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嵐:富察皇后養成記

秦嵐飾富察皇后

《延禧攻略》上線第25天,演到第40集,秦嵐扮演的富察皇后「下線」。這期間,扮演者秦嵐變幻方式上熱搜。前天,也就是皇后死去前一天,我去採訪秦嵐。結束後,我在旁收拾東西,側耳聽到工作人員過來跟秦嵐聊天:「你今天一天都掛在熱搜」。

秦嵐回,「啊?又上了嗎」,語氣中有些微開心。

這位出生於1981年的女演員,上一次引起如此規模的關注還是16年前。2003年,《還珠格格3》在湖南衛視播出,秦嵐出演其中的知畫。在「宮鬥戲」還未凝縮成一種劇目類型的時代,積極挑起「五阿哥爭奪戰」。那還是瓊瑤劇,不管故事發生在何時何地,內核仍是談情說愛,「為愛奮不顧身」。

16年後,還是一部清宮戲,主導者成了「學習能力驚人」的於正。清宮戲內核自《甄嬛傳》後,以「鬥法」吸引人,愛情最多排到第二位,這回,仍然不是女一號的富察皇后,反倒擺手站在宮鬥之外,因為痛失兒子永璉,出場時仍有創傷後遺症,眷顧自己的內心多於獲得帝王親睞。

同一位女演員,同是乾隆治下,擅於開發腦洞的網友,在《還珠格格》和《延禧攻略》之間連起一條線,推理出這樣一個宇宙:秦嵐扮演的富察皇后,之所以在《延禧攻略》里多次救下愉貴人,是因為她生下的孩子正是五阿哥,《還珠格格》中知畫要嫁的人。不只,歷史上的富察皇后去世那年,與《還珠格格3》中知畫出生同年。同一個秦嵐,不同的人生。

這部女主開掛、巧合過多的清宮劇,劇情上經不起推敲,但上述千絲萬縷的微妙串聯,激起觀眾的討論熱情。另一方面,秦嵐扮演的富察皇后,脈脈似水,像是一個你從未有過的溫柔大度的母親,惹人親近。

「知畫」往事

圖 | 《還珠格格3》 劇照

《還珠格格3》之前,有名有姓的角色秦嵐演過兩個。一個是《大唐情史》,秦嵐演武媚娘,對手戲是唐國強,後者演李世民,但這個戲主要講的是沈傲君扮演的高陽公主。秦嵐本來只有8集戲份,做完造型,導演見這小姑娘樣子不錯,又給加了兩集。再往前的一部戲則是《火鳳凰》,劉曉慶在里面一人分飾七角,小姑娘秦嵐,則在里面演了一個名叫珊珊的姑娘,戲份就更少了。

不是科班出身,也幾乎沒有表演經驗,秦嵐演完了也不走,「搬個凳子在現場看,看前輩們怎麼演」。

《還珠格格》三部出品方都是湖南衛視,所以新人一入行,大都會被台里要求去拍一些格格裝。秦嵐也拍了,瓊瑤頭一次見到的秦嵐,正是格格裝下的寫真照片。2002年,瓊瑤手里的「還珠3」劇本還在創作中,趙薇等前兩部的演員大都沒有檔期。她到北京,約見演員,秦嵐當時在無錫拍戲,湖南台的歐陽常林(也是「還珠」系列的出品人之一)帶秦嵐到北京,到其下榻的酒店與瓊瑤見了一次。

「瓊阿姨很喜歡我」,秦嵐記得那天發生的若干對話。瓊瑤當時想做一個叫作《水與火》電視劇,一直沒做成,歐陽常林就說,「那你做‘還珠3’嘛」。瓊瑤說在劇本還在寫,但趙薇她們時間都排出去了,歐陽常林就回,「那你用新人嘛,一樣的」。秦嵐模仿這幾句話時都不自覺在「嘛」字上拖了點尾音。之後,瓊瑤還問秦嵐,「那你現在怎麼樣,有沒有檔期」,爾後還補過一句,「那你來演小燕子吧」。

