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被嘻哈熱潮席卷的夏日趨於冷靜後,電音似乎正在抓向「夏天的尾巴」。

早在一檔《中國有嘻哈》掀起嘻哈音樂的爆點之前,電子音樂在中國市場已經卷起了一陣「電音熱」,不過相較於嘻哈,這場覆蓋面不夠廣、普及範圍不夠大的短暫熱潮在去年似乎就已經達到了頂點。去年中旬,一檔打著「中國首檔EDM音樂綜藝」標籤的《蓋世音雄》也未能如願催化電音燃點。

嘻哈與電音,二者的行進軌跡是如此相仿,一個「地下音樂」、一個「夜店背景音」,在主流市場眼中,這兩種垂直音樂類型牢牢掛靠著小眾屬性的標籤。而在嘻哈終於得到「正名」後,有人認為EDM或許已經脫離了快速賽道。事實上,兩種音樂類型的重合性使其並不相互衝突,年輕人們短暫告別嘻哈盛筵後,仍願意赴往下一場萬人攢動的Raver狂歡。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隨著UMF、Electric Zoo等國際電音品牌陸續向中國市場伸出橄欖枝,如百威風暴等中國的電音品牌也將輸送向海外市場。嘻哈風暴輾轉穩步發展趨勢,電音會成為垂直音樂類型的下一爆點嗎?

EDM沃土中,先驅者

《蓋世音雄》的澎湃與落寞

新事物的香味太過濃鬱,每一種外來文化被接納總需要經過一段「擰巴」的過渡期,而最穩妥的方式無疑於將新文化與傳統文化融會貫通。

嘻哈如此,電音亦然。

以中國最大的電音品牌百威風暴為例,隨著主辦方A2LiVE在2014年宣布百威的品牌加入,在此後的幾年時間裡,伴隨著百威風暴品牌知名度的提升,一場電子音樂與中國音樂人的文化碰撞正在形成。幾乎每一屆百威風暴電音節都會邀請知名中國音樂人詮釋主題曲。2014年,王力宏與知名DJ Avicii合作單曲《Lose Myself -忘我》,在2016年的百威風暴電音節中,蔡依林也與國際知名DJ Alesso合作了單曲《I Wanna Know》。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有網友在網易雲音樂的這首歌曲下留言,「她在努力拖帶著華語舞曲向國際跑,黑子卻還朝著她身上扔磚頭。」這條收獲5000個讚的評論似乎也映射出中國電音節目市場。

盡管電音在中國早早步入了蓄勢階段,但是中國的垂直電音節目卻像處於「風暴眼」一般平靜無波。

直到2016年,《中國有嘻哈》總導演車澈在享譽「嘻哈盛名」之前,曾推出的一檔EDM音樂節目——《蓋世音雄》。節目嘉賓有王力宏、鳥叔、庾澄慶、鳳凰傳奇,四組畫風迥然不同的國內外音樂人的加盟也並未給節目帶來更多觀賞性。無論看好與否,作為中國首檔電音類型的電視綜藝,這檔於江蘇衛視播出的節目都令行業率先為之「澎湃」。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遺憾的是,盡管這檔節目在被稱作中國電子元年的2016年推出,卻並未給市場帶來多大衝擊,甚至淪為業內人士口中的「笑柄」。原本旨在為中國聽眾「掃盲電子音樂」的宗旨也並未獲取良好反饋。一年之後再提起這檔節目時,導演也更多的是向市場傳遞警醒經驗。

「將一些華語樂壇上的老歌或經典曲目,通過音樂人的EDM向改編成新的流行音樂的節目,每期將角出的金曲合成一張專輯進行打榜。」顯然,內容上依然以歌手的演唱為主的方式與EDM的風格相悖,一方面節目承擔著來自電子音樂圈的批判與質疑,另一方面也讓觀眾覺得「不倫不類」,這種不純粹的「新瓶裝老酒」方式在內地市場似乎並不受用。

這也導致此後做《中國有嘻哈》時,導演雷打不動的堅定決心:「我們一開始還討論要不要做經典中文歌曲的HipHop改編,我說不要,這個事情我嘗試過,要做就做原創。」

不夠垂直與「新瓶裝老酒」的諸多因素,使得這檔本被寄予厚望的節目遭遇慘痛失敗。有業內人士認為,這檔電音節目失敗背後的多方面因素中,觀眾對電音文化的普及度占有重要比例。而這同嘻哈音樂的小眾屬性竟大同小異。

