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作者 | 雲隱

編輯 | bastard

寫點什麼對於今年戛納,本文這馬後炮放得有點兒忒晚,而對於新片種草又為時過早。友情提示:本文可能涉及劇透,更殘忍的是這些電影目前沒有資源(已觀看過的人,允許你們在螢幕另一端露出無恥的大白牙微笑一秒)。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查爾斯·蒂松,前《電影手冊》主編,戛納影評人周總監

今年戛納電影節這盤大菜的熱乎勁兒已經散的差不多了,是時候拿點兒小酒點綴一下,叨幾口涼菜潤潤喉。咱們嘮嘮清新且辛辣無比的影評人周,電影界的新花骨朵們…相比主競賽單元,影評人周的片子簡直就是「冷門佳片」。在資料館蹲了幾天,幾乎把下面所說的片子看了個遍,如果嫌長字兒不想看完,那我先把結論擺出來節省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的時間:這些處女作十分驚艷。

為了湊字數,先來一波科普

何為影評人周?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戛納電影節影節平行單元之一。影評人周是戛納電影節的小妹妹。影節今年70歲,影評人周今年56歲。專門為優秀新人電影人準備的單元。本單元入圍的長片或短片作品皆為處女作或者第二部作品。貝納爾多·貝托魯奇、讓·尤斯塔奇、奧塔·埃索裡亞尼、肯·洛奇、雅克·歐迪亞、阿諾·德斯普裡欽、王家衛(1989年那部《旺角卡門》)等等,都是從這個單元起步的。

【設置獎項】

對,這些獎就是在直接給錢。

關鍵詞:幫助,新電影人。

短片單元甚至有機會這因短片而扶持新導演的長片項目。

意思基本上是:

允許部分藝術家先富起來。

(這很符合共產主義誕生在法蘭西的歷史傳統)

評審團獎項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雙周Nespresso大獎

授予七部競賽長片中的其中一部,雀巢咖啡讚助15000歐元給獲獎導演。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法國電視4台視覺獎

授予七部競賽長片中的其中一部,法國電視4台讚助4000歐元給獲獎導演。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徠卡發現獎(授予短片)

授予十部競賽短片中的其中一部,徠卡讚助4000歐元給新的電影人們。

合作者獎項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ACID/CCAS發行支持

授予七部競賽長片中的其中一部20000歐元(含稅)用於電影發行。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超級音頻光盤系統SACD獎

授予七部競賽長片中的其中一部,SACD讚助5000歐元給電影的作者。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Canal+電視台獎

授予十部競賽短片中的其中一部,Canal+將購買短片版權,將於電視上進行放映。

其他獎項

最佳處女作-金攝影機獎

從所有入圍官方單元(主競賽,一種關注,展映)+外圍平行單元(影評人周,導演雙周)的長片處女作中選出。

戴錦華老師曾經說過:電影人的成熟起始於風格的形成。一個導演的第一部電影決定了他的職業生涯,甚至ta之後的職業生涯都會圍繞著這部電影延續下去。算了,以嘮嗑的口吻說那就是,有些人這輩子就指著那一部電影活了,之後拍的可能都是番外。

影評人周的電影起碼從今年來看,都很成熟,幾乎看不到青澀的感覺且極具人文氣息。畢竟從主題上來說,大多數的是圍繞著以卵擊石的叛逆分子們展開的故事:

得了眼病即將失明的13歲少女Ava在海邊和一只黑狗以及一位吉普賽男孩胡安渡過的最後一個能夠看見世界的暑假;巴西資產階級青年加百利在非洲旅行一年的見聞;剛果賣炭翁瑪卡拉砍樹燒炭公路推車集市賣炭的全記錄;智利資產階級中年婦女的混亂情事(比如被馬術老師的朋友強姦之後又和馬術老師睡了…想知道怎麼睡的麼?【停,拉燈】),順手再揭露一番他們國家的歷史遺留問題;日本白領大嬸Lucy愛上跟侄女搞一起的美國渣男John而後千里送炮的旅程;德黑蘭性壓抑社會下的幾個極端人物的眾生像;卡拉卡斯街頭少年帕德羅誤傷夥伴,父親安德烈帶著兒子開始了逃亡;辛辛苦苦養的牛,一只出了毛病,農業管理部門說全宰就全宰。法國小農民跟各方鬥智鬥勇地給自己圓謊;科西嘉黑手黨少年,從小打小鬧地犯點小罪,一步步走到罪孽深重;迷弟為自己心愛的少兒電視劇《布利斯比熊》勇當自來水;西西裡的小山村,13歲小女孩露娜不肯接受自己喜歡的小男生的失蹤踏上了尋找的旅程…

技術上講,大部分影片的完成度很高。但畢竟由於資金的局限還是會有些遺憾。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艾娃 Ava(2017)

