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費的天下霸唱與「坑王」南派三叔:盜墓IP騰挪術,誰更勝一籌?

事實上整個7月,觀眾都會被霸唱的IP刷屏:13日《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在愛奇藝上線,《河神》緊隨其後;21日《鬼吹燈之黃皮子墳》在騰訊播出,26日《摸金玦》的舞台劇也即將拉開帷幕。

這時候看熱鬧不嫌事大,哦不,本著新聞探查精神的河豚君,卻忍不住去看看南派三叔在幹什麼。前段時間宣布再拍《盜墓筆記》後,三叔又馬不停蹄地當起了綜藝《七十二層奇樓》的總編劇,同時還開始重填《盜墓筆記》的老坑。

作為「盜墓」作家裡的TOP2,關於南派三叔與天下霸唱兩者的比較從未停止,且彼此之間的「瑜亮之爭」是全方位的。

從2015年一直綿延不絕至今的「盜墓」劇熱潮,網劇《盜墓筆記》《老九門》幾十億的點擊量,到電影《九層妖塔》《尋龍訣》《盜墓筆記》數億的票房,南派三叔和天下霸唱支起的「盜墓」生意,紛紛從白紙黑字變成了聲畫影像。如果說最初大家還比較兩人的文采風格,如今被拿出來稱重較量的東西,換成了他們的商業價值、身份屬性、IP玩法等。

南派三叔越來越像另一位同行郭敬明,商業運轉風生水起。天下霸唱卻沒有成為韓寒,他依舊欣然於提筆寫字,將寫作之外商業之內的事情,付與外人打理。

不管以何種方式,IP浪潮下,他們都是巨額財富的盛饗者。

IP方法論:

商人三叔親自上陣

作家霸唱由他人代理

「寫而優則商」,三年前,南派三叔從一個年收入千萬的作家搖身一變成了商人,其成立的南派泛娛公司,如今估值高達30億,資本運作風生水起。

南派泛娛創建的首要目的在於南派三叔需將自己的作品版權掌控在手,並對其進行影視劇、舞台劇、遊戲、漫畫等一系列改編運作,擴充價值收益。除了《盜墓筆記》之外,南派泛娛旗下還有《沙海》《藏海花》《老九門》三個盜墓IP,以及《怒江之戰》、《大漠蒼狼》等(點擊藍字回顧),雖然這些作品的衍生開發難以達到《盜墓筆記》的高度,但其價值已不容小覷。

早在2008年,南派三叔便深知版權所意味的話語權重。彼時,國內還未興起IP熱潮,他就找到起點中文網,想拿走《盜墓筆記》的影視改編權,而這件事也足以證明三叔的商業敏感度。歷經幾次更換,兜兜轉轉,《盜墓筆記》的改編權終於物歸原主。只要是對於版權造成威脅的事情, 他甚至花上一年時間打官司來維護。

所以當網劇《盜墓筆記》口碑失利時,他才能自如地去在電影《盜墓筆記》中做編劇,在《老九門》裡擔任監制,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

天下霸唱一開始卻沒那麼幸運。據公開資料顯示,起點網在《鬼吹燈》連載時與天下霸唱簽訂了包括影視改編權買賣代理的協議,後來,《鬼吹燈》兩部八本的第一部分被賣給中影,並流轉到樂視手裡,由陸川執導了《九層妖塔》,口碑一般,票房6.82億;第二部出售給萬達,被改編成了《尋龍訣》,票房16.82億、口碑雙豐收。

但這都與天下霸唱沒有關係,因為控制權早已不在他手裡。

天下霸唱

摔了跟頭的天下霸唱逐漸有了版權意識,但與三叔不同,霸唱沒有成立公司,而是把版權交給新華先鋒代理,希望出版方「將IP賣給相信的人、靠譜的人」。即便作為向上影業的股東兼「首席內容官」,他也很少拋頭露面,更多時候埋頭在工作室寫作。

《鬼吹燈》系列版權已經四分五裂,霸唱只能創作新的作品。作為高產作家,他曾告訴娛樂資本論,自己一年能夠寫10部左右小說,「《大耍兒》8本,《摸金玦》8本,這就16本了,《地理世界》4本,還有《天坑·鷹獵》,《迷航昆侖墟》,《河神》」(點擊藍字回顧)。

其中,同為盜墓題材的《摸金玦》備受矚目,電影改編權被拍出4000萬天價,網劇、遊戲、舞台劇等改編權,以及圖書出版權和海外發行權收益超過一個億。

在作品改編中,天下霸唱通常承擔一下所謂的編劇顧問、內容顧問等並不需要赤膊親自上陣的角色。前兩年,天意影視以2000萬天價購得其作品《摸金玦》的網劇改編權,當時對外宣布的是天下霸唱將任導演。現在,新華先鋒創始人王笑東告訴娛樂資本論,導演已經換做他人,「霸唱覺得自己還是當作家更合適,在這部劇裡他會做文學導演。」

高調三叔與低調霸唱的價值進階

作為盜墓題材的先入者,在很長時間內,天下霸唱的小說《鬼吹燈》都領先於南派三叔的《盜墓筆記》。但《盜墓筆記》的IP價值已經後來居上。根據《2017貓片·胡潤原創文學IP價值榜》,《盜墓筆記》位列第2,而《鬼吹燈》並未進入前10。在2017作家富豪榜上,三叔的版稅排名也更為靠前。

