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天佑怒懟吳亦凡:兩條不同文化軌道的大沖撞

MC天佑怒懟吳亦凡:兩條不同文化軌道的大沖撞

文/默爾索   

  

如果只看百科資料,MC天佑和吳亦凡很可能會被不了解他們的人當成同一類型的明星。他們都演戲,都唱歌,都參加綜藝節目,差別可能只是吳亦凡的藝術照有時尚氣息,天佑的藝術照影樓味更濃,又或者是吳亦凡演的電影叫《夏有喬木雅望天堂》,天佑演的電影叫《奔跑吧!褲衩》。總之,除了能看出些品位差別,很難通過介紹準確定義他們。

  

可是實際上,MC天佑和吳亦凡除了性別男、且都擁有極高的人氣和收入之外,幾乎再沒有任何共同點。吳亦凡出生於廣州,10歲移民溫哥華,明星之路始於韓國大名鼎鼎的SM公司,而李天佑出生於遼寧錦州,初中輟學,一度以賣炸串為生,後來從直播平台中發跡。吳亦凡的成功是基因、家庭、教育和機遇的共同結果,MC天佑的成功,則來自生活的苦難和時代的偶然。

  

盡管人生軌跡如此不同,但現在的MC天佑和吳亦凡卻各自代表著一種文化巔峰,在他們之間,能看到整個時代的楚河漢界。

  

「我給他一個大嘴巴子」

  

「那幫Rapper都有師父,他們也問我師父是誰,我說我師父叫天佑。他們又問誰是天佑,我說我師父是全網擁有5000萬粉絲的……」

  

「等會兒你說誰,誰問的那句話!」

  

「就是那幫唱說唱的問誰是天佑!」

  

「我給他一個大嘴巴子……」

  

上面這段對話,出自YY主播南夕和MC天佑的直播連麥,直播間號4864,在YY平台上是個很有震懾力的數字。

  

南夕在YY上是一名擁有200萬粉絲的人氣主播。前不久,她去音樂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喊麥,慘遭節目的「明星製作人」吳亦凡淘汰,吳亦凡認為她喊麥的表演形式「不像Rap」,與節目內容不符。南夕對此頗有情緒,在直播中,她跟師父天佑訴苦,進而有了以上這段對話。

  

南夕的師父MC天佑,被稱作「喊麥之王」。他的YY粉絲數高達2143萬,4864正是他的直播間。2016年,天佑的年收入和一線大牌明星幾乎持平,入駐今日頭條旗下火山小影片的「安家費」高達2000萬,是網路直播行業中當之無愧的頭部流量,像南夕這樣與他連一次麥,普通主播需要刷10組1314禮物,即人民幣13140元。

  

而這位直播界天皇巨星的那句「我給他一個大嘴巴子」在經過多次演繹之後,最終變成了一個黑色幽默效果的新聞標題:

  

《MC天佑怒懟吳亦凡》。

  

「為什麼看不起喊麥」

  

在MC天佑的百科介紹中,有一個關鍵詞是男歌手。作為喊麥音樂的代表人物,MC天佑翻唱的《一人我飲酒醉》是這首歌流傳最廣的版本,但是,喊麥這種沒什麼旋律,全憑語言頓挫控制節奏的音樂形式至今沒有得到音樂界的認可。

  

2016年,MC天佑想參加鄭鈞發起的「原創音樂現金榜」,因其作品是喊麥而沒有通過審核。事後,MC天佑曾發微博質問鄭鈞「為什麼看不起喊麥」,但並沒有得到回復。

  

此情此景,與南夕被吳亦凡淘汰幾乎如出一轍。

  

與娛樂圈之間的關係,一直是喊麥主播們性格中最矛盾的部分。在直播間,他們對娛樂圈表現得滿不在意,當被人批評喊麥「俗」或者「土」的時候,每個主播都有一套精彩的自我辯護。可是事實也證明,喊麥主播們一直在試圖探索娛樂圈,哪怕是遭遇了許多傲慢的對待,但他們仍希望用直播圈的聲量換取來自另一個娛樂產業的認可。不久前,MC天佑還去參加過《快樂男聲》比賽,止步於全國300強。

  

南夕參加《中國有嘻哈》,其實也是在為喊麥尋找一個「主流」的定位。在如此眾多的音樂選秀節目中,她挑選《中國有嘻哈》當然不是巧合,這背後透露的邏輯是:嘻哈是亞文化,喊麥也是亞文化,你們或許能比那些「好歌曲」「好聲音」更懂我。而這背後的一點點利益關係是:如果喊麥被認可為嘻哈,主播們就可以在大洋彼岸找到參照物,為喊麥名正言順地打上「人民藝術」的標籤。

  

誰料,亞文化之間並不抱團取暖,他們反而對彼此更挑剔。喊麥沒獲得嘻哈的認可,主播們就只能繼續用二人轉來和喊麥做類比。

  

這並不是他們想接的那種地氣。

  

「差不多兩年」

  

