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天妙-行業】從《中國有嘻哈》到《演技的誕生》,2017年綜藝市場爆款頻出但隱憂仍存

天育萬物,皆有至妙

2017年,對國產綜藝來說,是爆款頻出的一年,也是網路綜藝逆襲衛視綜藝的一年。

據騰訊娛樂統計,2017年的衛視綜藝共有105檔。網路綜藝全年上線103檔,較去年增加27%。從節目類型來看,音樂類綜藝和競技類綜藝仍然是「收視大戶」,文化類綜藝和慢綜藝則在去年迎來了井噴,開始成為觀眾的螢幕新寵。

在這一年,多檔綜藝節目都引發了觀眾的熱議,其中既有《朗讀者》和《國家寶藏》等文化類綜藝的好評如潮,也有《演員的誕生》等娛樂類綜藝的爭議不斷。而《中國有嘻哈》的爆紅,一把將陷入頹勢的音樂類綜藝拽出了泥潭,創造了freestyle等大量年度熱詞。

這一年同樣也是網路綜藝「攻城略地」的一年。影片網站分流走了大量的衛視綜藝觀眾,《奔跑吧》、《中國新歌聲》等綜N代節目整體收視下滑,網路播放熱度卻在不斷上升。《明日之子》更是把網綜的播放量紀錄刷新到了40億以上,播放熱度完全可以跟衛視綜藝媲美。回顧過去的一年,綜藝市場有哪些新的變化,又存在哪些問題呢?

直擊2017年國產綜藝節目六大現象

2017年的綜藝市場,共有208檔國產綜藝跟觀眾見面。其中,既不乏《朗讀者》、《見字如面》、《國家寶藏》這類高口碑節目,也不乏《中國有嘻哈》、《演員的誕生》這類高話題度節目。縱觀這一年的綜藝節目,文創資訊總結出了2017年國產綜藝市場的六大現象——

1、網路綜藝全面爆發,衛視綜藝收視下滑

2016年,網路綜藝已經出現了井噴的趨勢,優質網綜的播放量均超過6億次,播放量超過10億的網綜為2檔。到了2017年,網綜迎來了全面的爆發,播放量超過10億的網綜多達13檔,其中4檔網綜的播放量超過了20億次,《明日之子》的網播量超過了40億次,創下了網綜的播放量紀錄。

網綜播放熱度節節攀升的同時,衛視綜藝卻出現了整體收視下滑的現象。收視率排名前十的綜N代節目,全部出現了收視率下滑的現象,五檔節目的收視率下滑超過30%。只有《跨界歌王2》的收視率逆勢上揚,從2016年的1.32%上升到了去年的1.6%。

根據騰訊娛樂白皮書的數據,2016年有8檔衛視綜藝節目的平均收視率超過了2%。而到了2017年,只有《奔跑吧》和《中國新歌聲》兩檔綜藝節目收視率超過2%。

即便是這兩檔王牌節目,收視率也出現了斷崖式下跌的現象。《奔跑吧》的收視率從2016年的3.59%下降到了2017年的2.64%,《中國新歌聲》的收視率從2.88%下降到了2.00%。《歡樂喜劇人3》、《王牌對王牌2》、《最強大腦4》等老牌綜藝節目,也不約而同地出現了收視下滑的現象。

2、文化類綜藝口碑出眾,但收視表現不及預期

2017年熱度最高的綜藝類型,無疑是文化類綜藝。從年初的《見字如面》、《朗讀者》和《中國詩詞大會》到年末的《國家寶藏》,文化類綜藝幾乎承包了一整年的行業熱點。

在去年的所有綜藝節目中,文化類綜藝也是口碑最好的綜藝類型。縱觀這一年綜藝節目豆瓣評分排行榜,前十名中有四檔節目是文化類綜藝——《見字如面2》9.4分,《朗讀者》8.6分,《國家寶藏》9.3分,《中國詩詞大會2》8.5分。

