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只是臉崩,《如懿傳》把甄嬛的人設也崩了

《如懿傳》終開播,這讓《延禧攻略》驚得立即開啟日更。隨即而來,周迅的臉和聲音、董潔的顏值還有霍建華的綠馬甲都跟著成了熱點。44歲的周迅真的不適合再強演少女,眼角眉梢都寫著歲月不饒人,多少化妝品、後期修圖都無力。

我們應該允許演員們也在時光里衰老,如今連霍建華眼角眉梢的都在提示分秒匆匆。

Whatever!《如懿傳》對於戲迷來說,另一重吸引力是《甄嬛傳》的姊妹篇。開篇就讓嬛嬛和宜修的互撕,感覺劇情立即續費。

只是許多故事又來了逆轉,讓人有些精分。轉眼一瞬,還要感慨歲月沒有偏愛嬛嬛和宜修。畢竟上次他們倆還是這樣的呀

《如懿傳》的故事是從乾小四和他三哥相親大會開始的,這在《甄嬛傳》里已經有描述。宜修為了捧自己的養子上位,一心促成表侄女青櫻的好事。事與願違,最終青櫻落選,姑侄倆還鬧得相當不愉快。

看得懂利弊的嬛嬛當即要乾小四娶下青櫻,放下她與宜修的糾葛,讓這段姻緣成為晉級的台階。

有心把故事續弦,《如懿傳》開篇的乾小四卻已經和青櫻成了青梅竹馬。如懿自己想轍逃過乾小四哥哥的相親,而乾小四一心拒絕他曾經摯愛的富察氏,要讓青櫻擔正。

嬛嬛昔日給他做心里輔導都變成了虛談,故事一邊相似一邊迥異。都是一個作者寫(chao)的作品,其實小說里曾經還原了他們從不相知到彼此心存依戀的過程,但為硬凹CP感來了段兩小無猜。瞬間風中略凌亂。

或許是考慮到青櫻那時候的大餅子臉,這次周迅的打扮被一朵紫粉色的小頭花和一條蝴蝶結圍巾折損慘烈,搭配上霍建華的綠馬甲,紅荔青櫻的CP就像一組鸚鵡精。

曾經乾小四他爹和宜修終極翻臉的「死生不復相見」在《如懿傳》也有復述,只是沒有那麼潸然淚下,只是變成吵架後的補刀。

嬛嬛和宜修在乾小四登峰造極之日終極見面,一句「依然尊稱您是皇后」氣得宜修領了盒飯。

《如懿傳》里的宜修的盒飯是嬛嬛親手炒的,還要青櫻看著姑媽把盒飯吃完。突然覺得當年許多沒說的故事就此圓滿。

沒有了主角光環的嬛嬛愛妒忌、善進攻,婆媳矛盾玩得飛起。唉,直接無法再直視站在光環里的嬛嬛。

《如懿傳》的開播,最緊張的是《延禧攻略》,立即開啟日播模式說明了競爭的白熱化。確實劇情有點精分了,富察容音從白月光變成了滿臉偽善的富察瑯嬅(小說里的富察瑯嬅是刻板而背盡身邊人的鍋),但是董潔的表演從開始就已經顯露了嫉妒,暗地里擺弄平衡。

每個故事都有戲說,只是讓富察和高桂芬、嘉嬪動不動就要湊個鬥地主的局。腦子就會有弱電短路的feel,畢竟譚卓飾演的高桂芬是《延禧攻略》前半段唯一認真在鬥的戰鬥機啊。逮到富察就要用力踩一腳的主,如今變成了順毛小打手。

譚卓版的高桂芬是1.0版的年世蘭,童瑤版是山寨走板的高桂芬,是全劇演技上為數不多的槽點。

《如懿傳》早在2016年開機,卻比遲開機一年的《延禧攻略》還要晚了一個多月開播,未能占到天時先機是最扼腕的事情。同樣一段故事,誰先入為主就是勝利。唏噓。

《如懿傳》開播的最大爭議是重回少女時代的周迅,從臉蛋到聲音都迎來了她從業以來的最大爭議。就事論事,周公子的聲音依然還是《像霧像雨又像風》的狀態,台詞的情感度絕對沒問題,煙嗓的沙啞是標籤,《我們誕生在中國》還特意找她來配音。

或許只是爽劇配音聽太多,這種非清麗的聲音就顯得突兀,同理也可以參照《天盛長歌》,陳坤和倪妮的同期收音一樣不缺質疑。許多閉眼黑說他們台詞差的,這個就emmmm。

但是周迅確實不再適合演繹少女了,比起《紅高粱》時還有瑩潤的感覺,此次如懿的少女裝扮真的違和感強烈。一顰一笑里都能窺見歲月的痕跡。如果這段故事從乾小四登峰造極之後開始說起,他們的故事或許就會顯得更加妥帖。

