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style成為年度熱詞之後……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成都保利中心的一棟大廈,那裡白天是寫字樓,一群穿著西裝、皮鞋、高跟鞋的白領進進出出,晚上這裡變成club,一群奇裝異服的年輕人進去,裡面有說唱歌手演出,沒錯,說唱歌手。

當然,廣州也有很多rapper,不過這不是重點,我們下回再說……

昨晚,《中國有嘻哈》繼續進行。歐陽靖雖然揭了面但還是沒給正臉,剪輯都被罵慘了,因為全世界都知道hip-hop man是誰了啊!

有意思的是,在首播集中被吳亦凡反復強調的「freestyle」並沒有在隨後節目中出現,節目目前也未安排在國際大賽中例牌出現的freestyle rap對戰。

不過,這個被網友炒熱並延伸的英文單詞,著實帶火了「說唱音樂」及其背後的rapper。

其實,freestyle只是個導火索,真正帶火「說唱」的是資本的商業模式探索。

2016年11月,音樂巨頭「摩登天空」宣布成立hip-hop廠牌MDSK,簽約了當年在《中國新歌聲》嶄露頭角的說唱歌手萬妮達、國內hip-hop金牌製作人Soul speak以及當年曾把「說唱」玩到風生水起的陳冠希。

知名說唱團體「紅花會」在今年3月也簽約了MDSK,隨後登上草莓音樂節的舞台,並在北京、深圳等城市舉行了專場演出。

很長時間以來,說唱音樂在中國因為缺乏商業化的成熟運作,只能在「地下」野蠻生長。

但隨著「爆款」的出現,更多資本勢必進入說唱領域。《中國有嘻哈》總制片人陳偉說:「我們不是投入兩個億舉辦一場三個月的選秀,我們會和合作方一起建立廠牌、建立潮牌、建立音樂節品牌、建立大型賽事品牌,把人、廠牌、音樂以及選秀整合在一起。」

野心真大!

在摩登天空等公司的推動下,全國30多家廠牌在崛起,草莓音樂節也增設了嘻哈舞台,《中國有嘻哈》熱門選手PG_ONE的微博粉絲瘋漲到92萬、歐陽靖的粉絲漲到86萬……

freestyle帶火的不光是音樂,還有說唱文化。

在《中國有嘻哈》中,擔任評委的吳亦凡不斷問選手:「你有freestyle嗎?」讓這個詞匯立刻在網友中成為熱點甚至是笑點,還被做成了表情包。

與吳亦凡一起參加了《七十二層奇樓》的趙麗穎,也轉PO了freestyle的表情包,吳亦凡還在微博下方留言。一來二去,這個詞匯徹底火了,微信搜尋指數一度達到500%。

從這個詞匯為源頭,網友開始加深了對說唱文化的理解。其實,以說唱、街舞、塗鴉、DJ打碟為標誌的嘻哈文化,在歐美和日韓已經成為一種街頭時尚。

與「搖滾」主張的反叛、憤怒不同,「說唱」主張的是做自己、隨性。這種潮流表現在《中國有嘻哈》節目中,就是rapper的服裝標配往往在大T恤、低襠褲、露臍裝、棒球帽、金鏈子、文身等元素間切換,而表達不滿的方式就是直接表明態度,甚至直接開罵。

目前,freestyle對說唱文化的引申,也在大眾的使用過程中開始泛化。比如形容髮型、服裝、舉止等等,都可以使用「freestyle」這個詞。

連新聞標題中也隨處可見,比如《萌女生全程freestyle指揮開車,男友「忍」到最後一刻》、《周杰倫露雙下巴秀幸福肥皮夾克粗項鏈freestyle風》。

最近,雷軍還用吳亦凡代言「freestyle」來宣傳自己的新產品。

「freestyle」成為年度熱詞後,各種綜藝節目都出現了「蹭熱點」的跡象。就連同屬音樂類綜藝的《中國新歌聲》,也在開播前補錄了一段導師問答。其中,那英問劉歡:「你有freestyle嗎?」

上周的《中國新歌聲》,有兩位學員也有說唱表演:一個是廣東汕頭的葉曉粵,她改編了王菲的《悶》;而來自西藏的紮西平措更用了藏語說唱,讓劉歡嘖嘖稱奇。

其實,「說唱」在《中國有嘻哈》之前也曾作為流行音樂的一個分支,通過電視節目進入過大眾視野,但往往曇花一現,未成氣候。

比如,2014年川渝地區最有名的說唱團體「說唱會館」成員謝帝就憑借一首《明天不上班》進入《中國好歌曲》全國四強,讓觀眾印象深刻的是他用了四川方言。

即便「說唱」的展示頻率不斷增多,但為何仍然不成氣候?

有人分析認為,說唱音樂在中國青年中的接受程度雖呈上升趨勢,但依然不夠。

中國第一家嘻哈廠牌「龍門陣」的主理人李宏傑曾說:「嘻哈音樂人想有主流影響力,首先作品得打動很多年輕人。」

另外,中國仍然缺乏有影響的力的說唱歌手。在《中國有嘻哈》之前,最有影響力的rapper是粵語地區青年人頗為熟悉的歐陽靖,但他在全國的影響力依然不夠。

摩登天空創始人沈黎暉說:「嘻哈得有自己的明星,在目前這個階段,還是循序漸進吧。」

編輯:邵子

本塘原創,抄襲必究,公眾號轉載請註明出處


喜歡?那就長按下面的二維碼。八卦、吐槽、福利,一朝關注日日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