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導讀

在開播前三小時,洪濤曾發了一條頗具真情實感的微博,節目追求極致和完美,但真實更重要,所以節目中的唱是真的,演是真的,連瑕疵也是真的。

來源:傳媒內參—廣電頭條

文/林夕

昨晚20點,湖南衛視原創音樂綜藝《幻樂之城》準時上線,從頭到尾,都給人一種驚艷之感。

其實,在開播前三小時,洪濤曾發了一條頗具真情實感的微博,節目追求極致和完美,但真實更重要,所以節目中的唱是真的,演是真的,連瑕疵也是真的。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但正是由於,現場實時演唱,不NG,無後期剪輯等全新操作方式,也被部分網友質疑「假唱」,作為節目監制的洪濤,今日凌晨發微博力證嘉賓們確實是100%真唱,並且現場表現地更為敬業精彩。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其實,早在《歌手》之前,洪濤對音樂的熱愛和專業,已不言而喻。在《歌手》這檔音樂節目中,則體現地更為集中明顯,他對歌手和作品,都有著頗高的要求和門檻,並且一向給人專業且客觀公正形象示人的洪濤,能在微博上發聲,可見嘉賓現場真唱的真實性也頗值得信賴。

當然,筆者對整期節目也進行了拉片分析,由於全新的形式,使得嘉賓們在表演時都或多或少留下一些「小瑕疵」,比如說,任素汐的演唱,也是以情打動人心,當然整個表演中,也有一些小瑕疵,其中「爸爸」的扮演者,因為著急趕下一個場景,走位提前了一些,但瑕不掩瑜,因為整個表演和情境,讓人淚目不已,反而正因為這些現場的小「事故」,顯得節目更具真實感和現場向。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打碎重建,

這是音樂綜藝的一次格式化創新

所謂「格式化創新」,就像電腦格式化一樣,打破所有的成功經驗和備份,重新建立一套新的系統和規則,具體到綜藝節目,就是完成一次全新的模式研發和節目落地。

以《幻樂之城》這檔100%原創音樂節目為例,它本身就是一種格式化的創新過程,當然這既顯現出節目團隊「破釜沉舟」的職業精神,同時也體現出中國綜藝人在向原創綜藝道路上又邁出了重要一步。

那麼,音樂創演秀《幻樂之城》到底是一檔怎樣的綜藝節目?在一座「幻樂之城」中,擔當幻樂體驗官的王菲,邀請自己的幻樂好友,他們和觀眾一起透過螢幕,以直播的形式,依次觀看四組嘉賓在各自平行獨立「時空」進行的音樂舞台秀,沉浸式的場景,無疑會讓觀眾享受到一種與眾不同的通感體驗。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除此之外,首發的四組嘉賓,黃曉明、任素汐、雷佳、易烊千璽,在節目組為其精心準備的表演空間,實時唱演,節目導播在唱演人8分鐘的表演時間內,精準切換,一氣呵成,給觀眾帶來最真實、最完整的音樂作品和表演。

其中,在作品《獨木橋》中,黃曉明進行了獨特的「鏡中人」的設計,通過與鏡中人對話,表達出他對浮躁時代的深刻反思和自省。另外,通過這個故事呈現,也使得每一位有著夢想和目標的年輕人,都可以反觀自己,並找到內心最深處的回聲。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話劇女王」任素汐《時光機》,講述了一段兒時與父親有關的勇氣的故事,當女主身處絕境時,忽然想到兒時與父親的記憶,父愛的力量,幫助女主坦然面對身邊的變故和動蕩。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雷佳的作品《虹光》,則是一個關注盲童的公益故事主題,天使一般的雷佳身處其中,為這些孩子從內心到外在,通過音樂幫助他們感知五彩斑斕的世界,陪伴他們一起快樂地成長。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而易烊千璽的《對不起》,則講述了少年和外婆之間的感人故事,少年一心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逃離外婆對他的無限「寵愛」。但在追夢的過程中,少年慢慢地開始理解外婆的用心,而後用一句句的「對不起」來彌補對外婆的愧疚,同時也完成了年少自己和長大成人的一次和解。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所以,這檔節目用心之處,其實體現在無數細節之上,邀請了專業電影製作班底,32天籌備期,搭建一個個真實可感的表演情境;採用電影直播秀,無剪輯,導播和音樂切換,都是現場根據表演實時完成,其中一環發生錯誤,直接導致這個作品失敗,為此嘉賓們需要進行無數次彩排,才能保證在正式表演時,能順暢完成自己傾盡了心血的作品。從這個層面來說,對這檔節目的精細打磨,頗具匠心精神。