盡管口碑出眾,文化類綜藝的收視表現卻普遍不及預期。去年播出的文化類綜藝節目中,只有《中國詩詞大會》第二季的平均收視率突破了1%,《朗讀者》的平均收視率僅為0.91%,而其他文化類綜藝的收視率更是在0.5-0.6%徘徊,與憑借收視率破2的《奔跑吧》《新歌聲》等娛樂類綜藝相差甚遠。

3、慢綜藝成為螢幕新寵,但質量良莠不齊

除了文化類綜藝之外,慢綜藝也成為了2017年電視螢幕的新寵。湖南衛視憑借《向往的生活》開啟國內慢綜藝先河後,又推出《中餐廳》和《親愛的·客棧》兩檔慢綜藝,都收獲了不錯的話題度和收視率。尤其是《向往的生活》和《中餐廳》,平均收視率都超過了1%。

慢綜藝走紅螢幕之後,各大衛視也陸續推出了慢綜藝節目。比如,東方衛視的《青春旅社》,浙江衛視的《漂亮的房子》,江蘇衛視的《三個院子》,以及北京衛視的《生活相對論》。

但就目前來看,這些跟風節目的收視表現都不及《向往的生活》和《中餐廳》,質量上也是良莠不齊。《青春旅社》的平均收視率僅為0.65%。而《生活相對論》和《漂亮的房子》收視率僅在0.3%左右徘徊。

口碑方面,雖然大部分慢綜藝的豆瓣評分都超過了及格線,但《向往的生活》、《中餐廳》等節目都因為涉嫌抄襲韓國綜藝,引發了觀眾的爭議,《漂亮的房子》和《三個院子》,都因為剪輯凌亂和氛圍尷尬,也遭到了觀眾質疑,豆瓣評分僅為4.9分。

4、音樂類綜藝回春,深耕垂直領域造就爆款

2017年,以《中國新歌聲》和《我是歌手》為代表的老牌音樂綜藝,都陷入了收視率和影響力雙重下滑的窘境。《中國新歌聲2》的收視率從2016年的2.88%下滑到2%,《歌手》從2.07%下滑到1.35%,《蒙面唱將猜猜猜2》從1.57%下滑至1.33%。網播量方面,只有《新歌聲2》播放量突破了20億,其他老牌音樂綜藝都未進入網播量前十榜單。

老牌音樂類綜藝陷入頹勢,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缺乏創新,讓觀眾感到審美疲勞。正在觀眾對音樂綜藝感到失望時,《中國有嘻哈》這檔垂直細分類型的音樂綜藝又把觀眾拉了回來。

相較於萬年不變的競技類音樂綜藝,垂直細分類綜藝更容易給觀眾帶來新鮮感。暑期檔爆紅的《中國有嘻哈》,不僅讓「freestyle」、「diss」等嘻哈圈術語一夜之間成為了年度熱詞,也讓觀眾首次見識到了嘻哈音樂及其主張的文化和生活態度。最終,《中國有嘻哈》斬獲了29.1億網播量,還捧紅了GAI、PG One、艾福傑尼、VAVA等一系列地下嘻哈歌手。

除了垂直類綜藝,以《明日之子》為代表的互聯網選秀綜藝也贏得了觀眾的青睞。這檔節目融入了很多互聯網元素,通過設置「盛世美顏」、「盛世獨秀」、「盛世魔音」三個賽道,滿足互聯網用戶的不同口味。二次元選手荷茲的參賽,毛不易《消愁》的爆紅,薛之謙的「摔話筒」事件,都為節目帶來了極高的關注度。最終,《明日之子》以41.41億網播量,創下了網綜播放量的新紀錄。也正是這檔節目,與《中國有嘻哈》一起促成了音樂類綜藝的回春。

