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孔連順:最想成為范偉那樣的喜劇演員

[摘要]最近的孔連順有了點「煩惱」。只要他演得不夠好笑,現場只傳出「呵呵」兩聲幹笑,他就會立刻感到焦慮起來。傳說中喜劇演員私底下都有點抑鬱,孔連順也開始慢慢感受到了。

騰訊娛樂專稿(文/陳小猱 影片/張超 編輯/叉叉)

《絕世高手》上映了,很多人沒能一眼認出孔連順來,因為他這次沒有以「孔女神」的形象出現。你可能無法相信,自客串出演《萬萬沒想到》後的近四年裡,孔連順已經出現在了大大小小33部影視作品中,其中不乏周星馳導演的《美人魚》、韓寒導演的《後會無期》這樣的爆款電影。但「孔女神」,依然是他最為人所熟知的樣子,也是常被喊出的那個名字。剛開始孔連順很不習慣被這麼叫,但在彈幕中看網友這麼稱呼自己久了,也覺得親切起來,如今反而被叫孔連順,會覺得有點生分。是的,孔連順並不排斥「孔女神」這個身份,畢竟是因為這個身份,他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感到被觀眾需要。這份存在感,讓他決絕地告別了特效師這個身份,拐進了「演員」這個全新的人生軌道。他甚至還毫無芥蒂地給我們回憶起,在反串小龍女的過程中,他是如何理解了女性的思維。作為一個女記者,我證明,他的理解絕對可以證明他的入戲程度。

但老是玩兒票似的反串出演「孔女神」,只是憑借外形的反差讓觀眾發笑,對孔連順來說,是遠遠不夠的。每次離開熟悉的萬合天宜(微博)團隊,去跟別的導演合作,他都要放棄原來的節奏,去適應新的團隊。拍《美人魚》,周星馳會讓他一遍一遍地吃雞翅,直到嚼到嘴巴都酸了,再也演不出新的感覺。拍《後會無期》,韓寒會把他用車拉到半公里外再跑回來,以達到累了一晚上的真實感受。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玩的孔連順,在這個過程中慢慢認真了起來,也漸漸意識到當演員意味著什麼。他形容自己就像是在大海裡遊泳,遊得離岸邊越遠,越覺得自己渺小。

他在努力尋求改變。除了現場攢經驗值,非科班出身的他會通過拉片子來學習。作為一個喜歡低頭造東西的宅男,他會主動走出門去社交,去觀察,去豐富體驗和感受。《絕世高手》中,孔連順演了一個充滿雄性荷爾蒙的蠢萌角色,還有正兒八經的兄弟情。他把平日的積累都用在了這次表演上,希望可以讓人知道,他不僅僅可以通過反串或者語言梗來讓人發笑。他眼中更高級的喜劇,是笑過之後還可以有一點深思的空間。

不過,最近的孔連順有了點「煩惱」。只要他演得不夠好笑,現場只傳出「呵呵」兩聲幹笑,他就會立刻感到焦慮起來,趕緊琢磨下一條怎麼能讓大家都笑出來。傳說中的喜劇演員壓力都很大,私底下都有點抑鬱,孔連順也開始慢慢感受到了。這大概是喜劇演員成長路上的必經過程。

好消息是,通過《絕世高手》,孔連順找到了終極的奮鬥目標:范偉。在孔連順看來,不管和什麼樣的喜劇演員對戲,范偉都能搭得非常自然,永遠不會讓對手覺得節奏不對,戲外也總是和藹可親沒架子。「我要是在海裡遊泳的人,他就是那片海。」

很高興這次能演有雄性荷爾蒙的角色

騰訊娛樂:這次在《絕世高手》裡演了一個叫「咆哮護衛」的角色……

孔連順:對,咆哮護衛,是盧小魚的好兄弟,好基友。兩個人從小一起狼狽為奸,四處坑蒙拐騙。我是他的托兒,在後面給他搖旗吶喊助威,所以叫咆哮護衛。

騰訊娛樂:一開始盧導找你演的時候,對你的期望是什麼?

孔連順:說起來他第一次找我是在半夜,我莫名其妙接到他的微信,說是想要跟我探討一下表演藝術,給我發的定位是郊區的一家小賓館。我當時想:表演藝術?郊區小賓館?感覺有點危險。去了以後,他說老孔,這次找你來,是想拍這個戲,主要講咱們倆的感情。所以咱們倆好好培養一下感情,到時候好好演。我挺感動的,我說行。進組以後呢,才知道是兄弟情,跟我想的稍微有點不一樣,就是一起幹壞事後,良心發現,分道揚鑣,後來又重新找回友情的一個經歷。但是采潔進組以後,導演連兄弟情都不提了,每天就跟采潔膩歪在一起,完美地詮釋了什麼叫見色忘義。

騰訊娛樂:你之前有過感慨,終於轉型為男演員了。

孔連順:對,很高興能演一個如此有雄性荷爾蒙的角色。

騰訊娛樂:(笑)說正經的,這次還有哪些表演上的突破希望被觀眾看到?

