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沒有Freestyle

文。暗藍

在夏已冷卻的現在去談火爆一夏的節目,倒是別有一番印象。於是,很燃的賽事,我卻用了這樣一個有些冷清的開場。將近一個月的夏之行程,八月初到了蘭州的小舅家,不若四川黏稠的濕熱,幹爽了許多,心情也得幾分開闊。表妹是個準高三生,和我這位自詡「永遠十八」的大姐一向毫無代溝,頗有得聊。於是當她說她們班很多人都在追《中國有嘻哈》時,我理所當然的關注起來。毫無疑問,這檔愛奇藝自制綜藝比賽,起初最大的看頭和噱頭均來自一枚勢頭正猛的鮮肉,吳亦凡。人在不同時期的審美或者說關注的東西固然是不一樣的,尤其我這般固執懷舊的人,對當下流行的一眾鮮肉小花已全然沒有了那些年追逐的心態,偶爾觀之,也只會老氣橫秋的讚一句:這小夥不錯,長得挺好。是以,在今夏之前,我對吳亦凡的所有感官都是模糊的,哪怕看過《西遊伏妖篇》,也不甚記得清他的臉。他之於我,基本就等於路邊大型櫥窗內的塑膠模特,一個顯眼,但並不鮮活的存在。如果說,「你有Freestyle嗎?「這個為《中國有嘻哈》打響第一熱的梗,只是把我樂到(偏偏他說的時候一本正經,毫無自覺)。那麼之後他的敬業、專業(至少在我這個不懂嘻哈的素人耳中基本是讚同他的大部分說法的),這些人設,不管是不是出於節目組的剪輯包裝,都是有讓我為他整體改觀的。真的很帥!高大清秀,穿衣有品。而且大概因為和我基本處於同齡段,所以改編了兩次周杰倫的作品,《三年二班.》和《以父之名》,很能引發我的共鳴。賽前有很多人質疑他的製作人資格,但我相信如果把他換做任何其他某位藝人,《中國有嘻哈》火爆程度都會衰減不少。這裡順帶就說一下其他兩組製作人:潘帥和張震嶽熱狗。潘帥偏主流,而熱狗他們是硬實力,加之吳亦凡的偶像特質。這樣的三角關係,在我看來,是很成功的。接下來,重點該放在選手上了。當然,我對嘻哈這個東西稱得上一無所知,所持觀點也是一己之見,作為一個普通觀眾的俗套看法而已,別太較真。這款選秀能吸引我的一點,還在於看到了很多」新人「,不是其他節目中來來回回的那些面孔。雖然不懂什麼underground和idol,但還是很明顯的區分得出他們的不同,前者外型基本都屬於」特色型「,衣著和口德也頗為隨心,後者更重外型。嗯,共同點是,都覺得自己很酷很無敵。其實說句實話,比起製作人給我的強烈感官,我對選手這一塊,反而沒有特別的鐘愛。就是直到最後,也沒有一個特別喜歡和支持的對象。這在我所有看過的選秀中是非常罕見的,因為我是個人傾向是偏執的觀眾。當然,因為開通了愛奇藝會員,本著「投票權利不用白不用「的想法,我還是有投票的。所有的票,都投給了hippopman。作為一個十足的外行,我對他並不了解,也並不覺得他別別扭扭的中文說唱很悅耳,但怎麼說呢,那個面具,讓我想到蝙蝠俠,一個超級英雄的存在,一種信仰,早已和人無關。遺憾的是他最終揭面了。他淘汰的那期我沒有看,但也覺得合理,因為即使他再了得,不流利的普通話也是一個硬傷。海選時張震嶽淘汰某位潛力冠軍的理由是「全英文「,引發巨大爭議。我也頗讚同這是「中國有嘻哈」而非「中文有嘻哈「。不過既然已出先例,歐陽靖的淘汰也就合情合理。然後想說女rapper中的佼佼者,VaVa。我去年有看到過她,在《夢想的聲音》裡,當時她改編一首hippop版《不想長大》,挑戰田馥甄,並且成功了。熱狗說她有點像安室奈美惠,我亦然,都是個子不高,但充滿野性和活力。但我對她也談不上多喜歡,可能源自於她和實際年齡差異巨大的過分成熟感。我不知道是不是女rapper都是如此,總之,她確實炫酷,且脾氣很大。在大魔王那場比賽中,如果不是她那聲「蘇醒哥哥」,我幾乎都要忘了這只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姑娘。嗯,就是那場對決,她改編了《Life’s A Struggle》,我也很多年沒有聽這首歌,驟然出現,五味繁雜。不過,盡管她做了頗為貼切而情真的改編,和宋嶽庭的原作比起來,還是顯得太「輕」。這首歌背後的故事,我想有心人都已了解,我就不贅述。只是在接下來的,我單曲循環了半日。無論怎樣,日子還要過。hippop的確是一種很好的宣泄。可以口無遮攔。提起《夢想的聲音》,就順便提一下另一位也參加過的選手,鈞澤。恩,這位讓我頗有印象源自他的造型很「視覺系」,就是十幾年前我頗為迷戀的那種日本視覺系。當然,現在已經不流行了。現在的審美好像更偏向幹乾淨淨,清清爽爽,只嘆,不是時候。今年的冠軍好像是PGone,嗯,之所以不很確定,是因為我沒有看完決賽,也對結果全然沒興趣。