這是秦嵐唯一一次見到瓊瑤。

圖 | 《還珠格格3》 劇照

「還珠3」開始試鏡,中戲和北影那幾年畢業的學生也去了好多。演員眾多,每個演員基本就會把小燕子和紫薇兩個角色的戲都試一遍,秦嵐也參加了,但因為長得瘦小,不適合已為人母的紫薇。只試了小燕子的戲,內容是報菜名,「台詞非常長」,秦嵐緊張,在鏡頭前說得一塌糊塗。第一次如此,第二次仍然沒長進。秦嵐自己非常沮喪,錄像帶寄到台灣,覺得自己肯定沒戲了。沒想到瓊瑤並未放棄她。打電話去讓她再試慕沙(即後來劉濤演的角色),試到知畫,終於合適了。

「還珠3」當然很受矚目,但這種矚目,新人秦嵐沒精力感受。她最年輕,也最沒經驗,「一直在追趕,所有精力都花在背台詞上」。讀劇本「根本就是當故事書在看」,更別說讀完能「獲得全局觀」。最難的是角色代入,「因為不是一個專業的演員,就像讀一本書,總會用第一主人公的角度去看待人物關係,我從小看還珠格格,代入的角色是小燕子」。

「還珠3」播出後,爭議很多,尤其是在演員選擇上。知畫這個角色是新的,秦嵐反而不需要跟前人對比,但她扮演的角色不討喜。知畫是太后為五阿哥永琪特意選出來的才女,永琪無力反抗,只好娶進門。這是瓊瑤劇里典型的女二號,表面純情,內心兇狠,與女主角爭奪男人,手段多樣。這類角色多用於推動劇情,角色功能性很強。「還珠2」結尾處,「頭號惡霸」容嬤嬤被懲制後,為小燕子和五阿哥製造危機的重擔便著落在知畫身上。

播出後,罵聲一片,知畫一度成了電視螢幕上最叫人討厭的角色之一。

又見綠萍

圖 | 《又見一簾幽夢》 劇照

知畫之後,秦嵐再次引起討論的角色是《又見一簾幽夢》中的綠萍,仍是瓊瑤劇,這回她是女一號,這是個性格激烈、情緒外化的角色。芭蕾舞者,從小高傲、受矚目,卻在車禍中失去一條腿,並且,她還發現丈夫楚濂所愛之人原來是妹妹紫菱,從此自信心全面崩毀,變成了一個憤怒的女人。

秦嵐對綠萍的理解是「折翼的一只鳥」,從前可以自由地飛,所以忽略身邊所有的人,那種依賴外部光環獲得的信心其實很脆弱,失去腿和光環的綠萍從此開始構建內心。她還給瓊瑤打過一個電話,「從高處跌落後陷入精神病態」這個設想得到了認可。

這個角色演得辛苦,因為「所有戲劇衝突點在她身上,必須要炸」。這類表演費體力,秦嵐說自己每天都在爭吵,聲嘶力竭,以至於「洗澡的時候暈倒」。但正是這樣一個情緒大起大落的角色打開了秦嵐,逐漸理解表演需要「敲碎和忘掉自己」。

圖 | 《王的盛宴》 劇照

後來她在陸川導演的《南京!南京!》里出演一個角色,之後又獲得《王的盛宴》中呂後一角。呂後這個角色,秦嵐當時也沒有太大把握,「因為不知道導演要什麼,可能導演也不知道他自己要什麼,只知道不要什麼」。扮演老年呂後,秦嵐持續試錯,一次呼吸,一個眼神,一句台詞的快慢,都需要調整,整個過程非常煎熬。其中有一場戲,陸川要求的效果是,呂後投射拉長出的倒影,要將蕭何吞噬,「像老鷹一樣」,這對秦嵐是個挑戰。

也有自得的戲,最滿意的一場發生呂後與李琦扮演的項伯之間。項羽死後,為自保,項伯去找呂後,跪著求攀親。呂後聽聞,笑了笑,說道,「讓我再想想」。「鬆弛中有威嚴,威嚴中又有危險」,秦嵐在這場戲中找準了呂後的狀態。但她還是得時刻提醒自己「我是呂後」,不敢隨意走出角色,不像富察皇后這個角色,秦嵐一讀劇本就感到「能演好」,很快就走進角色。

