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來這個城市找志同道合的小夥伴!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一個美國青年,不遠萬里來到中國,本想來少林寺學武功,不小心參悟了「中國嘻哈的道」。

「每當我和別人說起我和中國嘻哈的故事,他們都說這個故事聽上去很古怪,我承認是挺怪的。」

1993年出生的美國小夥 Adan,原本是個只聽古典樂、視 Hip-Hop 為「垃圾」的「保守派」,不想因為少年時迷上了中國功夫,轉而愛上了街舞,最後入了嘻哈音樂的坑,現在他是「DJ 老外」,也是 B-boy 「烏冬面」。

在德州練街舞時結識的亞裔好友,為他打開了一扇中國音樂大門,為了中國嘻哈,也為了嵩山少林寺,Adan 義無反顧來到上海,並且申請經費完成了畢業項目《中國嘻哈的道》。

在中國,他做 DJ、參加地下 Battle、採訪音樂人(《Higher Brothers:才一年半,就在美國紅了起來》就是他的大作),經歷了2017年嘻哈在中國的爆紅,Adan 有自己的一些獨特的看法……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在蘇州同裡古鎮即興表演街舞,但拍出來頗有一股功夫大片的味道……

回想起來,我和嘻哈文化的聯繫幾乎可以說是一場意外。

作為一個在德州長大的白人小孩,我曾經非常不待見嘻哈文化。我總會告訴別人,有三種類型的音樂我不喜歡,鄉村、重金屬以及嘻哈(現在我也可以欣賞重金屬,不過鄉村我還是欣賞不來)。我父親祖籍是荷蘭,我小時候也在那裡生活過一段時間。在那兒,我經常和我祖父母在一塊兒,而他們基本上只聽古典音樂,老得甚至連爵士樂都不聽。我一直把父親作為我的榜樣——每次一有人放嘻哈樂,他就會皺起眉頭露出一副厭惡的表情。他會評價說,「這垃圾也能算是音樂嗎?」我便在一旁點頭表示同意。在我看來,真正的音樂要麼是有小提琴,要麼有吉他,要麼有歌唱組成的,而不是一群人在那兒 rap 婊子,金錢和毒品。所以每當有同學跟我討論 Lil Wayne 或者 Eminem 的時候,我有一種優越感——畢竟,我聽的才是真正的音樂。

而就在那段時間,我愛上了另外一樣東西——武術。在我拿到了跆拳道黑帶後,我意識到自己真正想學的是中國功夫。看了李小龍的電影後更是讓我堅定了決心。他那迅捷而又矯健的動作,實在是太酷了。我也想成為那樣的人,所以我開始了功夫訓練,同時閱讀大量關於功夫的書籍。我下了決心,功夫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志向所在。我想創造我自己的風格和招式,並教授給其他人。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柯豪丹捂臉翻出15歲的舊照,一招一式已經耍得有模有樣了

在這個階段,我還是討厭嘻哈樂。我覺得嘻哈不是音樂,也不能算是一種藝術表現形式。而顛覆我這一切看法的其實並不是嘻哈樂本身,而是嘻哈舞。一直以來,跳街舞的人對我而言一直有種魅力。他們身體舞動的姿態完全無法用文字來詮釋。街舞和功夫一樣,有著一種獨特的優雅、力量、速度和美。所以當我終於有機會可以學習街舞的時候,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於是,我便同時開始練習街舞以及武術。我每天的日程基本上是,起床,跑步,在學校練習摔跤,做負重訓練,在課後練習街舞,然後晚上去練習功夫。不過在這一切中,街舞和其他任何一項都有著不同。受到街舞文化的熏陶,我覺得我之前的見解開始有了轉變。我感覺我終於有了一次醒悟。我開始接觸到嘻哈文化的歷史,從1970年代布朗克斯的誕生直到今天。我漸漸理解了這些鼓點和節拍是如何讓人們舞動起來,那些歌詞和韻腳如何讓沒有發言權的人們第一次發出了自己的聲音。而因為嘻哈而認識的那些人,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終於體會到這種音樂如何引發人的共鳴,並將一個群體聯繫起來。之後,為了參加街舞比賽,我開始四處旅行,漸漸接觸到了越來越多和這個群體有著緊密聯繫的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們。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Adan 的第一個霹靂舞隊