其實在一群特異中,有他那正常模樣的著實不多。而且他可是吳亦凡隊最後的王牌,包括決賽前期也有那麼多明星紛紛為他打Call。嗯,算得上除hippopman外,關注度的第二位了吧。然而我對他印象真的不深,對他那種既低調內斂又好像張狂的設定,很有種違和感。惟一記住的作品是他面臨淘汰,和VaVa對決時的那首《中二病》,感覺像是被逼急了。後來在某時尚雜誌上看到過他的採訪,一身造型幾乎讓我認不出他。我還是習慣他帶帽子的樣子吧。說說他最大的對手Gai吧。因為是四川人的緣故,對方言說唱怎麼也抱有點親切感。謝帝那年上《中國好歌曲》,一首《明天不上班》大火,但其真正的魅力,我想還是懂四川話的人才了解。我基本無法猜測Gai爺的年齡,總的感覺就是社會氣息濃厚,有點流氓有點拽。而他的作品,應該是我惟一可以哼唱幾句的,例如「天幹物燥,小心火燭,人生漫長,我勸你好生走路」,再例如《假行僧》,應該算所有參賽歌曲中我聽的次數最多的,和某位小朋友在大馬路上一邊大踏步一邊唱過呢。他的詞還算有特色,至少在一乾「跑車、diss」中算獨樹一幟了。還有另一位他的好兄弟braige,四川方言總是更上口,但不可能有兩個存在,所以止步九強也算不錯。再說說小表妹最喜歡的選手是,JonyJ。說起來他的淘汰有些戲劇,忘詞,大忘詞,大熱門莫名其妙戛然而止,那麼明顯的失誤,想撈都撈不起來呀。這位”嘻哈詩人「後來倒是不負所望,被高票復活。復活賽外卡戰我有看,那樣簡單直接的車輪,而且是勝者繼續演唱新的作品,而不是一曲站到底,倒是意外的有聽頭。這裡又及一個我還算喜歡的選手,黃旭,他最大的缺點就是太正常太沒爆點。長得沒爆點,和PG one 比賽那一場唱的又是給他兒子的作品,大打親情牌,些許爭議。個人以為,若他當時拿出的是他後來再外卡戰中的作品,也不一定輸。我還是更偏向純粹酣暢的東西。JonyJ後來勝出,作為年度四強去參加總決賽,其實有點尷尬,尤其是100rapper投票這個環節,因為出局的早,很和多選手都沒有建立起必要的聯繫,對舞台也沒有很熟悉,蠻吃虧。而他和潘帥合作那一曲,有些歌詞也讓我蠻「雷劈」。總之,是有點可惜。還有一些具有記憶點的選手這裡就不一一列舉。扭屁股的那位女團成員,長得像48的18歲瞧不起idol的選手蜜妞,還有我偏愛的有特色的鬼卞,包括那個知道不會有導師選他而固執站到吳亦凡門前的周XX。。。我不是每期都看,但也看得七七八八,其實不容易。賽後也在一些益智類綜藝類節目中看到了一些比賽選手,例如參加《一站到底》的孫八一,參加《芝麻開門》的李XX,包括很多節目,都會出現說唱的梗,甚至《非誠勿擾》都去了rapper。這是真正的,大火了呀。相信明年,第二季,會有更多想要成名的rapper爭相而來。只是這種新鮮感不知會否繼續。決定寫這樣一篇口水文其實是因為前段時間被拉進了一個微信群,群名幾更,但圍繞的都是「追憶,音樂吧」。裡面的信息跳躍的非常快,沒一會兒就幾百條。這是個騰訊音樂吧群,那些年,承包了整個騰訊淘歌。現在有少數還活躍在歌單廣場,但大部分已經不再發聲。例如我。作為一個半老不老的成員,與我交集深厚的同伴並不算多,加上如今對人際交往的疏懶,除了打個招呼,我基本不參與群聊,但也未刪除。偶爾翻看他們的聊天,不得不感慨,難得,還是群年輕人呀。真的很難得,我如今的同學群一類,基本都是以婚紗照和Baby照為主打頭像了,談論的焦點也免不得孩子工作伴侶。而惟有這個群,大家的頭像都還是些蒙太奇,卡通圖,文藝范,談論的也是哪首歌不錯,XX帥XX 美,誰誰的演唱會,哪裡哪裡很美。仿佛還一直延續著理想主義的那些年,從未經歷過現實社會的摧殘與變更。freestyle,百度釋義為即興的、隨意的隨性的發揮。這個詞不知為何會讓我有些傷感。那般肆無忌憚,無所畏懼的日子,終究一去無回。當我們終於埋頭於平庸的生活軌跡,一切四平八穩的行進著,沒有墜落亦無飛翔,沒有特別想要的,也不會是非此不可。我們終究被淹沒。沒有freestyle的勇氣,無論何時何地與何情何事。後記:嗯,寫到一半的時候我用手機看了一次,嗯,有些錯別字,但到最後,有文字潔癖的我,卻決定不返回去修改了。要完成的時候有點小耽擱,於是老毛病又犯了,忘記保存~嗯,幸好找回了大半,不然,我也不知我會否有重構的耐心。嗯,隨意些吧,些許累了。還是祝大家國慶大假快樂!PS。我有筆,你有故事嗎?說給我聽吧。如果喜歡我,歡迎搜尋關注我的個人微信公眾號「anlanyinying” 「綠薔薇逆旅」 或掃描下方二維碼。本公眾號所有文字均為原創,未得允許,請勿亂用。謝謝。留言功能已開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