比如:Ava,膠片攝制,部分由數字攝影機拍攝。色彩驚艷,故事簡直是每一個少女在十三四歲時做過的夢…有個帥帥的小哥哥帶著你一起冒險;在《暴力的歲月》中甚至能看出劇組在經費上的艱難:換了大概三台不一樣量的攝影機,拍攝狀態的不統一。這片兒拍的多不容易,從導演站到電影資料館激動地掏出張小紙兒當場念了首詩就能看出來了吧…(反正今年在資料館就他一個這麼乾的);《瑪卡拉》的有些場景的拍攝只能有一次,比如瑪卡拉砍倒大樹的時候,攝影機向後一躲…

但是,因為是處女作,所以這些影片所展示的人物大都充滿著一種莫名的熱情和勇敢。作為戛納電影節年齡最大的單元之一,影評人周實打實地踐行著「將聚光燈照在電影新人身上」的職責。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特別推薦】

《德黑蘭的禁忌》Tehran Taboo

de Ali Soozandeh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這是一部非常震撼的R級女性主義動畫。

技術?Rotoscoping挺犀利的。真人在綠幕前進行表演,而後用電腦處理成動畫。上一個這麼幹且很出名的動畫《和巴什爾跳華爾茲》。好像這種畫風成為了現實主義動畫的一種代表。

尺度?從任何一個方面來講,都很大。這片子在伊斯蘭國家根本無法上映。

裸露鏡頭?Yes。

細節?是的,在伊朗,這些都是真的,盡管只是黑暗面。比如:德黑蘭的的地鐵是男女分坐的。(有women only的車廂)但這個制度的出發點不是對女性的保護。而是性壓抑的社會,對「其他某個男人的財產的保護」。

黑中國?電影有直接點名中國也有的「處女情結」。一個妙齡女子婚前玩兒大了,睡了酒吧DJ。而後管DJ要錢說是快結婚了,必須修復處女膜。DJ找朋友到處打聽,打聽到了一個中國製造的玩具,說是帶上還會像初夜一樣會流血。(觀影後在淘寶上搜尋了一番,這東西,確實有,銷量居然…還挺高。)

女性的社會身份是:

某人的女兒:修補處女膜的手術需要父母簽字。

某人的妻子:出去工作需要丈夫簽字。

某人的母親:好像「喪偶式育兒」是全世界通病,孩子與父親的親密關係總有個地方是缺失的。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觀影時,一位來自伊朗的女士坐在我身旁,她拿一小本兒,我也拿一小本兒,我倆一起刷刷刷地記。放映結束後,這位女士跟我握了個小手兒,我們聊起了這個電影。她說,她覺得作為一個伊朗女人,看完這個片子,覺得雖然它裡面說的是很真實的事實,但這只是伊朗的陰暗面,伊朗也有很強大的女性們,伊朗的女人也有幸福快樂的一面。

「你以為所謂歐洲發達國家就沒有性別歧視麼?」

本來觀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內心還波瀾壯闊的。但而後轉念一想,離開劑量談效果,的確也是種耍流氓。這部電影確實是以一個很西方的角度去看待伊朗的社會,導演也並不是曾經在那裡成長過的人。但並不能否認這樣的一種體裁的電影的普世價值,盡管言辭近乎歇斯底裡。

以小男孩的視角去講述現實主義的故事的電影有太多,但套路不在新,管用就行。

閒聊一句,看這個電影的時候,很多的細節讓我不斷地聯想到中國的女性現狀。

《小農夫》

導演是個農夫的兒子,畢業於femis制片系,今年32歲。這是他第一部長片。

法國,一個養牛的廢柴青年發現自家牛分娩後得了敗血症。按照法律,為了食品安全,全農場的牛都需要被殺掉。第一只牛深夜發病,小農民不忍心看牛受苦,舉起了獵槍,然而意識到自己壓根兒不會用槍,牛一聲聲的哀嚎著,而後小農民舉起了榔頭,一下下地捶死了牛。小農民的妹妹恰好是個獸醫,母牛開始發燒後,她迅速發現了問題,但還是決定幫哥哥保密,但還是警告老哥:「如果之後還有牛出問題,她就必須告發他了。」前半部分就是一場黑色喜劇,小農民如何與鄰居,與管理局,與朋友,家人,鬥智鬥勇,為了能夠讓其他的牛活下來。有些笑話,講真,法國人黑起自己來絕不手軟。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小農夫 Petit Paysan 2017

:管理處的人問:「你農場怎麼少只牛?這麼大個玩意兒說丟就丟了?!旁邊都是大平原你說你找不著?」小農民後來吱吱唔唔的說:「…沒丟…我把它次了。」管理處的人說:「你們這些農民真有意思,這麼大個兒的牛好幾百公斤你一人能吃了?明天給我們送來點兒!」

於是小農民就去超市買牛排了…打折肉的那種…

如此嚴格的農業安全制度對於一個小農民來說,太過殘酷了。後半部分,小農民為了圓謊,一步步地所謂「錯下去」。後半部分,一只又一只的牛開始發病。小農民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網上有一個跟他相似遭遇的人,他開著大巴帶著所有健康的牛去找他,希望能尋求幫助…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小農夫 Petit Paysan 2017

