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導讀

以台播標準製作的劇集首選網播、多元化內容引發圈層討論所蘊涵的新變數,讓頭部網劇可遇不可求的「概率論」變成事在人為的「人定勝天」。借用網綜新興概念來定義,就是網劇在「出圈」,劇集已經逐步滲透到更大眾的生活範圍內。

來源:電視指南雜誌(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主管)

本刊作者:遲彤彤

相較於網綜爆款不斷、出圈熱議的火熱場面,2018上半年的網劇市場表現得頗為安靜,既沒有如《白夜追兇》般高口碑作品也缺乏如《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類高關注網劇。加之電視劇市場相較去年同期同樣表現平淡,這讓「無好劇」「小年」等消極評價籠罩著劇集市場。

但以台播標準製作的劇集首選網播、多元化內容引發圈層討論所蘊涵的新變數,又讓頭部網劇可遇不可求的「概率論」變成事在人為的「人定勝天」。借用網綜新興概念來定義,就是網劇在「出圈」,劇集已經逐步滲透到更大眾的生活範圍內。

包裝升級成「出圈」關鍵

盡管此前有《毛騙》等高口碑網劇,也有高流量網劇如《屌絲男士》《萬萬沒想到》,但公認的網劇元年是2014年。這一年,騰訊視頻、優酷土豆、搜狐視頻、合併PPS視頻業務的愛奇藝全員集齊,芒果TV全新亮相;這一年,《靈魂擺渡》《暗黑者》《匆匆那年》將網劇品質帶入新層級。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新派系創始人唐麗君表示:「2014年之後,每年都有爆款劇出現,所以我不能去評定哪部劇算是‘出圈’標誌,但2014年確實是一個分水嶺。」從內容來看確實有著明顯區分;2014年以前以笑話劇為主,是有創意夠搞笑就能引發關注的「草根時代」;2014年以後則是既需內容又需品質的包裝時代。所謂「包裝」,如服化道景設計、宣傳亮點等以奇取勝,如演員樣貌、演技更成為圈粉利器。

所以2015年以後,網劇「出圈」也可以具化為演員的「出圈」。《太子妃升職記》捧紅盛一倫和張天愛,《白夜追兇》讓潘粵明重回大眾關注中心。此外,《餘罪》張一山、《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胡一天、《無心法師》韓東君、《河神》李現、《雙世寵妃》邢昭林等新生代高顏值高演技的演員紛紛嶄露頭角,由網路平台走向大眾。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網劇「出圈」的另一層表達體現在優質精品網劇讓中國電視劇真正走向了西方主流社會,標誌就是優酷出品的《白夜追兇》《反黑》和愛奇藝出品的《無證之罪》紛紛登陸全球最大收費視頻網站Netflix。

阿里文娛大優酷事業群總裁助理許志敏在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就曾指出,Netflix之所以相中這麼多部國產網劇,是因為內容品質的大幅提升。「今天的網劇比幾年前有巨大的進步,畫面、攝影、服裝、道具等各個方面,已經基本不輸英美劇。」許志敏說。

可見,無論是對內傳播,還是對外擴散,國產網劇都用包裝升級做到了自身的逆襲。

「劇集」上星進一步擴散影響力

早在2012年,江西衛視就引進了愛奇藝的科幻情景喜劇《奇異家庭》,算是網劇上星的第一劇;2015年10月,搜狐視頻聯合出品的《他來了,請閉眼》反向輸出到東方衛視;《蜀山戰紀之劍俠傳奇》先於2015年9月以付費VIP獨播模式在愛奇藝首播,後於2016年1月登陸安徽衛視寒假黃金檔日播,打破了長久以來的台網聯動和視頻網站跟播模式;此後包括《最好的我們》《狐貍的夏天》《春風十里不如你》等劇紛紛反輸上星播出。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隨著網劇與電視劇間的區別越來越模糊,比如台網聯播時視頻網站先於電視台播出、自制網劇反輸電視台等新型播出方式層出不窮,網劇與電視劇有了統一的名字「劇集」。

2017年優酷春集上,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大優酷事業群總裁楊偉東提出,電視劇和網劇作為階段性的名詞,即將完成歷史使命。「今天是從超級網劇和電視劇過渡到超級劇集的時代。」

事實上,近幾年,以市場為導向的視頻網站已經提前謀劃布局,比如上文提到的多部上星網劇都是視頻網站聯合頭部製作公司出品,騰訊系的企鵝影視參與出品了《狐貍的夏天》,《最好的我們》背靠愛奇藝,優酷則是《春風十里不如你》的出品公司之一。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靈河文化創始人、CEO白一驄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表示:「真正改變這個時代的,是平台模式的變化,然後才有了內容的變化。」他認為,目前網站跟電視台的區別在於,觀眾在電視上只能選擇頻道,在網站上可以選內容,「未來優秀的劇應該是to C的,應該是讓觀眾直接選擇的。」

唐麗君擔任制片人的《重生之名流巨星》同樣有企鵝影視參與出品,她也坦言,視頻網站積極參與影視劇的創作,一方面對受眾更了解,可以提供精準的市場數據,另一方面也可以引領創作思潮,在將網劇推向更大眾市場的過程中功不可沒。

