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如果不是《中國有嘻哈》,曾經紅極一時的潘瑋柏想必已經是遙遠的名字。但在這檔全民關注的綜藝節目中,潘瑋柏備受爭議,也展示了一如既往的酷勁兒。而《我們相愛吧》第三季,潘瑋柏和吳昕組成的「無尾熊CP」甜得人心酥軟,煽得淚水漣漣。

大部分人對潘瑋柏的印象還停留在十幾年前的《快樂崇拜》,那時候潘瑋柏24歲,留著最為時尚的髮型,是火遍兩岸三地的「嘻哈小天王」。彼時他正式進軍歌壇不過兩年,《快樂崇拜》和次年推出的《不得不愛》為他帶來了名副其實的「出道即巔峰」局面。

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在出道時當了電台DJ,在《我們相愛吧》這檔綜藝節目中面對搭檔吳昕坦然提起,「我當DJ的時候,我說我要發片,然後觀眾寫信進來說,潘瑋柏先生,請你不要每天談你的唱片夢,你去馬桶裡,看看馬桶裡的水,看看你長得是什麼德性。」他笑著說。那些聽眾們讓他「不要再白日做夢了」。

2001年,潘瑋柏在Channel V音樂台擔任主持人,正式進入演藝圈,同年參演偶像劇《麻辣鮮師》。次年十二月,專輯《壁虎漫步》標誌著他正式躋身歌壇。

但即使在發行專輯之後,仍然有別家唱片公司打電話到公司:「你們幹嘛發潘瑋柏,他又不行。」如今的他再次在綜藝節目中說起往事時,眼睛裡仍是閃閃發光的堅定:「那時候聽到之後我會覺得,我要更努力!」說著抿著嘴唇握緊了雙拳,像是要把所有苦痛與嘲諷狠狠捏碎在手心裡。

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2011年,剛過三十歲的潘瑋柏憑借《愛無限》成功在第四十六屆金鐘獎上獲封視帝,結果卻被媒體罵為「最衰視帝」。在頒獎後台,潘瑋柏焦躁地搓手,喘不過氣來,欲言又止,他難過地問:「為什麼頒獎典禮好像變成審判會,我像是逃兵?」

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而到了頒獎台上,他甚至因為不敢拿獎杯而摸著頭轉身躲到了後台,短時間內哭了數次。但面對媒體「獲獎有什麼感覺」的問題時,他還是努力鎮定下來說:「以前打籃球就是會覺得贏跟輸嘛,現在覺得人生裡贏跟輸是可以一起的。但是沒關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會繼續努力去追隨他們的腳步。」

後來他又把得獎比作新婚:「結婚是喜事,雖然很多人不看好,覺得我配不上,但我會更努力證明給大家看。」

2014年,潘瑋柏發行了專輯《王者醜生》,把那幾年所有的痛苦都寫進了歌裡。

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他在接受採訪時說到對這首歌的理解:「小醜是個很好玩的人物,有些人覺得它可愛,有些人覺得它惡心……可是其實他還忽略的一點是小醜其實在玩雜耍的時候,踩高蹺啊,踩球,其實花很多時間去學,大家不會看那個……所以其實我的創作過程也是這樣,就是默默寫,別人不信我,別人不認同我沒關係,我就是寫,希望有一天你聽到歌,然後打動到你。」

《小醜》MV的最後一個畫面,化妝成小醜的潘瑋柏抬起眼,眼中盡是邪魅與堅定。

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而不幸的是,也在2014年,潘瑋柏經歷了一次比金鐘獎更大的劫難。

2014年,在小巨蛋演唱會上,他在高空特技演出時發生意外,因體力不支、重心不穩而從高空摔落,頭部遭受撞擊導致了大量出血。當時潘瑋柏頭頂的傷口寬三公分,長十七公分,同時引發了腦震蕩,經過了兩次縫合手術才逐漸康復。

那次演出被迫取消,而這次意外也讓潘瑋柏的事業不得不陷入了停滯期,他在幾年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談起這次受傷時說:「……我對人生有了新的領悟,覺得人活一輩子應該放鬆一點,沒有必要把自己逼得這麼緊,每一年都出專輯。我這幾年就花了很多時間陪伴家人,自己去旅遊,當然專輯也在做,但是在慢慢做。」

他曾在微博上曬出受傷時穿過的衣服,他說自己還是會有一點緊張,但是「我會面對它,挑戰它,征服它」。

潘瑋柏:我37了,我又殺回來了

而這個夏天潘瑋柏再度火爆的原因,除了戀愛節目中高情商的表現,更重要的是他在帶著第十一張專輯《illi異類》回歸樂壇的同時,也在《中國有嘻哈》這檔節目中擔任製作人。

在節目公演中,他唱了自己的新單曲《Coming Home》。這首歌由他包攬詞曲創作,歌詞中那句「殺不死我只會讓我變得更堅強」像是在說他自己。是的,He is coming home,而那些不曾殺死他的,讓他變得越發強大。

那場公演潘瑋柏拿了第一,舞台上那個閃閃發光的嘻哈小天王重新回到了大眾視野,一開口就燃爆,而結尾扔麥的那一刻,更是讓激動萬分的觀眾們紛紛留言:「你大爺終究是你大爺,我男神37了照樣殺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