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那時候 ,沒有《中國有嘻哈》,我們卻活得很嘻哈

【中國有嘻哈】那時候 ,沒有《中國有嘻哈》,我們卻活得很嘻哈

文| 旦旦

我們小的時候,沒有《中國有嘻哈》這樣的火爆節目。

但是,我們卻活得很嘻哈。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有神笑話。

不知道這些神笑話的作者是誰,反正在學校裡,代代相傳,人人皆知。

在缺乏娛樂節目的年代,這些神笑話,讓日子變得可口可樂。

最好的時光,是嘻哈的時光。一起來回味一下。

第一種:細思極恐型

明明的頭,像皮球,一腳踢到了百貨大樓。

百貨大樓,賣皮球,原來賣的是明明的頭。

看誰不順眼,或者想找人開涮,一段rap就走起來。

當時只道是尋常,現在一想:

皮球居然是人頭,恐怖指數直逼貞子系列啊!

頭疼感冒,老鼠藥兩包。

每次喊頭疼,想裝一下病號,博得大家的同情,換來的卻是小夥伴們一陣噓聲:

頭疼這麼點小病,就敢來叫喚?不就一包老鼠藥的事麼?

第二種:專業整蠱型

看天,溝子裡冒煙。

這裡的溝子,指的是屁股。

正在走路,一位同學大喊:「看,飛機過來了!」

無知群眾一起抬頭,就這樣被人黑了。

牛,牛,牛不知道,牛的頭上一根草。

放學路上,大家嘻嘻哈哈走路,突然有人開始像天佑一樣喊麥:

「牛,牛,牛不知道,牛的頭上一根草!」

大家都在摸自己的頭,媽呀,中招,那個孫子在我頭上放了根草?

於是,一場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自衛反擊戰打響了。

第三種:揚大陸威型

外國人,大鼻子,吃了中國的釀皮子,

辣子不辣蒜不辣,芥末辣著屁淌哈。

連外國人長什麼樣都沒見過,你就確定人家愛吃你的釀皮子?

這樣赤裸裸地愛國,覺悟高得是不是有點過頭了?

第四種:沒事找抽型

兩邊兩張紙,中間裡一泡屎。

三人行,必有一坨屎。誰走在中間,誰倒霉。

中間那位要是特別能打,就會猛抽喊出這句惡心話的賤舌鬼。

當然,對這樣充滿火藥味的子彈,你也可以用化骨綿掌溫柔一擊:

兩邊兩個尕碟碟,中間裡一個尕佛爺。

碟碟,就是碟子。這樣的招數,是不是又文雅,又解氣?

第五種:明辨是非型

鵓鴿鵓鴿嗚嘟嘟,放哈屁地驢日畜。

鵓鴿,就是鴿子。

二月二,吃大豆。吃了大豆,難免有人污染空氣。

大家立誓要揪出這個「放屁匠」,讓他遺臭萬年。

沒人承認怎麼辦?freestyle走起來:

一群人圍成個圈,然後由發起人念念有詞:

「鵓鴿鵓鴿嗚嘟嘟,放哈屁地驢日畜」。

最後一個字落到誰的頭上,誰就是「放屁匠」。

【中國有嘻哈】那時候 ,沒有《中國有嘻哈》,我們卻活得很嘻哈

餘下全文

請關注:河州文藝閱讀

【中國有嘻哈】那時候 ,沒有《中國有嘻哈》,我們卻活得很嘻哈

【中國有嘻哈】那時候 ,沒有《中國有嘻哈》,我們卻活得很嘻哈

河州文藝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類別:臨夏州地區文化

藝術、創業、勵志人物等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報名「河州文藝」簽約作家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旦讀

旦讀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