從師父到徒弟,喊麥歌手在面對流行音樂圈的時候處處碰壁,或許反映出屬於天佑和南夕們的集體困境。

  

他們擁有足夠可觀的粉絲,也擁有不亞於明星們的高收入,但在身份上卻仍舊不夠體面。吳亦凡走出螢幕仍然是吳亦凡,但只要離開直播間,MC天佑就會變回錦州青年李天佑,雖然他偶爾也會出席一些線下活動或參加網路綜藝節目,但認識他的人並不多。

  

一個真相是:隨著直播間的一開一關,MC天佑會從橫行江湖的武林盟主變成功力盡失的普通人,這種體驗,他和他的朋友們每天都在經歷。

  

「天佑們」不甘於此,因為做網路直播的危機感比想像中大得多,他們對直播這門職業也並沒有他們表現得那麼有信心。南夕在一次直播中被網友問到「你還會播多久」,南夕回答:「差不多兩年。」而哪怕是MC天佑,也不止一次地表達過要退網,因為他覺得自己老被人當作目標來打——主播之間的戰爭是人氣的戰爭,而所有戰爭本質上,都是錢的戰爭。今天的金主明天還會不會繼續支持自己,誰都說不好。

  

這或許就是主播們在直播間嗆聲娛樂圈,可是在行動上又總是試圖進入主流娛樂產業的原因。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明星,是他們得以長期維持高收入的最優選擇,南夕參加《中國有嘻哈》,MC天佑參與影視劇拍攝,最大的收獲就是可以豐富業務支線,未雨綢繆。

  

只不過,在娛樂工業面前,主播們很難得到在直播間的那種舒適,因為他們和娛樂圈之間,隔著一個話語體系。

  

「sei?歐陽慶?」

  

直播圈和娛樂圈各自有一套官方語言,而目前這兩種語言之間的翻譯工作還很不完善。

  

南夕在參加《中國有嘻哈》時,問其他Rapper的師父是誰,有人回答她說,是歐陽靖。

  

「sei?歐陽慶?是李達康他媳婦兒嗎?」南夕問。

  

而沒看過熱門大劇的Rapper們則回問:「誰是李達康?」

  

MC天佑在參加《吐槽大會》時,也有一段效果極佳的包袱,他登上舞台,向主持人張紹剛表示感謝:

  

「感謝紹剛老師對我的介紹。」

  

「感謝張紹剛老師!」

  

「感謝張老師!」

  

「……」

  

「什麼也不懂,你該送禮物了你知道不???」

  

談及錄制節目,MC天佑最反感自己被當成拳擊手一樣介紹出場,「M、C、透——」讓他聽了渾身不舒服,而南夕也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讀成「Nancy」,她在直播中用標準的東北話說:「叫什麼Nancy啊,你就叫我南夕就得了唄。」

  

這層話語體系的隔閡,是主播們無法用金錢和人氣輕鬆越過的。東北口音、網路語言、直播文化,每一個讓主播們賴以生存的優勢,到了娛樂圈就成為了他們的短板。娛樂明星們是先接受訓練,後接受追光,他們本身就是娛樂產業製造出來的商品,因此融入娛樂產業的過程沒有任何排異性。但是,主播們恰好相反,他們先接受追光,憑草莽氣質吸引到了最廣泛的粉絲,而當他們想脫掉這套本色戲服時,事情會變得非常艱難。

  

對天佑們來說,進入娛樂圈的難度幾乎等同於移民。他們要先放棄曾經的身份,重新學習和適應新的環境,再做一輪奮鬥,而以目前直播平台的火熱程度來看,他們還沒有充足的動力走出這一步。所以,情況通常更像旅遊,他們到娛樂圈走走看看,最後還是回到了自己的直播間去。

  

前進檔,方向隨意

  

再回頭看《MC天佑怒懟吳亦凡》這個強行建立矛盾的標題,很有點看「關公戰秦瓊」的感慨。因為雖然MC天佑在收入和粉絲數量上並不一定弱於吳亦凡,但他們之間很難形成直接對話。網路主播和娛樂明星,本質上是不同次元的娛樂產業從業者,關公戰秦瓊需要蟲洞,天佑戰吳亦凡則需要翻過不止一層次元壁。他們像一塊漢堡的上下兩部分,功能相同,但品嘗起來是完全不同的口感和味道,而在他們中間,夾著太多複雜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在天佑和吳亦凡之間,可以明確看到兩條截然不同的文化軌道,而在兩種人設背後,是兩批精神世界截然不同的時代青少年。站在兩條文化軌道的中間,局外人也很難倒向其中的任何一方。可是一個告別了單選題的時代是值得所有人欣慰的,至少,無論是天佑、吳亦凡還是他們背後的粉絲們,所有人都不止一種選擇,只要還能選,就至少說明車子還掛著前進檔,往前面的任何一個方向走,都好過高速倒車。

 

MC天佑怒懟吳亦凡:兩條不同文化軌道的大沖撞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默爾索

默爾索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