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中國有嘻哈》自開播以來,熱度似乎沒有斷過,從最開始吳亦凡一句被剪輯玩了3遍的Freestyle在社交網路瘋狂傳播,到歐陽靖的真實身份、小鬼刷票和直播diss吳亦凡,社會我導演澈哥、孫八一淘汰等等……這個節目與其它綜藝相比,似乎多了些鋒芒,少了些和諧。在第10期播出之後,《中國有嘻哈》再次有了爆點:人氣選手PG ONE 萬磁王在6進3比賽中直懟其他參賽選手,特別是對另一個奪冠熱門GAI喊話「表裡不一的社會GAI,有意見當面吼」,進而演變成PG ONE所屬的說唱團體紅花會與GAI的「戰爭」,各種黑歷史也被爆出來。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中國有嘻哈》百度指數

其實,作為一檔網路自制的亞文化綜藝,《中國有嘻哈》的發展並不是一帆風順的,它能走到今天,節目組的協同努力占了很大的比重。PG ONE和GAI的恩怨姑且不提,我們先來從節目歷程和節目運作看看《中國有嘻哈》如何成為了今夏的爆款網綜。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一、不被看好的冷門綜藝

2017年春節結束的第一天,愛奇藝CEO龔宇觀看愛奇藝高級副總裁陳偉一份關於中國嘻哈音樂的網綜策劃書,在陳偉把30頁的PPT說到第4頁時,龔宇打斷道:「就一個問題,如果全力按你們思路做這個節目,嘻哈文化能不能成為一種大眾文化?」

陳偉對龔宇說嘻哈有巨大潛力,但是欠缺臨門一腳,他說服了龔宇,卻沒有順利讓讚助商心甘情願投錢。3月底立項的時候,愛奇藝銷售部綜藝內容行銷中心總經理董軒宇接到了廣告商們打來的電話:「《中國有嘻哈》沒人看吧,要不改個大眾點的名字,節目裡再加點其他音樂,單子還可以繼續簽。」

廣告商們的擔憂不無道理,在中國,Hip-Pop一直屬於亞文化,或者直接點說是個邊緣文化。這種起源於黑人音樂的說唱形式骨子裡帶著的叛逆、diss等元素,無論是從心理情感上還是商業邏輯上,與中國觀眾的心理預期都不太契合。街頭文化與影片節目的天然衝突不止這些,包括剪輯節奏、呈現方式等均需要仔細考量,CCTV5在多年前做過街舞和街頭籃球的節目,但是把重心放在了技能展示上面,這種制播邏輯顯然不能對應今天觀眾的口味。

節目錄制之前,《中國有嘻哈》依然沒有拿到冠名,只有一個讚助商。第一期錄完之後,農夫山泉花了1.2億元冠名,20多個動畫師用半個月在十幾萬幀畫面裡P上了讚助商。

後來隨著《中國有嘻哈》知名度的逐步提高,節目組又有了麥當勞、絕對伏特加、小米、抖音等讚助商。以小米為例,小米認為能夠借助製作人吳亦凡的影響助力小米手機5X的線下推廣。在記者會上,雷軍高興地宣布小米成為了《中國有嘻哈》的「金主」。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從數據上看,《中國有嘻哈》上線4小時播放量破億,目前節目累計播放量已經突破20億,成為網路綜藝中妥妥的「爆款」。

而最初提交策劃的愛奇藝高級副總裁、《中國有嘻哈》總制片人陳偉,上榜《快公司》「2017中國商業最具創意人物100榜單」,上榜理由是:「劇情真人秀方式打造嘻哈文化推廣節目」。從一個不被看好的小眾文化綜藝到今夏最火網綜,《中國有嘻哈》究竟經歷了什麼?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二、通力合作,《中國有嘻哈》的「搞事」邏輯

《中國有嘻哈》絕對是一個足夠「搞事」的節目,從節目本身的話題性和招黑體質,再到導演、剪輯、製作人,再到選手本身和相互之間的話題性,《中國有嘻哈》絕對不乏話題性,而這種話題性也一直在按照節目組的預期往前走。

1.上線初始——對製作人和節目組的調侃與質疑

從吳亦凡Freestyle刷屏開始,各種相關表情包、笑話便在社交網路瘋狂傳播,在微信,不少做嘻哈文化的公眾號開始懟節目組,歷數參賽選手的資歷,以此來論證吳亦凡和節目組的業餘。在第一期節目上線後,這種討論度是非常難得的,特別是對一個小眾網綜來說,大眾通過喜聞樂見(表情包)的方式與嘻哈文化打了個照面。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2.吳亦凡的形象轉變

準確來說,節目初期經受的調侃,其指向主要是吳亦凡本人。韓國偶像出身的他,在中國的網路話語裡本身就容易招致兩極分化的評價,而他之前的五環之歌Freestyle和面館Freestyle又被網友翻出來,一波一波的話題風暴,甚至讓不少人黑到深處自然粉。

