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解體,粉絲經濟爆雷

孟美岐、吳宣儀。來源:視覺中國

對於很多粉絲來說,除了那些自己心甘情願出的錢打水漂之外,更重要的是感覺自己的情感也被騙了。

/

文 |趙東山 編輯 |林文龍

8月9日,樂華娛樂和麥銳娛樂聯合宣布旗下藝人孟美岐、吳宣儀以及張紫寧提前終止與海南周天娛樂的合作,也就是說,她們要從「火箭少女101」退團了。海南周天為「火箭少女101」的經紀公司,屬企鵝影業全資公司。

就在數月前,騰訊視頻主打的這檔青春女團成長類節目《創造101》,獲得44億的總播放量和高達9000多萬的微博話題討論。

可惜,「火箭少女101」剛成團48天就面臨解體。

瑪嘉烈全程參與了《創造101》少女們的搶位大戰,因為節目組的投票規則設計,她不惜重金分別在騰訊視頻會員、OPPO通道買至最高投票權限,並積極鼓動身邊人幫忙在微博打榜,但是她所支持的李子璇最終未能進入前11出道。

如今看到這個消息後,瑪嘉烈不禁憤怒地表示,「當初爭得頭破血流,踩著多少人的夢想爬上C位,結果現在卻退出,這個團從頭到尾就是一個笑話。」對於兩家經紀公司給自家選手賺了人氣就過河拆橋的行為,瑪嘉烈感到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從節目開始至今,《創造101》和這些少女們在不斷製造熱度的同時也在不斷引來非議。

退團風波之前,圍繞「火箭少女101」女團還曾曝出粉絲集資超4000萬,但粉頭(粉絲團管理者)攜款跑路的醜聞。

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粉絲通常會在粉絲群體之間進行集資應援,一方面讓偶像順利出道,另一方面讓自己偶像在商業演出中享受至高的榮耀,不落排場,甚至在不同粉絲群之間會進行攀比。

一份網傳的「決賽周期氪金數」顯示,節目期間孟美岐的粉絲日均投票花費為84萬左右,總數為930多萬。而在《創造101》決賽當天,粉絲集資數額超過4000萬。但是在比賽結束之後,大量募資款項帳目不清的情況就開始出現,很多錢款去向不明,粉頭攜款跑路的傳言也甚囂塵上。

而這次退團風波,對於很多粉絲來說,除了那些自己心甘情願出的錢打水漂之外,更重要的是感覺自己的情感也被騙了。

Ben是孟美岐的粉絲,雖然她也不太高興,但是她覺得到了今天這樣的境地,其實孟美岐們也是無辜的,提前解約本質是經紀公司的行為。這些女孩們甚至連20歲還不到,商業上沒考慮那麼多,很多商業經費在各方層層盤剝下來,她們可能也拿不到多少。

「娛樂工業本質就是粉絲經濟,如今偶像和粉絲之間出現的種種問題都是國內娛樂工業的環境和制度所導致」,某資深內部人士這樣認為,他在唱片、娛樂行業從業數十年。

沒有契約精神

在很多人看來,「火箭少女101」退團風波最大的問題就是經紀公司缺乏契約精神,且違約成本太低。

與大多數飯國產偶像的粉絲不同,小樹是一個日本文化愛好者,同時她也是一個資深的飯圈人士,她最早喜歡的是日本傑尼斯事務所的KAT-TUN男團成員「赤西仁」。

在小樹看來,國內經紀公司違約的成本太低了。

關於退團風波,小樹所飯的偶像赤西仁也經歷過一次。2010年,赤西仁宣布退出當時的人氣男團KAT-TUN單飛。這對於小樹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她親眼看著他從練習生摸爬滾打成長為偶像,甚至多次飛往日本觀看他們的演出,寒冬中去Jshop排隊買周邊。

然而,在日本,一旦偶像退團,公司將對其停止一切電視、劇場、唱片等行業曝光資源,這是小樹最難過的地方。

「其實飯idol最重要的是一起成長的經歷,感覺就是自己的家里人,他成長中的點點滴滴你都見證過。我們要的其實很簡單,就是能看見他,繼續給他花錢,當這個沒有了以後就沒什麼意義了」,小樹回憶當時自己的心情時說到。

傑尼斯事務所是日本著名的藝人經紀公司,由喜多川於1975年創辦,以推廣男藝人及男性偶像團體為主要業務。

傑尼斯培養偶像的模式與國內經紀公司最大的不同在於,他們是通過成名的男團帶動練習生,通過上節目、演出等公開的形式讓粉絲自己發掘新的偶像並捧紅出道。此外,傑尼斯掌握了日本主流的電台、電視台、影視媒體、演出等行業資源,而且媒體資源和經紀資源是相互打通的。成員一旦退團,曝光量幾乎為零,這也是行業規矩。

此次樂華娛樂和麥銳娛樂提出解約的原因是,孟美岐等女團成員「雙團並行」,行程安排不能兼顧,身體吃不消。她們在履行「火箭少女101」的責任和義務的同時,還保持著原有團體的身份,所以提出和騰訊方「周天娛樂」解約。