孔連順:首先就是角色定位的問題,以往演「女神」演得比較多,大家的笑可能更多是來源於外形,扮成這樣(女裝)什麼都不用說,站在那足夠好笑了。但我還是希望通過語言、肢體的表演讓大家笑。我覺得這樣是更高級一點的喜劇。這次盧導也特意給我安排了一個比較爺們的角色,比以前有突破,也學了很多東西。

騰訊娛樂:跟導演的兄弟情還用演嗎?

孔連順:盧導的戲有一套自己的節奏。一開始為了培養默契,我們經常一起吃飯、聊天,就是想培養得稍微同步一些。不過我們生活中的確也是挺長時間的朋友了,所以說還是挺自然的。私底下我們倆會一起玩個遊戲,練個詠春,當然我是挨打的那個。

騰訊娛樂:煽情的地方好演嗎?

孔連順:煽情的地方是體力活,比較累。最煽情的那場戲,就是小魚心臟病發了,我背著他跑,給他買藥。那場戲拍了一晚上,都是我在背著導演跑。

騰訊娛樂:導演故意這麼設計的嗎?

孔連順:對,從劇本裡就能感受到(笑)。戲裡他是因為跟小曼感情上出了問題,心碎了,我去救他。我看著他痛苦,我也挺痛苦的。成片出來以後,我自己挺感動的,比當時演的時候還感動。

騰訊娛樂:那就說明很成功。

孔連順:怎麼能自賣自誇呢?(笑)

被叫「孔女神」更有親切感,叫孔連順還有點生分

騰訊娛樂:反串到現在,你覺得自己算是很熟練了嗎?

孔連順:已經算熟練了,基本上比較不會有壓力,完全就是天性釋放,有時候比男性角色還放得開。

騰訊娛樂:你還說過演完小龍女的時候,你第一次意識到女性內心怎麼想的?

孔連順:當時壓力特別大,我一純爺們,你讓我對著王大錘像小姑娘那樣柔情似水,當時就很崩潰,真的快人格分裂了,甚至對自己的性取向產生了懷疑。但是當你把自己代入這個角色,你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小姑娘……

騰訊娛樂:好愛王大錘?

孔連順:對,所以我們倆後來感情還挺深的。

騰訊娛樂:那你能不能總結一下女性最大的特色是什麼?

孔連順:女性最大的特色,主要是心理活動吧。男性的行為是理性驅動的,是有邏輯的。女性更多是感性驅動的,主要看這個時候的心情怎麼樣,對方的態度怎麼樣。

騰訊娛樂:是這樣的。

孔連順:那就沒演錯,放心了(笑)。

騰訊娛樂:你是特別認真地在考慮,演「孔女神」四年多了,要摘掉這個標籤嗎?

孔連順:如果劇情需要的話,還是可以演的。但是希望在此之外,戲路能寬一些。男女老幼,之前是女跟幼演得比較多,希望以後平衡一下,多演點老的啊、男的啊。

騰訊娛樂:大家一直叫你「孔女神」,會讓你煩惱嗎?

孔連順:這相當於大家對我的愛稱吧。剛開始的時候有點不習慣。後來在彈幕裡面見得多了,就比較有親切感了。叫孔連順,感覺還有點生分。

騰訊娛樂:父母怎麼看待你這個身份?

孔連順:一開始都沒敢告訴家裡人。有一天被我姐告密了,說「媽,你看這個人是誰?」我媽看了半天,「這誰啊?」「這你兒子啊。」「啊,這我兒子?怎麼變這樣了啊?」有點吃驚。後來我媽我爸看著還挺高興的,經常問我,《萬萬沒想到》什麼時候更新啊,哪一集有你啊。他們心還挺大的。

騰訊娛樂:所以從特效師轉做演員,家裡人也挺支持的?

孔連順:只要我喜歡這個事情,真的想做好這個事情,他們就支持。

騰訊娛樂:據說叫獸第一次叫你演的時候,是看你眼中柔情似水?

孔連順:那天我們本來是去開會的,我作為特效指導坐在那,說下一集特效怎麼做。叫獸就在那看著我,說老孔下集有一個角色,要不你來演吧。我當時說好啊。因為當時很多同事都已經演過了,沒覺得有多大的事,窮劇組嘛。結果第二天化妝的時候,化妝師準備了一個雙馬尾,一件粉紅色的T恤,當時我就疑惑為什麼是這個造型。後來化完妝以後,就全笑噴了,圍著我合影。當時我一想反正叫獸在我之前已經扮過女裝了,我再怎麼醜也不可能比他醜,還比較好接受,就演了。

騰訊娛樂:後來叫獸有跟你認真表示過你很適合當喜劇演員嗎?

孔連順:一開始大家都是玩的心態,包括我自己也是,沒有認真地探討過這個事情。後來因為網友呼聲特別高,說這集怎麼沒有孔女神,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騰訊娛樂:真正決定要做演員,不做特效師,內心最大的驅動力是什麼?

孔連順:因為觀眾很喜歡,自己有一種被需要的感覺。尤其第二季演完小龍女以後,挺多留言說看哭的。醜哭了的話我可以理解,被感動哭的話,感覺挺有成就感的。如果大家真那麼喜歡我演喜劇的話,我就好好演下去。

騰訊娛樂:叫獸說你「柔情似水」,你在生活中是什麼樣的性格?