為什麼那麼多人在第一期那麼黑吳亦凡,因為一臉呆萌的扮相和刷了3次的「有Freestyle嗎」「可不可以來一段Freestyle」,在外人看來確實是有點「臨時補課」的嫌疑。這一切,要歸功於節目組的剪輯,事實上,700人的海選現場,讓一句話在一期節目裡出現3次,明眼人都知道這對觀眾來說意味著什麼。通過這種操作,外圍觀眾降低了對這位吳製作人的心理預期,但不成想,這只是節目組「陰謀」的第一步。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在後期的賽程裡,吳亦凡成為了「科普擔當」,他淘汰選手的時候,一定會給出明確的意見,比如節拍或者flow的編排水平等。在舉牌方面,他也是三組製作人裡最嚴格的。通過這樣的操作,觀眾對吳亦凡的印象就會改觀,吳亦凡「嚴格認真」的人設就會占據大眾的心理。越到後面,吳亦凡的表現越有血有肉,可以為了自己戰隊的選手眼含熱淚,也可以與其他製作人產生矛盾,人設逐漸豐滿起來。

筆者無法斷言這種人設的轉變一定是節目組處心積慮有意為之,但不可否認的是,彈幕上刷「對吳亦凡路人轉粉」的現象可以一定程度上說明問題。

3.真人秀劇情與矛盾點的營造

《中國有嘻哈》雖然是個比賽,但這個節目從第一期開始,真人秀的味道就非常濃。讓我們來數一下節目裡出現過的矛盾點:

(1)老Rapper與節目組的矛盾

茶米、TY、沈懿等人在rap界的名聲可謂是如雷貫耳,但在前兩期這些「前輩」級的人物,從地下走到台前進行比賽時,難免會面臨標準化的考驗,這也直接引爆了此類選手的真粉對節目組的不滿,但是,這個節目從一開始就不是定位到小眾人群的,換言之,它有著向大眾推廣嘻哈文化的使命。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所以,當吳亦凡說出「節拍」二字的時候,可能失去了10個沈懿的老粉,但是圈到了100個路人粉,於阿卡貝拉的海選賽制來說也沒什麼問題。對節目組來說,這就成功了。

(2)地下Rapper與偶像歌手的矛盾

節目初期,周藝軒、朱星傑、黃薏帆等人貼著偶像歌手的標籤出場,爭議很大。特別是在絕大多數參賽選手(同時也是現場觀眾)都是地下Rapper的情況下,場面一度十分尷尬。節目組似乎「沒注意」這些,周藝軒和朱星傑到現場的時候,節目組還特意剪輯了他們被粉絲擁簇簽名的畫面。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地下Rapper們紛紛對上台的偶像歌手們表示不屑,節目組通過表情捕捉、單人訪談等形式不斷累積情緒,帶動觀眾的注意力。

更為諷刺的是,鏡頭很多的蜜妞Miku,也是一上場就遭到了淘汰。戲劇性在這一刻得到了極大的彰顯。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3)選手與節目組的矛盾

與其它一派和諧的選秀節目相比,《中國有嘻哈》絕對是特別的一個,因為它不隱藏選手對節目組本身的不滿,從海選開始,Rapper們質疑吳亦凡作為製作人的實力,再到TY摘吊牌,BCW扔鏈子,小鬼直播diss,選手質疑楊舒涵復活,質疑節目組黑幕……這種不滿在節目組的魔鬼賽制裡達到高峰——兩場比賽連續48小時幾乎無眠無休來進行歌曲創作,讓一些選手直呼想要退賽。現在PG ONE與GAI的戰鬥,成為了下一期的絕對看點。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其它的矛盾點還有很多,包括製作人對評委的擔憂,製作人之間相互的情緒表達等。通過一系列真人秀般的劇情,《有嘻哈》節目組成功營造了節目戲劇性,這既不是《中國新歌聲》老掉牙的相親節目式的個人VCR,也不是《明日之子》直播中薛之謙摔話筒的「播出事故」,可見《有嘻哈》的節目組是十分聰明的。

4.被「寄刀片」的剪輯

很少有節目像《中國有嘻哈》一樣,從選手到導演再到剪輯,都那麼有話題度。這個節目的剪輯可以說毀譽參半,觀眾看著這跌宕起伏的劇情有時難免因愛生恨,表示要給剪輯寄刀片,彈幕上飄過大片大片的「孤兒剪輯」,這個現象也被敏銳的節目組捕捉到,做到了串場Rap裡。因此剪輯這部分,就簡單從優缺點入手,分析一下這節目的不同之處。

(1)優點

①節奏快、不拖沓

如果你看了很多年的某聲音,某歌曲,回頭再來看《中國有嘻哈》,你一定會大呼痛快。《有嘻哈》節目組的剪輯可以是大刀闊斧,快意恩仇,700人海選,用了一集就給剪完了。沒錯,現在已經不是2005年《超級女聲》帶火海選的年代,當年選秀節目的海選,除了滿足觀眾的好奇心外,還滿足了一部分觀眾的審醜心理,因此湖南衛視專門放出大段時間給海選直播,其過程也出現了不少「奇葩」,但《中國有嘻哈》作為一個Rap為主的節目,純人聲演繹的海選現場如果時段過長難免會讓人吐槽「尷尬癌晚期」

