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類」潘瑋柏 從來不信命

法制晚報訊(記者壽鵬寰)簽約新公司、參與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我們相愛吧》、發專輯,潘瑋柏在2017年重新出發,同時也堅守自己的人生信條。

暌違三年,歌手潘瑋柏推出了新專輯《illi異類》,並且舉辦了新歌演唱會。最近潘瑋柏接受了《法制晚報》記者的專訪,他表示演唱會只是暖場,2017年是他的音樂年。

今年潘瑋柏還參與了很多綜藝節目,都備受關注,潘瑋柏說這個夏天讓他最感動的事情,就是參加了《中國有嘻哈》。

而經歷了意外受傷、沉寂多時,潘瑋柏的心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變的是他的人生信條:不信命。他自稱算是「異類」,「別人越說我不行,我越想做到。」

通過音樂啟發大家任何事不能先入為主

法制晚報(以下簡稱法晚):時隔三年第一次舉辦演唱會,覺得緊張嗎?

潘瑋柏:不會緊張,反而《中國有嘻哈》的表演才有一些緊張。

表演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血液的一部分,這只是暖場而已,我說過2017年是我的音樂年,這才剛開始。

法晚:新專輯《illi異類》已經推出,想要傳達的是什麼概念?

潘瑋柏:我的專輯一直都是有概念的,都是有些話要說,比如《24個比利》,講多重人格,《王者醜生》,講一個人從剛起步到做到目標的過程。

這張《illi異類》是講社會氛圍、人與人的關係,用了外星人的概念包裝。電影裡外星人來到地球,都是地球人先開槍。我們社會有時候就是這樣,很多時候面對一個人活著一件事,還沒有理解其背後的故事,就會先入為主地去做判斷,或者跟著媒體的標題走。所以不要用既定的印象看事物,其背後一定有很多其他的內容,音樂也一樣。

法晚:想通過音樂提醒大家,任何事不能先入為主?

潘瑋柏:對,比如現在網路上有很多很小的事,大家可能就不分青紅皂白開始說自己的觀點,我覺得不只是藝人有這個責任,每個人都有責任,在媒體或者其他平台,發表言論時需要給自己約束,而不是口無遮攔。

人生從來都不信命感謝質疑自己的人

法晚:你覺得自己是異類嗎?

潘瑋柏:我的演藝生涯比較異類,我一開始當DJ,那時候我錄影的時候,就說兩年之內所有華人都知道我,因為我要出唱片。說完就聽到導播笑出聲來,就是嗤之以鼻那種。

我講了就想辦法去做,那時候我拍了一部偶像劇《麻辣鮮師》,大家認識了我,有些劇來找我當男主角,可是我說我想出唱片,當時經紀公司就說我只能去演戲,不是唱歌的料,我很難過,連經紀公司都不相信我。

法晚:想過放棄?

潘瑋柏:沒有。確實當時很多業內人都說讓我放棄,就好好當主持人就好。我不信命,我想可能我還是不夠好,後來我做到了,發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有人說我是玩票的,第二張的時候,又有人說我是翻唱歌手,後來我就開始學創作,不斷去證明自己。我拿金鐘獎的時候,有很多唏噓聲。

其實每一個經歷都讓我成長,學到一些東西。還挺好的,也很值得,對我來說,一切的不如意,造就我現在一切的如意,我還蠻感謝那些不看好、質疑我的那些人。

法晚:一直都是這樣「不信命」?

潘瑋柏:對,可以說這就是我的人生信條,我不跟別人比,我只跟自己比,要超越自己,就可以做到更好。所以某種程度上,我還是挺異類的,別人越說我不行,我越想做到。不管遇到什麼,都要堅持到底。堅持到最後勝利就是你的,旁邊的人都是風景。

參加《中國有嘻哈》是這個夏天最感動的事

不需過多地證明什麼 站得久、站得穩才最重要

法晚:這幾年也經歷了一些事情,2014年在演唱會彩排時撞傷頭部,休養了很長一段時間。今年簽約華納、推出新專輯,還參加了幾檔綜藝節目,關注度很高,隨之而來的也有各種聲音,跟過去相比,現在對於外界的負面評價,會介意嗎?

潘瑋柏:不管到什麼階段,都會有人質疑,我相信也不是只有我,我發現每一個努力的人,只要到了一定的程度,都會有從各種角度質疑的聲音。所以站得久、站得穩、站得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不用去想那麼多,16年了,不需要過多地證明什麼了。對我來說,我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不會減少也不會增多。我希望別人看到的是,我比較正面和努力的一面,其他的東西,真的沒什麼。

法晚:以前並不會這麼想?

潘瑋柏:20歲出頭的時候,會覺得怎麼都是我,為什麼這麼倒霉,下一步該怎麼走?到了30歲,知道大家都要經歷這些事情,都要走艱難的路,各行各業都有過不去的坎,或者看不透的路,不管哪行都會有迷失的時候,堅持才能看到清晰的路,路走多了,就發現人生本來都是這樣,怎麼可能什麼事情都會那麼順利呢。

法晚:鏡頭之外的你也是這麼滿滿正能量?

潘瑋柏:當然我也會有負面情緒,有時候也會因為一些事情不開心,比如自己表現得不夠好,我會幾個小時不說話。這個時候喂我吃幾碗好吃的鹵肉飯就開心了,吃是我很喜歡的一種減壓方式。

法晚:你參與的《中國有嘻哈》關注度很高,有沒有機會跟學員合作?

潘瑋柏:很希望有這樣的機會,學員們都非常厲害,大家經常會在一起聊天,然後就聽到有人說:潘帥,我從小聽你的歌長大。

法晚:可能也因為這個節目,讓嘻哈音樂受到更多的關注,這點你應該最有發言權?

潘瑋柏:對,我特別有感觸,我以前當主持人的時候,有一次主持巡回嘻哈表演,在長沙的一家夜店。黑棒上台表演,他們是早期的嘻哈團體,他們唱完之後,觀眾已經不滿了,等我再上台主持,水果盤、酒瓶就丟上來了。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嘻哈從今年開始,我說不止是今年開始,只不過當時大家有抗拒,不懂、不喜歡,但是我覺得某種程度來講,這個節目絕對是幫到很多有才華的朋友們,這是最開心和我很感動的一個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