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跟你講我未曾害夠你。」

「很想跟你講我未曾害夠你。」

今晨最大的熱門話題,非薛之謙莫屬。

我並非想蹭這個熱點,畢竟他也沒唱過廣東歌,我有什麼好蹭的。只是他那首《剛剛好》讓我想起被我藏在箱底的這篇文:你一定有一個用力愛過的人

這世上總有一個人,你對ta的情感難以啟齒,隨著歲月塵封心底。失散在人海,我卻依然感受到你的目光。

01

「很想跟你講我未曾害夠你。」

-若能預約到荒島-

-你別遲到-

紅玫瑰與白玫瑰是每個癡情人心底的秘密。不管與哪位在一起,都會有另一位讓你左顧右盼。也許很多年後的相遇我們才明白,沒能生活在一起並非遺憾,而是為了在記憶裡保存最好的一個你。

這首歌不太Christopher Chak,但細心參透道理後又會發現很林夕。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不是嗎?

(作曲人的demo版我也很喜歡)

02

《親愛的仇人》-陳柏宇

曲 :T –Ma

詞 :林若寧

這首歌不是寫愛情,但比愛情更切膚。有時候我在想,是不是非要生活得圓滿安穩才允許自己對往事釋懷?像千嬅和Wyman二人人到中年,受夠磨礪,甚至升級人母,才會承認過去的自己,實在幼稚。年輕時那股互相傷害的蠻力,只能有氣無力地笑說為「最好的債「。

像我一直很喜歡陳詠謙自己作曲填詞的那首《寫你太難》,其實寫你,真的很難。尤其是在塵埃落定之後更沒有回顧的勇氣。不過裡面一句歌詞確實代表了我的心聲:」遙遠有淚光閃閃,我知你在。

用力愛過的人,不該計較。

文字/ Jam

圖片/ 網路

美術編輯/ 佩佩

本文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公眾號立場。

(這是盞搞音樂的第1101次推送)

可能你會喜歡

「很想跟你講我未曾害夠你。」

再見 那些被時代撕碎的泥沙堡壘

「很想跟你講我未曾害夠你。」

「很想跟你講我未曾害夠你。」

「很想跟你講我未曾害夠你。」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歷史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