周迅的眼神再靈、霍建華的眉宇再英氣,時光總會留下腳印,多少金錢都擦不去。看到少年時期的如懿,滿心認為是時候讓我們直面周迅已經不再少女的現實,月有盈虧、花有開敗,尋找當下最好的狀態是觀眾和演員都需要學會。

並不悲哀,這就是生命,坦然面對。

不能扮少女的還有董潔,她飾演的富察瑯嬅被各路吹爆,認定冷清秋回歸。拋開所有成見,董潔的五官匆匆一瞥依然秀美,但眼角眉梢和已經鬆弛的兩頰都在訴說時光匆匆,

她和周迅、胡可站在辛芷蕾、童瑤這些小花跟前時,對比明顯。導演也很聰明,每次大家聚會,周迅、胡可、張鈞甯永遠在一側,降低對比度。

曾有太多人驚嘆於劉曉慶能從少女演到暮年,似乎這成了標榜演技的方式,如果只是單獨出鏡,依托於燈光、舞美的雕琢設計,還能過關,一旦真的群體同框,真少女與強凹的少女感就分秒現形,《如懿傳》這種女人紮堆的戲就沒辦法掩飾。

歲月也是公平的,《甄嬛傳》闊別五年之後,不單乾小四和如懿都變了,他爹從陳建斌變成張豐毅,宜修成了陳沖,鄔君梅演嬛嬛。演員的年齡層集體抬了一個level。

才過去五年,原來大家變化這麼大。

從籌備之時就以驚人造價而聞名,《如懿傳》開篇就打出這三張牌確實很豪華。尤其是陳沖和鄔君梅的再次同框,上一次是30年前的《末代皇帝》。那年26歲的陳沖和21歲的鄔君梅因為這部戲蜚聲國際,成為最早一批進入好萊塢的中國女星。

有關她們比拼爭艷確實是太多年的焦點,陸續被評為《人物》雜誌票選的「世界最美50人」,發展路線也相似,有關陳沖和鄔君梅的對比已經是數十年的話題。

或許是對比太多,或許是特點太相似,兩人30年未曾同演一部作品。如今因為周迅的緣分串聯在一起,新版的宜修和嬛嬛最後的對決讓人感慨歲月無情,但演技里呈現出的火花亦是令人興奮,挽回了周迅在如懿少女時期的掉分。

陳沖領盒飯前和周迅的一場戲是教科書式的表演,心有不舍但已有希冀,宜修把烏拉那拉的願望留給了如懿。痛徹心扉藝人要強忍,這種層次的演出,完美。

除開甄嬛瞬間就滄桑了許多,槿汐姑姑都大變樣。對了,她改名叫福珈了,不知道大家認出來沒有,她是《偽裝者》的「孤狼」桂姨,她一顰一笑感覺都會要反水。

順嘴說一下,甄嬛的爸爸穿越給做了魏瓔珞的爸爸後,在《如懿傳》里又變成了蘇培盛。Emmmm…嬛嬛,你要如何直視你的爸比?

《延禧攻略》還差一周就收官,人設先入為主以及聶遠、佘詩曼等演員的表現都可以對《如懿傳》造成降維打擊。就服化道上來說,《如懿傳》確實不如前者精致,但是故事告別了爽文體質。

在乾小四的江湖里,無論多愛如懿,始終也要懂得避嫌。要親、要抱、要舉高高的遊戲是不會出現在他的世界里。他的世界要均衡克制,與如懿即便有愛亦要保持距離。

礙於宜修的影響,如懿在嬛嬛同處的日子里一定是不會好過的,上陣就要給個下馬威,才能震懾住日後方長。

即便有乾小四的鍾情做靠山,如懿被高桂芬喊虐就是要虐的,雪地里、圍牆邊,想打你不需要看日子。高一級就能管束你,爽文體質里的一夫當關基本沒有用,唯一能做的就是隱忍,不把事往心里去。

生活里沒有開掛,只有等待厚積薄發的機會。因為稍不留神露了鋒芒,很快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即便知道嬛嬛讓親手給宜修做盒飯,作為侄女的青櫻也要求嬛嬛幫忙賜名,改叫如懿,沉住氣才能走下去。

《如懿傳》首播測評三星。故事節奏略慢、周迅的扮相、童瑤的演技、後期的調色都是減分項,劇情的鋪排和演員的演技是長項。今天就醬,明天見~