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火了18年,再聽仍是淚流滿面…

48歲的她穿著簡約,未施粉黛,卻在舞台中央魅力四射。


一曲《為愛癡狂》,勾起了場上多少觀眾的回憶。



看到她,你就會相信,年齡,從來不是女人的障礙。


她就是——劉若英



一件普通的白襯衫,搭配一條藍色的牛仔褲,紮著簡單的馬尾,簡練清爽,素直大方。


奶茶還是當年的那個奶茶,一點沒變。



在美女如雲的娛樂圈,劉若英似乎從來都不惹眼,甚至有點顯得過於平凡。


但她就像外號「奶茶」一樣——


有奶的的芳香卻不像奶那麼膩,有茶的清淡卻不像茶那麼澀,喝一輩子都不會膩味。



這次的快本是她的綜藝首秀,奶茶並沒有像年輕人那麼鬧騰。


她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裡,聆聽,接梗,露出姨母般的笑容。



但現場的每個人,都會隨口唱上一兩首她的情歌。


甚至,何老師因為能跟奶茶同台合唱,激動的跳來跳去。



是啊,每個人的青春裡都有一個劉若英。


縱使你不知道《少女小漁》裡懵懂哀愁,總為別人而活的小漁;



也不知道《天下無賊》裡兩眼噙淚,備受煎熬的女賊王麗;



但總有人心底藏著一首百聽不厭的劉氏情歌。


18年前的那首《後來》,幾乎參與了大多數80後、90後的情竇初開的初戀和遺憾漸遠的失戀。



後來 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這首歌,是很多人聽懂後,不願再多聽的歌。


情到深處,太多的遺憾傷感湧上心頭,聽到哽咽,唱到流淚。


殊不知,這首《後來》,唱的就是她自己的故事。



剛進樂壇的劉若英並沒有想像中順利。


在跟隨師父陳升學習流行音樂與創作的同時,她還擔任助理,做著背吉他,買盒飯的雜事。


一做,就是三年,只為能有一天唱一首屬於自己的歌。



直到出演《少女小漁》,《我的美麗與哀愁》,她的事業才算真正起步。


電影的主題曲《為愛癡狂》,是陳升幫她寫的。


不僅大紅,還獲得了金馬獎最佳原創歌曲。



1998年的一首《很愛很愛你》,讓劉若英在歌壇大紅大紫。


這首歌一出,就烙上了劉若英的痕跡——


喜歡是放肆,而愛,是克制。



很愛很愛你

所以願意 捨得讓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

很愛很愛你 只有讓你

擁有愛情 我才安心



接著《後來》《成全》《一輩子的孤單》都成了膾炙人口的歌曲。


她的歌喉沒有炫技,但每首歌都有獨特的味道。



真正讓內地觀眾認識她的,是電視劇《粉紅女郎》


她出演的「結婚狂」方小萍,蘑菇頭,大齙牙,毫無形象可言。



就算人設和劇情再怎麼浮誇,奶茶也能表演的很自然。


她穿上花裡胡哨的衣服,做著醜到爆炸的造型,也絲毫不在意。


也正是因為這樣,很多人記住了這個勇敢追求愛的女生。



出唱片,拍戲,拿獎拿到手軟。


這時的劉若英儼然已經是萬眾矚目的天後,但她的心裡,卻裝著一個人。


她的師父,陳升。



奶茶和師父陳升的故事,有幾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味道。


從他們合作的第一天起,兩個人便緊緊的聯繫在一起。



劉若英的很多歌曲,都是由陳升一手包辦。


他挖掘她,栽培她,竭盡所能的把她送到事業的最高度。


耗時四年的《為愛癡狂》,花費近400萬,他笑稱,這是他做過最貴的一首歌。



而對劉若英來說,他對她不僅僅是伯樂之情知遇之恩。


在陳升面前,她總是最真實的,也是最柔軟的,可以任性,可以放肆,也可以脆弱。



2002年,劉若英在小巨蛋開演唱會。


之前她滿懷期待的邀請他,卻換來一句「關我屁事」。


可演唱會開始之後,當她唱起《為愛癡狂》,陳升卻突然出現。


她頓時方寸大亂,錯愕又驚喜,竟然忘記唱下去。



也是,喜歡一個人,捂住嘴巴也會從眼睛裡流露出來。


陳升隨意的一句話,就能讓奶茶開心萬分。



他們一起上《桃色蛋白質》,侯佩岑半玩笑半認真的問陳升——


你有沒有喜歡奶茶過啊?



陳升的回答很坦蕩——


不喜歡她,怎麼會為她做那麼多的事?


他把自己當成看著女兒一天天長大獨立的「粑粑」,而這種喜歡,沒有半點男女之間的感情。



旁邊的奶茶,已經哭到不能自已。


即使現在她已經能夠在樂壇獨當一面,但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做那個依偎在師父身邊的小女孩。



誰知道陳升半調侃半玩笑的說她:你白癡啊。


彈幕上很多觀眾都跟著奶茶哭完了全場,因為太虐心。


但這樣的情愫,也只能從心,而不逾矩。



也許他們並不在乎世俗的看法,卻有著內心要堅守的原則和道德底線。


發乎於情,止乎於禮,是對彼此最好的尊重。


關於他和她,流言也好,緋聞也罷,如今她已為人妻,也許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如今的劉若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年少輕狂又執著熱戀的她了。


也不會不管不顧的拉著心上人的手,追問「我們沒有在一起」。



她遇到了最好的鐘先生,結婚生子,日子過得悠閒。



她開演唱會,從中國泉州一路唱到紐約。


但和大眾心中溫柔舒服的形象不同,這一次,她以「劉若男」的身份歸來。


梳起大背頭,穿著西裝皮鞋,手臂刻著紋身,唱起了狂野不羈的搖滾。



在劉若英的心裡,劉若男是另一個不為人知的自己。

「我不只是想當一回男生,而是我心中真的住著一個劉若男。」

確實,讓無數歌迷為之瘋狂的「男哥」,簡直帥呆了!



她拍電影,有了一個新的稱號——


導演劉若英。


這一次,她不是唱到情深之處淚流滿面的奶茶,也不是紙短情長的文藝女青年。



其實《後來的我們》,並不是根據《後來》這首歌改編的。


而是一次偶然的機會,劉若英聽到五月天的單曲《後來的我們》,一拍即合。



翻開她的微博,可以發現她是非常認真的做好這件事。


從劇本到讚助再到演員的選定,都是奶茶一手操辦。


她也在這部拍給所有人的電影裡,表達了自己全部的真摯。



那些總「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我這樣為愛癡狂」的歲月,到底是一去不復返了。


不論是妻子,母親,歌手還是導演,劉若英都遇到了最好的自己。



那些曾經不敢觸碰的往事,痛苦,掙扎和失落…


隨著一首《後來》,煙消雲散。


就像歌裡唱到的——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該如何去愛。」

商務合作:9994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