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騰訊娛樂專稿(文/肥西)

香港回歸20周年時,Twins出道已經16年。無論是6周年的《我們相愛6年》,還是10周年的《3650》都好像昨天和前天發生的事。新專輯《花約》連十首歌都未湊齊,也找不到什麼名頭來講故事,只是拍個十分美的封面和宣傳照,照例宣布,年復一年,我們還在。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相愛6年可以角色扮演,相愛10年可以做一個時光機概念的對比照片,16年卻沒有具體意義,對16年耿耿於懷的只有楊過和小龍女。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其實從2009年之後,Twins這個代表卜卜脆的青春、明愛暗戀的校園的組合,就漸漸失效。

在Twins之前,香港幾乎是沒有青春校園歌的。許冠傑時代已經唱得上班族好慘「半斤八兩做到只積咁嘅樣」,經濟騰飛了,換四大天王唱成年人的戀愛「你這剎那在何方我有說話未曾講」。沒有校園的。香港的流行文化直接略過了這一段,直到2001年Twins出道。

在沒有女團繁榮史的香港,一對少女出道首張專輯就賣九萬張(同年銷冠鄭秀文四張唱片賣三十幾萬張),第二年發第三張專輯拿下IFPI2002年最高銷量廣東唱片,可以說是相當魔幻了。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學古典音樂出身的伍樂城第一次做流行音樂就是Twins,彼此多少都有點懵圈兒。一邊是完全沒有錄音經驗的20歲上下小姑娘,一邊是完全沒有流行音樂經驗且要指揮小姑娘唱流行的製作人。

第一張EP,伍樂城就給他們做了《明愛暗戀補習社》和《女校男生》。同齡學生情人這種嘗試,此前香港是沒有的,從此Twins就成了伍樂城的代表作。2013年伍樂城開演唱會,Twins是重磅嘉賓,彼此少了誰都不完整。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曾經有人說是林夕給了Twins那麼多年少女情懷,哪知最開始出手的都是黃偉文。

第一首全城大熱單曲在唱「先生早,校長早」,用很俗氣的形容就是,久旱逢甘霖,枯木逢春,一下子全香港所有的青春都有了憑借。香港這地方,女神見得多,哪裡見過蘋果臉、大眼睛、水手服,開口便問你「AB君誰又會待我最好,談情可否當代數」,成年人和老年人當她們是女兒,同齡人想變成她們。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Twins橫空出世那幾年,真是春風化雨,時時刻刻甜化香港人民。傳她們拍戲跟王傑不合,開演唱會就把王傑請來,雙雙掛在對方身上破除傳聞,可愛到死。連哥哥張國榮也為他們獻出最後一支MV演出。沒有人可以拒絕Twins的。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她們讓學生情人不再是海報上遙不可及的周慧敏楊采妮,而是「明日志願要牽手去做風紀」、「學習太多、愛好太少,光陰一眨眼便跑掉」隔壁班學生妹Twins。她們失戀時會唱「我最初面紅,現在雙眼通紅」,畢業時會唱「臨別要在這間愉快的班房起舞」,Twins讓整個香港霎時進入後青春期。

