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相較於導演、演員,今年以來,編劇們倒成了網友們集中火力瞄準的對象。頻繁上熱搜的速度,讓不少明星都「紅了眼」。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因「結尾爛尾」,編劇上了熱搜,以至於該劇編劇沈洋不得不在微博上發長文道歉(後該條微博被其刪除)。

甜爽文時期的《一千零一夜》吸粉無數, 可隨著編劇強行搭建男2復仇人設,劇情進入狗血老梗階段,劇情畫風越走越偏,到了劇情後半段,編劇錢晶晶和網友們更是每天在微博上和網友掰扯。《鎮魂》大結局播出之後,四條罵編劇的熱搜霸榜,鎮魂女孩哭著集體申討請鎮魂編劇改行!廣大網友紛紛奔走勸告請大家別看40集,這部劇只有39集!

帶著鐐銬跳舞:編劇邊緣化

觀眾對於編劇的吐槽,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所刻畫的角色,過於套路呆板,這已引起普遍反感。

如,在網友看來,編劇把迪麗熱巴所飾演的七七寫成了一個傻子,不僅智商下線,把三觀很正的女主活生生寫成了一個無腦的女生。

《鎮魂》編劇則被觀眾吐槽沒看過原作,以至於官方微博出來哭慘,「收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刀片,鎮長…收下了…dbq大家,記得填到付…今日份的物料還有兩條沒發,明日再戰,大家集中這一條就好。」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是缺專業的編劇嗎?

《一千零一夜》編劇錢晶晶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鎮魂》編劇葉方舟,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可以說都是科班出身。據了解,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等院校的戲劇影視文學專業,報考人數都超過數千人,報錄比接近100:1,在不少院校的報錄比中僅次於表演專業。每年單單正規院校畢業的編劇就達數百人,更別說那些半路出家的。

那麼,為什麼他們的作品那麼難服眾望呢?這固然與編劇水平欠奉、政策管制等有一定的關係。

在輿情官看來,《鎮魂》這樣在紅線上進行劇本創造,本身已實屬不易。

更為重要的或許是,編劇邊緣化的地位,和非科學化,卻有些無奈的制播方式。

中國戲劇文學學會常務副會長梧桐在接受採訪時,曾指出當下編劇、導演、出品方尚未形成良好有效的溝通。「通常編劇將完成的劇本交給製作方,便再沒對劇本、表演發表意見的空間和機會。現在比較頭疼的是幾乎所有不管大小有沒有名氣的導演都想要強調自己的惟一性,拿到劇本就想改,甚至都不會去通讀劇作家要闡述的是什麼,只想改成自己的東西」。

相比韓劇、美劇的編劇核心制,國內影視圈是明星核心制,投資方核心制。這是一個默認的行業規則。當然,明星為了凸顯自己的戲份,完全不顧劇本,帶著各自聘請的小編劇入組改戲、加戲,已經成了業內盛行已久的風氣。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來自星星的你》編劇樸智恩

最近,電視劇《陳情令》因女配加戲一事,鬧得沸沸揚揚。據了解,女配孟子義本來在原著中是沒有多少的感情戲的,但因為「帶資進組」等原因,大幅增加了其在劇中的戲份。

這樣不可控的情況,對於編劇來說,無異於是燙手的山芋,資方要求加戲,為了更合乎邏輯,勢必跟原著有些出入,屆時背鍋的還是編劇。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在國內的創作環境中,除了那些頂級編劇、知名編劇外,大部分的編劇對影視劇作品創作的控制力是很弱的。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編劇們連自己的署名權都無法保障,更別談對作品整體調性的把控權了。這從最近此起彼伏的編劇維權事件,或得以管窺。最近,一名叫做張燦燦的編劇透過網路發聲討薪,稱自己作為《法醫秦明2清道夫》的編劇之一,不僅被惡意拖欠稿費、索要回扣,連編劇署名都被霸占,並表示被侵權是不止自己一人,而是一群。同樣的,還有《白夜追兇》事件。導演、演員的二度創作是拍攝時再常見不過的事情。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地位邊緣、二度創作、三度創作盛行,這使得大部分片子,最後的成片效果,編劇可能連一半的話語權都沒有。而當一切需要背鍋俠時,編劇們自然是得第一個出來遭受非議的。

戴著鐐銬跳舞:固化的制播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這幾部引發觀眾對編劇集體吐槽的作品,無一例外都是前期反響不錯的作品,特別是《鎮魂》和《結愛》。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

隨著劇情的進一步推進,已經拍好的結局顯然無法滿足觀眾的需求。囿於審查制度,已經固化的播出模式,這導致我們國家無法實施日韓、乃至歐美通行的「邊拍邊播」模式。

這種能夠最大程度地傾聽觀眾的聲音,劇組會在劇集播出後,從線上線下等管道收集用戶關於劇情、角色的反饋,然後酌情修改劇本,真正的做到了以觀眾為本位。

但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別說旁的,把明星湊在一起,調檔期已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了。 隨時調動他們,拍一部作品? 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無異於癡人說夢。

結愛的編劇在談及《結愛》崩盤的原因時,曾說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邊寫邊拍」的電視劇製作模式存在較大難度:「以前一直覺得美劇和韓劇都是順拍,劇本邊拍邊寫,好cool好高級,現在才體會到這種模式有多難,也不太符合國情。。」

對於大部分「非著名」的編劇來說,想要掌控自己的署名權都難乎其難,想要完整的掌握作品結局,劇情情感走向,仍然是一件需要上下求索的事情。

但可喜的是,如今,觀眾們對於劇情的質量愈發看重,或能倒逼這種情況發生改編。

金牌輿情官已入駐

今日頭條|新浪看騰訊新聞

大風號丨一點號網易號

大魚號 | 搜狐號|百家號

觀察丨連署名權都無法保障,編劇們還能妄談作品整體把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