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我們成為什麼樣人的,不是我們的能力,而是我們的選擇。

點擊上方藍字「酷我音樂」一起學習做個有趣的人

盧娜在她臥室天花板上裝飾了五張畫得很漂亮的臉龐:哈利、羅恩、赫敏、金妮、納威。它們不像霍格沃茨裡的畫像那樣會動,但也有一定的魔力:哈利覺得它們有呼吸。畫像周圍有精細的金鏈子把它們連在一起。但細看了一兩分鐘後,哈利意識到鏈子實際上都是同一個詞,用金色墨水寫了上千遍:朋友……朋友……朋友……

Harry Potter

New World

決定我們成為什麼樣人的,不是我們的能力,而是我們的選擇。

人們容易原諒別人的錯誤,

卻很難原諒別人的正確。

A Window to the Past

Vitoria-Gasteiz Orchestra

決定我們成為什麼樣人的,不是我們的能力,而是我們的選擇。

「你的雙親指派我當你的監護人。」布萊克呆板地說,」如果他們遭遇不幸的話……」

哈利等他說下去。布萊克的意思是他心裡猜想的那意思嗎?「當然啦。如果你願意和你的姨媽、姨父一起住下去,我會理解的。」布萊克說,「不過……唔……想一想吧。一旦我恢復了名譽……要是你想要一個……一個不同的家……」

哈利胃裡發生了某種爆炸。

「什麼——和你一起生活嗎?」他說,不知不覺腦袋撞到地道頂部的一塊突出來的石頭上。「離開德思禮家嗎?」

「當然,我想你不會願意的,」布萊克迅速地說,「我理解,我只是想我願……」

「你瘋了嗎?」哈利說,聲音一下子嘶啞了,和布萊克的一樣。「我當然想要離開德思禮家!你有了房子嗎?我什麼時候能搬進去?」

布萊克轉過身來看者他;斯內普的腦袋正擦營地道頂部,不過布萊克似乎並不在意。

「你願意?」他同。「你是當真的?」

「是,我是當真的!」哈利說。

布萊克瘦削的臉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笑容,哈利以前從沒見他這樣笑過。笑容所產生的不同效果是驚人的,好像有一個比他年輕十歲的人透過那張饑餓面具對他面露喜色;有一會兒,人們又可以在他臉上認出哈利雙親結婚時大笑的那個人了。

近期文章精選

你為什麼懷念高考?

愛來愛去,我們都只是愛自己罷了

時間是個自稱包治百病的庸醫。

二十多了沒談過戀愛?別期待初戀了,你永遠不會有了

最好的結局,不是在一起,是不忘記

我們別做普通朋友了,做特別好的朋友吧

當年你做課間操時偷看的人,現在怎樣了?

考59分比考0分更難過

年少時不能遇上太驚艷的人

突然想到你,笑了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