值得一提的是,《幻樂之城》這檔全新音樂節目最大的意義,在於展示了「微綜藝」與「長綜藝」結合可能有的形式,也突破了長、短視頻在網台分配之間的次元壁,有助於形成全新的傳播路徑和社交方式。

中國電視綜藝「場景革命」,

提升國民審美新標準

近期,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辦公廳下發《關於做好暑期網路視聽節目播出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讓青少年在天朗氣清的網路空間歡度暑假,發揮優秀視聽節目對青少年思想引領、情操陶冶、興趣引導和知識教育的作用,推動視聽網站積極履行社會責任,共同呵護青少年健康成長環境。

反觀創新音樂秀的《幻樂之城》,去競技性,實景表演,其實這檔節目更注重的是舞台音樂作品在藝術上的純粹表現,旨在提升觀眾的審美標準和偏好,而這對於青少年來說,無疑是一件利好的事情,成為豐富自身暑期文化生活新的方式和選擇。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在行業內一直有一種聲音,縱觀老牌經典節目,其實都沒有標準的模式化概念,更像是一種快樂分享的過程。相較於工業化的模式點,其實國內觀眾更喜歡情感上的共鳴。

因此,去模式化的節目,其實更符合中國綜藝的傳統和觀眾接受習慣。所以,無模式的《幻樂之城》,反而可能會讓觀眾達到心靈層面上的契合和共情效果。

具有濃厚文化藝術氛圍的《幻樂之城》,打磨和呈現出一個個精彩的幻樂作品,無疑是對觀眾音樂審美標準的一次整體提升。實際上,也有助於國民在藝術審美性上做到質的飛躍。

國內音樂綜藝突圍的一次新機會

鮮少可以看到一向在節目中儒雅沉穩的洪濤,居然也會有情緒化的一面。一次是在《歌手2018》首播節目中,他「自責」落淚,感嘆沒能給觀眾最好的內容。另一次,在新節目《幻樂之城》的準備期,他罕見地發了一條混雜著複雜情緒的給自己打氣的微博,也讓外界知道了這檔新節目做起來到底有多難,而他和團隊依舊在堅持著。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從《中國好聲音》到《我是歌手》,縱觀近幾年現象級衛視音樂綜藝,顯然已步履艱難,但對於音樂綜藝的話題和討論,一直都未曾斷檔過。

眾所周知,如喜劇節目一般,音樂節目也一直都是大眾必需的標配綜藝品類。雖然當下音樂綜藝有一種往小眾垂直領域發展的方向,但國內音樂綜藝整體乏力的現狀,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無論是行業,還是觀眾,他們都在熱切期盼著下一個現象級音樂綜藝的誕生。

當下判斷現象級綜藝的標準,顯然已不能同日而語,但節目創意和呈現出的品質感,依舊是衡量的重要維度和標準。

曾聽過這樣一段話,運氣就像個無賴,可能會破壞你精心設計好的計劃,也可能像魔術師一樣從帽子里變出一只兔子來製造驚喜。

同理,這也可以用來解釋《幻樂之城》這檔新音樂節目,擁有著全新的創作理念,金牌製作團隊加持,使其成為爆款節目的概率確實變大了不少,但最終能否成行,還得看一些運氣,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觀眾的觀感和反饋。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總之,創新並不是一個固定的特徵,而是一種自然的選擇。於洪濤而言,昨晚《幻樂之城》令人驚喜的首播,足以說明他和團隊之前付出所有的心血都是值得的,當然後續能否持續輸出高品質的音樂作品,更是關鍵所在。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

為什麼說「真」是《幻樂之城》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