這種結果,與前面提到的二者不同的IP經營方式息息相關。

對三叔而言,版權在自己手裡,想怎麼開發隨心所意。內容改編上,可以與時俱進加入吸引眼球的元素,比如電影《盜墓筆記》裡基情滿滿的瓶邪腐情節,雖然被詬病,卻擋不住傳播」快得就像龍捲風「的速度。雙男主套路同樣讓盜墓前傳《老九門》電視劇大火,看來在運作IP上,三叔深諳粉絲心理。

同時,三叔還可以把控影視劇、話劇、動漫、遊戲整盤棋的進程,在不同的時間節點按部就班推出,使得《盜墓筆記》的熱度延續不斷。

天下霸唱轉授的版權則是單兵作戰,分散布局,難以形成聯動。其實霸唱的作品改編數量明顯多於三叔,但作為重頭戲的《鬼吹燈》系列,據王笑東透露,前八本作品等於作廢了,因為版權早已轉落他人手。換句話說,就是在未來的各種開發中,好壞都不會給天下霸唱帶來可視化的曝光度。

這又進一步折損了天下霸唱的自身影響力。要知道,在影視作品的宣傳中,露臉站台、署名對原作者來說都不失一種絕佳的曝光機會。如今,他只能出現在《鬼吹燈》新作,以及其他作品所改編的影視記者會上,而這些作品的知名度與原有《鬼吹燈》大相徑庭。

當然,錢還是一樣賺。除了估值幾十億的公司,南派三叔手握價值超220億的「盜墓筆記大計劃」。天下霸唱則坐收動輒千萬的版權轉授費,像《摸金玦》的電影版權4000萬給了中南影業,遊戲版權則由龍圖遊戲三千萬拿下,舞台劇版權給了天津皓劇坊。

作為授權方的新華先鋒,能夠獲得改編電影20%的投資及分帳權,網劇50%的分宜權,以及遊戲10%的流水分成,天下霸唱也會從中獲益。據外界預測,他的30多部作品和20多部創作中的小說,可帶來上百億價值。

贏了商業,失了粉心?

不僅是作品及公司運作,霸唱與三叔在個人品牌經營上也走向了完全不同的路。

三叔本人已成為網紅,不僅常在重量級的影視記者會上拋頭露面,與天下霸唱相比,他也更懂得粉絲經營,時不時在817稻米節(《盜墓筆記》書粉自發的一個節日)與粉絲零距離接觸,並在微博上與他們互動。

南派三叔

他還進軍綜藝市場,參加了真人秀節目《七十二層奇樓》,作家、商人、編劇身份之外,南派三叔完全擔得起「明星」的title,這是低調的天下霸唱所未及的。

反映到具體數字上,南派三叔的微博粉絲為1170萬,相當於天下霸唱的5倍,後者粉絲數量為251萬。

同時接觸過兩人的娛樂資本論也感覺,三叔與霸唱性格迥異。前者風趣健談,妙語連珠,時不時抖個笑話包袱,似乎永遠精力旺盛。後者更為樸實敦厚,不太喜歡social,也並不怎麼關注外界動向,只有聊起小說時眼睛發亮。

曾經在面臨「無法參與《鬼吹燈》網劇項目是否會遺憾?」的問題時,天下霸唱給出的答案是,他巴不得不參與,因為也參與不過來。「要知道上台終有下台時,唱戲哪有看戲好,唱砸了還有觀眾向你扔香蕉呢。」

而事實上,無論是否參與,天下霸唱和南派三叔都在面臨個人影響力以及IP價值消耗的危險。

南派三叔更不用說。《盜墓筆記》網劇即使他沒有親自參與,但從劇情到特效上,存在諸多問題,依然免不了被人指責賣「兒子」。電影版他在裡面做起了編劇,拿下10億票房,結果口碑還是沒能回轉,豆瓣評分維持在4.7低分。外界對其評價「贏了商業失了粉心」。

如果說三叔屬於自己「作」,那麼霸唱就屬於被消耗的苦主。雖對影視項目開發避而遠之,但畢竟原著是由自己創作的,改編好了,對自己是錦上添花,還會帶動小說銷量回春;作品改爛了,作用到原著上,自然也會帶來負面折射。

再者,觀眾的口味在不停變換,今天喜歡「霸道總裁」,明天就愛上了「玄幻修仙」。人們對「盜墓」的熱度也並非長久停留,而各種「盜墓」作品的花式開發,無疑是加速了疲勞期的到來。

你以為他們意識不到這個問題嗎?南派三叔談起自己的作品時,講到「你不要自欺欺人說這個故事三十年後還有人看,金庸的東西如果窖藏到現在,在起點文學上大概會撲街吧」。而霸唱也在有意識地去盜墓化,如今熱播的《河神》便已經轉向懸疑探案。

當然,在盜墓IP紅利尚在時,他們仍可以快馬加鞭,盡情收割。至於價值消耗殆盡的問題,那就是賺得盆滿缽滿後的事了。

排版/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