然而,對於騰訊視頻來說,憑借強大的平台曝光資源,把這些女孩兒們捧出來之後,現在她們卻要甩手離開,影響團隊團結氛圍不說,之前的商業計劃安排也可能變動。

而樂華娛樂等經紀公司敢於這麼做的自信就在於,即使鬧掰,騰訊的節目不上,她們也還有其他的商業資源,比如湖南衛視,現在《天天向上》中的王一博正是樂華娛樂的藝人。

集資應援的灰色地帶

除了契約精神,粉絲的狂熱和慷慨解囊在中國也太容易被利用了。在沒有公開平台和法規的保護下,集資應援通常變成了法律法規的灰色地帶。

應援文化起源於日韓,但是在國內卻被走樣,還缺乏專業的機構保護。

在飯圈,如果僅僅只是聽聽偶像的歌,看看劇,不花錢支持那只能叫「白嫖粉」。專業的粉絲組織甚至有專門的「數據組」、「打黑組」、「控評組」等專業部門,分工明確。在偶像出新歌的時候就刷人氣打榜,買專輯支持,在微博、豆瓣等平台控制評論區,甚至在電影上映時粉絲鎖場。

十年前,張傑的粉絲就曾經為其集資超一百萬元,幫助其與當時的公司解約。再後來TFboy粉絲的陸海空豪華應援陣勢,更是吸引大眾的注意。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到飯圈的集資應援文化,也出現了很多負面的傳聞。

在應援過程中,通常是粉頭負責收集資金,統一辦事兒。而一旦粉頭有了非分之想,極容易出現攜款跑路或貪腐現象,很多資金最後帳目不明。

「這樣的情況卻幾乎不會在日本出現」,小樹講到。

在日本,如果你飯的是傑尼斯事務所的偶像,在演唱會應援或買票之前都需要先成為這些男團的粉絲會員,只有具備會員資格,才能購買應援物和買票。在日本一些Jshop里,購買偶像周邊之前甚至先需要排隊領一張「整理券」,整理券上會告知你前來購買的時間,等到購買時,還需要排很長的隊。

在小樹看來,雖然比較耗費時間,但是專業和官方,不用擔心被騙,甚至在排隊過程中能更感受到粉絲的熱情和組織的歸屬感。

品牌商急功近利

這種粉絲集資應援的灰色地帶在給一部分帶來損失的同時,也給一部分人出創造了機會。

卡珊是一個95後女孩,但是在飯圈混跡多年,她在飯圈的身份是「大腿」,有時候也被成為「炮兒姐」。對於卡珊來說,光是通過售賣藝人照片周邊,她們就能月入10萬多。

卡珊的日常工作就是帶著專業的長槍短炮單反鏡頭追著藝人的日常拍攝高清照片,但是他們有很好的職業素養,不會侵犯藝人隱私,他們相當於飯圈KOL。他們緊跟藝人動態,通常和藝人同一趟航班和高鐵,甚至有時會和藝人一樣提前準備兩套出行方案,並把周邊坐席都鎖定。

和卡珊同樣看到商機的,還有很多品牌商。

在愛奇藝播出《偶像練習生》期間,卡珊為了給自己支持的小哥哥投票,買了1萬多的農夫山泉飲品,「自己喝不完就都捐給希望小學了」。因為自己也從偶像身上獲利了,卡珊覺得花這點錢不算什麼。

然而,品牌商卻變得越來越急功近利,甚至發起很多用銷量綁架粉絲的活動。

6 月 24 日,伊利谷粒多在京東商城發起「扛餓大品牌谷粒多」的代言人活動,指定商品達到預設銷售目標即承諾簽約對應明星為品牌代言人,目標為 1 萬提到 30 萬提不等。

比如孟美岐的粉絲要想讓孟美岐成為谷粒多代言人,需要購買總額 543 萬的谷粒多紅谷谷物牛奶,後來此活動下架。

前不久愛奇藝旗下的《偶像練習生》出道團體 nine percent 也遇到過類似的綁架行銷。首飾品牌 IDo 為 nine percent 代言的香水做了個銷量排行榜,銷量前三的給笑臉,後幾名就標上哭臉,引發大量粉絲不滿,最終品牌商IDo公開道歉。

在節目播出期間,愛奇藝和騰訊視頻都設置了會員特權投票機制,這也為雙方的付費會員增添不少。但是節目之後品牌商這樣的綁架行銷,卡珊覺得有點過分了,品牌商似乎故意製造這種偶像和粉絲之間的尷尬局面。

在小樹看來,國內藝人的待遇太好了,幾乎出道就飛黃騰達了,所以被很多品牌商覬覦,很多品牌商也都想蹭著熱度抓緊時間賺些錢再說。

但是在日本,偶像和民眾之間的差距並沒那麼懸殊,偶像僅僅是他們的一個職業,你經常可以看到日本偶像自己拿著行李做地鐵的情景,甚至很多偶像在練習生時期,農村的孩子在農忙時節會請假回家收割莊稼。

結語

孟美岐們在不到20歲的年紀就收獲至高的榮譽和掌聲,他們在享受做到夢想的過程中也不斷被商業資本所利用,輾轉於各種經紀合約。正如狂熱的粉絲們心甘情願給偶像應援的錢資卻被別人卷走跑路,甚至還被品牌商道德綁架,這些單純的粉絲們沒曾想到,自己的拳拳赤心遭遇的卻是商業利刃。

這就是國內還未成熟的偶像經濟,不小心就被玩成了飯圈P2P。

(註:應採訪對象要求,部分名字為化名)

值班編輯:高歡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