對於所有的罵聲都會「欣然接受」。這是白敬亭第一次以公眾人物的身份,回應質疑。發完微博後,他告訴自己,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別人怎麼想,就控制不了。從這一刻開始,白敬亭擁有了作為一個藝人的自覺。

不在意天賦,更在乎責任


白敬亭畢業於首都師范大學錄音系。大學三年級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就讀的專業有點冷門,說不定將來的就業都很成問題。而為了給他交上一年一萬多的學費,父親要起早貪黑地開計程車。這讓白敬亭自責,也讓他開始為自己謀劃新的人生。

他曾經上招聘網站尋找平面模特的工作,然後遇到了很多聲稱只要他交個十幾二十萬就能被捧紅的騙子。「我沒有二十萬。」白敬亭自嘲。

後來他找到一家韓國公司開辦的培訓機構,準備花錢學點兒有用的東西。七天訓練只完成了五天,卻為他帶來了人生最大的轉機——相熟的韓語翻譯姐姐鼓勵他去面試網劇《匆匆那年》。第一輪試鏡,沒有任何表演底子的他,把台詞念得一塌糊塗。當時他以為自己肯定沒戲了,不想再試。但片方考慮到他充滿「少年感」的外形氣質甚是難得,第二天又把他叫回來,試試小角色,順便給人搭戲。不想讓推薦人失望,也不想讓劇組為難,處於一份責任,白敬亭還是去了。沒想到他學得非常快,搭戲的過程中台詞越念越順,最後竟然贏得了男二號喬燃的角色。

在成長過程中,白敬亭的技能養成和進階,大約都是這個模式——他很少主動關注到自己的天賦,如果不是興趣驅動,他的責任感就會成為最大的動力。

比如,學鋼琴,是辛苦工作了一輩子的父母,出於最樸素的價值觀——讓他長大後能夠混口飯吃。白敬亭學得認真,常常在區裡的鋼琴比賽拿獎,還考到了業餘十級資格證。《匆匆那年》和《夏至未至》中的鋼琴表演,都是他本「手」演出。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白敬亭鋼琴彈得很棒

然而他並不以自己的鋼琴天賦為傲,也不在乎那些獎狀和證書。當父母東借西湊一萬塊錢買下「天價」鋼琴時,他決心堅持學下去。當他得知一節鋼琴課就要一千塊錢時,還會在私底下偷偷拜托音樂老師,能不能多給他上一會。當他往家裡拿回獎狀和證書時,父母開心了,他也就開心了。相比自己的感受,白敬亭更在乎的是為了他竭盡所能的父母,至少不能讓父母失望。

初中時,白敬亭的叛逆期來臨,他沉迷體育和遊戲,會考試成績離分數線差了100多分。為此父母到處找人托關係,尋找可以錄取他的學校。知道這件事後,白敬亭的自尊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一想到父母「求爺爺告奶奶」的樣子便「難受極了」。幸運的是,首都師范大學附屬紅螺寺中學藝術班看中他的鋼琴底子和嗓音條件,錄取了他。從此他幾乎戒掉了一切玩樂,連心愛的籃球都很少玩,一心撲在學習上。那段時間電視上正熱播《海綿寶寶》,當同學們熱烈討論時,他看到圖片還以為那是一塊「會說話的發糕」。

和學習鋼琴時一樣,即使意願並不強烈,但只要他認定了要做某件事,就會變得專注、投入,不顧一切達成目標。以全校倒數第二的成績考進來的白敬亭,最終以文科班第二的成績,考上了首都師范大學錄音系。說到這裡的時候,容易害羞的白敬亭難得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給父母買房是最自豪的事情


對工作,白敬亭也是同樣的態度。剛入行的頭兩年,直到拍完《旋風少女》,他並沒有像路人想像中那樣賺到什麼錢。那時他非常著急,覺得自己很沒用,對不起父母。但他又不願意將不多的片酬花在宣傳上,為此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給人的感覺仿佛低調到仿佛基本消失在公眾視野中。

最近一年多,收入慢慢增多以後,為了報答父母,他許下了兩個願望:買車、買房。尤其是買房對他來說意義重大。身為北京人全家人卻一直只能在懷柔租房子住,「不能裝修,不能有感情」,這一直是他的心結。