因此,《中國有嘻哈》的海選環節,主要突出三個方面:張震嶽熱狗組的「鐵面無私」,潘瑋柏的「好人形象」,以及吳亦凡的「Freestyle」。這三個點,不用想也是製造Freestyle的話題,結果不出節目組所料,Freestyle帶起了熱度。

在之後的賽制中,節目組沒有放選手VCR等內容,而是把重心放在比賽本身,加上賽制節奏快,因此剪輯可謂是一氣呵成。不過這樣也有缺點,就是後面表現很突出的選手在前幾集可能根本沒幾個鏡頭,比如黃旭。

②懸念叢生,吊人胃口

由於是錄播節目,因此《中國有嘻哈》用了大量的倒敘、插敘剪輯,在電影剪輯手法裡應該叫閃回。

閃回鏡頭的運用,除了刻意營造出的懸念感外,也能很好地把握整體的敘事節奏,讓比賽本身不至於陷入幾進幾的循環播放。

(2)缺點

①跳躍式素材拼接誤導觀眾視聽

為了製造懸念,節目組剪輯可謂是用盡了一切方法,但閃回式的敘事雖然有故事性和懸念感,卻會在一定程度上誤導觀眾視聽,比如台灣選手BCW在台上不滿兄弟被節目組不公平對待而扔吊牌,這可謂是「惡魔剪輯」,造成了節目懸念,而後卻是把吊牌重新從重新撿了回來;歐陽靖在和OBi&M03的對戰後選擇「退賽」的剪輯也是如出一轍,在下一期,歐陽靖又笑嘻嘻地說「開玩笑」了。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②碎片化剪輯造成觀眾理解的難度

觀看《中國有嘻哈》的觀眾常常吐槽這樣一種感受:「這是誰」「他什麼時候出現過」等等,《有嘻哈》對敘事的看重使得其鏡頭比重不可能「雨露均沾」,而前後破碎的安排也會讓觀眾在認知上產生混亂。

不過,就算剪輯再跳,也是有原因的,起碼對節目組和觀眾來說都是利大於弊,就像熱狗說的: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三、再談談PG ONE和GAI的互懟行為

簡而言之,這個事件是該節目精神氣質的一次集中爆發。

筆者當然不是什麼陰謀論者,說這一切都是愛奇藝策劃好的,而是說,節目組對於這個事件是順勢而為。

為什麼這麼說?節目組不僅僅是為了「炒熱度」,而是說這件事情放在《中國有嘻哈》這個節目中,毫無違和感。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嘻哈文化雖然發展到今天,其精神內核變為了「Peace、Unity、Love and Having Fun」,但其一直保留著擺脫束縛、自由、高調的態度,就像在比賽過程中選手們掛在嘴上的Real一樣。周藝軒選女生進行Battle會引來一片噓聲,就是Rapper們對Real的堅持。

也就是說,PG ONE和GAI的紛爭,除了是半年前的積怨,也是一次「性情」的爆發。有人認為,Hip-Pop文化中的diss是很重要的形式,這在此事件中也有所體現。

但是,有所不同的是,這種江湖上叫梁子,朋友圈叫撕逼,嘻哈界叫beef的事件,發生在《中國有嘻哈》的舞台上,變成了另一種狀態。它事實上由地下歌手或團體的互撕演變成了裹挾網路粉絲群體的輿論戰。

互聯網的力量讓嘻哈文化由地下走向台前,選手的粉絲數量也不可同日而語,在這種形勢下,人氣最旺的國內說唱團體紅花會自然是不會示弱,比如彈殼在節目前一小時開啟直播,吸引了90多萬的觀看者,這於輿論戰來說無疑是大大的利好。而紅花會的其餘諸位,則形成抱團攻勢。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紅花會彈殼的直播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紅花會集體diss GAI,以及路過吃瓜的TY

紅花會的一系列行為,實際上給GAI營造了輿論壓力,客觀上也給《中國有嘻哈》這個節目帶來了更大的話題量。

所以說,這種事情放在《中國有嘻哈》節目毫無違和感,放在別的節目要麼加緊和諧,要麼就會被批評惡意炒作了。

《中國有嘻哈》告訴如今的內容從業者,亞文化也可以做成爆款,兵行險著也可以塑造獨特的文化氣質,媒介在改變,受眾在改變,觀眾們喜歡的不一定是「打破次元壁」,但良好的節目策劃與運作,以及創新的視聽呈現形式都是必須的。

註:筆者不去評價雙方的對錯,想要了解GAI和紅花會恩怨的朋友歡迎百度~對吳亦凡也是路人狀態,友軍!友軍!快給我來碗義大利面!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

2018備考 請添加主頁君個人微信:kaopress14

備考研友在等著你加入大家庭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Diss背後丨網路自制小眾綜藝的突圍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