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潘瑋柏的「異類」心情:不需要證明什麼了

「專訪」潘瑋柏的「異類」心情:不需要證明什麼了

潘瑋柏在加盟新東家華納唱片後,推出新專輯【異類 illi】,借用外星人的概念,在說一個歌壇異類「格格不入」的故事。

「我應該是最容易被誤解的歌手。」潘瑋柏的成就,從來都不輕鬆,想當歌手卻從演戲出道,於是外界認定他是演員,偏偏他演戲拿了獎,又說他的演技還不夠,跌傷腿、撞破頭,「一路走來,我一直對抗命運,好像不斷要去證明。」

潘瑋柏一直是不服輸的人,所以戲劇前輩的批評會傷到他,金曲獎一直看不到他,也逼得他想挑戰。他承認,在前兩張【24個比利】、【王者醜生】時,「有點希望金曲評審能看到,有點在迎合他們,故意做的很黑暗面。」但他還是差臨門一腳。

「專訪」潘瑋柏的「異類」心情:不需要證明什麼了

離開待了10多年的前東家,潘瑋柏借自己最愛的NBA來形容:「體會到自由球員的那種感覺,和許多公司聊過,那麼多人要你,當然有自信。」這張專輯也是在那段期間裡成形,潘瑋柏想通了:「我當自己是外星人,就在那裡,不需要證明,銀河裡已經是這樣了。」

就像MV裡的傲視態度:「我做自己舒服自己的專輯,在外星人的世界。」

潘瑋柏說,出道16年了,經歷比很多人多,看過地下的文化、主流的文化,面對的也多,新專輯裡《Coming Home》等歌,彷彿就是心聲,帶有對世人嗆聲的意味,他說:「我的嗆聲,不是我比你厲害,而是我不用證明了。這麼多年,我還在,11張專輯了,還要什麼證明?」

「專訪」潘瑋柏的「異類」心情:不需要證明什麼了

不只歌手和演員的身分在拉扯,潘瑋柏參與大陸話題綜藝「中國有嘻哈」,一樣存在著「流行vs嘻哈」的拉扯,就是有人忽視他在歌曲裡一直有的嘻哈元素,認為他不夠。

潘瑋柏關注的是大局:「嘻哈不是小眾,而是一種文化,饒舌有學問、有藝術,我很樂意讓大家注意到、也願意開口唱這音樂。」至於自己的定位,潘瑋柏說:「我是實驗性歌手,再個人一點,做一點不一樣的。」

他分析自己的音樂:「嘻哈是其中一部分元素,但是是很大的一部分。」雖然新專輯裡還是有一些情歌,甚至潘瑋柏還幻想自己是女生,從女生角度寫《致青春》,排行榜上名列前矛的《啞巴》,更是他自己的故事,但他從沒考慮出一張全情歌的專輯,「大家看我,也不是看情歌,只做情歌,對我比較沒有挑戰性。」

「專訪」潘瑋柏的「異類」心情:不需要證明什麼了

而潘瑋柏自認個性也很嘻哈,家裡並沒有自戀地排滿過去所有的專輯,過去的就過去,他只看自己有沒有成長,連人生規畫也很freestyle,「反正從沒照規畫做,所以沒有任何想去,不要硬做。」

確信的是,戲會一直演的,反正潘瑋柏已經找到定位:「一切的不如意,成就了一切的如意。」他唱「享受天生不羈,不在乎他人眼睛」,就是他累積多年所淬煉出的異能力。

「專訪」潘瑋柏的「異類」心情:不需要證明什麼了

長按二維碼向我轉帳

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微信 iOS 版的讚賞功能被關閉,可通過二維碼轉帳支持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