然而最後的希望最終也沒有了。沒人能救得了這些牛。最後的殘忍:電影一開始出生的小牛也在農場名單上,小農民將小牛也抱給他們,讓他們殺掉。

電影的最後一個鏡頭,小農民走在小路上,路旁有一只牛,小農民停下來,跟牛四目相對。大概在說:

「牛都死了,我很懷念它們。」

它只是一部看起來相當舒服的片子,劇本編寫的十分嫻熟。有些梗確實讓人捧腹大笑。

盡管這部電影(按照導演的說法)是帶有自傳性質的,但這部電影,沒有見到作為「作者電影」的導演個人的風格。可作為一個觀眾,並不妨礙我喜歡這個故事,起碼觀影時,我在電影院笑得很開心;結尾時,我對小農民無限同情。

《瑪卡拉》 Makala

de Emmanuel Gras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粗糙的收音,並不怎麼悅目的攝影,而且紀錄式手持攝影在電影院那種大螢幕上觀看其實並不是種很舒適的體驗。然而神奇的是,在某一刻,忽然會讓人產生共情的感覺:深夜沒有路燈的的非洲公路上,白天太陽暴曬在肌膚上的炎熱…真實的影像太動人了…

大白天歇會兒喝口水,被路過的大貨車刮倒了自行車,找到人幫忙扶起車還被人要走了一袋煤;進城時被警察攔住要過路費,又被要走一袋煤。一個意味深長的鏡頭:公路上還有很多像瑪卡拉一樣的賣炭翁,同樣推著綁滿裝滿木炭的麻袋的自行車的人們,一步步艱難前行。

當瑪卡拉回到家中,妻子問他這一路怎麼樣。瑪卡拉說,還行。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瑪卡拉 Makala 2017

在非洲,如此辛勤的勞力究竟是種怎樣的價值?曾讀過一本書叫做《貧窮經濟學》。書中提到過,在非洲的極度貧窮的國家,存在著「貧窮陷阱」的經濟現象。就是指,無論怎樣辛勤的勞力,無論外資怎樣的幫助,都無法過上脫貧的日子。窮人大部分時候在藝術作品中約定俗成式的被貶低著。這部電影也沒有逃出這個俗套:瑪卡拉這樣的一種勞力令人欽佩,同時又令人憐憫。但並不妨礙,以一種紀實的目光,去觀看一次非洲。

Oh Lucy!

deAtsuko Hirayanagi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歐洲電影有挺多捅刀式或打臉式揭人痛處。日本電影有不少是猛拽住你的內褲松緊帶兒,之後一松手抽的人又疼又響。《oh lucy!》這部片子算是這類電影。不過扔回日本電影的去圈子裡它也並不是唯一。平柳敦子曾經把這位日本白領大嬸的故事拍成了短片,而今她又把Lucy拍成了長片。

拓展閱讀:替山田孝之去戛納的日本影人,交出了怎樣的答卷?

之後,我們回到題目。我們作為中國電影人好好反思一下怎麼被賣片的盯上,如果處女作參加戛納影評人周。

深呼吸……給自己十秒鐘思考時間……

停!陷入了思考的人,你再往上翻翻,從頭縷縷,瞅瞅上面的哪個故事在中國能讓拍?

別想了。開玩笑的。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2017年影評人周片單附打分

(滿分10分)

長片競賽單元

AVA艾娃【8.0】

導演:Léa Mysius

France / 2017 / 105 min

LA FAMILIA 家【7.2】

導演:Gustavo Rondón Córdova

Vénézuéla-Chili-Norvège / 2017 / 82 min

GABRIEL E A MONTANHA加百利與山【7.3】

導演:Fellipe Gamarano Barbosa

Brésil-France / 2017 / 127 min

MAKALA瑪卡拉【8.0】

導演:Emmanuel Gras

France / 2017 / 96 min

OH LUCY!噢,露西!【7.6】

導演:平柳敦子 Atsuko Hirayanagi

Japon-Etats-Unis / 2016 / 95 min

LOS PERROS【6.5】

導演:Marcela Said

Chili-France / 2017 / 94 min

TEHRAN TABOO德黑蘭禁忌【8.3】

導演:Ali Soozandeh

Allemagne-Autriche / 2017 / 96 min

特別展映

SICILIAN GHOST STORY西西裡的鬼故事【7.7】

導演:Fabio Grassadonia, Antonio Piazza

Italie-France / 2017 / 122 min

UNE VIE VIOLENTE暴力的歲月【6.8】

導演:Thierry de Peretti

France / 2017 / 107 min

PETIT PAYSAN小農民【7.9】

導演:Hubert Charuel

France / 2017 / 90 min

-FIN-

點擊關鍵詞查看往期精選

宮崎駿|哈內克|戈達爾

路易·馬勒|巖井俊二

大島渚|今敏|原節子

喬治·米勒|是枝裕和|瑪格麗特·杜拉

戛納也有個「FIRST」電影節

寫這篇,那得看了多少部電影。

長按二維碼向我轉帳

寫這篇,那得看了多少部電影。

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微信 iOS 版的讚賞功能被關閉,可通過二維碼轉帳支持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