2018新現象:古裝劇集體觸網

相較於往常部分電視劇為等檔期、等挑選而壓箱底,當下電視劇尤其是古裝電視劇,既保證上星品質,更開始主動邁向網路端。從2017年底的《九州·海上牧雲記》到2018上半年的《烈火如歌》《獨孤天下》《櫃中美人》《三國機密之潛龍在淵》等,這些沒有視頻網站背景的版權劇,能夠在衛視平台編排不明的情況下,快速轉網播,確實出乎很多人預料。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在唐麗君看來,這是一種偶然現象,但「古裝劇飽和」是行業可以預料到的。一方面,電視台受限於古裝劇的配額要求,總集數不得超過當年該衛視黃金時段所有播出劇目總集數的15%;另一方面,劇集類型越來越豐富、越來越精品化,觀眾也越來越挑剔了,看得多自然要求也會變多。

而往年古裝劇是最易出彩的類型之一,如《甄嬛傳》《武媚娘傳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高流量之作,幾乎每年都會不缺席。所以這些台播標準製作的古裝劇對於視頻網站而言,尚屬稀缺的潛力股。

骨朵數據統計,截至7月31日,《九州·海上牧雲記》網路量高達110億,《烈火如歌》網播量為80.5億,在同期開播的所有劇集網播總量排名中,位居前列。更重要的是,這些台播標準製作劇為視頻平台在青春、懸疑、愛情等標籤外增加「古裝」標籤,不僅為視頻網站帶來一批古裝劇愛好者,這些精品劇的轉投也為網劇創造了新的「出圈」跑道。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嘻哈四重奏》劇照

如果從2008年優酷推出《嘻哈四重奏》算起,國產網劇發展至今剛好10年時間。2017年精品網劇的集中爆發就像一次宣言,無論是市場影響力還是品質口碑,網劇都崛起成為不容忽視的存在。2018年則又是一場大考,「超級劇集」進一步落實實踐,台播標準製作的古裝劇大規模入場,創造新的「出圈」賽道。白一驄預測,網劇市場2018年「肯定是一場惡戰,也是未來兩年洗牌的一個基礎」。

時間

視頻平台大事件

網劇代表作

2008年

11月,優酷出品第一部網劇《嘻哈四重奏》,成為中國第一部觀看量達到1億次的網路劇。

《嘻哈四重奏》

2009年

2月,搜狐「高清影視劇」頻道上線,獨家首播千餘影視劇;12月21日,優酷獲得四千萬美元私募融資。

《嘻哈四重奏》第二季

2010年

愛奇藝,原名奇藝,於2010年4月22日正式上線;4月20日,「優酷出品」戰略發布;8月12日,樂視網掛牌上市,成為A股首家網路視頻公司;12月8日,優酷掛牌紐交所,成全球首家在美獨立上市的視頻網站;搜狐視頻首次提出並實踐「台網聯動」理念。

《毛騙》

2011年

騰訊視頻於2011年4月正式上線經營;9月1日,「奇藝出品」首部電視劇《在線愛》開播,廣告收入過千萬;截至7月,優酷月度用戶整體規模(UV)已突破3億。

《錢多多嫁人記》《在線愛》

2012年

優酷和土豆於3月11日簽訂最終協議,以100%換股的方式合併;3月26日,愛奇藝發布「分甘同味」內容戰略開啟;4月24日,搜狐視頻、愛奇藝、騰訊視頻共建「視頻內容合作組織」,意在應對優酷土豆的競爭。

《屌絲男士》

2013年

5月7日,百度收購PPS視頻業務,並與愛奇藝進行合併;10月,優酷《萬萬沒想到》累計播放量成功突破2億;愛奇藝著手組建自制劇部。

《萬萬沒想到》《我的極品是前任》

2014年

4月20日,芒果TV全新亮相,全站當日播放量200萬。

《靈魂擺渡》《暗黑者》《匆匆那年》

2015年

《盜墓筆記》「VIP會員搶先看全集」首開國內視頻內容付費先河,6月16日,愛奇藝VIP會員數超500萬;9月11日,企鵝影業(後更名為企鵝影視)宣布成立,並公布網路劇和電影業務戰略。

《心理罪》《盜墓筆記》《無心法師》《太子妃升職記》

2016年

4月6日,優酷土豆完成私有化,正式成為阿里全資子公司;11月1日,大優酷事業群宣布組建,楊偉東任總裁;12月,優酷宣布付費會員數超過3000萬。

《餘罪》《鬼吹燈之精絕古城》《法醫秦明》《最好的我們》《九州·天空城》《重生之名流巨星》《親愛的,公主病》《我的奇妙男友》

2017年

2月21日消息,愛奇藝宣布完成一筆15.3億美元的可轉債認購;2017年年底,愛奇藝擁有5080萬訂閱用戶;2017年芒果TV淨利潤為4.89億元,成為行業內第一家盈利的視頻網站。

《白夜追兇》《九州·海上牧雲記》《河神》《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虎嘯龍吟》《熱血長安》《將軍在上》《你好,舊時光》《狐貍的夏天》《花間提壺方大廚》《雙世寵妃》

2018上半年

截止到2月28日,騰訊視頻付費會員量增至約6260萬;3月29日,愛奇藝在美國納斯達克掛牌上市。

《鎮魂》《烈火如歌》《三國機密之潛龍在淵》《北京女子圖鑒》《上海女子圖鑒》《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

2018一場惡戰:網劇出圈、古裝劇集體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