5、脫口秀節目數量猛增,但現象級爆款尚未出現

自從《吐槽大會》爆紅網路以來,脫口秀節目就成為了影片網站的新寵。2016年,網路自制脫口秀節目只有16檔,2017年已增至29檔,足足增加了13檔節目。

其中,《吐槽大會》的製作公司笑果文化是製造脫口秀節目的「主力軍」,在2017年接連推出了《脫口秀大會》、《冒犯家族》、《吐槽大會2》、《超級故事會》四檔節目。騰訊娛樂和酷娛影視也攜手推出了《吐絲聯盟》。但至今為止,沒有一檔節目的關注度和影響力能夠超過《吐槽大會》第一季。

從口碑來看,這五檔脫口秀節目的豆瓣評分都在6-7分之間徘徊。不少觀眾認為,這些節目不如《吐槽大會1》好笑了。數量不少但缺乏爆款,這或許是因為笑果文化的「人才荒」。根據笑果文化CEO賀曉曦在媒體採訪中的說法,笑果文化去年主推的三檔節目,只有不到40名編劇在寫稿,其中《吐槽大會》和《冒犯家族》在同時更新,編劇人才十分緊缺。

6、監管趨嚴,多檔綜藝節目停播整改

說到2017年的綜藝市場,必然繞不開「停播」這個關鍵詞。在這一年,政策對綜藝節目的影響越來越大。上半年已有不少大尺度的綜藝節目被下架整改。進入九月後,政策持續收緊,停播整改的綜藝節目也越來越多,《極限挑戰3》、《見字如面2》、《明星大偵探3》等熱門綜藝節目也陷入了「停播門」。

截止到目前,《極限挑戰3》、《見字如面》、《明星大偵探3》等多檔綜藝節目都已經復播,但也有一些節目仍然沒有回歸螢幕。此次的停播事件,給綜藝節目製作者敲響了警鐘。在當下,如何在節目中弘揚社會主義價值觀,傳遞正能量,避免觸碰政策紅線,仍然是每一個節目製作者都應該思考的問題。即使是公認的「清流節目」,也不應當對此放鬆警惕。

2017年的國產綜藝存在哪些問題?

2017年,國產綜藝節目的類型更加豐富,也湧現出《中國有嘻哈》、《向往的生活》、《演員的誕生》等多檔話題度和關注度雙高的爆款節目。《明日之子》創下網綜的播放量紀錄,也讓網路綜藝和衛視綜藝之間的距離進一步拉近,提振了新晉網綜的市場信心。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國內綜藝市場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背後,也存在著不少隱憂。文創資訊認為,2017年的綜藝市場主要存在以下幾個問題——

1、節目同質化現象嚴重

國產綜藝節目數量上的井噴,並不代表質量上的提升,反而很容易陷入同質化的泥潭。2016年,喜劇類綜藝和音樂類綜藝都出現了嚴重的同質化現象。而到了2017年,螢幕新寵文化類綜藝和慢綜藝也不幸重蹈覆轍,先後陷入了節目模式同質化的怪圈。

就拿文化類綜藝來說,《朗讀者》和《見字如面》爆紅之後,學詩詞、記成語、讀美文的節目層出不窮。比如浙江衛視的《向上吧!詩歌》、江蘇衛視的《成語中華》、安徽衛視的《少年國學派》、山東衛視的《國學小名士》……這些節目圍繞的主題大多是詩詞成語、民俗國學,要麼是問答或者競賽,要麼是讀美文講人生故事,節目形式都謎之相似。

2017年剛興起的慢綜藝,同樣出現了同質化的趨勢。就拿《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三個院子》、《漂亮的房子》這四檔民宿綜藝來說。除了《漂亮的房子》立意稍有不同,其他三檔節目並沒有明顯區別。都是一邊經營民宿,一邊嘮嘮家常,本質上沒有明顯區別。

雖然文化類綜藝和慢綜藝都是剛剛走紅的綜藝類型,但也經不起井噴式的消耗。按照以往的經驗,在一堆題材類似的節目中,能夠脫穎而出的只有一兩個。大量同質化的節目紮堆,只會加倍消耗掉觀眾的耐心,最終加速這個節目類型的衰落。

