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前些天,小萬看了一場感人的話劇,名為《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

這場話劇改編自美國暢銷小說《相約星期二》,也是作者米奇·阿爾博姆的真實經歷。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講述的是米奇畢業16年後與莫利老師的第一次重逢。

他在電視上得知老師罹患漸凍症,於是他便去看望老師,老師卻笑盈盈地問他:「米奇,你跟你的心靈,能夠和平相處嗎? 」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這是一場靈魂的拷問,也是一場戳心的演出。

在小萬感動到滿含熱淚之餘,更為這個「漸凍人老師」的演技所折服。

他就是最近頻頻出現在影視作品中的老戲骨——金士傑。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他在《唐人街探案》裡飾演一位黑幫老大,一身「我不好惹」的氣場。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還有最近大火的《楚喬傳》裡以殺人為樂的老爺子。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無論是話劇、電影還是電視劇,他飾演了很多個角色,體會了人生百態。

但他的人生,遠遠要比那些跌宕起伏的戲劇,更複雜也更精彩。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顧寶明,李立群,金士傑

年輕時候的金士傑,學的是畜牧業。

常常穿著破爛短褲,打著赤膊,光著腳在牧場給那些動物們打針、吃藥。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右一,小時候的金士傑

就這樣,他痛快地度過了一年半的獸醫時光。

在往屠宰場送豬的那天,金士傑覺得太過殘忍,就放棄了這份工作。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而後他開始穿起了人模人樣的衣服,懷揣著年少時「說個故事或者寫個故事」的夢想,來到了台北——

這也是他藝術生涯開始的地方。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在那個年代,台灣文藝作品逐漸趨於僵化。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金士傑決定自己創建自己的劇團。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1980 年,耕莘實驗劇團(後改名為「蘭陵劇坊」)成立,金士傑和他的朋友們在這裡接受培訓,學習演戲和拍戲。

這些人一會兒是工人,一會兒是錄影師;一會兒是修電扇的,一會兒是導演;一會兒是奶孩子的,一會兒又是演戲的……

他們的「主業」是劇團的團員,「副業」則是養活自己的營生。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蘭陵劇坊合照

甚至這群人第一次聚會時,金士傑還說他們是「丐幫大會」:

「來了一群人,個個穿著汗衫短褲。肥胖的,沒牙的。剛失業的,剛奶完孩子的。我就想,原來我的朋友們,都是這樣的。」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當然,金士傑也是這樣,每天就靠著體力活來養活自己。

晚上,工友們都在打牌、喝酒,他就一個人躲在角落裡寫他的劇本。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深夜食堂》

那時候的金士傑,一心一意想要成為一名電影導演。

但拍電影最需要的就是錢,他除了打工外,還會去各個話劇、電影中客串一下。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楊德昌《恐怖分子》的客串

在這期間,金士傑的日子可謂是相當窘迫,也是因為這樣,有了後來著名的「吃剩飯」梗。

當時他去自己的好友李昂家裡做客,發現會留有很多的剩菜剩飯。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他便與李昂就「吃剩飯」這個問題約法三章。

1.不定期去吃;

2.只吃剩菜,不可以專為他多飯菜;

3.不寒暄不客套,要當他不存在。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金士傑稱之為「專業」

到了後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吃剩飯的事兒。

有一次學生結婚,他也早早跟人家約好了,要打包剩飯剩菜。

吃到一半他要走,學生趕緊開始打包飯菜,他匆忙阻止:「慢著慢著,人家別的客人才吃一半。」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至於二手的東西,他更是來者不拒。

二手家具、二手衣服……他對於這些身外之物毫不在意,對他來講能用就行、能穿就好。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他愣是寫出了一部令蘭陵劇坊名聲大噪的話劇《荷珠新配》。

這部話劇被台灣媒體稱為是「台灣小劇場運動的發端」。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每一次《荷珠新配》演出結束,演員們站在台上接受鮮花掌聲,他卻只縮在舞台背後從不露面。

他說:「在舞台劇的世界,玩的就是十年寒窗。」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金士傑、林青霞合作的《暗戀桃花源》

後來,他在話劇界的名聲越來越響,是眾人眼中連眉毛都會演戲的人。

可惜的是,蘭陵劇坊在成立的10年後,還是宣告解散。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

一是因為經營問題,二是因為金士傑創作進入了瓶頸期,他不想被除了創作外的事所紛擾。

於是,他就變成了一個自由的「個體戶」。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剩者為王》

在這期間,他一直都在嘗試各種各樣的角色,智障兒童、無惡不作的律師……

到後來,他終於不再固執地守著話劇,開始接觸影視劇。

這樣的轉變,還要從他戲劇性的感情生活開始談起。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繡春刀》

1996年,金士傑和台灣老牌藝人葉雯合作舞台劇《你和我和愛情之間》,墜入愛河。

可惜的是,十年後(2006年)葉雯患上了子宮頸癌,最終不堪痛苦,患上抑鬱症跳海輕生。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此後,金士傑曾決定要終身不娶,孤獨終老,堅持他的獨身主義。

直到2009年,金士傑與自己的指導學生塗谷蘋日久生情。

57歲的他終於步入婚姻殿堂,迎娶了比自己小25歲的妻子。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他坦言自己是年紀大了才想要結婚:「當我發現自己是一片落葉的時候,就開始不跟自己開辯論會了。」

花甲之年又喜獲龍鳳胎,為他們沖奶粉、換尿布……就變成了他人生最大的樂趣之一。

這也是他近期為何頻頻出現在影視劇中重要原因——

「小孩生出來了,我也需要奶粉錢。」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So,觀眾也應該感謝金士傑的孩子……

但他又會說:

幸運的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還可以在大銀幕上看到更多老爺子的精湛表演。

比如《逆時營救》裡傾其一生致力於研究物理學的研究所所長。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繡春刀·修羅戰場》裡那個面露兇光,一臉憤恨難平的魏忠賢。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可以看出,他這一生不僅為戲而活,活的更是極具戲劇性。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正是他最真實的寫照。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正如他所說的:

「生活中各種東西多少都要嘗試,你得對人世間很重要的情感,包括親情也好,愛情也罷,健康、財富等,都有一個基礎的經歷(才行)你要吃過苦,也犯過錯誤;要很有品德,也偏離過、迷失過。」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那些苦難他照單全收,那些美好他也「恭敬不如從命」。

這戲劇般的、別人無法招架的人生,他卻活的明明白白,從不膽怯也從不迷茫——

「該來的就讓它來。」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註:本文圖片來源於豆瓣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

【猜你喜歡】

點擊即可閱讀

不愧是戲骨,演配角都成腕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