圖 | 《延禧攻略》 劇照

演富察皇后,秦嵐的確看上去十分從容。《延禧攻略》這部戲,秦嵐總共只拍了40天,「一喊卡我就很開心,耍猴一樣過自己,下一秒,開始了,又能立刻變成她」。需要刻意控制的是語速,她需要將自己講話速度放慢一倍,感覺才能對上。

秦嵐去查歷史中真實的富察氏,鑲黃旗,且自小聰慧,被康熙看好。紫禁城里有一方不對外開放的小院,乾隆與富察氏在此生活過8年,秦嵐托朋友帶自己進去看,聽故宮歷史學者講二人的故事,由此,秦嵐將富察皇后塑造成一位可親可愛的姐姐,大家爭搶的東西她天然就已獲得,唯獨缺乏的是堅持自我的勇氣。在觀眾看來,這似乎過於柔軟,甚至假設「要是有綠萍一半強大就不會死」。

呂後出生純良,本是一位農家婦女,經歷了什麼才會變成日後的毒後,將戚夫人做成人彘?現代人很難接受這種酷刑觀。富察皇后這個角色顯然更具現代性,她向乾隆自白,陳述自己向往自由,不願被禁錮,保護女主魏瓔珞的立場也由此而起,而這種「自我宣言」也容易觸動女性觀眾的軟肋。

幾個「考古」問答

三聯生活周刊:最早發覺自己有表演欲是什麼時候?

秦嵐:其實我從小並不見得愛表現,反而很怯,一上台就緊張。小時候,媽媽也送我去學芭蕾,六歲開始,學了半年,膽子小,表情不自然,我媽媽就說我登不不台。後來又到少年宮學民族舞,上了小學後也很快放棄。讀中學的時候,我們瀋陽當地一家影樓拍廣告,我表姐的好朋友是這家影樓的化妝師,找到我給他們當模特。那是我第一次化妝,沒想到效果挺好的。影樓在商業街上買了兩塊廣告位,我的照片就在那里被很多看見,之後就開始有很多影樓找我。就這樣有了一些寫真照,要不然哪有照片。

三聯生活周刊:這些照片後來派上用場了嗎?

秦嵐:寄去給達芙妮女鞋了,他們當時在全國招女主角,男主角是任賢齊。照片後面寫了我的手機,對,我那時候就有手機。後來電話真的打過來,對方說是任賢齊的經紀人,女鞋廣告女主角是沒選上,但說想見一見,因為要拍一個電視劇叫《笑傲江湖》,有個角色叫嶽靈珊。後來他們真的來瀋陽,我同學就陪我去見。才沒說幾句,我媽就出現,跟人家急了,說人家是騙子。我才17歲,什麼都不懂,媽媽說不行,那就不行咯。後來這個戲真拍了,就是楊佩佩製作那版。

三聯生活周刊:大學怎麼讀了會計專業?

秦嵐:我爸媽認為,人要做實事,學習成績好最重要。我大學讀會計學,也是他們替我選的,因為我媽媽最開始就是會計。後來我輟學,簽約湖南台,直到演知畫之前,爸爸都不太理我,認為我不務正業,但好在媽媽支持我。我去北京參加「推新人大賽」,都是媽媽出錢。我哥哥和嫂子陪我到北京參加比賽,那個比賽進行了一個多月,我都沒吃什麼苦,因為媽媽在財力上支持我。

三聯生活周刊:這個比賽你參加的是模特組,後來怎麼簽去湖南台當演員了?

秦嵐:當時北京有一個電視節,湖南台的主管也去了。我們這些參加新人賽的都有一些照片資料在那兒。其實那一陣來找我的機構也有一些,但我一聽是湖南台,第一反應是「那是國企」,就是我爸我媽跟我灌輸那種理念。所以跟我媽媽一講,她竟然同意說可以聊一聊。本來他們讓我去試鏡做主持人,也不太行,他們就說,那還是拍戲吧。就這樣開始了。


大家都在看這些👇

⊙文章版權歸《三聯生活周刊》所有,歡迎轉PO到朋友圈,轉載請聯繫後台

點擊以下封面圖

一鍵下單「中國人需要什麼樣的抗癌藥」

▼點擊閱讀原文,今日生活市集,發現更多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