而同時,作為一個在德州的小孩,我也因此接觸到了一個不同的群體。街舞在幾十年前剛誕生的時候,主要是由紐約的黑人和波多黎各人創建的。但在今天,許多最好的街舞藝人都是亞裔。中國、日本、特別是韓國,都有著世界上最厲害的街舞團體。而在德州,許多亞裔小孩也注意到了這點。許多華裔及韓裔美國人通過街舞,在一個以白人為主的社會裡,在主流文化沒有認可他們的情況下,建立了自己的一種身份象徵。街舞對於他們而言,是表達自己的一種方式和一種追求;同時也引領著一種潮流,讓非亞裔群體更認同他們。幾乎所有和我一起跳街舞的朋友,不是華裔,韓裔,就是越南裔。同時,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到中國和亞洲文化。每當我們練習到很晚,我就會和朋友們去他們家,他們的祖父母就給我們遞上一杯熱氣騰騰的開水。我們一起吃好麗友派,出去喝奶茶,一起看功夫電影,看韓劇,和他們的家人吃家常菜。

在一個「美國亞洲人領袖學習會議」上,Adan 與知名韓裔嘻哈歌手 Dumbfoundead 相識,「為什麼我會在那兒?因為我是個 weeb(哈日的死宅)……」

這時候,我一個德州的白人小孩,已經深陷各種亞洲文化的交織中。這一點,以及我對功夫的熱愛,引領我開始學習中文。當時的我認為,如果我要真正學習功夫,就一定要去嵩山少林寺訓練一番,所以我決定不再上法語課,而是選了基礎漢語課。

短短幾年內,我就獲得了中文三級證書,並且成為了學校漢語榮譽協會的副會長。不過我的中文水平仍然停留在一歲半小孩的水平,可以說是講得很爛了。而我高中畢業後,去到了紐約大學。紐約和德州完全是兩個世界。突然間,我被各種各樣的文化和藝術包圍,而我身邊的朋友也都一個個有著豐富的創意力。我被我身邊的人的決心感染到了,同時也被各式各樣的藝術及創意形式吸引住了。因為學習武術對一個大學生而言價格不菲,所以我開始專注於街舞、寫作,直到我開始自己製作音樂。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Adan 開始自己創作嘻哈音樂前,總需要在唱片店泡上一會,花很多時間在聽黑膠上,如果對他自己的音樂感興趣,YouTube 上搜尋「Lao Wai 老外」便是他本人了

隨著這一切的發生,我搬來了上海。作為我們學校的交換項目,我大三一整年都可以在國外學習。於是,在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中國文化不再只是書本裡的內容,它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中國人,中國菜,中國話。作為一個美國人,這一切對我而言都異常美妙。因為我爸爸是歐洲人,所以相比大部分美國人,我已經算是見識了不少其他國家的文化。但中國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嶄新篇章,一切都如此令人興奮。我覺得我來到了那個之前我只在功夫電影裡見過的世界裡。很快我加入了這裡的街舞團體,認識了一些與我志同道合的當地朋友。他們和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同時也非常的不同。在這裡,我繼續跳舞,寫作,做音樂。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2014年剛來中國,Adan 和朋友跑來西湖邊跳街舞,沒有伴奏,他們就讓周圍遊客鼓掌打節拍,「每次隨意開始跳街舞都會有好多人來看,太奇怪了……」Adan 至今還對被熱烈圍觀覺得很不解

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回到美國的時候其實心情很沮喪。我這個剛開始的冒險之旅就這樣結束了嗎?我還不想走,但我知道我還會回來的。回到紐約,我得完成一篇高強度的畢業論文才能畢業。我不想寫一篇我以後可能再也不會拿出來看的論文。所以,我決定把我所有的興趣結合在一起,來做一個深度的多媒體項目,來記錄正在中國飛快發展的嘻哈文化。我申請了研究經費,並用這筆錢回到了上海來開展研究。回到上海,我找到了那些之前認識的跳街舞的和一些藝術家來協助我完成這個項目。最終,我的畢業項目誕生了,一個結合了文字、音樂、採訪、照片和影片的多維度集合體,我們給它取名叫《中國嘻哈的道》。終於,我多年來錯綜複雜的這些興趣點,嘻哈、中國、藝術和寫作,終於聯繫到了一起,活靈活現的展現在我面前。

快進到今天,我已經生活在上海。我的中文進步了很多,但還不是很好。我現在在一個網站擔任編輯。這個網站致力於將最新最前沿的中國文化新鮮事傳遞給大洋彼岸的美國年輕人,而我最大的聚焦點就是嘻哈。在我的業餘時間,我也給類似於街聲的其他網站寫作,跳舞,做嘻哈樂。與此同時,嘻哈樂在中國發生了發生了爆炸性的變化。像 Higher Brothers 之類的 Rapper 已經在美國也有了相當的知名度,而吳亦凡也在到處問別人有沒有 freestyle。現在的我很難想像我小時候居然覺得嘻哈樂低俗。但不管怎樣,我現在過得不錯,而如果沒有嘻哈樂,我可能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Adan 紀錄的2016年上海霹靂舞 DYM Jam 的最後一戰,作為畢業作品《中國嘻哈的道》的素材之一。29秒那個紮著丸子頭上躥下跳的外國小哥就是他了

這基本上概括了我和中國嘻哈的故事。當我在中國和別人說起這些的時候,他們都說這個故事聽上去很古怪。我承認是挺怪的。然後他們總是會問我一些問題,所以我在這先回答幾個別人常問我的問題。

1、你是怎麼聽說這些中國音樂的?