孔連順:可能就是柔情似水吧,因為是做特效的嘛,大宅男,很悶的感覺。

騰訊娛樂:你在團隊中的人設呢,比如團隊遇到困難的時候?

孔連順:我屬於四處安慰大家的那種,「心態放平和、放平和,再拍一條就過了」這種。

騰訊娛樂:怪不得。據說後來慢慢在眼神、姿勢之類的細節上也特別注意?

孔連順:對,因為演《萬萬沒想到》的時候,都是特別面癱、特別漫畫的演法。後面在外面演戲的時候,明顯發現大家的節奏很不一樣,用以前的節奏搭戲感覺很難受。漸漸也學了跟其他導演、演員配合。

騰訊娛樂:周星弛、韓寒導演的風格都有什麼不一樣?

孔連順: 第一次去見星爺的時候,我們本來是去定妝的,莫名其妙被星爺拉去開劇本會,問我們對演的這幾場戲有什麼想法,聊天。星爺是一個細節特別認真的人,平常不茍言笑,在現場會拍很多條,像榨汁機一樣榨乾你。(不停問你)你覺得你還可以怎麼演。

騰訊娛樂:最多拍過幾條?

孔連順:我當時拍《美人魚》有一個吃雞翅的鏡頭,當時我吃了這麼大的一塑膠袋,可能有三四十條雞翅,而且是沒什麼味道的雞翅。

騰訊娛樂:到最後有沒有感覺懵圈?

孔連順:最後就感覺嘴酸了,這輩子都不想碰雞翅了。

騰訊娛樂:韓寒導演呢?

孔連順:韓寒是畫面感特別強的人,拍之前對畫面中呈現什麼效果心裡就有數了。他指導得特別細,包括疲憊感怎麼展現。《後會無期》我演王珞丹的啞巴哥哥,因為我們已經開車追了她一晚上,特別累。當時韓寒導演覺得我疲憊感還不夠,就用車把我差不多拉到半公里遠的那個地方,讓我往回跑,跑回來就開始演。

騰訊娛樂:(狂笑)體驗派。

孔連順:真是體驗派,還要打手語,真的是累了一晚上的感覺。

已經開始有不好笑就焦慮的「喜劇演員病」了

騰訊娛樂:會越來越喜歡演戲嗎?

孔連順:真的越來越喜歡,一開始演戲的時候是覺得好玩,演得越多就越像在海裡遊泳一樣,離岸越遠發現海水越深,自己越渺小。好演員真的好厲害,還有好多東西要學。

騰訊娛樂:他們常說的喜劇演員為了不能逗大家笑而壓抑的感覺,你會有嗎?

孔連順:對,會很焦慮,真的會有這種感覺。尤其你對這段戲不確定,演完這一條發現大家不會笑得那麼厲害,可能只有一兩個人「呵呵」幾下,你會感覺這條應該演得不好,馬上就想該怎麼弄。你演完以後,現場所有人都在笑,才感覺這條是可以的。

騰訊娛樂:豈不是在現場的壓力會很大?

孔連順:很大的。最怕的就是觀眾看完以後,面無表情。

騰訊娛樂: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孔連順:對,最怕這種感覺。

騰訊娛樂:你希望成為什麼樣的喜劇演員?

孔連順:希望能讓大家笑得很開心,笑過之後有那麼一點深思。簡單來講就是范偉老師那樣的,范偉老師讓我特別崇敬。如果我是在海裡遊泳的人,他就是那片海。跟他搭戲,他會非常照顧你的節奏,你用什麼樣的節奏跟他說話,他都能跟你搭得非常自然,永遠不會覺得我跳了。包括生活中他一舉一動都特別搞笑,從來沒有什麼前輩架子,永遠就是笑呵呵地跟大家打招呼,「哎,來了啊。」特別和藹,真的是太棒了。

騰訊娛樂:摘掉「喜劇」兩個字,其他還有野心嗎?

孔連順:如果摘掉「喜劇」兩個字的話,我最喜歡的是張譯。有一個前輩跟我說過,好演員應該像水一樣,能夠裝進各種形狀的瓶子,俗稱演什麼像什麼。我覺得張譯能演喜劇,也能演感人的、熱血的,甚至猥瑣的……都莫名地有一種合適感。

騰訊娛樂:你本來是一個宅男,怎麼增加一些情感體驗?

孔連順:因為之前是特效師,經常宅在顯示器前面,主要是純理性思考。現在更註重生活,逼著自己往外跑,多跟大家交流,多跟兄弟們打球,多聊天,多出去轉轉,觀察觀察大街上的行人,上動物園看看猴啦(笑)。

騰訊娛樂:喜劇演員某種程度上都會參與到創作當中嗎?

孔連順:會的,尤其是喜劇,有的時候編劇寫的東西比較書面化,我們要盡量調成觀眾比較容易理解的口語化的東西,所以拍片前跟導演圍讀的時候會提一下,台詞怎麼講比較搞笑。現場也要想辦法調動肢體,加什麼樣的動作讓這個角色更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