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

伯樂誌PAK NGOK COLLECTION|音缺思聽

《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

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

網上很多人評論說這《中國有嘻哈》越來越虛假浮誇,然而歌手蘇見信則是裡面的一股清流。

事情發生在半決賽現場,節目組請來了袁婭維、周筆暢、王嘉爾和蘇見信擔任幫唱嘉賓。

可能是節目組覺得噱頭不夠,特意採用「互選」決定搭檔——這種容易「撞車」賽制很容易造成選手心理的不平衡和私人矛盾。

面對幾輪選擇下來,依然沒有人選他,場面一度非常尷尬,他自己也清楚,高亢的嗓音和搖滾的曲風讓選手們望而卻步。

按照賽制,艾福傑尼必須和信組成臨時組合,繼續完成比賽。

信看著艾福傑尼臉上失落的表情,可能想到了自己曾經出道的經歷:

在地下苦熬到了三十歲,才有機會站上大舞台;被人打造的奇奇怪怪的造型然後一而再,再而三的《死了都要愛》,不能做自己,他的信仰是科特柯本的縱情燃燒,卻一再被人要求唱口水的《死了都要愛》,或許15年過去了,很多人都還不知道他在唱什麼,只記得一句要愛吧。

看著傑尼的樣子,就好像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一樣:

於是,一直在沉默的他,終於開口,他問傑尼:

你真的想選我嗎?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

沉寂在失落和不甘中的傑尼聽了這句話,好像真的被點燃了,他說:

「我不想選你!」

即使被拒絕了,信還是面露一絲微笑,因為這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大聲對導演說,

我要退出這個比賽,拿到的酬勞我可以退回去,沒有關係。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

他更希望選手能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不要因為自己讓比賽留下後悔。

臨走時,他嚴肅地告訴艾福傑尼:「你一定要選擇你最想要的,贏要贏得痛快,輸也輸的甘願!」

這絕對是這個節目聽到最真的一句話!

2016年初,45歲的信登上了《我是歌手》的舞台,在這個不是音樂節目的音樂節目裡,信展現了一個真實的自己。

他驕傲地把李玟的《刀馬旦》改成重金屬,就算全場得票最低也在所不惜,將網路神曲《江南style》改成了前衛搖滾,就像是對這個飆高音灑狗血節目的一次調戲。

最驚艷的一次,是他時隔7年再度演繹蠍子樂隊搖滾經典《Still Loving You》,讓所有質疑他只會唱口水歌的人閉嘴。

就算唱片公司給他拷上了太多的枷鎖,綜藝節目把他包裝得越來越不像自己,

但他一直似搖滾為生命。

信在離開《中國有嘻哈》的舞台上了最後一首歌《如果還有明天》,改變了加插一段rap,仿佛是對所有人表明他自己的態度。

1990 的秋天

我演完最後一場

生老病死的對話

送來新的希望

下雨了下雨了

那是你的眼淚嘛

將我淋濕可以嘛

讓我感受你的痛啊

笑我吧不管黑夜是否太傻

笑我吧走在邊緣只剩掙扎

笑我吧哈哈哈哈哈哈

還有明天

是否這聲音

能夠聽得到

希望我們的夢想

永遠不會被忘掉

希望有一天

我可以再見面

-END-

.

圖|網路

視|日柰設計事務所

聽|強音社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

[email protected]伯樂誌

.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

【中國有嘻哈】中國有嘻哈裡的一股清流——蘇見信,自稱「唱不好就是唱不好,沒有那麼多廢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