買房的願望終於在2016年達成了。拿到房門鑰匙時,白敬亭正在劇組拍戲,父母不停發微信給他,告訴他這房子有多好。那一刻,白敬亭特別自豪。

賺錢確實會讓人產生一種莫名的成就感。但是在白敬亭的收入能滿足自己和父母的日常生活後,他並不迷戀於此。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誰的青春不迷茫》中,白敬亭乾淨的眼神

他不否認,看到跑車和豪宅,會羨慕,聽到某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明星的天價片酬,會驚訝於是如何做到的,但他也並不為此過度焦慮。

在他的片酬並不夠支付北京昂貴的房價時,父母也並不會在經濟上給他壓力,父父母的勸慰是:「我們大半輩子都這麼過來了,你就踏實演戲,該來的總會再來的。」

「他的三觀真的很正。平時不抽煙也不喝酒,愛好特別陽光,就是喜歡打球,最不濟就是打打遊戲。」在經紀人蘇瑋明眼裡,白敬亭的純樸,正是因為他的父母為他營造了非常健康的成長環境,不會給他灌註人窮志短的觀念,也不會過度驕縱他,給予他空間去做自己的選擇,並在經濟上全力以赴支持他。

這也是為什麼在幫忙帶了白敬亭一段時間以後,蘇瑋明決定徹底放棄自己的影視製作公司,成為白敬亭的經紀人。

入行以來,白敬亭拒絕了很多大公司的合約。拍攝《誰的青春不迷茫》時,劇組要求演員們封閉式拍攝,不能帶經紀人和助理。白敬亭在自己商業價值增值的最佳時機,推掉了所有的商演邀約,和其他完全沒有經驗的新人一起封閉式拍攝了三個月。「僅僅為了錢拍戲,我覺得我做不出來,這樣就違背了老天爺讓我來演戲的初衷。」那段時間,白敬亭看了韓國電影《素媛》,了解到這部促使韓國國會提高了對兒童性侵犯犯罪的量刑標準,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觸動,他希望自己將來不論作為演員,還是作為制片人,也能夠拍出這樣的電影。即使不再是為了父母,對待演戲這件事情上,白敬亭內心仍然深埋著一份與他年齡十分不符的責任感。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誰的青春不迷茫》,白敬亭也曾迷茫過

因為相比做一名財源滾滾的藝人,白敬亭更願意被當做一名演員。比如,他不願輕易接下自己不喜歡角色,也自己的角色一成不變,他不想做音樂——盡管他會彈鋼琴,有這個天賦和底子,他也不想上綜藝節目博人氣。好好演戲是他唯一的願望。

但是在經紀人眼裡,白敬亭過於「理想化」了。對於白敬亭的整體定位,經紀人曾經和他產生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分歧。現實是,市面上好的劇本其實不多,就算有,如果沒有一定的人氣,也未必能夠爭取到。慢慢意識到這點後,白敬亭才懂得,要做出一些妥協。

高智商、註孤生與笑話手


這兩年,白敬亭開始接觸各種綜藝節目。然後高智商、不會撩妹的「註孤生」(注定孤獨一生)、愛懟粉絲的京腔笑話手等迥異於「暖男」的人設,已經成為了白敬亭的新標籤。

考驗體力與膽量的《跟著貝爾去冒險》中,看似柔弱的白敬亭,展現出驚人的膽量、身體素質(肌肉)和學習、適應能力,任務完成得又快又好,吃牛眼、蚯蚓這些奇葩食物時,他總是淡定得讓人截不出表情包。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吞牛眼的白敬亭依然淡定

雖然白敬亭把《跟著貝爾去冒險》看作一次躲清靜的機會,但是在極端環境中,白敬亭也體驗了極端情緒。在匍匐爬繩索環節,只有白敬亭挑戰失敗。一向聽話的他倔強地著違背了貝爾的命令,跑回去重新挑戰了一次,卻再次失敗。他坦白地承認,手鬆開的那一刻,他情不自禁地罵了一句髒話。同行的人對他的評價是:太年輕,不能接受失敗。對此他並不否認。

