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看懂這片的人,智商都爆表

每天推薦一部好電影

回復“看電影”你一部特別的電影

睡覺做夢,可能是件司空見慣的事兒。

對於導演來說,它卻是電影創作中提升逼格的利器。

比如,《盜夢空間》

比如,《穆赫蘭道》

還有今天給大家安利的這部

巧的是,在《穆赫蘭道》有過精彩表演的娜奧米·沃茨,在本片中仍然擔綱女一號。

伊萬·麥克格雷格,憑借經典之作《猜火車》,一舉拿下1997年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男主角,從此進入國際影壇。

兩度入圍金球獎最佳男主,2012年,獲得聖塞巴斯蒂安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瑞恩·高斯林,就更加不陌生,《戀戀筆記本》,《半個尼爾森》,還有去年大火的《愛樂之城》。

五次金球獎最佳男主提名,兩次奧斯卡提名。

集結三位影帝影後,不得不說,這陣容真的很罕見。

薩姆作為一名心理學家,曾幫助過不少心理疾病患者解開心結,將他們重新帶入正常人的生活之中。

包括他的女友麗拉,在大學期間,也曾經由於被抑鬱症所困擾而意圖自殺。

而薩姆最近接手的病人,卻顯得非常棘手。

這個叫亨利的藝術系學生,揚言要在幾日內自殺,到另一個世界中去。

他還總是會說出一些奇怪的預言。

明明外面正是艷陽高照的好天氣,亨利卻預測,不久後將會有一場冰雹。

知悉尚未發生的對話。

不經意說出的「你的麻煩會結束,幸運將會對你微笑」,居然是薩姆之後從幸運餅乾中取出的紙條上的內容。

然而,怪事仍在繼續發生。

之前診治過亨利的那位女同事,精神陷入崩潰。

薩姆還見到了亨利口中已經去世的父母。

不止如此,原本長期失明的亨利父親,突然能重新看到了。

亨利口中那位想結婚的女友阿西娜,看起來又似乎跟亨利沒有太多的交集。

事情發展到最後,連薩姆自己似乎也開始出現幻覺。

他明明看到了亨利的母親,卻被告知那個地方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

每次回家的時候,總能看到樓下鄰居在調運鋼琴,小男孩氣球飛到天空中的情景,也在日復一日地出現。

到底什麼才是真實的?

除了燒腦的劇情,影片的鏡頭切換,也是非常出其不意。

亨利出現在地鐵的場景,地鐵門一開的瞬間,畫面從進來的乘客切換到薩姆女友麗拉。

氣球飛到天空的一幕,畫面從逐漸放大的氣球過渡到亨利上課的場景。

亨利出現在水族館的場景,鏡頭通過水幕過渡,切換到麗拉和薩姆交談的畫面。

影片中出現的諸多場景變換,薩姆日復一日看到調運鋼琴,氣球飛到天空的畫面。

毫無疑問,這一定不是現實。

包括影片中很多看似突兀、不合邏輯的情節。

薩姆的褲子,總是短一截。

他去找的那位亞裔醫生,直接對著水龍頭喝水。

拿著氣球的小朋友,每回看到亨利,都會問媽媽,這個男人會死嗎?

所以,這到底是誰的夢境?

有人說,這片毫無邏輯可言,突然飄忽的畫面,突然出現的對白,各種各樣的人物場景。

看似不合常理,而這一切的發生並不是沒有原因沒有道理的。

與同樣拿夢境解構做文章的《穆赫蘭道》相比,前者著重在敘事,將現實與夢境不斷重構,渲染一種詭異的感覺。

就像抖包袱一樣,直到最後,才會讓觀眾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而《生死停留》,則著重表達一種夢境迷亂的狀態。

於諸多細節方面,刻畫出人們在身心受到重創後的心理形態,沒有過多人為介入的痕跡。

記得片中麗拉說過一句話:拜托,我們住在紐約,每個人都疲勞過度。

其實影片中的每個人,都是我們自己。

快節奏,每日重復的生活,各種各樣的現實壓力,在壓得我們喘不過氣的同時,又少了諸多向往的驚喜。

可是,沒有什麼能真正折磨我們,只有自己。

也許慢一點,你就會發現,生活中其實有太多難以割捨的美,還沒有一一領略過。

千萬別,為了生活而生活。

看影片點擊閱讀原文吧。

長按可在線觀影

喜歡我就點個zan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