2、多檔綜藝節目深陷抄襲風波

回顧2017年的綜藝市場,會發現一個很值得關注的現象——不少熱門綜藝都陷入了「抄襲門」。《向往的生活》、《中餐廳》和《親愛的·客棧》三檔慢綜藝,被指出與韓綜《三時三餐》、《尹食堂》、《孝利家民宿》的節目創意十分相似,甚至有網友自發羅列出了抄襲證據。

具體來看,《向往的生活》和《三時三餐》都是回歸田園生活,也都要用勞力換取食物;《中餐廳》和《尹食堂》都是邀請幾位明星到異國開餐廳;《親愛的·客棧》和《孝利家的民宿》都是明星夫妻開客棧,吸引素人入住。這些節目的節目創意實在是太過相似,難免引發觀眾的質疑。就連韓國媒體都報導了該事件,且韓方聲明湖南廣電沒有購買版權……

除了這三檔節目,爆款綜藝《中國有嘻哈》也被質疑抄襲韓綜《Show Me The Money》,在開播之初引發了不小的爭議。根據觀眾反饋,《中國有嘻哈》的舞台風格、節目 LOGO、節目進行方式都與《Show Me The Money》高度相似,引發爭議也在所難免。

盡管隨著節目的播出,很多觀眾都被這些綜藝節目吸引,點讚的聲音壓過了質疑的聲音。但不得不說的是,對國外的優質綜藝並非不能借鑒,但借鑒應該有度。如果山寨了節目的整個套路,只更改了嘉賓和細節,根本不能自稱為「原創節目」。這種「山寨」和「抄襲」節目的出現,不利於形成尊重知識版權的環境,對未來綜藝節目市場的發展十分不利。

3、沉迷炒作引發觀眾不滿

綜藝節目一向是炒作話題的「重災區」,2017年也不是例外。從暑期檔的《中國有嘻哈》選手互撕,《明日之子》導師薛之謙摔話筒,到年末《演員的誕生》上演的一幕幕戲裡戲外互撕大戲,都讓吃瓜群眾看得目瞪口呆。

就拿《中國有嘻哈》來說,自從播出以來,圍繞節目的各種話題就沒有停過。僅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有「地下rapper和偶像rapper之戰」,「徐真真和TT的師徒情仇」,「PG One和GAI的diss大戰」。節目中優質的說唱歌曲,幾乎被每期必有的「互撕」搶去了風頭。

《演員的誕生》更是一檔深諳炒作之道的節目。第一期章子怡、劉燁吵架,第二期宋丹丹發微博致歉辛芷蕾,第三期鄭昊被冠名為「戲霸」,第六期黃聖依演技尷尬被「群嘲」……每期節目的表演環節即便不存在爭議,節目也要通過剪輯和導師來製造一些爭議。

令節目組沒想到的是,表演嘉賓袁立因對自己被淘汰不滿,在微博上曝光了工作人員承諾讓她晉級的黑幕,讓一些觀眾對這檔節目的好感頓時降到冰點。觀眾對節目頻頻炒作的不滿,也在這場互撕中爆發。經過這一事件之後,《演員的誕生》才變得「低調」了起來。

任何有收視率壓力的節目都離不開行銷的幫助,綜藝節目也不是例外。但過度沉迷炒作帶來的熱度,不但會模糊節目的焦點,也會消耗觀眾對節目的信任。即使贏得了收視率和話題度,最終還是會失去口碑。這些節目沉迷炒作的教訓,足以給每個節目製作者敲響警鐘。

總體來看,2017年的綜藝市場雖然湧現出了不少新的節目類型,給觀眾帶來的耳目一新的感覺。但在細看之下,會發現綜藝市場仍然存在著不少的弊病。對於綜藝節目製作人來說,如何走出同質化泥潭,杜絕抄襲現象,避免過度炒作,如何以優質的節目內容吸引觀眾,是他們在2018年不得不思考的幾個問題。

天育萬物

皆有至妙

2018

一月5日

宜:

關注我們呀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文創資訊

文創資訊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