讓白敬亭最耿耿於懷的是,第一次快要掉下去時,貝爾喊,小白放手吧,你上不來了。白敬亭聽到後就放手了,那一瞬間他後悔極了。他非常生自己的氣:「我為什麼要聽別人的話,我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嗎?」他幾乎是哭著反復央求貝爾,才得到了第二次機會。這一次他雖然仍未掌握好平衡,掉了下來,但他為了翻上繩子試了七八次直到生理極限的樣子,贏得了貝爾和隊友們的尊重。事後他也和貝爾聊了很久,貝爾的開導,讓他學會了如何與挫敗感相處。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貝爾教會他如果應對挫折

《明星大偵探》和《我們戰鬥吧》則聯手打造了他的「註孤生」人設。白敬亭容易害羞的性格、匱乏的戀愛經歷被真人秀的「剪刀」一放大,激活了一大波少女心。

事實上,白敬亭靦腆而慢熱,綜藝感並不強。他對於用人設換人氣的意願,也同樣並不強烈。

《明星大偵探》讓白敬亭因為「高智商」圈粉,也完全出乎他自己的預料。這檔節目素來以「燒腦」著稱,非常考驗明星的邏輯推理能力。高中時白敬亭的數學成績就特別好,解環環相扣的方程式對他來說一點都不痛苦,反而是種樂趣。但在參加節目之前,他對節目中的推理方式基本沒有概念,一開始的幾集,他非常不自信,投票時常常猶豫不決。隨著詮釋角色越來越投入,他的投中率一路不敗,人也越來越自信。有新玩家來,他甚至敢放出豪言「你跟著我走,保證你投對」。

而在辯論環節,面對伶牙俐齒的何炅、撒貝寧步步緊逼,他常常支支吾吾說不出話,因此常被當做兇手懷疑甚至被「冤死」三次,人送外號「背鍋俠」。但第二季開始,他那種不動聲色的冷幽默,已經開始自然地承包笑點了,偶爾還「開開車」,連撒貝寧都說他「學壞了」。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明星大偵探》中的白敬亭

慢慢的,很多粉絲發現了白敬亭身上那種特有的幽默特質。面對媒體和粉絲的「套路」,他從來都是拒絕的。一些拒絕「尬聊」的語錄甚至被粉絲整理出來在網上傳播——

「如果你去荒島……(會帶什麼)(括號中的話,還沒說出口,即被懟回)?」

「我為什麼要去荒島?」

「如果有機會想變成什麼動物。」

「我不想當動物,當人挺好的。」

「你打算看多少遍《夏至未至》?一百遍?

「你們就沒別的事兒可以幹了麼?」

需要坦誠的是,我們的初衷多少也是有些「套路」的,希望他可以一如既往耿直地「懟」回來,為這篇文章貢獻點小標題。

沒想到,白敬亭卻一本正經地解釋道:「有人說我愛懟人,我不希望大家覺得我是不尊重採訪者,只不過是我的表達方式就是這樣,如果我真的有感而發,我願意去表達,但是如果沒有的話,你不能強制性要求我按著你的套路出牌。這點我不太能接受。」這一刻,我們忽然明白,這才是白敬亭最真實的人設。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明星大偵探》中,白敬亭主動和何炅交流

用推理術語來講,白敬亭在思維和情感上都是一個非常「本格」的人,極其注重邏輯和原則,即使是在推崇人情世故的娛樂圈,「場面話」依然不存在於他的語言系統裡,「八面玲瓏」四個字,可能永遠與他無緣。無論作為演員還是藝人,他可以強迫自己學著更主動,更開放,更自信,但底線是用自己的方式獲得尊重和喜愛,並不是為了取悅別人,而做出自己都無法理解和接受的事情。他甚至篤定地告訴我們,哪怕在娛樂圈再待幾年,他也是「本性難移」了。「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接受、理解你的表達方式,感受到你的情緒。」此刻他的表情非常坦然,已經不再是那個一看負面評論就會情緒波動的白敬亭了:「就這樣吧。沒有一個人在世上能夠保持完美的狀態。」

『 本文系騰訊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點擊下圖閱讀往期『人物專訪』 ☟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

白敬亭:說我長得帥?你們一定不是發自內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