多虧我剛剛提到的那些美國的華裔朋友,我從小就對中國流行音樂有所接觸,不過也就是像周杰倫這類的比較大眾的流行樂,不過那時也只有這些。當我開始聽嘻哈樂後,我會在網上自己找音樂聽,所以發現了像是「隱藏」這樣的嘻哈團體(呃,他們真的挺爛的……)接下來我會去一下現場演出去看看有什麼新發現。在上海我去了 Iron Mike freestyle 比賽,在紐約的時候我有幸現場看了 MC Jin(也就是「嘻哈俠」歐陽靖啦)。Jin 其實在美國就很有名了,基本所有聽嘻哈的都看過那段他在 Freestyle Friday 節目裡秒殺全場的影片,因為他可能是第一個能做到這樣的亞裔 MC。我有一陣子很迷他。上周我有幸通過 Radii China 的平台採訪到了他,但我沒告訴他我們其實曾經見過,因為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曾經是那個拿著滑板讓他簽名的腦殘粉。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Adan 第一次在中國開始接觸上海的嘻哈社團

2、你對近幾年中國嘻哈的發展有什麼感受?

坦率來講,近幾年中國嘻哈的發展遠遠超出了之前,這點很棒。在美國,嘻哈的發展處於平穩階段,Trap 音樂現在處於霸占榜首的位置。在美國,那種老派的,以歌詞為主的嘻哈已經漸漸消失,所有人都在找尋下一個潮流。而目前來講,這個潮流就是無腦的歌詞配上簡單的節拍。這不能說是一件壞事,Trap 的流行突出了音樂整體的能量感,而不強調於歌詞本身。要創造出一張大師級的「愚蠢」唱片,還是需要一種特殊的才華。

而在中國,歌詞為主的嘻哈仍然是一種主流。但同時,中國的嘻哈歌手也在向西方流行趨勢看齊,越來越多的運用 Trap 音樂和「傻瓜」式的歌詞(比如「bitch don’t kill my dab」) 所以我覺得中國嘻哈目前最大的優勢就是每個人都在做自己的東西。在美國,90%的嘻哈歌手都在做同一件事,因為這本證明是「成功」的秘方。但在中國,嘻哈仍然是一股新興潮流,所以不同的嘻哈歌手和嘻哈樂形式都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我覺得中國嘻哈樂的演變速度會超過美國,並跨出國門在海外也找到屬於自己的聽眾。說到這,吳亦凡前不久就在美國 iTunes 榜單上登頂。

3、那年輕的中國嘻哈粉絲呢?你覺得他們 get 到嘻哈嗎?

中國的嘻哈粉,有懂的。一直都是有這樣一群人一直追尋嘻哈,並且理解嘻哈的精髓,和他們在一起混就感覺是和我的美國朋友一起混一樣。但是如果對中國的年輕人整體而言,很多人還是不太能 get 到嘻哈文化,就算他們會有幾首喜歡的饒舌歌曲。如果要理解今天的嘻哈音樂,你一定要理解嘻哈樂是從哪裡來的。如果這裡有剛剛開始聽嘻哈的新粉的話,我強烈推薦你去聽一些1990年代的 old-school 嘻哈樂,比如 Nas, Wu-Tang Clan, A Tribe Called Quest, Dr. Dre 之類的。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在新加坡的大商場門口「拗造型」

同樣,要提防在美國嘻哈樂中曾經經歷過的一些陷阱。在1990年代,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嘻哈「黃金年代」之後,有一段時間嘻哈樂火到街頭巷尾所有人都在聽。這時候,音樂變得非常商業化,而丟失了原本所擁有的靈魂所在。當然,就算在2000年後,還是有許多厲害的嘻哈歌手,但總體而言,並不如以前。這是一個能讓 Ludacris 火起來的十年。不要犯這個錯誤,不要盲目跟風!不要讓正在崛起的嘻哈樂被大型唱片公司收購,用來做電視廣告背景樂。嘻哈樂的世界非常廣闊,了解它的歷史是理解現在嘻哈樂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好了,這就是我的故事,和我對目前中國嘻哈樂的一些看法。無論在紐約、上海還是其他地方,請記住一句話,堅持你在做的事,別丟了你的靈魂。Peace!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中國有嘻哈】我音樂 我存在—一位美國90後的中國嘻哈故事

17年專注嘻哈資訊

聆聽中文嘻哈的聲音

見證中文嘻哈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