綜藝市場面臨「舶來品」之困,

資本的「野望」卻從未停歇

「不夠成熟但仍在蓬勃發展。」以此形容中國電子音樂市場並不為過。

不久前於上海落幕的Ultra電音節、即將於巡演至上海的百威風暴電音節,盡管去年一檔《蓋世音雄》的失利似乎給行業打了一針清醒劑,但這絲毫未影響各大海內外電子音樂節緊鑼密鼓的追趕著中國「夏日的尾巴」。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有數據統計,電子音樂節在2016年已經達到了音樂節整體數量的22%,是除了綜合類音樂節之外垂直領域數量最多的音樂類型。A2LiVE 的 CEO Eric Zho 也在今年五月的一場記者會中提到過這樣一組數據:2016年百威風暴電音節在中國五個城市舉辦,吸引了 18 萬的樂迷,而這個數字比前一年翻了一倍,此外,在網易雲音樂 3 億的用戶中,有 20% 的用戶聽電音。

不可否認的是,EDM音樂類型在中國各大重要音樂節中備受追捧、讓更多熱愛音樂的年輕人了解了Rave與舞曲音樂的生活方式。而這些通過審批、沒有被「扼殺在搖籃」的音樂節逐漸增多的背後,究竟是一場僅屬於Raver們的狂歡,還是能夠讓電子音樂同嘻哈一樣,在合理的市場運作中發展成為下一個音樂垂直類型的爆發點?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每年十月,成千上萬的電音愛好者以電音之名從世界各地集結而來,去年,隨著蔡依林的加盟也再次讓這一中國電音品牌彰顯出向主流音樂市場進軍的「野望」。而在今年,除了登陸內地九大城市外,百威風暴還將進軍雪梨市場。這不僅預示著國內有能力的電音品牌和廠牌也正在逐步向外擴張,對於中國電子音樂市場的發展也無疑帶來了更多的文化動力與市場信心。

在音樂人方面也是如此,除了中國DJ逐漸在國際上嶄露頭角。在今年已經落幕的Ultra與百威風暴電音節中,除了被S廠(Spinnin’ Records)簽下的冷炫忱CURTIS,忻若言Carta、Panta.Q、SHAO等等中國年輕面孔的數量也有所增加。而如蔡依林等知名音樂人也在進行著EDM風格音樂的探索與轉型。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但這些「沒那麼大眾」的音樂節,又如何能夠讓電子音樂在主流市場中分一杯羹?

嘻哈之後的又一爆點,

距離下一個「蓋世音雄」的誕生還遠嗎?

同嘻哈的「地下」、「街頭」相似,電子音樂給大眾的印象中,「夜店風」、稍不留神就會被打上的「土嗨」標籤。都是在普及度不夠的聽眾眼中,尚未被展現出的電子音樂的豐滿。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顯然,同嘻哈相似,電子音樂市場也需要一檔深入大眾市場的「主流」節目來為觀眾普及文化。一檔《蓋世音雄》的落寞,需要有更多個「蓋世音雄」的「後繼」。據娛樂獨角獸獲悉,已有知名投資商參與的電音節目正在策劃中,而據業內人士分析,布局電音節目乃至其他項目的資本將不在少數。

在中國市場中,在《中國有嘻哈》尚未帶來現象級效應之前,電音較嘻哈的市場開拓力更為超前,甚至在2016年一度瀕臨爆點。近兩年,世界最大電音廠牌 S廠在中國的動作頻頻。簽約中國音樂人、入駐網易雲音樂、與蝦米音樂合作擔任尋光計劃II評審團,與百威風暴電音節主辦方A2Live共同成立新的電音廠牌風暴唱片。S廠對中國電子音樂市場緊鑼密鼓的展望很好的映射著國際電音廠牌對中國市場的開拓力。

「不夠成熟「卻備受海外資本青睞,是中國市場成為「電音沃土」的背景板。海外資本已是如此,國內資本又如何按耐得住對電音市場的澎湃情緒?預計下半年開始,即將面世的電音類節目與動作將不在少數,不過在此之中,以文化為內核的電音節目才能夠走得長遠。

而無論是國外音樂廠牌對中國電音市場的布局與信心,還是中國音樂受眾對垂直文化的接受力伴隨著嘻哈而後的增強,除了資本的青睞,兩種垂直音樂類型所產生的交集似乎也將使其具備更多爆發底氣。

或許一檔失敗的《蓋世音雄》能夠為市場展示「舶來品」與中國市場的文化隔閡。而關於嘻哈背後,被「延遲」的電子音樂爆點會否做到,答案似乎是充滿希望的。在具備了海內外市場屬性後,國內似乎亟需出現一檔能將電音帶到大眾的視野、填補電子音樂在大眾市場席位的類型節目,下一檔更加垂直的EDM音樂節目的誕生與電音的爆發似乎也將成為遲早的事。

(本文為娛樂獨角獸原創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

應聘簡歷發送郵件:[email protected]

投稿、商務合作、加群可掃我

微信號:yldjskf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成「現象級」後,下一個風口會是「電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