香港人說港女,永恒地帶著貶意,獨立、現實等於市儈、強勢,連楊千嬅都唱「我沒有溫柔,唯獨有這點英勇」,更是港女實況。所以說港男憧憬台灣女生,是一個大概率的統計,台灣女生嗲,會撒嬌,身段柔軟,讓男士心甘情願為之服務。香港那時出過的玉女偶像,還有梁詠琪,在男生看來,已經是從港女堆裡萬里挑一的滄海明珠。而Twins,則是完全不同以往的典型。在成為港女之前,香港女同學是這樣天真機靈,活潑有趣,又捧著一顆初戀時會哭笑鬧的少女心。李敖說,女人最好17歲。這句話是受了批判的,卻是赤裸隱蔽的男士心理。可以說,如果沒有Twins,香港之後的靚模風潮也會推遲數年。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她們那時拍戲,《我老婆未滿18歲》或《一碌蔗》,一出場滿屏脆卜卜甜絲絲,連一提起六七十年代就是白雪仙任劍輝、李奇謝四的復古懷舊電影,也可以拍出青春戀愛故事。她們出現,香港印象不再是金融之都,任俠江湖,這個地方年輕好幾歲。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競爭對手也是有的,女團在她們之後迎來了井噴。號稱香港小早安的Cookies最紅,也出來過鄧麗欣、吳雨霏、楊愛瑾、傅穎等少男偶像,之後還有各種群團亂舞。但超長待機的只有Twins。眼下楊愛瑾在生子新聞裡,已經變成無名「女星」為富豪老公生下愛情結晶。傅穎混跡橫店各大片場,至今沒有代表作。鄧麗欣借與方力申CP的東風也紅過幾年,重投黃柏高懷抱事業也沒有起色。而Twins經歷大起大落,還能以戀愛大事登上娛樂頭條。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Twins最紅的時候紅到台灣、內地,台灣那時有S.H.E,但都不夠她們幼齒,受眾上有些微差別。Twins是發過數張英文兒歌專輯的,實力演繹過什麼叫做真正的3歲到80歲都愛她們。

阿SA演《下一站,天後》時,有樂壇前輩出來說,看好她接鄭秀文、容祖兒的班,成為準天後。那時香港歌手們的聲樂名師杜麗莎還稱讚過阿SA唱英文歌,「她很厲害的「。基本上,她們是香港那時的明日希望。容祖兒無法沖出香港,但Twins可以,這對失去娛樂霸主地位的香港又具有另外意義。

所以阿SA說,那時忙到最高紀錄是連續45個小時沒睡覺。

到專輯《進化論》時,Twins已經從甜過初戀女同學,漸漸成為城市少女,離出道也就兩年時間,畢業歌已經唱過,要漫步人生路的下一站,比如在《你講你愛我》裡蠻不講理「你講你講你愛我講我知你愛我,話佢聽你愛我等佢知道佢錯。「嬌蠻有嬌蠻的可愛。上一張《Touch Of Love》是愛之初體驗,裡面還夾雜一些幼女情懷,譬如「父母親請停止嗌交,我們要睡覺」(《我們要睡覺》),《進化論》首波主打《亂世佳人》(觀劇)已經情竇打開得不得了了「想跟偶像談戀愛,要為萬人迷喝彩,可惜我這個世代,很懂吻別很快放開」,哪個少女在初中畢業後都想一夜長大的啦。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終於在《GIRL POWER》專輯裡做到長大宿願,首波主打《女人味》已經離學生妹很遠,「開始懂得了怎麼誘惑人,開始懂得了應該怎去熱吻」,「行為舉止嫵媚,讓我戒掉稚氣」。當然不能永遠做少女,即使是全港少女標本的Twins也不可以。2005-2009年,Twins明顯想要嘗試更多可能性,《TWINS PARTY》已經不是少女水著歡鬧的《夏日狂嘩》,兩只已經嘗試分開獨唱幾首歌,再錄合唱版,未來的事業線漸清晰。只有轉戰國語市場發的《星光遊樂園》裡還依稀保有小少女的甜,像是時光機裡的分身。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現在想來,如果沒有某件大事發生,導致苦心經營的元氣少女成長史全盤崩壞,Twins可能也會在某個適當的時候宣布各自發展,偶爾一起。因為女同學長大了,要獨當一面。阿嬌那時苦練武功,要成為一代打女。阿SA可能真像前輩所說,可以鑽研唱歌。

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也許阿SA也會演《雛妓》,在萬眾矚目中影後加身,做到一個時代集體回憶的堅強褪變,畢竟她出道第三年,片酬已經達到200萬,超過許多前輩。謝霆鋒那年拿影帝,多少也寄托了傳承的希望。阿SA是被寄望成就天後大業的,但事情發展並不相同。

懂了Twins就懂了香港的少女時代

Twins現在仍然可以回港開唱,一呼萬應,但細想已經知道與當年不同。《花約》封面照片那樣好看,但人們更感興趣的是阿SA的新男友以及阿嬌幾時拍拖。Twins的時代早已落幕,香港的少女時代也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