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傳》:彭于晏餘文樂組隊瘋狂命,造了反的西遊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

在近期上映的暑期檔電影中,《悟空傳》無疑是眾多影迷期待值最高的一部。

無論是主演彭于晏、倪妮、餘文樂、鄭爽、歐豪本身就養眼吸睛,還是原著小說「網路第一書」的美譽,都讓《悟空傳》自開拍起就話題不斷。

16年來,今何在的原著小說《悟空傳》再版8次、加印47次,不僅開創了網路文學的全盛時代,也幾乎成了一代人的青春史詩。

近些年來,各色各樣的文學作品不斷影視化、戲劇化,雖然其中不乏好評超過原作的成功典範,但更多的是被改編的面目前非的前車之鑒。

對於《悟空傳》的原著迷來說,原作者今何在親自為電影劇本操刀讓不少人吃了一顆定心丸。

然而盡管如此,電影版的《悟空傳》能否詮釋出小說裡的「悟空精神」仍然是很多人心中的最大疑點。

如今,電影即將上映。有人說電影版的《悟空傳》的確不愧於影迷的期待,也有人表示期望有多高,失望就會有多大。

而在這失望中,最大的爭議點莫過於今何在將小說中原有的故事線完全打破,打造了一個關於悟空的全新故事,甚至粗看下來像是他重新塑造了一部「悟空傳前傳」。

在原著中,有三條主線,分別是豬八戒和阿月之間不離不棄的愛情,孫悟空與紫霞熱烈卻又壓抑的感情,唐僧與小白龍之間哀婉的情意。

而在敘事上,今何在多採用人物對話,並有大量留白供讀者想像,時空的不斷切換與跳躍也讓小說本身極富意識流意味。但這一特點到了電影裡卻成了小說影視化的瓶頸。

在以往的影視作品裡,如果每條故事線都抓,無可避免的就是會給人雜亂無章、缺乏重點的感覺。

既然無法保證在90分鐘的電影裡將小說的故事主線一一呈現,那何不在《悟空傳》的基礎上,再創作。

今何在提出:「《大話西遊》是顛覆的《西遊記》,《悟空傳》是顛覆的《大話西遊》,電影的《悟空傳》難道要老老實實按照原著拍麼?」

於是,我們看到了電影中的孫悟空(彭于晏飾)不再是震撼天地的齊天大聖,他只是只桀傲不馴、初出茅廬的猴子。

在天庭,他遇到了不能愛的阿紫(倪妮飾),一生的宿敵楊戩(餘文樂飾),癡愛昔日戀人阿月(鄭爽飾)的天蓬(歐豪飾),他們注定永生相殺,卻也因為各自的理由決心毀掉一切戒律共同反抗天命。

「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雲散!」

雖然《悟空傳》在原著的基礎上做了回爐再造,但故事的核心依舊圍繞著小說中的這句經典台詞而展開。

不少人認為,不論是通篇決心與天庭對抗的孫悟空、還是而後醒悟的的天蓬,都像極了青春裡那個曾經叛逆的我們。或許這就是一部對青少年胃口的「偽悟空」傳奇。

但是,與其說電影是在為青少年的叛逆代言,拇指君倒覺得它是在用青少年的「中二魂」喚醒曾少年過的人心。

不論是周星馳版的《大話西遊》還是後來的《西遊·伏妖篇》《西遊·降魔篇》等,在這之前的孫悟空基本上都帶著一絲神話的佛性,天庭也一向是眾神向往的仙境。

不成佛,便成魔。到了《悟空傳》,孫悟空變成了代表天庭權威的上聖天尊(俞飛鴻飾)眼中的魔王,而天庭一派,成了觀眾眼中的大反派。

電影《悟空傳》像是扭轉了一個方向,帶我們看了一個自帶爭議的西遊故事,但視角的對錯從來都是模糊的。也許我們也曾是父母眼中的混世大魔王,又或許現在的我們也是別人眼中的異類。

有人自然而然地認為別人這樣做、這樣說,跟著做、跟著說就能對,而恰恰忘了「人云亦云」本就不是個好詞。

電影中,令拇指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餘文樂飾演的楊戩一角。由於母親和凡人相結合,他從一生下來就被階級化。

當他說著「這是你的天命,不是我的天命」時,我們原本以為這會是今何在筆下的另一個不按常理譜寫的角色,但他卻在最後一刻成為了新一任的天庭代表,注定與瘋狂而行的孫悟空為敵。

與此對應的,是我們長大後才體會到的階級分層、不公平,是我們長大後才開始懷念的年少時「懟天懟地懟空氣」的敢叛精神。

大多數人從不怕因為反抗而受傷的過去,我們只怕穩穩當當的青春,誰又能說,那不是赤子之心呢?

然而終有人和楊戩一樣,長大後何嘗不是變成了那個曾經我們最討厭的人的模樣。

縱然就電影本身而言,男主角彭于晏的台灣腔不免令人出戲,戲骨俞飛鴻的演繹也缺乏驚艷之處。

但今何在和郭子健導演力圖為觀眾展現的,或許就是這樣帶著些許叛逆感的「悟空精神」。

今何在說,有一首歌詞深得他心:

如果失去是苦,你還怕不怕付出;如果墜落是苦,你還要不要幸福;如果迷亂是苦,該開始還是結束;如果追求是苦,這是堅強還是執迷不悟。

或許,他也在用同樣的話問自己,如果改編是爭議,是該忠於當下的自己還是曾經的原著。

除了養眼的明星陣容和炫酷的特效,對我們而言,可能《悟空傳》也是在問自己,如果什麼也改變不了,我們還要不要踏出改變的那一步?

「我來過,我戰鬥過,我不在乎結局。」也許,這就是它給我們的答案……

拇指閱讀

影視 | 文藝 | 新知

▼點擊「原文鏈接」查看歷史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